>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缠绵细语温柔刀

第一百一十一章 缠绵细语温柔刀

 热门推荐:
    夏姗跟着莫北学医,学得还真的挺用心,别看夏姗是个妩媚的女子,但是学起医来绝对不含糊,比天情还要认真,一时间莫凡还真的以为夏姗只是来学医的。夏姗知道自己突然间来学医,紫陌阁的人肯定会防范,只有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来学医的,紫陌阁的人才会放松警惕,自己才能够更好地行事。

    天情对于莫北突然有一个女徒弟是不高兴的,因为这个女徒弟无疑占用了莫北的时间,自己和莫北两人待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两个人的时候突然多出来一个人总是不好的,好比新婚夫妇突然间蹦出来一个小孩子,这也是不好的,影响夫妻生活。但是莫北很高兴自己有个勤奋好学的女徒弟,天情也不能说什么,如果天情说出来心中的不满,莫北肯定不乐意,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对天情有坏印象。

    夏语雪来紫陌阁教导莫家子弟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但是莫北并不知晓,也没有人告诉她,加上她最近忙于教徒弟。

    夏语雪在紫陌阁教莫家子弟剑法也有了那么几天,因为为人和善可亲,加上武功高强,悉心教导莫家子弟剑法,众人都很喜欢夏语雪。虽然天情也曾教过他们武功,但是天情看起来却像是应付一样,比起夏语雪的一丝不苟,简直是差太多。但是天情的教导方法绝对更加有效,这是后话。

    夏语雪从莫家子弟中得知莫北的住处,于是午休的时候便来到了青藤阁,夏语雪在青藤阁外面转悠了半天才等到莫北出来。莫北一出青藤阁,夏语雪便迎了上去,满面春风地笑道:“莫北,我们又见面了。”

    莫北感到很奇怪,同时也感觉很惊喜,眼前一亮笑问:“夏公子你怎么会在紫陌阁中,莫非是来此有什么事情”

    夏语雪温柔地笑道:“你还是叫我夏语雪吧,这样我听起来舒服些,夏公子的听起来很不自在。”

    莫北笑笑道:“好,夏语雪。”

    夏语雪眼里都充满笑意道:“我来紫陌阁教莫家子弟剑法。”

    莫北吃惊问道:“你来教莫家子弟剑法虽然我对江湖不太懂,但是馆的剑法能外传么”

    夏语雪将事情的缘由经过和莫北说了一遍,莫北这才了解到为什么夏语雪会出现在紫陌阁。知道了夏语雪会长时间待在紫陌阁,莫北心中便有着小小的欣喜,为什么这么高兴,莫北也说不上来,也许是因为离夏语雪比较近,也许是经常看到夏语雪。但是莫北没有想过,她为什么要看到夏语雪。

    夏语雪道:“我该去教导他们剑法去了,有空可以来看我教他们练剑。”

    莫北笑答:“好的,有空我会过去的。”

    听到莫北肯定的回答,夏语雪高高兴兴地走了。

    莫北当时只是随口应承了,但是下午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来到了练武场,观看夏语雪教导莫家子弟武功。莫北来了,但是夏语雪并没有发现,夏语雪正在专心致志地教导莫家子弟剑法第二招。

    莫北看着夏语雪专心致志地教莫家子弟剑法,神情是那样的专注和用心,莫北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夏语雪没有发现莫北,反而莫家子弟中的一人发现了莫北,便向莫北行礼道:“三小姐好。”于是莫家子弟众人纷纷向莫北行礼,莫北觉得自己打扰了他们练剑,脸上有愧色道:“你们不用管我,我就来看看而已,你们继续练剑。”

    夏语雪也是听的莫家子弟的那一声三小姐好才知道莫北来了的,于是转身便看见了莫北。夏语雪并没有立刻停下来,而是将第二招教完后才走到场边和莫北交谈起来。

    这一次,夏语雪无疑又得到了莫家子弟的人心,因为夏语雪教得如此认真。无独有偶,天情教莫家子弟的时候,莫北也曾来看过一次,但是那一次莫北一来,同样也是在身后,但是天情却是第一个发现了,比谁都发现得早,仿佛天情的后脑勺长了一双眼睛,心有灵犀似的。一见到莫北,天情便开始笑,然后便迎了上去,丢下一干莫家子弟不管了,再后来天情就没有教他们了。

    相比之下,天情在莫家子弟心目中的地位无形中已经不如夏语雪了。但是天情在莫凡心目中的地位却是一直没变,不管夏语雪多么厉害,武功多高,莫家子弟再怎么喜欢他都没有用,因为夏语雪毕竟是夏家人,不是紫陌阁的人,而天情却是能够成为紫陌阁女婿的人。更何况莫凡坚信不管夏语雪变得再强,都不可能超越天情,天情的成就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刀帅之名而已。

    由于夏姗成为了莫别的徒弟,无形中占据了天情的时间,三个人待在一起总是会感觉到不自在的。于是天情便一个人独自练武去了,因为他发觉自从遇见莫北以后,自己都没有练武,武功已经在慢慢地开始退步了,也要抓紧时间把武功赶上去。但是天情练武的时候根本不能够专心,练着练着招式就偏了,散了,根本就不成招式了。

    一个人练武的时候想着别的事情又怎么能够专心呢天情练武的时候便是想着莫北,莫北在干什么,在教夏姗医术么,还是在医治病人想着想着天情就忘记了自己在练武,于是招式自然就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很快天情便发现了这个问题,这样下去完全不行,不仅仅功夫得不到提高,反而会下降,天情想这样下去自己一身功夫迟早会废掉的,要改变现状才行。

    万物都是在变化,树木生长也是一种变化。水不变则会成为一潭死水,困境不变的话则会成为死境,一切只有靠变化才能够活起来。刀法和剑法如果只是固定的招式注定了厉害不到哪去,武功只有充满了未知的变化才会令人无从捉摸,无从应付,这样的武功才是厉害的,令人畏惧的功夫。

    武功中的变化万千,完全凭施展之人的想法来变,变化不仅仅只是变化而已,变化也是有区别的,一般的变化是最下等的变化,高手往往能够猜出来你的变化,从而破掉你的招式。高明的变化根本是变幻莫测,神出鬼没,让人根本无从捉摸的。

    有的人一招可以变出上百招,而有的人一招只能变一招,这就是高手和庸手的区别。变化的最高境界是不变,以不变为变,是为万变,万变不离其宗。

    招式仅仅只是招式而已,其精髓所在才是最关键的,不然为何天情能够用“刃飞雪”打败天武,是因为天情掌握了“刃飞雪”的精髓“一片孤城,万刃飞雪。”

    天情努力想变,改变自己练武不专心的状态,但是他发现自己完全改变不了,他做不到不想莫北。没办法专心练武,但是还是要练武,天情索性不强迫自己不去想莫北,反而一心一意地想着莫北,想着莫北的音容笑貌,想着一切和莫北有关的事情。

    天情虽然心在想着莫北,但是手中的招式并没有停,还是在那胡乱地挥着,完全不成招式。但是这并不妨碍天情想着莫北,一心二用对天情来说没什么,反正他要想莫北,而不是练武。只要能时刻想着莫北,练武这种事情不练也罢,管它呢,天大地大莫北最大。

    天情一心二用,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天情胡乱挥的刀法,毫不费吹灰之力都能够将其打败。莫凡刚好路过,无意间看见了天情在练武,莫凡也好久没有看天情练武了,于是便停下来看天情练武。马上莫凡便发现,天情的心神完全不在练武,完全是在别的事情上,不过莫凡并没有打扰,因为天情很专心地想着莫北,莫凡看着天情一脸专心的表情,便觉得自己要是打扰了天情,天情肯定连杀了自己的心都会有,上一次的事情莫奕风和莫凡说了。

    天情一心一意地想着莫北,莫凡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突然莫凡的表情变了,一脸的惊讶,一脸的不可思议,完全不能接受眼前的景象。

    天情一脸动情的温柔,沉溺在自己的遐想的世界里,眼前是莫北美丽的身影,天情目光是那样的缠绵,极尽缠绵,连骨子里都是缠绵。天情口中在细语呢喃着,虽然不知道天情在呢喃什么,但是肯定和莫北有关。如果你仔细看天情的口型,你会发现天情是在呢喃:“我爱你啊,北北。”

    天情虽然在想着莫北,细语呢喃,但是天情手上的刀却没有停下。天情手中的刀像天情脸上的表情一样缠绵,天情那完全不是刀法,那完全是在描摹心爱的莫北的样子。上一刀是在画脸,这一刀是在描眉,下一刀将要点睛。天情专心致志地用刀画着莫北的样子,但是在莫凡眼里看来,天情更像是在施展一套刀法。

    刀法是动人的,充满了诗意:刀光是温柔的,充满了情意;刀意是缠绵的,充满了爱意。这完全是一套为爱而生的刀法,虽然天情只是为了表达心中对莫北的爱,但是无意中却创了一套刀法。

    天情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若有所思,若有所悟。

    若说之前天情像是在施展一套刀法,那么现在天情就是在施展一套温柔的刀法,这套刀法可称为绝世刀法。天情的每一招都是充满了爱,充满了温柔能够溺死人的温柔。这样的一套刀法没有一丝丝的破绽,天情那么爱莫北,这一套完全是心无旁骛思念莫北的时候创出来的,怎么会有任何破绽有破绽就说明天情对莫北的爱不再完美,有了瑕疵和漏洞。  .{.

    天情温柔地施展着这一套刀法,眼里都是缠绵,口里全是呢喃细语。天情望着手中的刀,眼中溢满了幸福。

    这时,莫凡才走道天情面前问道:“天情,你刚才所施的刀法叫什么”

    天情这才发现莫凡,天情看看刀,然后想了想道:“缠绵细语温柔刀,叫温柔刀法。”

    莫凡听得温柔刀法,浑身一震,这个刀法叫温柔刀法的确再好不过了,刀法是那样的温柔,连自己这个旁观者都被打动了。

    莫凡赞叹道:“好刀法。”

    天情眼中充满了笑意道:“温柔刀法,自然是好刀法。”

    天情的话不是回答,而是赞赏,自己赞赏自己的刀法,是因为天情对这个刀法是在是喜爱得不行了,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