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仲夏夜之梦断肠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仲夏夜之梦断肠

 热门推荐:
    天情新创温柔刀法,他迫不及待地想将温柔刀法展示给莫北看,他想让莫北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悦。

    天情告别了莫凡,兴致冲冲地来到药房。按理,此时莫北应该会在药房教夏姗医术,结果天情去了后,发现只有夏姗一个人。夏姗告诉天情,莫北很早的时候就离开了药房,只有她一个人在那。

    夏姗本想留天情多聊一会,结果天情根本无心聊天,随便应付了两句便去青藤阁找莫北。天情完全无视夏姗,夏姗望着天情的背影,狠狠道:“刀帅天情,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的石榴裙下,让你敢轻视本小姐。”

    天情来到青藤阁,发现莫北也不在,天情实在是想不到莫北会去哪里。索性不找了,就坐在青藤阁的石阶上,守株待兔,肯定会等到莫北的。

    天情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时不时脸上有着傻笑,这肯定是天情在想莫北了。

    此刻莫北正在和夏语雪交谈中,而且还交谈甚欢。

    夏语雪笑道:“没想到莫北你这么快就来看我教他们练武了。”

    莫北温婉道:“下午刚好有空便过来看看,我看得出来你教得很认真。”

    夏语雪笑道:“我现在也算是他们老师,哪有老师不好好教学生的道理。我要是不好好教,恐怕所有人都会说我误人子弟,别人说我倒不怕,我怕就怕你也责怪我。”

    莫北捂嘴笑道:“怎么可能责怪你,学不好那是他们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的。”

    夏语雪笑问:“你这样说,那我就不怕误人子弟了,毁人不倦。”

    莫北捂嘴笑道:“你这么认真,哪是误人子弟,明显的诲人不倦。”

    显然,莫北被夏语雪的风趣给逗乐了。

    莫北问:“你每天都会来么”

    夏语雪道:“每天吃过早餐,我就会过来,然后傍晚时分回馆,有时候他们留我吃饭,我便会吃完饭再回去。”

    莫北问道:“他们学得怎样”

    夏语雪道:“他们每个人都学得很认真。”

    莫北道:“有你教他们可真的是他们的福气。”

    夏语雪摆手道:“这主要还是靠他们,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只是将剑法教给他们而已,至于能不能练好就看他们下不下苦功了。”

    莫北问道:“你们馆不怕技艺外传么”

    夏语雪大义凛然道:“馆和紫陌阁都是碧落镇的大家族,也只有两家共同强大才能够保卫碧落镇的安危,我们馆又怎么会为了私利而不顾整个碧落盟。”

    夏语雪这一番话让莫北对他的看法瞬间提升了不少。莫北在心中想着,原来他这么关心碧落镇,莫北对夏语雪的喜欢又多了一分。

    夏语雪和莫北聊了一会道:“莫北,我要去教他们剑法了,不能偷懒了。”

    莫北笑道:“那你去教吧,我在这里看着就好。”

    于是夏语雪便继续去教莫家子弟剑法,莫北则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看着众人练武。天情也坐在台阶上,不过天情已经快睡着了,他在石阶上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了,结果莫北还是没有来。慢慢地,天情竟然就背靠着石阶睡着了。

    睡着了的天情做了一个很长很怪的梦。

    天情梦见了莫北,本来这是个美梦,但是却是很怪,因为天情在梦里追逐着莫北,每次刚好看清楚莫北的脸,然后莫北就会消失不见,然后天情继续不知疲倦地找着,但是却是始终只能够看清楚莫北一面,然后莫北便会立刻消失在天情的视线中。

    天情在黑暗中迷茫地寻找着,不知道莫北会在哪里,就这样凭着感觉找,不过每次都能够让天情找到,但是天情却只能远远地望着,靠近不了,一靠近,莫北就消失了。最后,天情就这样远远地望着,但是远远地望着也只是奢望,因为就算远望,莫北也会消失。天情就蹲在黑暗中哭泣,哭得像个小孩。

    天情醒了,才发现刚才的种种是个梦,但是天情却依旧难过,仿佛在梦中还没有醒过来。天情起身,发现全身都已经麻痹了,自己已经躺在石阶上躺太久。天情望向莫北的房间,房间果然还是一片黑暗,天情自嘲地笑了笑,自己一直在门口,莫北又怎么会回来了。

    天边已经出现了淡淡的月色,天情想自己是回去还是继续等莫北呢天情摇摆不定,最后还是留下来等莫北,反正也等了这么久,不在乎多等一会。

    天情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看着月亮,然后静静地想着莫北。而莫北此刻正好在送夏语雪离开紫陌阁。

    原来,夏语雪教完莫家子弟后,便被留下来一起吃饭,莫北刚好一起。吃完后,出于礼节,莫北便送夏语雪出紫陌阁,但是没想到一送便送了一里多路,再送恐怕就到了馆。

    两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两个人虽然都没有说什么话,但却好像已经说过了无数的话一般。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走着,没有言语,但是两人心中却有着同样的幸福感。

    还是夏语雪先开口道:“莫北,就送我到这里吧,再送我就到馆了。”

    莫北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原来自己已经送了这么远了,于是道:“夏语雪,那我回去了。”

    夏语雪道:“一路上,你自己小心。”

    莫北点头,然后依依不舍地转身。莫北走了几步,然后偷偷地回头,发现夏语雪却停在原地看着偷偷回头的莫北,看见莫北转头夏语雪脸上有笑。莫北脸红了,马上转过头,快步走了。莫北走到夏语雪再也看不见的地方,这才慢下来,心想:“他也在看我,他竟然也在看我。”

    莫北怀着喜悦的心情回到紫陌阁,一路上心情很好,哼着歌儿,到了青藤阁才发现台阶上躺了个人,走近一看发现是天情。但是这么晚了,天情躺在自己的房门口干嘛呢

    天情正看着月亮,突然眼帘出现了莫北那无瑕的脸庞,天情以为这是梦而已,并不是真实的。天情觉得梦好美,梦中的莫北更美,眼带笑意,轻唤:“莫北。”莫北回应了一声:“嗯”天情越来越确定这是梦了,伸出手,想触碰那日思夜想的容颜。一边伸手一边道:“你好美。”

    莫北突然听见天情说这么一句,马上练就红了,刚想说点什么,但是天情的手已经覆上了莫北的脸庞。莫北反应过来,惊呼了一声,然后马上退后。

    莫北这一声惊呼,将天情从梦中拉醒。天情这才醒过来,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莫北。天情道:“莫北,你终于回来了。”但是马上天情发现了莫北的不对劲,莫北左手摸着脸,看天情的眼神很是异样,轻咬着嘴唇。

    天情站起身问道:“莫北,你怎么了”

    莫北有点没好气道:“刚刚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

    天情有点莫名其妙,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天情心中大骇,难道之前的不是梦难道之前的是真实的天情开始不自然了,一脸不可置信地问莫北:“刚才那句嗯是你回答的”

    莫北点头,这下子,天情的心开始乱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简直是手忙脚乱,天情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迟疑地问道:“刚才我说的你都听见了”旋即就认为自己说的是废话,天情又道:“刚才我以为在做梦,说的都是一些胡话,你别当真。”

    莫北看着慌乱的天情,目光有点复杂,轻咬着嘴唇最后噗嗤笑了出来。天情说都说了,还让自己别当真,自己怎么可能不当真,更何况有人赞美自己很美,有那个女子会讨厌听到这样的话更何况天情不是那种轻的浪子,莫北道:“你的话说完了”

    天情还是有点担心地问道:“你不生气吧”

    莫北明白天情说的是刚才天情摸过自己的脸的事情,莫北佯怒道:“你再说我就生气了。”

    天情当即闭嘴道:“我不说了,打死我也不说了。”

    莫北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在我的房门口找我有什么事么”

    天情看了看月色道:“本来找你是有点事的,这么晚了,也没有什么事情了。这么晚了,月亮都出来了,我们一起赏月好不好”

    莫北问道:“赏月”

    天情点头。莫北奇怪道:“可是你看现在有月亮么”

    天情看了看天,确实没什么月亮,只有弯弯的一小片。天情挠头道:“今天好像没什么月亮,那我们改天一起赏月吧。” 本书醉快更新##

    莫北本来想说月亮有什么好看的,但是还是回答:“好。”

    天情得到莫北肯定的回答,很开心道:“那,晚安。”

    莫北道:“嗯,晚安。”

    天情心情大好地走了,莫北看着天情的背影,微微叹气,虽然莫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叹气,但是心里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是高兴不起来。

    莫北躺在床上,首先想到了天情,这个一年多一来,一直呆在紫陌阁的少年。天情的心意,莫北是知道的,除非莫北是个傻子。但是对于天情,莫北始终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一种感觉,虽然天情也很好,但是自己始终没有那种感觉,让自己从心底为之心动的感觉。

    接着莫北想到了夏语雪,这个让自己心动的男子,各方面自己都很满意。夏语雪成熟,彬彬有礼,仪表堂堂,更重要的是他让自己有那种心动的感觉,但是莫北又清楚地知道这种心动的感觉只是喜欢,而不是爱。但是天情好像各方面都不输给夏语雪,但是自己为什么对天情没有感觉呢

    莫北仔细想了想,也许是天情不够成熟,也许是因为天情比自己小,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相遇的情景。总之,天情还是不够让莫北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