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春心莫共花争发

第一百一十三章 春心莫共花争发

 热门推荐:
    天情显然是睡不着的,他太高兴了,虽然第一个梦,让他患得患失,犹如断肠。但是第二个梦就可以让他忘记一切的不快乐,让他高兴上好几天,乃至好几年。

    他竟然摸到了莫北的脸庞,而莫北竟然也不生气,这实在是出乎天情的意料之外。天情躺在床上,静静地回味着自己摸到莫北脸庞时候的感觉,手抚摸过莫北白玉般的脸庞,连指尖都变得柔软起来,天情好似掉入了五彩的云朵里,是那样的幸福。这幸福是极为珍贵的,和莫北主动拉着天情的手一样,都是让天情一直都珍藏着的记忆。

    天情一边回想,一边伸出手在虚空中模仿着之前的动作,仿佛依旧能够抚摸到莫北的脸庞。天情脸上挂着笑,然后就在这样来回的抚摸中,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天情又梦到了莫北。这一次的梦很绮丽,莫北坐在台阶上,天情则坐在莫北的身后,怀抱着莫北,两个人脸庞贴在一起。两个人仿佛恋人一般,轻轻地摇动着头,脸庞互相摩擦着,那样的亲昵,看着都忍不住嫉妒起来,这是不是就叫做耳鬓厮磨

    两人的脸庞都是极幸福的样子,特别是天情的表情,特别幸福,特别享受的样子,仿佛让天情去死,天情恐怕也是心甘情愿的。

    梦醒后,天情觉得好遗憾,好不容易有这样幸福的梦,怎么醒得这么快,醒了后的天情就没有睡着过。一直睁着眼睛在慢慢地回想着梦中的情景,一个人重复着梦中的动作,不知疲倦,而且还感觉很幸福。

    的确,年少的少年,能够梦见心爱的女子,而且梦中还是那样的亲昵,试问天下哪个少年不像天情这般开心,这般忘情。

    第二天,一大早天情就起来了,直奔青藤阁而去。莫北一开打开房门便看见了天情,莫北吓了一跳问道:“天情,这一大早你站在这里干嘛”

    天情想了想,好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早要来干嘛,急中生智道:“等你一起去吃早餐。”

    莫北感到很奇怪道:“为什么要等我一起去吃早餐”

    天情道:“因为我想和你一起吃早餐,等下我有东西给你看。”

    这时候,夏姗也来了,夏姗先向莫北行礼道:“莫姐姐,早”然后向天情道:“天情公子早”

    夏姗道:“莫姐姐,我们一起去吃早餐。”

    天情赶忙接一句道:“带上我一个吧。”

    夏姗看着莫北等待莫北的决定,莫北笑道:“你又不是讨饭的,又不是没有脚,干嘛要我们带”

    夏姗听得莫北这一说,笑了起来。笑得甚是好看,但是天情却根本没有看,连瞧都没有瞧,显然夏姗的别有用心又失败了。

    天情道:“那我就厚着脸皮跟着了。”

    吃早餐的时候,夏姗惊奇地发现一个情况,天情和莫北吃饭的速度是一模一样的,莫北喝粥的时候,天情也在喝粥,并且动作一模一样,一分不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默契,但是夏姗却发现这肯定是故意的,因为天情一个男人吃饭的速度不可能和一个女孩子一样,很明显天情故意在放慢速度。但是两个人的动作竟然能够达到一模一样,这才是令夏姗感到惊奇的。

    天情的事情,夏宇基本上都和自己说了,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天情的目光吸引过来,但是显然天情的一颗心都在莫北身上,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夏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视自己的人,夏姗对天情充满了兴趣,经过慢慢的了解,夏姗知道天情是荆楚大豪天剑山庄三公子。

    只要莫北不对天情动心,那么自己便是有机会的,而且自己还可以通过莫北这个关系,接近天情,夏姗相信,只要自己努力,迟早有一天天情会对自己动心的,毕竟自己没有一样不如莫北,而且莫北的姿色也比不上自己。加上自己跟着莫北学医,天情和莫北待在一起的时间变少,还有夏语雪一直在莫家,明显是双管齐下,夏姗直佩服夏宇的心计。

    吃完后,莫北问道:“你说有东西给我看,到底要给我看什么”

    天情道:“是一套我新创的刀法。”

    莫北当即失望道:“你要给我看的就是一套刀法”

    天情点头道:“是一套绝世的刀法,叫温柔刀法。”

    莫北道:“我不喜欢刀法,打打杀杀的。”

    天情当即愕然,自己只顾着自己的兴趣,而忽视了莫北的兴趣。

    夏姗看出了其中的蹊跷,趁机道:“我对这个温柔刀法很感兴趣,不知道天情公子能不能施展给我看看”

    天情本想一口拒绝,但是看了看莫北,觉得当场拒绝不好,于是便道:“好,我施展给你看看。”

    莫北道:“那我就先去药房了,姗姗你等会过来。”

    夏姗一口答道:“好,莫姐姐,等会看完了刀法我就去找你。”

    夏姗带着天情离开了,找了片空地。夏姗道:“天情公子,你就在这施展给我看看吧。”

    天情道:“我没带刀。”

    夏姗明显听出了天情语气中的意思,但是夏姗并不在意,笑道:“这个好办,附近就是练武场,我去借把刀来就是。”

    不一会,刀借来了。天情也只好将“温柔刀法”舞一次给夏姗看,天情本来想将“温柔刀法”第一个给莫北看的,但是莫北却对温柔刀法丝毫不感兴趣,也只好作罢。

    “温柔刀法”还是那个“温柔刀法”,只不过不再情意绵绵,反而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刀法还是温柔刀法,但是却不再是缠绵细语温柔刀了,刀意是失落的,刀光是惨淡的。夏姗是从馆来的人,对刀法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夏姗觉得天情所施的刀法,的确是一套好刀法,但是这样的刀法叫“伤心刀法”更好,叫“温柔刀法”反而有点不适合。

    天情舞完后,夏姗不明就里问道:“这样伤心的刀法,怎么会叫温柔刀法”

    天情道:“这套刀法本来就叫温柔刀法。”

    夏姗是个聪明的女子,很快便想到了缘由,这肯定和莫北有关,天情本来是想给莫北看的,结果莫北却不感兴趣,于是天情便只能舞给自己看,所以心中很是失落,连刀意都是失落的。

    慢慢的,在夏姗心中开始有了个完整的计划,她已经知道了天情的喜怒哀乐,那么对付天情就好办了。一个男人失意的时候,你就要让他开心,失落的时候,你就陪着他,给他鼓励。天情情场失意,正好是自己得意的时候,天情越是失意,就越不让他看见莫北,这样恶性循环,加上自己一直陪在天情的身边,天情迟早会离开莫北,发现自己的好,接受自己。

    想到这些夏姗禁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天情问道:“你笑什么”

    夏姗道:“我在为我能够和你独处而感到高兴,我一直很仰慕你,在馆的时候,我就听过你的名声,你是碧落镇的英雄,美人爱英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天情有点心烦意乱,直接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夏姗大胆而直接道:“我喜欢你,从听见你的名声开始,从见到你开始,我就喜欢你。”

    显然,夏姗大胆而热烈的表白并没有打动天情,天情语气淡淡道:“我对你没有感觉,谢谢你的好意。”

    夏姗有种挫败的感觉,她没想到她大胆的表白,天情竟然无动于衷,那样的泰然自若,好似自己刚才说的话和他完全无关似的。

    夏姗觉得委屈,想哭,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夏姗带着哭腔道:“是我不好么为什么你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

    天情道:“我爱的是莫北,不是你。”

    夏姗道:“莫北她有那么好么”

    天情道:“我也说不出她哪里好,但是我就是认为她好,比所有人都好。”

    夏姗开始嫉妒,但是还是一脸的愤恨道:“你就那么坚定男人总是会爱上许多女人的。”

    天情道:“我只爱莫北一个,我挚爱莫北一人。”

    夏姗不相信道:“你就那么肯定”

    天情道:“我肯定。” ~:

    夏姗道:“但是莫北好像并不喜欢你”

    天情道:“只要莫北没有嫁,那么我还是有机会的,在事情还没有落定尘埃的时候不要随意盖棺定论。”

    夏姗道:“可是我不会放弃你的,我也认定了你。”

    天情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你的事,只不过我送你一句话,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天情走了,留下夏姗一个人在原地。夏姗呆呆地念着天情那一句话:“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旋即夏姗笑了起来,天情这么明了,却拿这样一句话来安慰自己,真是愚蠢。

    夏姗心里想,难怪夏宇说过,要是争取不过来天情,就要将天情逼走,逼得天情离开紫陌阁。天情果然不是一般男子,夏姗开始羡慕莫北,有天情这么一个人深爱着她,真是幸福啊。但是夏姗还是有点不相信天情的话,天下间哪有不爱美女的男人哪有不偷腥的猫那完全是因为诱惑力不够,只要有足够的诱惑,再痴情的男人都会移情别恋。

    夏姗想,天情迟早有一天会属于自己的,她一定要从莫北手中将天情抢过来。让天情所谓的只爱莫北一个,挚爱莫北一人见鬼去,她才不信男人这些花言巧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