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翻云覆雨手水沛

第一百一十四章 翻云覆雨手水沛

 热门推荐:
    天情越来越感觉莫北和自己所待的时间少了,有时候甚至一整天都看不见莫北,有一时候一天就只能见莫北一次。

    天情开始明显感觉到莫家子弟对自己的讨厌,天情有时候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在紫陌阁内白吃白喝得太久了所以那些子弟都开始讨厌自己了。

    天情呆呆地望着天空,疑问:“怎么突然这样子了呢”

    夏姗正在向夏宇汇报成果:“天情如今基本上已经见不到莫北了,加上莫家子弟因为语雪的悉心教导,对语雪的好感日益俱增,而天情则慢慢地疏远了莫家子弟,整个紫陌阁内对天情很好的,就只剩下莫凡一个人,但是莫凡却被宇哥您给缠住了,所以现在天情在紫陌阁内很不招人待见,天情现在每天都在紫陌阁内闲得坐不住了。”

    夏宇笑道:“好,我们第一步已经成功了,成功地让紫陌阁疏远了天情,接来下实行第二步,将天情挖过来,一旦把天情挖过来,那么我们可以直接正面向紫陌阁宣战,夺回碧落镇的领导权。”

    夏姗打断问道:“宇哥,一个天情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么”

    夏宇笑道:“你们都小看了天情,天情就算是语雪也不是他的对手,天情绝对是碧落镇第一高手,更何况天情背后有天剑山庄,如果天情成了馆的女婿,凭借天剑山庄的实力和财力,能够让馆实力至上向上跳三个台阶。”

    夏姗问道:“天剑山庄不是已经慢慢衰败了么”

    夏宇道:“你错了,天剑山庄虽然在武力上衰败了,但是他们的财力却是不容小觑的,沿江的河运几乎都是天剑山庄的,天剑山庄已经隐约成为荆楚最富的大家了。而且他们新一批的年轻人中,有一个天情这样天才的人物,已经足够重振声威了。”

    夏姗道:“宇哥,我不得不和你说件事,天情我们不一定拉得过来,因为天情眼中根本看不见我这个人,对于我的美色,天情丝毫不动心。”

    夏宇道:“天情不好美色么”

    夏姗点头道:“好像是这样的。”

    夏宇道:“这件事情别急,慢慢来,如果语雪将莫三小姐给娶了,那么天情肯定就只能选择你了,这样我们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如非必要,我还是想将天情拉入馆,让他成为夏家的女婿,你可要知道,天情可是十万黄金都换不来的财富,如果只能将他逼走实在是太可惜了。”

    夏姗听着夏宇的话,心中疑惑,天情真的有那么值钱么

    夏姗想,她应该对天情换一种态度,试着再次去接近他,想方设法得到天情的欢心。只要打动了天情那么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不怕天情不心软,除非天情的心是石头做的,就算天情的心是用石头做的,自己也要将他融化。

    天情准备向莫凡辞行,但是一问才知道莫凡已经出去好多天没有回来了,听说是去洛阳办事情。而莫北天情也见不到,天情好像失去了莫北的行踪,以前莫北在哪,天情还能猜到,现在天情总是猜错,天情觉得自己开始离莫北的心越来越远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天情一个人走出了紫陌阁,来到了碧落湖自己做的小房子,小房子还是那样子,只不过长了一些青藤依附在外面,却也正好挡住了,难得被人发现。此时正好即将中秋,待在碧落湖边赏月也挺好的,不过一看见碧落湖,天情又不可避免地想起了莫北。

    天情轻轻地捧着湖水,洗了把脸,湖面显现着天情的倒影,但是倒影却显得那般孤寂寥落。天情站起身,望着湖面,兴致大发,在湖边练起温柔刀法来,虽然没有刀,但是飞刀也是可以的。

    温柔刀法果然还是那样温柔,每一刀都极尽温柔,刀法如倾如诉,相思不绝,天情沉醉在想念里。天情的刀法无意中将一个人给吸引了过来,那个人身穿白衣,剑眉星目,玉树临风,年龄和莫凡差不多,白衣人赞道:“好刀法”

    天情这才发现有人在看自己习刀法,天情收刀问道:“你是谁”

    白衣人道:“在下水沛,无意中看见少侠在此练习刀法,为刀法所吸引,一时间打扰了。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天情和缓道:“在下天情。”

    水沛惊呼道:“你就是刀帅天情”

    天情点头道:“我就是天情。”

    水沛笑道:“没想到你就是天情,没想到刀帅竟然如此年轻,我一定要会一会你,好让我看看,什么样的刀法能够让江湖人称之为刀帅。”

    天情有点无奈,问道:“我可以不打么”

    水沛一脸的理所当然道:“当然不行,你要是今天不接受我水沛的挑战,我决不答应。”

    天情皱眉道:“可是我没刀。”

    水沛笑道:“刀,这个好办,我有。”

    水沛从腰带里抽出一把刀道:“这把刀是我用的薄如纸片,叫柳月刀。”

    天情皱眉道:“这样的刀,我用起来不顺手。”

    水沛问道:“你要什么样的刀”

    天情道:“铁匠铺普通的朴刀就行了。”

    水沛道:“这个好办,你等我一下。”说完人便一溜烟走了,天情看得出来这个水沛不简单,光看他那一手轻功,便已经是个高手。

    不一会,水沛便带着十把不一样的刀来了,天情吃了一大惊,天情吃惊水沛的轻功之高。

    水沛道:“我从镇子里买了十把不一样的刀来,这下子你可以和我比试了吧”

    天情问道:“你的轻功叫什么”

    水沛道:“飞鸿掠影掩清风。”

    天情笑道:“好轻功,竟然这么快就能够从镇里到湖边一个来回。”

    水沛笑道:“我还是很想领教一下你的刀法,到底怎样的刀法才能够成为刀帅”

    天情兴致大发道:“好,我也想领教一下,拥有这样好轻功的人的身手怎样”

    天情挑了一把柔软度适中的刀,握在手中,挥了挥,还算顺手,便道:“我们开始吧。”

    水沛手握柳月刀,一个箭步冲向天情,柳月刀斜劈,弱不禁风,好像连风都可以吹折,但是天情却根本不认为,一个高手会带着一把风能够吹折的刀走江湖。果不其然,天情的刀一旦和柳月刀交锋,刀身便马上被柳月刀缠了几个圈。天情了然,原来水沛的刀竟然是这样用的,天情一个后转身旋转,便从柳月刀的缠绕中将朴刀抽出。

    天情赞道:“好一个柳月刀,让在下大开眼界。”

    水沛嘿嘿一笑道:“好戏还在后头呢。”

    天情笑道:“看来,我也要用点真功夫,不然打起来不够味。”

    水沛道:“好,让我们打个痛快。”

    天情的心情不再是愁云惨淡,整个人焕发着一种活力,这样的天情才是闯江湖的天情,这样的天情才是让人想与之交战的天情。

    天情扬刀与手臂齐,一刀自上向下劈去,显然这一刀只是为了阻挡一下水沛的攻势,为自己争取时间而已。水沛为这一刀所挡,缓了一缓,天情已然跃上了上空,一刀劈下,这一刀无可匹敌,刀光如同旭日初升,水沛心知不好,一旦被这刀光笼罩,岂有不败之理

    水沛一个伏地后仰,从刀光下滑过,避开了这无可匹敌的一招。水沛一旦滑出了刀光的范围,立刻回击,双脚蹬地,整个人保持着后仰的姿势向半空的天情掠去。

    天情一见刀光下已经没有人,心惊:“好快的速度,好高明的轻功。”天情此刻离地面不过四尺高便可着地,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水沛的速度怎么会让天情有时间落地转身,所以天情只能在半空中转身。但是天情却没有转身,天情半空中翻身,一个翻身,便成了面向水沛,此刻水沛的刀正刺向天情,但是天情的刀更快,一刀从上之下劈向水沛。

    水沛无奈只好回防,因为天情这一刀要是劈下,自己肯定会劈成两半,而自己一刀也不一定能够捅死天情,划不来。水沛及时横刀一格,那么软的一把刀竟然格住了,这倒是让天情很是吃惊,天情问道:“我这一刀,你的柳月刀是怎么格住的”

    水沛笑道:“我这把刀你看他平时是软软的,一旦注入内力,刀便会变得坚硬无比。”

    天情笑道:“果然是把好刀。”

    这一番较量下来,无疑水沛落了下风,水沛心知比刀,自己不是天情的对手。水沛笑道:“对付你,我不用刀,因为比刀我不可能比得过你,就算是我再练十年的刀法也比不上你。”

    天情笑道:“那你打算用什么”

    水沛傲然道:“用一双手,我要用我的双手打败你。”

    天情看向水沛的双手,洁白修长,看得出来经过很好的保养。

    水沛说了自己要用双手打败自己,那么肯定手上的功夫一定很好。

    水沛伸出修长的双手,做了一个击掌势,天情用刀做剑,刺向水沛的右手掌,没想到在刀尖就要触及水沛的掌心的时候,水沛手腕抬高,掌心一翻,便抓住了刀尖,然后手掌转了几个圈,天情的刀就像纸片一样被水沛抓在手里,天情及时弃刀,才没有被水沛拉过去。

    水沛掌心一松,刀便掉了下来,但是却恢复不了形状,成为了一块废铁。

    一连如此,同样的招式,天情败在水沛手上九次,不管天情从什么方位,用怎样的速度,水沛总是能够准确无误地抓住天情的刀,然后手掌几个旋转,天情的刀便成了一块废铁。  . 首发

    天情笑道:“你的双手果然十分了得,我已经连败九次了,不知道你手用的是什么功夫。”

    水沛笑道:“我用的是翻云覆雨手。”

    天情笑道:“好一个翻云覆雨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天下皆在你的双手掌控之下,天下间敌得过这双手的,恐怕寥寥无几。”

    水沛笑道:“过奖了,说不定你就敌的过,你手中还有刀,有刀就不算输。”

    天情苦笑道:“已经有九把刀成为了你手中的废铁了,只怕这一把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水沛笑道:“那可不一定,和我打了这么久,想必你也找出来了一些对付我双手的办法。”

    天情笑笑并没有答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