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寂寞江湖觅知己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寂寞江湖觅知己

 热门推荐:
    天情一改近攻的风格,天情拉开和水沛的距离,飞刀出手,旋转着向水沛射来。水沛笑了笑,便用手去抓,但是手心却感到一阵尖锐的痛,这是刀身速度过快引起的激流。水沛心中骇然,一把飞刀竟然能够厉害到如此地步,自从练成了翻云覆雨手之后,手还从来没有受伤过,但是要是硬接这飞刀的话必然会受伤。

    水沛不接,侧身避过飞刀然后右手迅速抓向飞刀,但是飞刀速度过快,水沛飞身丈于远,终于将飞刀抓在手中。水沛笑道:“天情你这一手飞刀绝不下于唐门暗器高手之下。”

    天情笑笑没答话,手中的刀迅速出手,但是一见到水沛的双手就立刻撤了,因为天情并不想手中最后一把刀也成为废铁。出手毫无作用,天情立刻放弃了这种攻势,换了另外一种。

    天情人刀仿佛一体,他整个人都像是一把刀,旋转着向水沛飞去,这下子水沛傻眼了,一个人怎么接既然接不了,那就不接,水沛飞身一脚踢向天情,刚好一脚踢在刀身上,天情真个人竖翻起来,但是水沛没料到的是,天情借着一踢之势,一脚踢在了水沛的下巴,还好天情这一脚留了情,不然水沛肯定半个月吃不得东西。

    水沛摸了摸下巴,火辣辣的疼,水沛虽然被踢了,但是却还是非常高兴,因为很久没有人能够和他这样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了。水沛道:“这一脚踢得好,下次我就不会让你踢到了。”但是同样的招式天情会用第二次么

    天情决定用“温柔刀法”,因为“温柔刀法”自从创出来以后,就没有用过,也不知道威力如何,正好有人可以拿来试手。水沛看着天情,然后脸上就出现了变化,一脸的吃惊,因为天情已经换了表情,刀法也换了,水沛眼睛盯着天情的一举一动,两人打斗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要分胜负的时刻了,稍有不慎便会输掉。

    天情一用起温柔刀法,整个人都变得温柔,眼中充满了情意,口中呢喃细语,刀势徐而不趋,却又连绵不断。看得水沛莫名其妙,天情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像是扮大仙一样。水沛伸手就向天情抓去,但是刀光如同天外来的一样,一刀劈向水沛的手,这一刀之快,超乎水沛的想象,要是自己缩手慢那么一分,整条手臂都会被削下来。

    水沛一脸的兴奋,可以领教到这么好的刀法,怎么能够不高兴。明明很缓慢的刀法,怎么瞬间可以那么快,而且毫无征兆地来了,仿佛天外来的一刀,刀光是那样的惊心动魄,有一种令人**的感觉。水沛不敢再随意地出手了,因为随意出手就是送死,每一招出手前都要经过详细的考虑,不然在天情那样的刀法下必败无疑。

    天情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还是温柔的,人是温柔的,刀光是温柔的,刀意是缠绵的。水沛想了想,用了招投石问路,将之前接过的飞刀射向天情,但是飞刀还没有近身,就被刀给打飞了。水沛心中开始对天情的温柔刀法有了一些了解,这个刀法是用来防守用的,如果别人要攻,那么就会遭到强大的阻挡,所以水沛决定让天情来攻自己,自己反客为主,后发制人,想到这里水沛满意地笑了,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起来。

    水沛一招双龙戏珠向天情攻去,但是却在看见刀光的一刹那,立刻收手,刀光果然被吸引而来,天情中门大开,水沛心中甚是满意。水沛欺身揉进,刀光已经在水沛的身后,水沛双手想天情的胸膛抓去,一脸得意的笑,但是水沛还没笑完便不笑了,因为他已经败了。

    天情的左手双指成剑,就停在水沛的喉结处,水沛当场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水沛收起双手,天情也放下左手,收刀。水沛知道就算是硬拼,自己也是会败的,因为天情的刀立刻会从后方来围攻自己,自己逃都逃不了。

    天情笑道:“输了你九次,终于赢了你一次。”

    水沛笑道:“你温柔刀法不是只能守么”

    天情疑问道:“谁告诉你的”

    水沛道:“我自己看出来的。”

    天情笑道:“温柔刀法是攻守兼备的刀法,攻即是守,守即是攻,两者息息相通。”

    水沛大惊,转而一脸无比的遗憾:“我错了,不然我不会输,我只是以为你的刀法只是收招,所以只想着把你的刀引开。”

    天情笑道:“其实你要是一直用翻云覆雨手,我还真的赢不了你,但是你偏偏不用翻云覆雨手,这才是你败的主要原因。”

    水沛疑惑道:“我一直在用翻云覆雨手啊。”

    天情摇头道:“不对,你一开始的确是翻云覆雨手,但是后面却不是了,你想着去攻击我的人,而不是刀,你找错了目标自然就输了。”

    水沛这才发觉天情说得竟然那么准确,看得那么通透。

    水沛笑道:“刀帅天情,果然不同凡响,就凭你这看事情的眼光,放眼江湖都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至少我自叹不如。”

    天情道:“学得多,自然懂得多。”

    水沛道:“如今已经是中午时分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上两杯”

    天情欣然接受,于是两人结伴而行,来到碧落镇的酒楼里面喝起酒来。

    天情问道:“以水兄的翻云覆雨手,为何在江湖上从来没有听过你的名声”

    水沛笑道:“我一向淡薄名利,只想找人痛痛快快地比试一番而已,江湖上的名声只是个累赘而已,我才不需要,有实力的人自然会有实力,根本无需名声这种虚张声势的东西。”

    天情轻轻地笑了笑道:“难得江湖上还有水兄这种人。”

    水沛笑道:“这些东西以后再说,我还是对你的温柔刀法感兴趣,我们挑个时间再打一场怎样。”

    天情摇头道:“不了,我对打架已经不感兴趣了,我们吃吃饭,聊聊天就好。”

    水沛感觉有点扫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对方却不想打,真的是寂寞江湖,难逢敌手。水沛道:“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天情笑道:“人生怎么会寂寞如雪只要你有心,你会发现有许多比找人比武更重要的事情,人生有许多你不知道的精彩,不要偏于一隅,目光短浅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一个人的目光要看长远。”

    水沛笑道:“我和你不同,我追求眼前的快乐,长久的事情谁说的准,也许都没有那个命也不一定。寂寞江湖,只求觅见一个知己,那便足够了。”

    天情笑笑并没有答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并不能说错。因为并不是每个人的想法和在意的东西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都有不一样的想法和追求,有的人追求名、有的人追求利、有的人追求快乐,只要活得开心快乐便好,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了,而有的人又追求长生不老那种虚妄的东西。追求的本质没有错,只要你的方式不损坏别人的利益,没有人会去管你,但是如果一旦你的追求是以损坏别人的利益为基础的,那么你的追求就是最下级的,最为人所不耻的。

    天情这一笑,让水沛看得痴了,一个男人竟然也可以笑得这么好看。这一笑,温润如玉,温凉而美好。这一笑,如火黑夜中的烛火,摇曳生辉。看着这样温润的笑,水沛竟然不去想江湖上的事情,也不去想找一个敌手,水沛在想,一个人究竟要有怎样的心境,才能够有这样的笑容

    这样的笑,笑得那样的无可挑剔,少一分则虚伪,多一份则做作,而天情的笑,却是能够让你感觉到他是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笑,让人感受到无比的真诚。就在这一刻,水沛把天情当做了朋友,水沛觉得能够拥有这样的笑的人,内心一定是个平和的人,也必定是个温柔的人,就像他的刀法一样温柔。

    水沛道:“从这一刻起,我水沛交定了你这个朋友。”

    天情笑道:“我们已经是朋友不是么”

    水沛大笑道:“对,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水沛开始和天情说他的江湖事迹,水沛兴致勃勃地说着,天情静静地听着,偶尔笑笑。水沛十八岁出师门,二十闯荡江湖,如不觉得这间房子可以住人,连床都没有,怎么能够住人”

    天情淡淡道:“江湖人自是以天为被地为床。”

    水沛一想也对,自己常常过的就是这样的今二十有一,一年来在江湖上未逢敌手,天情还是第一个败过他一次的人。水沛以前和人比试的时候,都从来不告诉姓名,但是却对天情没有隐瞒,这一点水沛也感到很奇怪,也许是两人注定成为朋友。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天情带着水沛来到碧落湖边的小房子,水沛道:“这就是你住的地方”

    天情点头。

    水沛一脸怪异的表情道:“我怎么看都生活。

    水沛笑道:“看来你的刀法独特,连睡觉的方式都很独特。”

    水沛和天情待了三天便走了,水沛还要继续他的江湖生活,天情还要留在碧落镇的。水沛曾邀天情一起去闯荡江湖,天情望着远方道:“我已经过了闯荡江湖的时候了,我要留下来。”

    水沛一个人走了,走得潇洒自在,临别水沛对天情道:“下次遇见,一定要和我好好打一场。”

    天情静静地笑着送别水沛,然后一个人继续回自己的小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