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远在咫尺近天涯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远在咫尺近天涯

 热门推荐:
    天情一个人来到了南疆,找一个人。

    他叫段天涯,外号天涯望断肠,是没落的大理国皇族后裔,一手断肠刀法可谓是一绝,天情和莫奕风比武时所用的“一笑断肠”就是从断肠刀法里面领悟来的。

    天情当年来到南疆的时候,因为刀法和段天涯结识,段天涯年龄已经很大了,二十六,虽然二十六在江湖上是非常年轻的,但是和十六岁的天情比起来已经是很大了。可是两人却成了朋友,非常好的朋友,天情曾在南疆待了一个月,一直在和段天涯切磋刀法。正是这一个月的切磋刀法,才让两个人建立了无比深厚的友谊。

    天情之所以想来南疆,是想见识一下当年段家的“六脉神剑”和“凌波微步”,只不过让天情可惜的是,“六脉神剑”和“凌波微步”自从段誉之后,就再也没有子弟能够学会了,两种绝世功法就此失传,虽然六脉神剑剑谱保存有一份,但是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能够学会了。

    天情曾问段天涯为什么不学六脉神剑,段天涯自嘲道:“我连一阳指都学不会,还谈什么六脉神剑,你看我这不改练刀法了么。”

    天情问道:“六脉神剑有那么难学么”

    段天涯笑笑道:“六脉神剑,既然是神剑,那么自然是神人才能够学的,我这样的凡夫俗子又怎么会。”

    不能够一睹六脉神剑的风采,天情还是很惋惜的。但是能够领略到断肠刀法,天情还是很满意的。段天涯的断肠刀法是因为心爱的女子死后才创的,在这之前,段天涯也是用剑的,人称一剑断天涯。

    天情如果没有碰见段天涯,天情不会那么老成,因为段天涯说了许多事迹给天情听,也教了天情许多东西,天情听得也很用心,所以天情懂的东西比同龄的人多,也比同龄的人老成。段天涯就像是一本厚厚的书,让天情受益匪浅。

    这一次,天情来找段天涯,也是想向段天涯请教一些问题,因为天情真的迷茫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想段天涯一定知道这些事情该怎么办,所以天情来了。

    天情问道:“如果你喜欢上一个女子,你会怎么办”

    段天涯微笑道:“我会看着她,然后很高兴,偶尔会去找找她,和她说说话,这样已经很满足,如果能够携手红尘,也将是件不错的美事。”

    天情不解地问道:“如果不能够和她在一起呢”

    段天涯笑道:“如果不能在一起,那便算了,漫漫人生路,碰见几个喜欢的女子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不能在一起,还会有下一个的,也许下一个会更好。”

    天情又问道:“如果你爱一个人呢”

    段天涯道:“如果我爱她,我会对她朝思暮想,日夜思念,深深牵挂。她心跳着我的心跳,她如果不好,我会吃不下,睡不着,担心不已,我会把她看得比一切都重要。茫茫人海,我只想牵着她一个人白头到老,她会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的女子,我爱她,我的生命都可以给她。”

    天情问道:“如果她不爱你呢”

    段天涯道:“她不爱我,我会很痛苦,心死断肠。天下从此漆黑一片,看不到光,更不会有快乐。”

    天情问道:“她不和你在一起,你会恨她么”

    段天涯风轻云淡道:“她不和我在一起,是因为她不爱我,我爱她是我自己的事情,谁也没有规定我爱她就非要她爱我不可,她有自由选择爱的权利,就算我用强硬的手段将她抢过来,她也不会爱我,更加不会快乐幸福。我既然爱她,又怎么会恨她只要她过得好,一切都是无所谓的,无所谓在不在一起,无所谓生死。”

    天情道:“我要问的已经问完了。”

    段天涯笑道:“一切你都已经明白了”

    天情道:“一切我都已经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段天涯笑道:“知道该怎么做就好。一错成蹉跎,半生山河寂。”

    天情道:“我可能在这呆一段时间就要回去了。”

    段天涯笑道:“去找你的山河”

    天情点头。

    段天涯笑道:“我很好奇是怎样一个女子,能够让你变得如此,当年你的雄心壮志我可知道,你信誓旦旦地要成为天下第一,建立不世之基业,如今江湖上只闻一个刀帅之名,并不见你有多少传闻,也不见你有创什么基业,为了一个女子,放弃了你的雄心,值得么”

    天情望了望天,仿佛空中可以看见莫北的容颜,笑了笑道:“值得,连失去性命都是值得的。”

    段天涯若有所思道:“看来你是找到了你生命中的人,那祝你幸福,若是结婚我肯定会去喝喜酒。”

    天情本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

    天情在南疆住了数十天,向段天涯请教了许多东西,段天涯一一耐心地给天情解答。段天涯一直都很佩服天情一点,就是天情拥有他人不可及的镇定。无论段天涯说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天情都很镇定,不会表现出像自己弟弟段千愁那样的激动和一惊一乍。不仅仅是如此,天情的镇定简直是令人可怕,有时候段天涯认为天情就算是听到全家死绝的消息,脸上也不会有动容的表情。虽然天情笑起来很好看,很无邪,但是这些和镇定无关。

    这样一个镇定的人无疑是可怕的,年纪轻轻却有着其他人比不上的镇定,还加上一身好功夫,肯定在江湖上大有作为,他日一旦风云起,整个江湖都将被他踏在脚下。

    天情待了短短数十天就走了,但是这一次天情看起来比上次离开的时候要成熟得多。至少在段天涯的眼里,天情不再像上次那样兴高采烈,一说起来就可以说个没完。这一次天情很沉寂,言语很少,天情的背影看起来有点惆怅,甚至有点忧郁。

    天情回到紫陌阁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中旬,刚好碰上莫北十月二十三的生日。这一切并不是巧合,天情早已经计算好的,在莫北生日之前赶回来。

    天情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看见莫北了,再次见到莫北的时候,天情很平静,不再那么激动不已,虽然心跳还是不能控制,至少脸上没有多大的表情起伏。

    天情和莫北相见的时候,第一句话是莫北说的:“你回来啦”

    天情点头道:“嗯,我回来了。”

    天情在心里想,如果这句话是妻子对归来的丈夫说的话,那该有多好,天情的心中莫名其妙地就开始忧伤起来。

    莫北似乎看出来了天情的情绪变化,问道:“你心情不好”

    天情道:“没。”

    莫北道:“可是我感觉得出来,你没笑。以前,你总是笑的。”

    天情道:“那是以前。”

    莫北若有所思,轻轻咬着下唇,看起来像是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了半响,两人都没有说话,天情看着莫北,莫北看着地上。过了好久,莫北才说了一句话:“没事,我先回房了。”天情点头道:“好。”

    莫北和天情两个人距离咫尺,但是天情有一种远在天涯的感觉,莫北好像站在他看不见,触不到的地方,自己连莫北的声音都听不见,天情心中的难过无声地流淌着,像是有一把刀在心中静静地割着。

    其实天情很想对莫北笑一笑,但是笑一笑对天情来说实在是太难了,他真的笑不出来,莫北走后,天情对着莫北的背影笑了笑,但是却笑得比哭还难看。天情的心情很沉重,重南疆回来的一路上都是这个心情,说不出的沉重感,总是快乐不起来,但是又找不到不快乐的原因。

    天情心中开始烦躁,他讨厌这样的自己,又无法改变这种困境。

    莫凡知道天情回来了,很是高兴,处理完手中的事情后,便来见天情,邀天情一起喝上两杯。这一次莫凡明显感觉天情变了,变得忧愁,心事重重,脸上也没有了光彩,整个人就像是这黑夜一般,静得可怕。

    天情这个样子,一时间莫凡反倒不知道问什么好,还是天情先开的口道:“莫北过完生日,我又要离开一段时间。”

    莫凡惊愕地问道:“天情,出了什么事怎么刚回来又要出去”

    天情喝了一杯酒,什么感觉都没有,擦了擦嘴角,但是却好像刚饮下一杯苦酒。天情淡淡地开口道:“没出什么事,就是想出去走走,待在紫陌阁也许已经待得太久了。”

    莫凡脑子在急速地飞转着,心想,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莫凡毕竟不是天情肚子里的蛔虫,不可能知道天情的想法。  . 首发

    莫凡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天情抬眼,目光看得很远道:“不知道,也许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也许不会回来了。”

    这句话如同当头棒喝一般,莫凡呆住了,天情不回来的意思是他要离开紫陌阁莫凡开始盯着天情看,看了许久,莫凡还是看不透天情心中的想法。莫凡叹了口气道:“你做这样的决定,心中肯定已经经过深思熟虑了,我也不多说什么,只要你回紫陌阁,我随时随地都欢迎你,你在我心中早已经是我的妹夫了。”

    天情微微动容道:“谢谢。”

    莫凡心中有着苦味,天情竟然和他说谢谢,莫凡记得天情是从来不和人说谢的,如今竟然对莫凡说谢谢二字,莫凡心中五味陈杂,不是个滋味。

    莫凡心中在想他和天情两个人以后会不会成为陌路人相见相知不相识

    两个人坐了很久才散去,各怀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