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流水落花与卿别

第一百一十八章 流水落花与卿别

 热门推荐:
    两个人散开后,莫凡来到莫北的房间。莫北很惊讶莫凡的到来,因为莫凡因为忙于事务,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晚来了。

    莫北问道:“哥哥这么晚来有什么事么”

    莫凡点头道:“今晚来,的确有点事情,顺便看一下你,很久没有来看你了。”

    莫北笑道:“哥哥一直都很忙,我知道。”

    莫凡道:“天情回来了,你知道么”

    莫北道:“我知道他回来了,下午的时候我和他还见过面。”

    莫凡问道:“他对你说了什么没有。”

    莫北想了想道:“他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我感觉他变了个人似的。”

    莫凡道:“他等你过完生日又要走,你知道么”

    莫北道:“他又要走么”

    莫凡点头。

    莫北疑惑道:“他不是刚回来么,怎么又要走”

    莫凡道:“他回来是因为你的生日就要到了,他为什么要走,我也不清楚,他说可能这一走就再也不回来了。”

    莫北愣了愣,问道:“可能一走再也不回来了”

    莫凡道:“他是这么说的。”

    莫北沉默了。他回来只是因为自己的生日,回来了又要走,可能再也不回来了。莫北蓦然间觉得胸口有点堵,说不出的感觉,就是感觉有快东西压在胸口一样,让她喘不过气来。

    莫凡道:“我来只是想问一下他和你说什么没有,既然什么都没有说,那我回去了,你休息吧。”

    莫北送走了莫凡,一个人和衣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莫凡的那句:“可能这一走就再也不回来了。”莫北想起天情今天见面的时候不同寻常的寂静,不同往日,根本就不是她认识的天情,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

    莫北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出来,脑袋昏昏沉沉的,到了天明才睡下。

    莫北很讨厌这样的感觉,说不出的困扰,总是想不明白。莫北决定去找天情问个明白,本来已经走到天情的房门口了,莫北迟疑了,自己为什么要来问天情为什么要走呢天情要走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莫北又回到了青藤阁。莫北坐在阳台边,有点坐立难安的感觉,时而双手撑着下巴,时而双手伏在栏杆上,总之就是不能定下来。这不是往日的莫北,往日的莫北,没有什么能够扰乱自己的心,但是今天却是如此的不安。

    莫北想着想着脑子就乱成一团麻,剪不断,理还乱。直到夏姗来找莫北的时候,莫北才知道自己竟然忘记去医房教夏姗医术了。夏姗看出来莫北的心烦意乱,问道:“莫姐姐,出了什么事情,这么心烦”

    莫北摇头道:“没什么,我们去药房吧。”

    来到了药房,莫北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把好几味药都给弄错了,还是夏姗提醒自己才知道自己错了。夏姗道:“莫姐姐,我看你的精神不太好,今天我们就不学了吧,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莫北道:“好,今天就到这,改天我们再学。”

    莫北一个人回到了青藤阁,脑子就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句话:“可能这一走就再也不回来了。”天情这话到底是想表达什么呢是要离开紫陌阁了么还是想对自己说什么

    莫北想着突然又想到天情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自己为什么在意他的一句话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在乎起天情的一句话来,自己只是把天情当做朋友看而已,难道是因为要失去这个朋友了而不安但是既然是朋友的话,总是会相见的,自己却为什么这么忧愁呢

    莫北还是没有想透,莫北找到了夏语雪,看着夏语雪认真地教导莫家子弟剑法,莫北突然又不想将天情的事说给夏语雪知道。莫北想,要是姐姐在就好了,她们一定会告诉自己自己怎么了,该怎么办。

    夏姗回到馆,将天情回来了的事情告诉夏宇。夏宇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天情还是会回来的,你继续留在莫家。”夏姗道:“不过这一次天情回来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天情没有主动去找莫北,人也变了,不言不语的,不像以前那样经常笑了。”

    夏宇楞了一下道:“变了个人”

    夏姗道:“对。”

    夏宇思索道:“这个你继续盯着天情,只要他还是天情就算再怎么变,也变不到哪里去,他又回了紫陌阁就是最好的证明。”

    夏姗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待在紫陌阁”

    夏宇踟蹰了一下道:“等到确定天情彻底离开了紫陌阁或者我们将天情拉拢过来了你就可以回馆了。”

    转眼便是莫北的生日了,夏语雪送了莫北一个翡翠镯子,很是好看,莫北很是喜欢。天情送了莫北一个玉佩,天情是专门到青藤阁将玉佩送给莫北的,天情道:“你生日,我将这块玉佩送给你,这块玉佩,你带在身上,危难的时候也许能够帮到你。”

    莫北还没有说要接受,天情已经不由分说地给莫北带上了。天情对莫北道:“我马上就要走了,我走之前会把“纵情遗恨生死绝”教给你,碰见坏人的时候,你也可以自保。”

    天情走后,莫北拿起玉佩看了起来,玉佩是上等的好玉刻成的,玉佩的中心刻有一个“绝”字。莫北看着这个“绝”字,呆呆地想了半天,天情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呢绝别生死绝

    第二天,天情就开始教莫北“纵情遗恨生死绝”,天情教莫北的时候很用心,每一点都告诉了莫北,如何提气,纵气,一点一滴都教给了莫北。

    天情教得很认真,莫北却听得不那么认真,莫北呆呆地在想,自己为什么要听天情的呢莫北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出来一个拒绝的理由,任由天情教自己。

    天情好似看出来莫北的分心,语气很轻柔道:“练功的时候要专心。”这一刻,莫北突然感觉以前那个天情又回来了,当莫北欣喜地看向天情的时候,天情还是那样的表情,莫北略微有点失落。

    天情开始详细地给莫北讲解“纵情遗恨生死绝。”天情道:“纵情遗恨生死绝这种轻功虽然是天下第一的,但是如非必要还是不要轻易使用,因为这种轻功对身体有害。特别是女子,不要随随便便就用,只有危机的时刻你才能用。”

    莫北问道:“为什么天下第一的轻功还会身体有害”

    天情道:“世间没有绝对的好事,天下第一总是要付出点什么的,连药都是三分毒,天下第一的轻功有点副作用很正常。”

    天情道:“纵情遗恨生死绝最讲究纵情二字,所以使用的时候要心无杂念,一心不能二用,所有的心神都用在轻功上。虽然一心二用没有什么影响,但是速度慢了,也就不是天下第一的轻功了,会被高手追上。其次便是生死绝,不到生死关头,不要轻易使用这种轻功,不仅仅是因为副作用的问题,更因为只有生死关头才能激发出这种轻功的潜力,你才能跑得更快。”

    莫北问道:“那什么是遗恨”

    天情道:“遗恨是因为这套轻功并不是完美的。”

    天情接着道:“有我教你,加上你身体轻盈,轻功天赋高,我想两天你就能够学会。”

    莫北疑惑道:“有那么快么我学飞燕还巢就用了半个月。”

    天情道:“相信我就是了,我说你能够两天内学成,你就能够两天内学成。”

    天情开始教莫北法门:“一口气用尽了你才能换气,千万不能一口气用至一半就换气。你要将其储于全身,充盈你的四肢,利用你身体轻盈的特点,让你自己更加轻盈起来,然后你走路都会比别人轻,同样的轻功你会比别人快。如果你学了一定的内功,将内功用在轻功上面,你用起轻功起来,会轻松很多。内功需要长时间的修炼,对你来说可有可无,有固然好,没有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莫北问道:“内功是用来干什么的”

    天情道:“内功指的就是内力,只要是用来和人比武用的,在轻功上主要是用来换气,和使自己身体轻盈。这些我都已经告诉你了,因此有没有内功对你来说都没有很大的影响,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一些导气归元的法门。我先教会你纵情遗恨生死绝,内功这个不急,可以慢慢学。”

    天情教得这样细致和用心,莫北学起来非常快,果然如同天情所说的那样,莫北只用了两天便学成了。

    天情道:“你学成了纵情遗恨生死绝,我便放心了,你自己稍微练习一下就好,不要经常练习,内功我先传一部分给你,教你导气归元。”

    天情让莫北转过身,手掌贴上莫北的身后,莫北觉得身上暖暖的,像是有暖流经过一样,说不出的舒服。过了好一会,天情才停下来道:“我已经传了一部分内力给你,我教你导气归元,气沉丹田。”

    莫北看着天情,感觉天情有点虚弱的样子,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天情道:“我没事,传完内功有点虚弱是很正常的现象,不用担心。”

    莫比照着天情的动作,一模一样地开始做了起来。导气归元,气沉丹田。莫北只觉得小腹那里有一团气一样,暖暖的,慢慢的那股暖流便消失了。 、生

    天情道:“你每天要是没事,就按照我教你的方法,练两遍,让气流通你的四肢百骸,舒络你的经脉,长期以往,你的内力会慢慢地提高。”

    天情教完莫北这些,起身,自己都开始有点站立不稳,原来天情并不是只传了一点点内力给莫北,天情几乎将自己的内力全部传给了莫北,内力本来就是靠自己一点点地修来的,本来天情打算传一部分内力给莫北,但是传着传着天情竟然将自己八年的内力,几乎全部传给了莫北,这是练武之人的大忌。

    莫北看着站立不稳,赶紧扶了一把。道:“你都快站立不稳了,还说没事”

    天情道:“我休息一下便好,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就走了。”

    莫北有点失落道:“你明天就走么”

    天情点头勉强笑道:“你学成了纵情遗恨生死绝,虽然还不是很熟练,但是能够追上你的人恐怕不多,我可以放心地走了。”

    莫北咬着下唇,蓦然间说不出话来,呆呆地看着天情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心中有一处暖暖的,能有天情这么关心自己,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可是莫北就是高兴不起来,心中总是觉得有地方堵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