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二过家门而不入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二过家门而不入

 热门推荐:
    天情离开紫陌阁的时候,莫北有出来送天情,天情看着莫北,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便走了,没有回头。莫北看着天情的背影什么感觉都没有,没有悲伤和触动,像是送别一个老朋友一样,心中特别寂静安详。

    反倒是莫凡,很是不舍,莫凡很希望天情会留下来。但是天情既然要走,恐怕也只有小北能够把他留下来,可小北对天情根本无心,莫凡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莫北一个人回到了青藤阁,开始呆呆地想,天情会什么时候回来呢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莫北突然间楞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这些无聊的事情。莫北越是刻意不去想,但是脑海里越是出现这些景象。

    天情离开时候的背影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落寞他是不想离开紫陌阁么莫北开始讨厌自己,为什么自己总是想到天情的事情莫北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应该去想天情的事情,自己应该想的是夏语雪,而不是已经离开了的天情,但是天情就像是一块挥之不去的云朵,一直在自己的脑海里面漂着。

    天情离开了紫陌阁,望着这广大的世界,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能去哪里,好像哪里都不是他去的地方。

    天情一路向江南行,走到洞庭湖,在洞庭湖待了几天。本想找回那种闯荡江湖的豪情,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回来,找到的只有失落。一路上天情的心情都很低落,提不起一丝的兴致。天情又来到了太湖,去了杭州,但是天情的心情依旧是低落的,越是在人群喧嚣的地方,天情越显得落寞,像丢了魂的人一般。

    天情想找回那个意气风发的自己,但是他发现他找不回来了,他失去了江湖儿女的那种豪情,他再也不是鲜衣怒马的少年了,他已经对闯荡江湖失去了兴趣。本想到了太湖找慕容世家的人比武,但是天情到了姑苏却根本就无心比武,烦闷充斥着全身,四肢说不出的无力,好像大病了一场。

    天情只在扬州停了一天便往回走,这一次却不是回紫陌阁,而是回天剑山庄。天情想,如果不闯荡江湖,那么自己应该回家去把,也快过年了,也是该回家了。

    天情回到了凤凰城,来到了天剑山庄,但是天情却不进天剑山庄,闭着眼睛站在山庄外面的树下,站了许久还是没有抬脚进天剑山庄,天情心中没有任何想进天剑山庄的念头,虽然眼前就是天剑山庄,但是自己却根本没有想进去的**,天剑山庄不是他想去的地方。

    除了天剑山庄,自己还能去哪呢对了,还能去的地方就是自己长大的地方,风雪谷,自己去看看师父也好,陪他老人家过个年。

    天情开始向西走,去风雪谷,去他长大的地方,找他师父,风雪老人。天情一路走得很慢,走了十多天才来到了风雪谷,此时正好大雪纷飞,再过几天便是除夕夜。天情在风雪中站了许久,但就是不进谷,和站在天剑山庄门口一样,虽然到了门口,但是就是不进去。

    天情在风雪谷谷口,站了三个时辰,面无表情,看不出欢乐悲喜,天情最终还是离开了风雪谷。天情站在谷口,心中在问着自己,自己真的要进去吗可是自己却没有十分想进去的冲动,进不进去对自己来说根本没有区别。让师父看见自己这个样子好么天情在谷口徘徊良久,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谁也不知道天情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站在谷口,谁也不知道天情心中的想法。风雪谷和天剑山庄都是天情的家,为什么天情二过家门而不入

    天情离开了风雪谷便向东南行,看路径是去紫陌阁的,如果天情走得不慢,天情有足够的时间在除夕夜之前赶到紫陌阁。但是天情走到了一半却停了下来,不走了。天情突然才发现自己这样走下去,便到了紫陌阁,自己刚从紫陌阁出来,怎么又走回去了

    天情停了下来,在一个小镇住了下来,在这个不知名的小镇里面,天情住在一间普通的客房里面。天情白天就在小镇里面走走停停,坐着四处看看,看这里的人们。欢歌笑语,生活富足,老人在房檐下,院落里晒着太阳。小孩在街上追逐着嬉戏打闹,小贩脸上泛着笑容,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这样一个富裕平和的小镇,在除夕即将来临的时候充满了喜庆,到处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炮仗声,欢笑声融成一片。但是这么令人性情愉悦的画面,天情的心就是高兴不起来,天情的心总是湿漉漉的,像是浸在水中一样,透心凉,失落落的。

    除夕夜,万家灯火,炮仗声震天,但是这一切的喧嚣都和天情无关,天情一个人坐在小镇客栈的楼顶,静静地坐着,看着万家灯火。天情可以看见别人家的小孩在放炮仗,年轻男女在幽会,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情景,各种各样的情景天情都看得清楚。

    天情想,如果自己留在紫陌阁,想必现在也是和莫北一起过除夕;如果自己回天剑山庄,那便是和家人一起过除夕;如果回了风雪谷,那就能够陪着师父一起过除夕。但是天情哪都没有去,一个人坐在客栈的楼顶过除夕。也许天情身边要是有一壶酒,会更添天情的忧愁,但是天情身边什么都没有,天情身边只有一壶水,清水。

    天情是不爱喝酒的,和许多江湖豪客不一样。江湖豪侠喜欢喝酒,喝酒可以暖身,可以壮胆,可以活络经脉。但是天情却不喝酒,天情爱喝水,天情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了这么一个习惯,好像是在遇见莫北之后才有的。

    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凉。天情却爱喝水,这么冷的天,所有的人都在喝酒,而天情却在喝水谁能够理解天情的做法

    天情望着紫陌阁的方向,静静地想:“莫北现在应该陪着家人在吃年夜饭吧,应该会很开心吧。”天情想起了莫北的笑,莫北的笑,仿佛是黑夜中的烛火,看着便觉得温暖。但是这样的温暖却里天情很远,远到天情无法感受温暖的地方。

    天情静静地在屋顶坐了一夜,还好雪不是晚上开始下的,凌晨的时候开始下雪。那时天情已经回房间休息了,大年初一,是个开心的日子,但是天情却是在床上度过的,天情睡了一整天,虽然天情早就醒了,但是天情却浑身无力。

    天情病了,一个人在异乡,大年初一生着病,躺在床上。天情的额头滚烫,但是天情的神智却很清醒,知道自己病了。天情心中这么想的,只是病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天情就这样躺在床上,也不请大夫,只是静静地躺着,偶尔口干的时候,喝一口冷水。

    天情在想,如果莫北知道自己生病了,会不会心痛想着想着,天情觉得不会,仿佛是和自己生气一般,又喝了一大口冷水,但是看上去却像是喝了一大口酒一样愁苦。天情自嘲地笑了笑,也许是在笑自己,但是具体天情笑自己什么呢笑自己在做梦还是笑自己的奢望

    天情睡了两天,最后还是老板发现天情病了,给天情弄了服药来,让天情服下了,天情的病这才好。天情本来不愿意接受老板的好,但是老板道:“你要是在我这里病了,不在这治好,会给我的客栈带来一年的霉运的,你一定要喝下药。”天情无奈,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于是喝下了药。

    天情身体好了后,便离开了小镇。

    天情开始向西蜀方向走去,但是走着走着,天情又迷茫了,又停下了。茫茫天下,该去哪里何处会是停歇

    天情自从离开紫陌阁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魂不守舍的状态,天情很迷茫,天下之大,他能去哪里他发现天下之大,他哪都去不了,不管走在哪里,天情都没有归属感。像迷路的孩子一样,找不到家,只好四处流浪。可是不管流浪到哪里,总是觉得孤寂,总是会觉得心中空空的,缺了好大一块。

    这缺了的一块,被遗落在哪里了怎么才能够找回来天情望着空空的天空,找不到答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去,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停下来。回头看踏过的雪,一路蜿蜒,看不到尽头,更看不见方向。风雪覆盖了天情来时的脚印,天情觉得就算自己原路返回,有些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模一样,连脚印都会深浅不同。

    漫天风声,只剩下天情静静的呼吸声,静不可闻。天情觉得自己就像是这漫天雪花中的一片,不知道会飘到哪里去,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融化。

    天情来到了蜀中,站在唐家堡的门口,望着唐家堡三个字,天情想,自己和唐宋绝还算是朋友,如果自己去找他,他肯定会收留自己的。

    天情却又突然间不想进唐家堡了,天情转而向南行,来到了南疆,但是并没有去找段天涯。天情到了南疆,然后渡过了澜沧江,来到了苗族人的聚居地,苗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