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二十章 忘却江湖于苗疆

第一百二十章 忘却江湖于苗疆

 热门推荐:
    天情远离中原,来到了偏僻的苗疆。

    苗寨的人很好客,天情在一家苗族人家里住了下来。这一家有叫湮的女孩子,对天情特别有好感,常常拉着天情说着说那,告诉天情,苗寨这里都属于神水宫管。不管是土司还是寨主都害怕神水宫,因为神水宫的宫主很厉害,所有人都不是她的对手,都只能服从她的命令。

    神水宫在苗疆这一块是这里的保护神,庇护着这一方的苗族人民。很多人都会去神水宫参拜,祈福。

    湮是个像水晶一样的女孩子,纯洁无暇,让人看了便挪不开眼睛。天情着看湮便会想起莫北,湮的眼睛和莫北的眼睛是一模一样的,都像黑珍珠一样,晶莹剔透。湮和莫北毕竟还是不同的,湮的笑是少女的娇羞,而莫北的笑却是足以让人动情的笑。像湮这样的女孩子还是有的,但是莫北那样的女子却是唯一的一个。

    天情和湮是这样相遇的,天情刚进苗寨,然后站在湮家外的围栏旁边,湮刚好从房间出来,看见了白衣似雪的天情,静静地站在那里,湮对天情笑了笑,天情也对湮笑了笑。然后天情便向湮询问,自己能不能在她家里住下来湮当场就一口答应了。

    湮有个哥哥叫礼华,是神水宫弟子,长年在神水宫做事,偶尔回来。

    苗疆虽然湿气很重,但是天情却没有什么感觉,很是喜欢这里的气候。天情在苗疆一直都是待在湮的旁边,因为语言不通的问题,还有苗疆有许多的瘴气林。

    天情陪着湮在河边洗衣服,湮洗衣,天情则负责将衣服拧干,两人分工合作,也怡然自得。由于天情并没有穿着自己的白衣,穿的是湮她哥哥的衣服,让两人看起来像是一对小夫妻一样。

    一起洗衣服的女孩子都调笑湮,由于用的是苗语,天情根本听不懂,但是天情根据湮的表情略微能够猜到她们在说些什么。湮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害羞的表情,天情想,说的话应该没什么。

    湮洗完了衣服,便和天情一起回去了。临走的时候,一起洗衣的女子笑湮,这一次湮脸红了,像熟透了的苹果。天情转头问湮:“她们说什么”

    湮道:“她们没说什么。”

    其实她们说的是:“小夫妻洗完衣服要回去了呦。”

    天情道:“那你为什么脸那么红。”

    湮道:“洗完衣服,脸上红很正常。”

    天情轻轻地笑了笑,湮反而好奇了问道:“你笑什么”

    天情道:“我好像听懂了她们说的话。”

    湮诧异道:“你能听懂我们苗语”

    天情道:“能够听懂一点点,毕竟我已经在你家住了有几天了。”

    湮有点心虚道络了,:“那她们刚才说什么”

    天情道:“不知道。”

    湮觉得天情就是在捉弄自己。

    湮加快了速度,但是天情总是能够跟上,湮怎么也甩不开天情。

    湮不管做什么几乎都会带着天情,因为天情不是苗人,如果没有人带领的话,容易走到有毒的瘴气林,更重要的是会被当做外来的入侵者而被驱逐。

    天情也不乱走,跟着湮一起干农活,虽然天情不是很会,但是速度却不慢,一教便会,会了以后,有时候做得比湮还好。

    湮告诉天情三月三苗族会有一个盛大的篝火晚会,附近苗寨的年轻男女都会去参加,很多年轻的男女会趁此机会互相表白,然后订下终身。

    天情笑道:“那你带我一起去看看热闹。”

    湮兴高采烈地点头,心中说不出的喜悦。

    离三月三还早得很,天情渐渐地和湮家旁边的人熟也懂得了一些苗语。天情渐渐融入这个祥和的村子,天情慢慢地想起莫北的次数少了,梦见莫北的次数也少了。天情觉得也许这样自己真的可以忘掉莫北,在苗疆过着凡夫俗子的生活。

    天情自己闲来无事,便在湮的房间旁边加盖了一间房子。由于天情以前有过盖房子的经验,这一次也在湮的爸爸礼奢的帮助下,三天就盖好了。天情觉得很满意,自己俨然就是一个盖房子的匠人了。

    礼奢抽着水烟,看着盖好的房子,对天情很满意,天情这个年轻人,手脚勤快,不怕辛苦,人也是一表人才,端端正正的,颇有几分俊朗。小湮对这个天情也很喜欢,如果让天情做自己的女婿,礼奢是一千个愿意。

    天情和湮越来越像是一对小夫妻了,不是天情跟着湮就是湮跟着天情,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的。天情一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后来还是发现有不妥之处,毕竟男女有别,但是这里是苗疆,还是跟着湮要好一些,风俗习惯和语言等问题,想想就头痛。那些流言蜚语,天情也不在乎,因为湮好像根本就没当一回事,连个女孩子都不当一回事,天情就更不当一回事了。

    湮在心里是很喜欢天情的,天情各方面都很不错,寨子里的那些年轻的男子,根本是不能和天情比的。最重要的是湮第一眼看见天情的时候便心动了,那时天情一袭白衣似雪,站在苗寨外面,湮从来没有看见这样男子,那样的纤尘不染,不食人间烟火,像是仙境中来的一样。

    当时天情看见了出来舀水的湮,对湮笑了笑,天情这一笑,湮当场就沉溺了,天情的一笑击中了湮的心花。湮的心房从此多了一个人,穿白衣对她笑的天情。湮感觉天情就像个王子一样,身上有着高贵的气质,但是却又那样平易近人,怎能教她不欢喜

    让人期待的三月三篝火晚会来了,这一天年轻的男女都穿着盛装,期待着晚上的到来,湮显得尤为兴奋。天情很淡然,湮问道:“你一点都不激动吗”

    天情笑笑道:“有什么好激动的”

    湮兴奋道:“附近几个寨的年轻男女都会过来参加晚会,场面很大,多么热闹,会有很多年轻男女因此而结成良缘。”

    天情看着湮,淡淡地笑,并没有说什么。湮看着天情的笑,却低下了头,往常湮都不这样的,今天却一反常态。

    黑夜刚刚降临,湮便拉着天情来到了广场,广场上早已经堆好一个大型的篝火,就等着被点燃了。无数的青年男女都已经到了,陆续还有人在赶来,大家都在聊天交谈着,等待着晚会开始。

    趁着晚会还没有开始,湮带着天情来到一棵桫椤树下许了个愿。湮对天情道:“这棵桫椤已经有三百年的历史了,在桫椤下许愿会很灵,我们都把这棵桫椤成为许愿树。”

    篝火晚会终于开始了,湮对天情道:“这个篝火每年都是神水宫的少阁主来点燃的,他会站在最高处点燃篝火,然后宣布篝火晚会开始。”

    不一会,有一个穿着紫衣的年轻英俊的男子出现在高台上,一番祷告之后,开始点燃手中的火把,然后投入篝火的木材堆中宣布篝火晚会正式开始。这个少宫主做祷告的时候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只有当少宫主宣布篝火晚会开始的时候,人群才爆发出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少宫主从神台上慢慢地走下来,和年轻男女一起庆祝篝火晚会。

    看着这个篝火晚会,天情觉得没什么,便对湮道:“这个篝火晚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湮撇撇嘴道:“现在才刚开始,等会你就知道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在湮的带领下,来到了广场的一脚,这里放满了已经准备好的事物,专门等待人来享用。湮告诉天情,只有年轻的男女两个人一起才可以免费吃这些食物,其他的人是不能吃的。

    天情和湮两个人就坐在这里吃东西,天情静静地听着湮说着关于篝火晚会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偶尔笑笑表示自己在听,也会问一些问题。湮兴致勃勃地说着,天情静静地听着,一时间画面显得非常融洽,像是妻子在和丈夫说着在外面的见闻一样。

    两个人坐了有一段时间了,湮拉着天情道:“我们出去吧,篝火晚会已经到了最的时候了,再不出去就要错过好戏了。”

    篝火已经烧到最热烈的时候,天空仿佛都被烧红了,站在外围都能够感受到篝火的热浪袭人。许多少女开始将自己精心编织的香囊系在桫椤树枝上,等待着别人的摘取。

    湮也编织了一个小巧而精致的香囊,湮让天情在原地等她,自己一个人跑到树下,让香囊系在树枝上,然后回到天情身边。天情问道:“你为什么要把香囊系在树枝上”

    湮道:“这是为了让别人来摘取,等会会有神水宫的圣女亲自将宫主编的香囊系在神台上,谁能第一个爬上神台,摘下香囊便会得到宫主的祝福,会一生幸福。”

    果真如同湮所说,一会便有一个穿黄衣,带面纱的女子,将一个金色的香囊系在之前祷告的神台上。圣女下来后,神台被移到最大的空地处,许多年轻的男子都争先恐后地冲向神台,大家都想得到神水宫宫主的祝福。

    四周都是呐喊的人群,少女为自己心爱的男子呐喊助威,希望自己的情郎哪能够摘下香囊送给自己。湮也在卖力地喊着,天情莫名其妙道:“你喊什么”

    湮道:“不管是别人还是自己,只要有人上去抢,我们都应该为他们呐喊助威。”

    天情问道:“这个香囊真的那么好么”

    湮一脸肯定道:“神水宫主亲自编织的,还祈过福,当然好,每个少女都想得到。”

    天情看着湮道:“你也想得到么”

    湮道:“我也是女孩子啊,我自然想得到,但是没得到不要紧,还有其他的,这些树枝上挂着的都是可以的。”

    天情看着湮,人比花娇,面容姣好,黑珍珠一样的眼睛,晶莹剔透,甜甜的笑,有着苗族少女特有的美,虽算不上绝美,但是却是足够让人动心的,天情的心慢慢地有了异样的变化。

    天情突然间兴起,想让湮高兴一下,他决定去摘下神台上的香囊送给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