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秘势力神水宫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秘势力神水宫

 热门推荐:
    天情对湮笑了笑,便一个箭步冲向神台。

    天情并不想显露太多的功夫,于是没有直接跃上神台,神台有五丈高,很多人已经爬到三丈的位置,不断有人因为争抢而跌倒下来,但是地面早已经铺好了柔软的沙土,受伤的人很少。

    天情一手搭在神台的柱子上,然后用力,整个人便快速地向上,天情速度很快,运用柳絮身法,身轻如燕,爬得比猴子还快,瞬间已经到了三丈高。湮在下面看得惊呆了,没想到天情身手竟然这么好,爬得那么快。在众人才爬到四丈高的时候,天情已经爬上了神台,天情拿着金香囊,对湮挥挥手,湮说不出的高兴,在下面笑得很是开心,天情从来没有见过湮笑得如此开心。

    天情在神台上看得出神,不知不觉,已经有人爬上了神台,开始抢天情手上的金香囊,但是以天情的身手,自然是抢不到的。越来越多的人爬上了神台,都过来争抢,天情纵身一跃,跃下了神台,其他人都看傻眼了,这下子抢不到了。湮在下面看得花容失色,以为天情是掉了下来,担心得不得了,虽然下面都东西垫着,但是毕竟五丈高很容易出事。

    湮一直注视着天情,心里七上八下的,之间天情身姿无比潇洒地在半空中翻了个身,然后平稳地落在地面上,湮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天情已经拿着金香囊来到了湮的面前。天情笑嘻嘻地把金香囊递给湮道:“香囊,我给你摘下来了。”

    湮一脸害羞的表情接过金香囊,脸上说不出的欢愉。天情笑了笑,看着湮这样的表情,天情就很开心,有点莫北的味道。突然间人群将天情和湮两个人围了起来,围着天情和湮两个人又蹦又跳的,唱着歌。湮则挽着天情的手臂,天情不知所以,问湮道:“他们这是干嘛”

    湮含羞低头笑道:“他们在给我们祝福,每年摘下金香囊的人所有人都会祝福他们。”

    天情不解道:“为什么要祝福我们”

    湮害羞道:“我们苗疆的习俗,如果一个男子喜欢上一个女子,会在篝火晚会这一天,摘下一个香囊送给心爱的女子,表示追求,如果这个女子同时也喜欢这个男子,她会收下这个香囊。而摘下金香囊的人,神水宫主会亲自为他们主婚。”

    天情愣住了,他没有想到香囊还有这么一说,难怪湮会有那样的表情。天**言又止,想起了莫北,天情一阵难过,无疑天情心里还是有莫北的。但是天情知道莫北对他是没有喜欢的感觉的,自己想躲开莫北,想将莫北遗忘。在苗疆可以安安心心地过着一种全新的生活,远离江湖,远离喧嚣,更重要的是远离紫陌阁。

    天情看着湮那张充满笑容快乐的脸,不忍心这样一张面容失去光芒,一脸的心伤。天情想如果就这样待在苗疆,有湮这样的女孩子陪着自己过完下半生,也会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一刻,天情决定接受这个风俗,送给一个女孩子香囊意味着追求。

    天情不再是让湮挽着自己的手臂,而是主动拉着湮的手。湮的手在天情的掌心里握着,柔若无骨,和莫北的手一样的柔软。怎么突然又想起来莫北天情在心中有点懊恼,既然准备和湮在一起就不应该还对莫北念念不忘。

    天情下定决心要忘掉莫北,准备陪着湮这个水晶一般透明的女孩子在苗疆过上平凡的生活,忘掉江湖,忘掉过去,一切重新开始。

    天情拉着湮的手,微笑地接受众人的祝福。湮看在眼里,说不出的高兴,心想着:“天情真的喜欢我么,会娶我么”

    不一会,神水宫的圣女来到了天情和湮的面前,对着两人道:“祝福二位,请两位到神水宫小住几天,等待宫主给两位祝福。”

    湮知道天情听不懂,便向天情解释道:“圣女的意思是让我们去神水宫等待宫主给我们祝福,然后为我们主持婚礼。”

    在圣女的带领下,天情和湮来到月神山,神水宫就在月神山上。圣女一路上没有说话,天情和湮在小声地说着话,像情人间的私语。

    三人上了月神山,神水宫就在眼前了。圣女停下来问道:“还不知道二位叫什么”湮笑道:“我叫礼湮,他叫天情。”

    圣女带着湮和天情来到一间布置精美的房间道:“这间房子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三天后,宫主会亲自来给你们祝福。然后在神水宫为你们主持婚礼,然后将你们送回去。”

    湮脸上绽放出夺目的光芒,仿佛看见了自己新娘的模样。湮对圣女千恩万谢道:“谢谢圣女,谢谢宫主。”天情反而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一直静静地看着湮,然后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天情的笑很温润,圣女看着天情和湮,觉得这对年轻的男女肯定会很幸福的,想着圣女也笑了起来,爱情总是美好而令人向往的。

    天情和湮在神水宫住了下来,白天两人参观了一下神水宫,四处看了一下风景,到处走走,无疑两个人的心在慢慢地贴近。晚上,湮第一次躺在天情的旁边,心情激动得不得了,根本就睡不着,自己已经可以算是天情名义上的妻子了。

    湮望了望天情的俊逸的脸庞,伸手抚摸,却被天情抓住了手问道:“湮,还不睡觉,在想什么呢”湮没想到天情竟然还醒着,对天情道:“我睡不着。”

    天情宠溺地笑了笑,伸手将湮揽在怀里,温柔道:“小傻瓜,睡不着想什么呢。”

    湮在天情的怀里道:“今天起,我算不算是你的妻子”

    天情温柔而宠溺地笑道:“当然算啊,我们现在不就是夫妻了么过几天宫主就要为我们主持婚礼了。”

    湮搂着天情心满意足地睡了,天情反而睡不着了,闭着眼睛,脑子中不受控制地蹦出莫北的身影,莫北的笑。自己背着莫北下黄泉岭、莫北第一次给自己煮面、莫北第一次拉着自己的手、莫北第一次摸着自己的额头、自己第一次抱着莫北。往日种种都不断地出现在天情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莫北越是出现在天情的脑海中,天情越是觉得心有愧疚,看着怀中熟睡的可人儿,天情的心就痛了起来。天情将湮抱得更加紧了一些,低头吻了一下湮的额头,然后静静地抱着湮入眠。

    第二天,湮的哥哥礼华来了,礼华是见过天情的,但是没有想到两人发展得如此迅速。听说礼华来了,湮很是高兴,拉着天情兴高采烈地和礼华见面。礼华对于妹妹能够得到宫主的祝福,自然是很高兴,天情一表人才,气度不凡,能够抢到金香囊,想必身手很不错,只要妹妹喜欢就好,礼华并不是很介意男方的出身。

    礼华和湮交代了一些事情便走了,神水宫的弟子并没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可以聊家常,毕竟这里是神水宫。

    天情和湮的生活起居,这三天都是圣女在照顾,天情明显感觉得出来,一直有人在监视着自己,虽然离得远,但是天情还是察觉了。但是天情想不通,为什么神水宫的人要监视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和湮不是神水宫的人

    天情问湮:“你对神水宫了解么”

    湮道:“不了解,我们都只知道神水宫掌控着这一方,神水宫的一切都是秘密的,除非是神水宫的弟子,谁也不知道,我知道的还是我哥告诉我的。”  .{.

    天情想想也释然了,这样一个神秘的组织,自然是不愿意让外来的人偷窥他们的**。既然他们要监视,就让他们监视好了,天情无所谓,反正天情也没做什么。

    入夜,天情便察觉监视的人撤走了。天情也没有夜探神水宫的想法,反正自己只是在这里住上三天而已,神水宫的一切和自己无关。天情只想能够早日带着湮回去就行了,毕竟一切都在别人的监视下总是不好的。

    晚上,湮宠溺地在天情的怀里,将天情抱着,最多也就亲一下天情而已。湮没有问天情为什么还不要了她,湮想天情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天情要说的时候会和自己说的,再说了自己毕竟是女儿家,对于这种事情总是羞于启齿的。

    第三天晚上,天情本来在睡梦中,但是却被外面急促的脚步声给惊醒了,天情静静地听着。断断续续听到宫主...受伤了...等等之类的话语。天情并没有起身,因为不管怎么样,这都是神水宫的家事,和自己无关。

    神水宫主终于接见天情和湮了,神水宫主是个中年的女子,看的出来年轻的时候肯定是艳动一方的美女,虽然老了,但是风韵依然不减。不仅仅如此,天情更看出了神水宫主受了伤,而且还很重,说话的时候明显中气不足。

    神水宫主简单地为天情和湮两人坐了一番祷告,然后说了些祝福的话语,便让圣女送湮和天情回去,送了一些彩礼作为礼物。

    湮对于能够见到神水宫主很是兴奋,接受过神水宫主的祝福,湮显得非常激动,仿佛自己真的能够幸福一样。湮一路上开开心心地拉着天情回到了家,湮一直在说着神水宫主,天情不厌其烦地听着,并没有说什么,微笑地抱着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