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诉不尽一夜温柔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诉不尽一夜温柔

 热门推荐:
    圣女将天情和湮送下山便回去了,彩礼由神水宫的弟子负责给湮挑到家里去。

    天情将自己新盖的房子作为新房,将新房布置完毕,两人开始按苗疆的习俗,正式拜堂成亲。拜过堂后两人便是正式的夫妻了,湮真正地成为了天情的妻子。

    天情看着新房,对这个新家很是满意。天情突然间想到自己原来已经有家了,有了自己的妻子,天情觉得人生真是无常。不久之前自己还是一个人过着除夕,而如今自己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美丽的妻子,想想就觉得满足。如果能够和湮一直这样在苗疆生活下去,生两个小孩子,一男一女,教他们读书习字,从此再也不回中原了,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可是再也不回中原了,天情放得下么一想到中原,天情就想起了莫北,心中开始苦涩起来。不知道莫北怎样了想必莫北过得很好吧,有夏雨雪在莫北的身边,但是这些都已经和自己无关了。

    湮发现天情的走神,过来问天情怎么了。天情笑笑,将湮搂在怀里道:“我在想,我们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我在给他们取名字。”

    湮脸红了,扯着天情的衣服道:“哪会那么快生孩子”

    天情宠溺地笑道:“我们提前给他们取好名字也是一样的。”

    湮问道:“那你想好名字没有”

    天情道:“还没有呢,正在想呢,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名字”

    湮嗔道:“这一时间哪想得出来,提前想这也实在是早了点,以后有空我们慢慢想。”

    天情抱着湮道:“好,那我们以后想。”

    四邻都来向天情和湮这一对新婚小夫妻贺喜,湮带着天情一一回谢。礼华也从神水宫赶了回来,为妹妹贺喜。但是礼华今天还要赶回神水宫,湮一听哥哥今天都不能留下来,便有点不高兴。

    礼华无奈道:“好妹妹,神水宫这两天出了点事情,我必须赶回去。”

    湮吃惊地问道:“神水宫出了什么事情”

    礼华道:“这个是机密,这两天所有的子弟都被召集回来了。”

    天情在一旁听着,什么话都没有说,虽然他知道神水宫主受伤的事情,但是这一切和自己,和湮都没有关系。天情不想将自己牵扯到这些纷争中去,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和湮过着平凡的生活,他只想做个凡夫俗子,远离江湖恩怨是非。

    新婚之夜,天情抱着湮静静地躺在床上,天情觉得这样的生活就够了,不再多奢求什么。这样子,慢慢的自己便能够忘掉中原,忘记中原的人和事。

    湮躺在天情的怀里,湮想自己终于成了天情的妻子,湮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湮能够感受到天情对自己的爱。从遇见天情到现在也不过三个月而已,这三个月却是自己人生中变化最大的三个月。几天前自己还是个少女,而现在自己却已经是天情的妻子了,上天对自己真的很好,感谢上天,让自己遇见了天情。

    湮开始做起祷告,双手合十,口中默念。天情疑惑问道:“湮,你在做什么”

    湮道:“我在感谢月神。”

    天情问道:“为什么要感谢月神”

    湮道:“感谢月神让我遇见你,感谢月神让我成为你的妻子。”

    天情揽过湮笑道:“遇见你才是我的幸运。”

    说完便轻轻地吻湮,湮闭上眼睛回应着天情,两个人缠绵着,互相探寻着对方口中的甜蜜,一夜温柔。

    也许是因为昨夜的温柔,天情醒得比往日要晚一点,湮倒是醒得早。湮醒了后,看着还在熟睡中的天情,并没有将天情吵醒,自己就枕在天情的臂弯内。湮觉得天情的臂弯就是她强有力的依靠,只要天情在她身边,她就不怕,因为有天情。

    湮轻轻地抚摸着天情的俊朗的脸庞和宽阔的胸膛,动作很轻柔,生怕将天情惊醒。天情一醒,湮就察觉了。天情醒了后发现湮早就醒了,天情问湮道:“晚上睡得好么”

    湮脸红道:“好,当然好,有你在我身边怎么会睡得不好。”天情只是单纯地问湮睡得好不好而已,湮显然会错意了,以为天情问的是一夜温柔。天情笑着将湮抱紧,亲了一口道:“我们该起床了,啊爸还在等着我们吃早饭。”

    湮这才想起来,当两人穿好衣服的时候,来到厨房,礼奢早已经吃完干活去了,留了饭菜给两人。湮开始热饭菜,天情就在旁边微笑地看着。湮将饭菜热好后,两人坐下开始吃早饭,湮不断地给天情夹菜,天情一开始还不习惯,但是想到湮现在是自己的妻子,便马上就习惯了,也学着给湮夹菜。

    吃饭的时候,天情道:“湮,你教我炒菜吧。”

    湮吃了一惊道:“你干嘛要学炒菜”

    天情笑道:“我想炒菜给我媳妇吃。”

    湮听后,心里甜蜜蜜的。中午湮便开始教天情炒菜,该放多少油,是什时候放盐,放的量的多少,炒菜要注意火候,菜快熟的时候放调料等等一系列炒菜的事情,湮都一一地教给天情。不得不说天情天赋高,天情学炒菜的速度也非常快,只用了一天的功夫,天情便已经学会了一些炒一些常见的家常菜。

    天情开始炒菜给湮吃,湮吃在嘴里,甜在心里。湮在心里是很感动的,天情竟然会为了想炒菜给自己吃而学炒菜,这是多么难得。在苗疆有妻子的男子都是不下厨的,更何况自己和天情刚新婚,天情便为自己下厨,湮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新婚三天后,天情开始帮礼奢做一些农活,虽然天情对这些农活很陌生,但是礼奢教天情,天情马上便会了。并且做得像模像样的,很是勤奋,让礼奢高兴不已,这样一个好女婿根本就是白捡的。

    湮中途来给天情和礼奢送茶水,湮温柔地为天情擦汗,引来旁人的调笑,直呼羡慕。

    有时候天情干农活,湮就在旁边看着,湮觉得看着天情干农活都很开心,总觉得看不够似的。天情并没有富家子弟的娇气,干农活也没有叫苦什么的,天情乐在其中,就是一个快乐的农夫。

    日子就这样平静而幸福地过着,天情很满足,觉得这样过一辈子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有这样一个娇妻陪伴着,吃穿不愁,没有江湖的刀光剑影,没有仇恨凶杀,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忘记自己以前是刀帅,忘记自己曾经的雄心壮志。

    湮也是很满足的,有天情这样一个好丈夫,自己每天在家里烧好饭,等待丈夫务农归来就好。湮想想就觉得幸福,这辈子都没有什么奢求了,虽然每天的日子很平淡,但是平淡中却有着不平凡的幸福。湮每天最期待的时刻便是晚上,夜晚,天情也不用务农,自己就躺在天情的怀里,和天情说着两个人之间的甜蜜,天情总是会让自己很开心,很幸福。

    湮和天情说起苗疆的男人打妻子的事情,天情笑道:“我疼你都疼不过来,怎么舍得动手骂你打你,更何况你这么好,我爱你都只怕来不及。”湮和别的少女聊天的时候,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天情对自己的疼爱,从来都没有对自己凶过,让别的少女羡慕不已。

    日子过着,慢慢的就有了幸福,湮怀孕了。那天,天情还在干农活,突然湮跑来对天情高兴笑道:“情哥哥,我怀孕了。”天情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住了,湮怀孕了,这意味着自己要做父亲了

    天情觉得站在夕阳里的湮格外的美,天情将湮抱了起来,在原地高兴得打转。自从湮怀孕后,天情便不再让湮下厨了,都是天情亲自下厨给湮做吃的,而且还买好吃的,滋补的给湮养身子。因为天情听邻居说怀孕的女人最需要滋补身子,不能劳累。天情便一切事情都不让湮做了,礼奢也赞同天情的观点。

    湮还是坚持着给天情送送茶水,因为一个人呆着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在湮的要求下,每天都和天情一起出去,天情务农的时候,湮就在旁边看着就好。但是问题也来了,经常为湮买滋补的补品,但是储蓄很快就用光了。

    天情便去捕鱼卖钱然后买补品给湮补身子,天情因为会武功的原因,捕鱼总是能够补到很多,一抓一个准,卖不了的便拿回去炖给湮吃。 、生

    天情就算是不会炖鱼,也坚持不让湮动手,让湮在旁边教,自己听湮教的慢慢做。湮看着天情为自己炖鱼,觉得自己真的太幸福了,担心自己会不会幸福过了头,然后突然就不幸福了

    湮将这个奇怪的想法和天情说了,天情笑道:“傻瓜,别瞎想,有我在呢,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安心养胎,等到明年二月龙抬头的时候将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现在才五月多,还有八个月多呢。”

    湮道:“既然还有八个月,你干嘛什么事都不让我做我都快闲出病来了。”

    天情道:“你已经怀孕了,我怎么舍得让你做这些粗重的事情,万一把你累到了,我会舍不得。”

    湮道:“可是我实在是闲得发慌。”

    天情道:“那你为我们孩子想想名字,做做衣服都可以啊。”

    湮也没有坚持,虽然每天闲着实在是有点难熬,但是想想天情陪在自己的身边,湮觉得还是挺高兴的,自己安安心心地等孩子出生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