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为妻硬闯神水宫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为妻硬闯神水宫

 热门推荐:
    湮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小腹开始有了微微隆起的状态。生活越来越幸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神水宫少宫主洛枫正从外地赶回来,刚好撞见了给天情送水归来的湮。洛枫被湮的美貌所吸引,停了下来,因为还要赶着回神水宫,洛枫并没有多作停留,于是让手下的人调查一下这个美丽的女孩是谁家的少女。

    湮的资料被调查得一清二楚,但是洛枫的手下为了邀功,并没有将湮有丈夫这一事情告诉洛枫。因此洛枫以为湮还只是未出阁的少女,心生占有之意。于是洛枫手下的人便将湮劫走了,湮一个女儿家,怎么能够抵挡这些大汉,于是湮被带到了神水宫。

    洛枫见到了湮,道:“姑娘还记得在下么”

    湮道:“我当然认得你,神水宫少宫主洛枫。”

    洛枫吃了一惊,没想到湮竟然认得自己,想想自己也经常去苗寨里,认识自己并不稀奇。洛枫开门见山道:“姑娘的美丽如同月神一般,让在下倾倒不已。”

    湮道:“请少宫主自重,我已经是有丈夫的人了。”

    洛枫瞬间脸黑了,将手下叫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是个有夫之妇”

    手下人道:“小的见到少爷喜欢,便将她带来了,她有丈夫,杀掉不就可以了。”

    洛枫本来想将湮放回去,但是想想,到嘴的肥肉就这样放回去,实在是可惜了。但是对方又是有夫之妇,这实在是个问题,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肯定对神水宫的名声不好。洛枫想,先将湮留在神水宫两天再说,看能不能想到两全其美的方法,让他既能够一亲芳泽,又不损坏神水宫的名声。

    天情回到家的时候,湮并不在家,问了邻居才知道有人来将湮给抓走了,好像是神水宫的人,说是要带湮去问些事情。

    天情想都没有想立刻向月神山奔去,天情到了月神山,但是却遭到了守门的阻拦。

    天情道:“我要进去找我的妻子。”

    守门的人喝道:“你以为神水宫是什么地方,岂能让你说找人就找人的。”

    天情怒火中烧,本想直接冲进去,但是还是忍住了。他这一冲,在苗疆势必呆不下去了,但是湮又不能不找。想着湮的安危,天情便焦躁不已。天情在门口徘徊了许久,问守门的人是否认识一个叫礼华的人

    看门人不耐烦道:“神水宫弟子这么多,我们又怎么可能认得。”

    天情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忍不住了,天情冲进了神水宫,遭到了众人的围堵,但是显然这些人都追不上天情。天情惊动了神水宫的护法和圣女前来,圣女认得天情,让众人停了手,问道:“你为何硬闯神水宫,你可知道这是大罪”

    天情表情僵硬道:“我来找湮,她被神水宫的人抓来了。”

    圣女皱眉道:“真有此事你可不能乱说。”

    天情道:“此事是否属实,问一下看门的人便知道了。”

    圣女将守门的人唤来,问道:“你们有没有看见有谁被抓到山上来”

    守门的人一口答道:“没有。”

    圣女对天情道:“你看,他们说没有。”

    天情显然不相信守门的人的话,从一名弟子手中拔过缅刀,一刀劈向守门的人,刀锋就停在里守门的人的脖子一分处,天情声音冷寒道:“你们到底说不说实话”

    圣女立刻拔刀指向天情道:“放下你的刀,你这样恐吓他们没有用。”

    天情什么话都没有说,一刀就砍下了一名守门人的头,圣女的刀还来不及救援,那名守门人已经倒地了,天情的刀又架在了第二个守门人的脖子上。

    圣女只感觉好快的刀,竟然比自己的刀还快,看来天情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就凭刚才天情杀人的一刀,自己便比不上。

    天情语气森然道:“你说不说”

    剩下的一名守门人立刻跪在地上道:“我说,我全都说,确实有一个女人被抓到山上来了,是少宫主的人,他们吩咐我们不管谁问起都不能说,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天情收刀问道:“你都听见了吧”

    圣女点头道:“我听到了,我们神水宫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在圣女和两个护法的带领下,天情来到了洛枫居住的房间。

    圣女问洛枫道:“这个人说你派人将他的妻子给抓来了。”

    洛枫道:“我怎么可能抓别人的妻子”

    圣女道:“可是看门的弟子亲眼看见了你手下的人将他的妻子给抓来了。”

    洛枫迟疑了一下道:“也许是他们私下干的,我去问问。”洛枫表面故作镇定,但是心中却早已经骂开了,一群蠢货,抓个人都不会。

    圣女道:“我们和你一起进去问问看。”

    洛枫道:“好。”

    一问之下,什么都没有,洛枫的手下道:“我们并没有将他的妻子抓来,这肯定的守门的人贪生怕死,诬赖我们。”

    守门的人拉着圣女的衣服道:“圣女,你一定要相信我,小的说的确实是真话,绝对不敢欺骗您。”

    圣女确实相信守门人的话,因为在天情的刀下,他就算是有胆子也不敢说假话。圣女道:“有没有有抓人来,让我派人搜一搜就知道了,我相信如果真的抓人来了,肯定还藏在你的房间里。”

    洛枫笑道:“随便你搜,我倒是要看看,搜不到人你怎么给我个交代”

    圣女指着天情道:“搜不到人,他会给你一个交代。”

    洛枫一脸无所谓地笑道:“那你搜吧。”说完便坐了下来,悠闲得看着圣女,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圣女手下的人搜了一遍,没有什么都没有,圣女亲自也找了一遍,却是没有。

    洛枫戏谑地笑道:“怎么样,没有人吧,你该怎么给我个交代”

    圣女看向天情,天情走了出来,站在中央,闭上了眼睛,众人看得莫名奇妙,过了一会,天情走向一面墙壁,在墙壁面前站了良久,然后挥刀一刀砍向墙壁,墙壁倒塌,墙壁里面赫然有密室。洛枫脸色变了,变得不再那么胸有成竹了,他没想到天情竟然能够找到密室的所在,这个密室除了自己整个神水宫只有自己的母亲知道,自己的手下都不知道这个密室。

    圣女更加注意的不是密室,而是天情的刀法,一刀竟然能够劈开一面墙壁,圣女也很奇怪天情是怎么知道墙壁后面有密室的。

    天情走进了密室,拐了个弯便发现被绑住了的湮,天情的心痛极了。用最快的速度去将绳索解开,将湮口中的布条拿开。湮一把搂住天情的脖子哭了起来,断断续续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真的害怕极了。”

    天情拍着湮的后背道:“湮,不怕,有我在,他们伤不了你,我们回家。”

    当天情抱着湮走出密室的时候,湮一脸的惊恐,天情眼中的寒冷冷得让人害怕,洛枫都不敢直视天情的眼睛。天情走出房间的时候,冷冷地说了一句:“我希望你们神水宫能给我一个交代”,天情并没有回头,但是谁都不能够忽视这句话后面的意思。

    圣女道:“我们神水宫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请放心。”说完狠狠地盯了洛枫一眼,洛枫被盯得心虚。

    洛枫在心中却是无论如何也消不了这口气的,洛枫狠狠地盯着天情的背影。

    圣女等天情走后才对身边的右护法弥海道:“你去查查这个天情,他的来历不简单,他好像不是苗人。”

    圣女转而对洛枫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是我向宫主禀报还是你自己去认错”

    洛枫道:“不就是抓了个人么这点小事还需要去向我母亲禀报”

    圣女道:“洛枫,你错了,你抓的人虽然没什么,但是你得罪的人才是你的麻烦。”

    洛枫笑道:“在苗疆,有谁能把我怎么样我是神水宫的少宫主。”

    圣女一脸的严肃道:“洛枫,这次你得罪的人不简单,他的刀法在我之上,整个神水宫,我想不出除了宫主,谁的刀法会比他还厉害。”

    洛枫不笑了,一脸的不相信道:“怎么可能,就凭他刀法也在你之上”

    圣女摇头道:“不对,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生

    很快,右护法弥海来了,弥海道:“他的资料查清楚了,他叫天情,不是苗人,是年初刚来苗寨的,在篝火晚会上拿到了金香囊。他是中原人士,是荆楚凤凰城天剑山庄三公子天情,江湖人称刀帅,善使刀,曾打败七大寇中的尚飞。”

    圣女问道:“就这些”

    弥海道:“没有了。”

    圣女道:“他就没有什么败绩么”

    弥海道:“没有,他在江湖上的传闻很少,连刀帅的名声是怎么来的都没有人知晓,唯一的江湖记录便是打败了金刚魔杵尚飞。”

    圣女皱眉对洛枫道:“这件事,我亲自禀报给宫主,这个天情看来不简单,那一手刀法实在是在我之上,不得不注意他来苗疆的目的。”

    洛枫不耐烦道:“随你说去吧,反正我不怕,老子是少宫主,谁敢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