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热门推荐:
    天情将湮抱回家,天情看着怀里的湮,心疼极了。湮就像一头受伤的小兽一般,缩在天情的怀里,仿佛只有天情的怀里才是安全的。

    天情安慰湮道:“湮,不怕了,我们到家了,我在你身边。”

    湮哭出声来道:“我真的怕,要是你晚来一步,我就会被他们,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天情轻轻地拍着湮的手臂道:“没事了,我来了,没事了。”

    经过天情的温柔安慰,湮的心情总算是慢慢地平复了。从这件事以后,天情都不让湮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内,因为这毕竟是神水宫的地盘,除非天情带着湮离开苗疆,不然天情不在湮的身边,神水宫的人还是可以对湮下手的。

    圣女将洛枫抢人的事情向宫主禀报了,宫主一脸的怒容,训斥洛枫道:“混账,你要怎样的女人没有,你非要去抢”洛枫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圣女知道宫主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洛枫是她的儿子。圣女道:“属下还有一事禀报,少宫主抓得女子的丈夫不是苗人,是中原人,他叫天情,是天剑山庄三公子,江湖人称天情,依属下观看,此人武功刀法很高,在属下之上。”

    中年美妇动容了:“月舞,你说他的刀法在你之上”

    圣女回道:“对,那天我看了他两次出手,他的刀法确是在我之上,属下估计整个神水宫,恐怕除了宫主和两位长老,没有人敢说能够保证赢得了他。”

    中年美妇道:“哦照你看来此人武功很高,竟然只有我才能够打败他。”

    圣女回道:“宫主,属下还有一事想说,这个天情是中原人士,为什么突然间来到苗疆,是不是有着其他的目的”

    中年美妇道:“这个就交给你去调查一下,我的伤还没有养好,等我养好伤再说。”

    圣女回道:“属下遵命,愿月神保佑宫主早日康复。”

    中年美妇道:“你们都下去吧,这些事情等到我出关后再说,先安抚一下他们的情绪。”

    圣女带着礼物来到天情的家,圣女道:“宫主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已经惩罚了少宫主,这是宫主让我带来的一些东西作为赔偿。”

    天情面无表情问道:“你们宫主作的是什么样的惩罚”

    圣女对于天情这个问题呆了一下回道:“宫主已经不准少宫主随意出宫,已经狠狠训斥了少宫主的行为。”

    天情皱眉道:“就这些”

    圣女不解道:“这些已经很重了,难道还不够”

    天情语气冷然道:“不断一手一脚,不取他性命,怎么够”

    圣女倒吸了一口气,天情这个要求是在是高了,没想到天情要的惩罚竟然是这样严重的惩罚。圣女道:“宫主的惩罚已经够严厉了,毕竟礼湮姑娘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月舞这句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因为她感受到了从天情身上发出的杀气,那是实质性的杀气。月舞心想:“他这是在给自己示警么”月舞不寒而栗,只感觉到天情的可怕,如果天情要出手,自己肯定活不了,月舞只想早一点离开这里,离天情远远的,因为天情实在是太可怕了。

    天情寒着脸道:“将你带来的东西带走,我不接受你们的道歉,要道歉,那洛枫的一手一脚或者头来道歉。”

    月舞冷吸了一口气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情道:“既然不可能,那就不必道歉。”

    月舞本来想继续反驳天情的话,但是却找不出任何话语来反驳,哑口无言。

    月舞带着礼物,悻悻地走了,碰了一鼻子的灰。月舞在心中咒骂着洛枫,这个王八蛋,做了坏事,要让自己来给他善后,真的是不得好死。

    月舞回到了神水宫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洛枫,有意气气洛枫,对洛枫道:“那个天情不接受赔礼,说了要道歉除非带你的一手一脚或者你的人头去道歉。”

    洛枫勃然大怒道:“他还反了他,以为他是天皇老子,要本少爷的一手一脚和头,想要就要,别以为老子怕他,他不就是个破刀帅么,算得上什么”

    月舞道:“连我都打不过他,他可以算点什么。”

    洛枫吐了一口痰道:“屁,打得过你算什么,你那么弱。”

    月舞只想给洛枫一巴掌,自己怎么说在神水宫也是排名第四的高手,他洛枫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还在叫嚣着天情怎么样、算不上什么。月舞觉得让洛枫去死,绝对是应该的,洛枫都不知道害了多少好女孩。

    月舞走了,洛枫对着墙壁狠狠道:“还想要本少爷的一手一脚,看本少爷要你的命。”

    洛枫召集了几个手下,商量着如何对付天情。

    几经商讨决定还是暗算比较好,正面打,不一定打得过,连月舞那婆娘都说自己不是他的对手,除非将青白两大长老请出来。但是这两个长老绝对不会为了自己这点破事而出马。想来想去,还是暗算好,趁着天黑,摸到礼家去,然后放迷香,让他们昏睡过去,然后放火烧房子,这样一来,根本和自己无关,一点痕迹都不留下,两全其美,天衣无缝。

    半夜三更,天黑风高,恰好是放火烧人夜。洛枫带着几个心腹,来到了天情和湮的家。此刻连狗都睡了,更何况是人。但是他们疏忽了一点,月舞都打不过天情,那么天情必定是个高手,高手的洞察力都是很高的。

    洛枫带着心腹刚来到天情的房间外面,天情便已经察觉了,一共六个人。

    天情用心地听着,有人附上了房间四壁,但是却是一动不动。天情点了湮的穴道开始起身,没有穿鞋,这样子更加悄无声息,天情知道正门口有三个人,其他三面各有一个。天情并没有打开门,而是翻上了房梁,然后从天窗那里翻到了外面。

    天情已经来到了外面,但是黑衣人丝毫没有察觉。天情左手一把捂住黑衣人的嘴巴,然后右手蓄满内力,一指点在黑衣人的巨阙穴上,直接将黑衣人的心脏震破,当场死亡。天情慢慢地将黑衣人放在地上,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天情用一模一样的手法接二连三地点倒了两名黑衣人,只剩下正门口的三个人还活着。

    正门的黑衣人将迷香放完后便向洛枫道:“少宫主,迷香已经放好想必他们已经昏睡过去,我们用的是最强烈的迷香,他们没有五个时辰是醒不过来的,我们可以准备点火烧房...”黑衣人话还没有说完,便张大了嘴巴,一脸的恐惧,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洛枫和心腹看着手下的表情,根本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已经被天情从身后点中了哑门、气海两大穴,瞬间不仅动不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天情不等黑衣人反应过来,身体瞬移,便点中了他的气海穴。天情眨眼之间连制三人,手法速度对于绝顶高手来说并不快,已经算是慢的了。

    天情将三个人和三具尸体摆在一起,想了想该怎么处理这些死人,虽然他们还没有死,但是在天情的眼里已经和死人无异。天情想,用火将这些人烧了算了,别人也认不出来。洛枫等人原本想用火将天情烧死,结果反而要被天情用火烧死,可谓是恶有恶报。 本书醉快更新##

    天情将一具尸体搬到了很远的地方,然后准备放火烧,但是又发现这样子很容易被发现,于是天情将尸体扔在了密林之中,想必野兽会来吃掉这些尸体。天情陆续将尸体搬完后,想起剩下的三个还没有死,于是将其中两个点巨阙穴,震破心脏,当场死亡。至于洛枫,天情并没有杀他,天情可不想洛枫死得那么容易。

    将五具尸体处理好了后,天情将洛枫的穴道点得死死的,动不了,说不了话,连自杀都自杀不了。天情并不像其他的杀手一样,还对着洛枫说两句话,天情什么话都没有说,天情在想着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让洛枫死得足够惨

    天情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一个让洛枫死得足够惨的方式,眼看天色马上便要亮了,天情想就把洛枫烧死得了,于是找来一些干燥的茅草,盖在洛枫的身上,浇上洛枫自己带来的桐油,点燃茅草,天情确认大火将洛枫烧得神都救不了,连他妈都不认识后才离开。

    天情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刚好微微亮,天情四处看了看,有没有什么留下的痕迹。天情首先将他们放迷烟的管子,扔进了河中,顺着水流想必很快就会流入澜沧江。将地上的足印都清理干净,天情想了想,确认所有的痕迹都被清理后,连房间内残余的迷香都被清理了,天情才上床躺下,但是并没有急于解开湮的穴道。

    天情没有睡着,天情在仔细地思考着自己会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天情仔细想了想,突然想到玉佩是烧不了的,如果洛枫身上带有什么家传的玉佩,那么一旦尸体被人发现,肯定会被认出来。于是天情又点了湮的睡穴,急忙起身用最快的速度,跑到烧死洛枫的地方,果然发现地上有一块玉佩。

    天情捡起玉佩,然后来到河边,将玉佩置于掌心,用内力将玉佩震成粉末,然后投于河中,天情在河边洗了洗手,一路上天情确保没有任何人看见自己的行踪,这才放心地回了房。

    天情看着熟睡的湮,笑了笑,帮湮拢了拢头发,然后解开了湮的穴道,这才安心地睡下。湮醒来的时候发现天情和往日一样,还在熟睡,静静地抱着天情,却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昨晚做了许多事情,轻易地将危及给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