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是我心之所向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是我心之所向

 热门推荐:
    天情还是和往常一样去干农活。

    湮就坐在树荫下看着天情。

    圣女月舞突然就坐在湮的旁边道:“我真的羡慕你,有这么一个好丈夫。”

    湮吓了一跳,才发现竟然是圣女月舞,湮谦而有礼道:“圣女姐姐怎么突然来我们这些小地方”

    月舞道:“我是来问天情一些事情的,既然他在干活,那我就先陪你聊聊天。”

    湮笑道:“我也正闲得无聊呢,有姐姐陪我聊天,高兴死了。”

    月舞拉着湮的手道:“你是不知道,天情那天为了你硬闯神水宫,英勇极了,看的姐姐我好生羡慕,要是碰上了这等好男人,我也要嫁了。”

    湮捂着嘴道:“姐姐说笑了,姐姐这么好,一定会碰到更好的男人。”

    月舞手臂支着下巴望着天情道:“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好男人,要是我能够碰到一个像天情这样为你奋不顾身的男人,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湮微笑着低下了头道:“姐姐这么美,肯定会遇上好的男人。”

    月舞笑道:“但愿吧,我很好奇妹妹怎么就遇上了天情这么好的男人和我说说你们相遇的经过好不好”

    湮脸红了低声道:“姐姐想听,我就说给姐姐听,事情是这样的,大年初十的时候,我刚从房间出来,天情就站在围栏外面,一身白衣,白得像雪一样,我情不自禁地对他笑了笑,他也对我笑了笑。然后他便上前问我,能不能在我家住一段时间,我说好,他便住下了。”

    月舞瞪大眼睛道:“你们就这样相遇,然后相恋结婚了”

    湮微笑地点头。

    月舞咋呼道:“这姻缘未免来得太快了,真是让姐姐我羡慕死了。”

    湮并没有答话,只是看着天情静静地微笑。

    月舞继而问道:“你对天情的以前了解么”

    湮疑惑道:“以前”

    月舞道:“就是天情来苗疆之前的事情,比如他的家人。”

    湮道:“他没有提起过。”

    月舞疑惑道:“你难道就不好奇没有问过”

    湮望着天情,含情脉脉道:“既然他不说,那我就不问,他要是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的。”

    月舞这一刻真的是羡慕湮了,可以这么无忧无虑的生活着,还有天情这么一个好丈夫,这辈子都没有什么追求了。不像自己整天为了神水宫的事情忙碌着,在勾心斗角中生活着,虽然自己是圣女,表面上看起来是那么的风光,但是背后的辛酸又有谁知道

    圣女是不能嫁人的,一旦被选为圣女的女子,终身便奉献给了月神,不能回家,不能嫁人。圣女这个名称就是个监牢,将月舞囚禁在里面,无生无死,至死方休。

    月舞道:“我倒是了解天情的一些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

    湮摇头道:“不用了,如果我想听,我会去问他,他会告诉我的。”

    月舞惊愕道:“你刚才不是说,他不说你就不问么”

    湮道:“他不说,我当然不问,但是只要是我问的,他都会告诉我。”

    月舞开始觉得自己有罪恶感,自己想方设法接近湮,就是为了套取天情的消息,和将天情的消息告诉湮,看看湮的反应,如今看来自己是枉做小人了。

    天情干完了农活,过来和湮一起回家,发现月舞竟然也在。天情正在疑惑月舞来干什么,不可能这么快便发现了洛枫的死。湮早已一把挽着天情的手臂道:“圣女姐姐今天来,说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天情对月舞点头示好,月舞道:“我来主要还是那天神水宫上的事情,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湮被关的那个密室的这个是神水宫的机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天情笑笑道:“想知道并不难,因为湮被关在里面,所以我会知道。”

    月舞还是不明白,问道:“为什么湮被关在里面,你就会知道。”

    天情看着湮笑笑道:“因为我能够感觉到湮在的地方。”

    月舞听得愣住了,这是什么功夫

    天情看着月舞一脸不相信的表情道:“我可以做给你看看,你可以让湮随意躲在一个位置,我闭着眼睛都能够找到她。”

    这下子月舞更加不相信了,一脸的不信道:“我才不信,你有这个能力。”

    天情笑笑道:“我们可以试一试,我封掉自己的听觉,然后蒙上眼睛,你可以随便让湮藏在一个地方,然后你解开我眼睛的布条,我便能够找到湮。”

    月舞按天情所说的,给天情蒙上了布条,然后将湮藏了起来,月舞对自己藏人的地方很有信心,觉得天情不管怎样都找不到湮的位置。月舞解开了天情眼睛上的布条,天情并不张开眼睛,反而是闭着眼睛。天情什么都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前后左右换了四次方位,月舞不知道天情闭着眼睛在感受些什么,只感觉莫名其妙的。

    天情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来站立的位置,月舞笑了起来,天情这下子找不到湮的位置了,刚才还在吹嘘说自己睁开眼便能找到。接下来的事情让月舞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月舞根本不相信自己所见的事实。

    天情睁开眼,然后抬头便笑了,因为他看见了在树干上的湮。湮在树上,一开始看着天情四处转,也很担心天情找不到自己,但是当天情抬头的一霎那,湮都快哭了,天情真的闭着眼睛都能够找到自己。天情飞身上树,将湮抱了下来,湮就靠在天情的胸口,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和幸福。

    月舞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吧,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知道她就在树上,你的听觉可是已经被封了的。”

    天情笑笑道:“因为湮在那里我就能够感觉得到。”

    月舞问道:“你为什么能够感觉得到,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天情揽过湮道:“我爱她,她是我妻子,我自然能够感受得到她,不管她在哪里,因为她是我的心之所向。”

    湮听了这句话后,眼睛都湿润了,心中满满的话,想说又说不出来,心中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我爱他。”

    月舞很是羡慕,又有点嫉妒,但是只能羡慕而已,自己是圣女,是不能结婚的。

    月舞对两人道:“我的问题得到了答案,我要回去复命了,先告辞了。”

    天情和湮两人恭送月舞离开,然后两人牵着手回家,黄昏下显得那般幸福。

    月舞回到神水宫并没有将此事禀报给宫主绾萝,因为月舞觉得这件事并不是什么大事,天情能够发现密室只是个巧合,并不能说明天情就是来打探神水宫情报的人,但是天情也不能就此放任不管,还是要密切之一天情的行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本书醉快更新##

    月舞最近经常去天情的家,也不干什么,就是和湮聊聊天。湮对月舞很热情,圣女到家里来,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湮欢迎月舞常来,而且还很喜欢月舞。只要月舞不伤害湮,天情不是很在意,天情也没看出来月舞有什么特别的动机。

    月舞总是下午的时候来,黄昏的时候走,第一次留在天情家里吃晚饭的时候,月舞还以为是湮下厨,没想到会是天情下的厨。月舞惊呆了,天情这样一个男人还会下厨

    湮笑着告诉月舞道:“自从我怀孕后,他什么事都不让我干,下厨这种事情,他专门让我教他的。”月舞只感觉到不可思议,尝了一下饭菜的味道,感觉还不错,虽然比不上名厨做的,但是已经很好吃了。月舞很难想象一双握刀的手,是怎么做出来这些饭菜的。月舞开始对天情非常地感兴趣,是什么驱使天情放下了刀,来到了苗疆

    月舞不仅仅没有搞清楚天情为什么放下刀,反而自己越来越陷进去了。月舞有时候觉得自己一天不去天情家,就会感觉有点事情没有做一样,心里失落落的。有时候,月舞晚上会一个人专门跑下山,跑到天情的房子外面,静静地站一会,什么也不干。

    对于月舞经常跑到家里来,湮是丝毫防备心理都没有,但是天情却是防备着的。因为洛枫已经被自己杀了,总有一天,神水宫的人会发现洛枫失踪了,毕竟洛枫是少宫主,但是按天情的推算,洛枫已经死了半个月了,按道理神水宫的人也应该发现洛枫失踪了,但是不知道为何一直没有动静。

    月舞有时一个人静静地发着呆,然后就想起了天情。月舞很想和天情交一下手,看看天情的身手如何,到底到了怎样的地步那天冲进神水宫要找湮的冷酷的天情,那天天情嘴唇紧闭,看得出来是个固执的人,这么一个固执且重情的人,但是却透露着一种冷漠,言语间说动手就动手,没有丝毫的迟疑,天情就像个迷,充满了诱惑,月舞对天情充满了好奇。

    通过这些天的接触,月舞承认自己是很喜欢天情的,至少很喜欢天情这样的男子,雷厉风行,做事绝不拖泥带水,而且还重感情,功夫好却不张扬,还会下厨,为妻子做羹汤,天情身上拥有着男性的魅力,这一切都吸引着自己。但是自己也只能想想而已,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湮那样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