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事不关己不关心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事不关己不关心

 热门推荐:
    月舞这半个月以来一直都沉浸在天情的事情上,并没有太过于关注神水宫的事务。直到左护法弥海来告诉自己,少宫主洛枫失踪了,月舞才知道洛枫失踪的事情。

    一经调查发现,洛枫竟然已经失踪了半个月,连同失踪的不仅仅只有洛枫,还有洛枫的五个手下。月舞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这个洛枫不好好待在神水宫,又跑到了哪去了

    月舞开始纠集人手四处去寻找洛枫,但是所有洛枫可能去的地方都去找了,都没有洛枫的消息。月舞到账房去查了,并没有发现洛枫有支取金钱,没有金钱洛枫不可能离开苗疆,那么肯定洛枫等人还在苗疆境内。

    苗疆说起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要找个人毕竟不是那么容易的。月舞发动了神水宫所有的势力,在苗疆十八个寨子里面找,找了整整三天都没有洛枫等人的消息。

    月舞皱着眉头坐在月神宫里面,苦苦思索着,几个大活人难道就这样消失了突然月舞脑海中有一个可怕的念头,这几个人真的是消失了,从人间消失了,那意味着这几个人死了。

    月舞心中害怕起来,洛枫死了这个消息要是被宫主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宫主总共就两个儿子,大儿子洛江已经死在了唐门手中,二儿子洛枫要是再死了的话,宫主肯定是要疯的。月舞心中发起毛来,下了一道命令,在神水宫附近找尸体,既然找不到人那就找尸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人死了不可能连尸体都没有。

    这一找之下,还真的在深山密林找到好几具尸体,不过有些已经是七零八落的,总共找到了八具尸体。从尸体上看,有七具是被野兽咬的,有一具是被火烧的。苗疆有野兽,因此野兽咬死人的事情并不是很稀奇,但是咬死这么多人可就不一样了,这么多人被咬死,那么早就有人来神水宫,请求派人将野兽清除了,但是却神水宫却没有接到任何消息。

    月舞派人下去查探,果然发现有两个人失踪了,一个是猎户,一个是打算去中原做生意的。如此下来还剩下六具尸体,刚好和神水宫失踪的人数吻合。月舞倒吸了一口气,这下子真的出了大事了,洛枫真的死了。

    月舞看着两位护法问道:“少宫主必定是这八具尸体中的一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两位护法心中都是叫苦不迭,洛枫死了,自己和圣女都有责任,宫主要是责怪下来,大家都跑不了。弥海道:“我们当务之急就是将凶手找出来。”

    月舞问道:“怎么找,你知道凶手”

    弥海被问得一阵静默,心想,洛枫那王八蛋什么时候死的,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凶手。

    一直不说话的左护法静深道:“从尸体上来看,其中七具都是被野兽咬死的,一具是被火烧死的。少宫主武功虽然不算是特别厉害,但是对付野兽还是绰绰有余的,更不可能被火烧死。因此少宫主肯定是被人先杀死然后再被人火烧或者丢到深山密林让野兽吃掉,因此少宫主是被仇人杀死的,但是少宫主有多少仇人这个就不清楚了。”

    月舞一阵气愤道:“你说的全是废话,你这些我也知道,我要听重要的。”

    静深道:“少宫主的尸体肯定是被火烧的这一具。”

    月舞问道:“为什么”

    静深道:“如果我是少宫主的仇人,我要杀少宫主,我肯定不会让他死得那么痛快,更何况少宫主带了五个人去,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应该是六个人的死法一模一样,在苗疆目前还没有听说过火烧死过人的情况,因为苗疆湿气很重,无缘无故发生火灾的情况很少见,几乎见不到。更何况从这具被烧的尸体迹象来看,这个人肯定是已经死了或者是被人制住了无法动弹,不然一个人被烧死了,绝对不会是这样平躺着。”

    静深分析得头头是道,弥海终于理解为什么自己只能是右护法了,静深确实是能力高过自己。

    月舞问道:“那洛枫究竟是被人杀死还是被烧死的”

    静深顿了一下道:“这个不确定,但是我倾向与是被烧死的。因为从骨骸上来看,并没有任何的一处被刀剑斧等划过的痕迹,如果不是下手奇准无比,那么肯定会在骨头上留下一些印记,但是这具骨骸完完全全一个痕迹都找不到,我判断是被烧死的。”

    弥海问道:“为什么不会是先杀死再放火烧死”

    静深道:“如果我是凶手,我要杀死一个人,然后放火烧掉尸体,那么我还不如活活地将他烧死,这样更加解恨,更能让我感到痛快。”

    弥海直感觉静深的可怕,虽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但是却是吃人不吐骨头,幸好自己不和静深作对,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死的。

    静深这一番分析后,月舞心中已经有了个眉目了,但是到底是谁那么恨洛枫,要将他活活烧死

    月舞脑海中第一个想到了天情,月舞自己都吓了一跳,怎么会是天情但是月舞想来想去,却发现只有天情是最合理的,洛枫失踪前刚好劫持了湮,然后天情说要给他一个交代。但是按道理,天情那种人既然想继续在苗疆住下去,肯定不会主动对洛枫下手,因为如果天情要出手,在神水宫上就出手了,不用等到这么晚,煞费苦心,更何况杀了洛枫,天情应该早就带着湮离开苗疆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待在这里。

    月舞吩咐道:“你们分头去查,看洛枫得罪过什么人,做过什么坏事,有什么人要置洛枫与死地”左右护法分别下去了,月舞决定去找天情,问问天情看究竟是不是他做的。

    月舞来到了天情的家门口,但是却踟蹰着要不要进去,要该怎么开口反而是湮先发现了月舞,很高兴地将月舞拉进房道:“姐姐,怎么好几天都没有过来了”

    月舞道:“神水宫出了点事情,这几天很忙,所以便没有过来。”

    湮笑道:“原来是这样啊,天情他卖鱼去了,一会便回来了,等下你别走,让他做鱼给你吃,可好吃了。”

    月舞笑道:“妹妹可真是幸福。”

    湮笑道:“姐姐也会幸福的。”

    月舞突然对湮道:“妹妹,问你一个事情,从神水宫下来后,天情一直都是和你在一起的么”

    湮道:“对啊,天情从来不让我离开他的身边,就算是出去卖鱼,也要啊爸在家里才行。”

    月舞问道:“那晚上,天情也是一直和你在一起”

    湮脸红了道:“姐姐,天情晚上当然是和我在一起,每天晚上都是在一起的,他从来都不离开我。”

    月舞问道:“那每天是你醒得早还是天情醒得早”

    湮虽然很奇怪月舞的问题,但是还是回答了:“姐姐想问什么呢每天都是我醒得早。”

    月舞也发觉了自己问的问题不对劲,于是笑道:“没事,我就是瞎问问而已。”

    过了一会,天情手提着一尾鲜活的鲫鱼回来了,看到月舞竟然也在。湮首先便对天情笑道:“姐姐晚上会留下来,尝尝你做的鱼。”

    天情替湮拨了拨头发温柔地道:“好啊,那你陪她聊聊,我去做饭。”

    月舞看着天情的动作,心想如果自己是湮,那该多好。浑身一个激灵,怎么自己突然间想到这些事情去了,今天自己来是为了探寻洛枫的事情的。

    不到半个时辰,饭菜便做好了,三个家常菜,加上一个鲜鱼汤饭菜虽然很美味,但是月舞吃起来却不是个滋味,心中很矛盾,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将洛枫的事情说出来,然后当面询问天情。湮好像发现了月舞的心不在焉,便问道:“姐姐在想什么呢是菜不好吃么”

    月舞连忙道:“菜很好吃,汤也很好喝,是我自己走神了。”

    湮笑道:“姐姐想什么那么走神,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结果月舞真的说了:“少宫主洛枫死了。”但是一说出口马上便后悔了,但是已经晚了。

    湮听了后呆住了,神水宫少宫主洛枫竟然死了。一旁的礼奢也问道:“圣女,你说少宫主死了”

    月舞点头道:“是的,我也是最近才发现他死了,被人杀了。”  . 首发

    神水宫少宫主的死对礼奢这样的一个苗族家庭来说无疑是个重大的消息,礼奢明显的很激动,反倒是天情什么表情变化都没有,还是静静地吃着饭,然后给湮夹了一块鱼腹。

    湮放下饭碗,拉着天情的手臂道:“神水宫少宫主死了。”

    天情看着湮,笑笑道:“我知道,但是这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又不是神水宫的人,我们只要安心地吃我们的饭就好了,这些事情神水宫的人自然会处理的。”

    湮听了天情的话,觉得天情说的话总是那么充满道理,甚至连月舞都觉得天情说的实在是很有道理。神水宫的少宫主死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和这些普通的百姓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是神水宫宫主死了,也不见得对他们来说有什么重要的影响,生活一切都还是照常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反而是礼奢训斥天情道:“你怎么可以这么漠不关心神水宫是我们这一带的守护神。”

    礼奢还没说完天情便接道:“神水宫的少宫主死了,会有新的少宫主,至于少宫主是谁和我们毫无关系,死了一个人,换了一个人,我们交的钱也不会少一分,他们神水宫不管发生怎样的变化都和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事不关己,不用心。”

    天情的一番话说得礼奢哑口无言,想不出用什么话来反驳,因为天情说的确实是真的,神水宫的变化和这些普通苗民来说是没有区别的,不管换了谁,他们要交的钱还是一分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