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衣有缝会有时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衣有缝会有时

 热门推荐:
    月舞离开了天情家,回到了神水宫。

    月舞想起天情的那番话,加上天情的表情一直没有变过,心想看来天情也许真的不是杀害洛枫的人,月舞也希望天情不会是杀害洛枫的人。

    消息总是传得很快的,第二天苗寨很多人都知道了洛枫死了的消息。还有很多人不相信,跑来神水宫询问,弄得月舞不知道如何是好,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虽然宫主绾萝还在闭关养伤,但是月舞觉得还是要将此事禀报给宫主知晓。于是月舞敲开了宫主的闭关之门,绾萝问道:“月舞,出了什么事情,这个月你已经是第二次来了。”

    月舞伏在地上诚惶诚恐道:“宫主,月舞知罪,但是这一次有不得不禀报给宫主的事情。”

    绾萝闭着眼问道:“枫儿又出了什么事情”

    月舞艰难道:“少宫主...他...他...他死了。”

    绾萝差点岔了气,眼睛睁得大大的,浑身都在颤抖,瞬间便来到了月舞的面前,抓着月舞的衣襟,声音凄厉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月舞开始害怕,声音带着颤抖道:“少宫主他死了,被人杀了。”

    绾萝凄厉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密室,咬牙切齿道:“是谁杀了枫儿是谁”

    月舞道:“暂时还没有查探清楚,所以属下才来请宫主出关。”

    绾萝挥手给了月舞一巴掌,月舞的脸马上就出现了五条红手印,月舞连脸都不敢捂道:“是属下没用,没能查探清楚是谁下的手。”

    绾萝气势汹汹地出了关,月舞和两个护法都站在宫中,等待着宫主的盛怒。

    月舞将事情的详细告诉给绾萝,绾萝道:“枫儿什么时候死的,你们也不知道”

    左护法静深道:“少宫主是离开神水宫当天晚上死的。”

    绾萝眯着眼睛道:“说下去。”

    静深道:“属下详细问过所有人,在少宫主失踪的第二天早上便没有发现少宫主的人,因此在下断定少宫主是晚上出去的,既然是晚上出去,还带着几个人手,想必是出去寻仇。属下详细地问了问库房和附近的商铺,发现少宫主带了四管**烟和桐油,想必少宫主是出去要出去杀人放火或者是少女。”

    绾萝的脸色很不好,听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晚上是出去干这种事情就一肚子的火,但是还是忍住了,道:“你继续说下去。”

    静深继续道:“我仔细查了查,发现和少宫主有仇的人有二十七个,其中十七个是因为少宫主欺负了对方,但是这些人并不能对少宫主造成威胁,剩下十个是因为少宫主想或者已经了对方的家属,其中七个是普通苗民,剩下的三个才有可能威胁到少宫主的生命,其中有一个是土司,一个是寨主,但是这两个人的女儿都已经被少宫主给娶回来了,还有一个人的可能性最大。”

    月舞一听静深的话,便知道他要说的是天情,心中暗暗叫苦,怎么会是天情做的

    绾萝听了半天终于听到了重点,寒着脸道:“这个人是谁”

    静深看了一眼月舞道:“这个人就是上次少宫主将他的妻子抢回神水宫,结果被人追到神水宫,杀了人还将妻子带走的刀帅天情。”

    月舞问道:“为什么会是他”

    静深道:“只有天情这样的高手才能够毫无声息地将少宫主杀死,据我所知少宫主已经开始修炼落叶蚀心掌,功夫在整个神水宫来说,已经是不弱的,更何况和少宫主有仇的人中只有天情的功夫才是最高的,寨主和土司的女儿都已经成了少宫主的人。”

    月舞无言以对,她没有发现一直沉默寡言的左护法静深竟然将一切都调查清楚了。

    绾萝一听杀了自己儿子的人的名字,大为震怒,一巴掌就将桌子拍碎了。绾萝道:“谁去将此人抓来”

    静深道:“宫主,不可,这一切只是我的推断而已,我们没有真凭实据,就算抓了他,我们也不能给民众一个交代,这样子会有损我们的声威,更何况圣女也说过,天情的功夫在她之上,恐怕除了宫主和二位长老便无人能够制服他,普通人去只会是打草惊蛇。”

    绾萝愤怒道:“抓个人这么小的事情,也需要我亲自出马”

    静深道:“宫主,此事大可不必,圣女和天情夫妇走得很近,加上天情妻子礼湮的哥哥礼华是神水宫弟子,可以让圣女或者礼华将礼湮骗上山来,不怕天情不来,只要天情来了,宫主便可以出手一举成擒,一番拷问之下,天情便只能伏法,宫主便可为少宫主报仇了。”

    绾萝笑道:“不愧是左护法,我神水宫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才,从现在起,我将你提升为三长老,直接接受我的领导。”

    静深笑道:“谢宫主。”

    绾萝转而对月舞道:“月舞,这件事情就教给你了,你将礼湮带上山来,将天情引上山来,我要将他碎尸万断,以消我心头之恨。”

    月舞心已经乱了,机械地回道:“是,属下遵命。”

    月舞一个人下了月神山,迷迷糊糊地走着,来到了天情的房子,天情不在,只有湮和礼奢在家,想必天情又卖鱼去了。月舞不知道这件该不该将湮骗上山去,可是不听从宫主的命令,只怕自己的下场会死得很惨。

    月舞踟蹰着,找到了湮。看着湮明媚的笑,月舞于心不忍,但是却又不能不听从宫主的意思。月舞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对湮道:“湮,宫主想见见你,让我带你去神水宫一趟。”湮很高兴,能够受到神水宫的人的召见,那是多么荣幸的事情。

    转而想到天情还没有回来,湮道:“天情还没有回来呢,我和他说一下再去。”

    礼奢道:“没事的,你先去,我等会告诉天情,你是和圣女一起去的,他会放心的。”

    湮就这样跟着月舞上了月神山,湮一路上都在前面走着,月舞走在后面,但是一路上月舞都在做着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告诉湮,自己将她带上山来是因为宫主要抓住天情。眼看神水宫门就要到了,月舞看着笑得如此明媚的湮,实在是不忍心让天情死在神水宫。

    月舞拉住了湮,对湮道:“湮,你赶紧下山,告诉天情离开苗疆,因为宫主已经知道是他杀死了少宫主,宫主要杀他为少宫主报仇。”

    湮本来在笑着的,但是突然间就不笑了。湮呆呆地道:“姐姐,你在说什么”

    月舞表情慌乱道:“天情杀了少宫主,宫主要抓他,我把你带上山来,就是为了将天情引来。”

    湮一脸的不相信道:“姐姐,你是在开玩笑对不对,天情怎么可能杀了少宫主”

    月舞还想解释些什么,但是耳边想起了静深啊邪恶的声音,月舞绝望了,她真的错了,不应该将湮带上山来的。

    静深邪笑道:“月舞,这一次你可算是立了大功,宫主一定会好好奖赏你的。”

    静深转而又对湮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天情杀了少宫主洛枫,我们将你骗上山来,就是为了抓天情,我知道只要你上了山,天情肯定会跟来的,想必他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湮脸上的表情已经呆住了,怎么会突然这样子,天情怎么会无缘无故杀了少宫主,天情不是一直在自己的身边么

    天情刚卖完鱼,提着一尾鲜活的鱼回家,便发现门口聚集了很多的神水宫弟子。弥海见天情来了,便对天情道:“刀帅,我们宫主想让你去神水宫一趟,怕你不愿意去,于是让圣女带着你的妻子先行一步了。”

    天情什么话都没有说,走进房间,将鱼放在盆里养着。然后对礼奢道:“啊爸,我去将湮接回来。”

    礼奢并不知道这些事情,还真的以为天情是去接礼湮,于是道:“好,你去吧,我在家里做饭,等你们回来。”

    天情跟着弥海走了,弥海问道:“少宫主洛枫真的是你杀的”

    天情没有答话,但是天情浑身散发的凛冽的气息,让弥海感到害怕,自己还是不要说话了,万一惹怒了这个煞神,说不定就动手把自己杀了,自己可打不过天情。

    天情在弥海的带领下来到了神水宫前,静深一早就在等候着。

    静深看见天情便笑道:“在下在此恭候刀帅已经很久了。”

    天情冷冷道:“湮呢”

    静深笑道:“尊夫人已经被我们好生接待了,就在神水宫里,有圣女陪着她,刀帅大可放心。”

    天情什么表情也没有,但是浑身散发的寒冷却让人不寒而栗。天情道:“我要见湮。”

    静深笑道:“刀帅别心急,等会你自然会见到尊夫人,不过在见尊夫人之前你要先见见我们宫主。”

    天情冷冷道:“带路。”

    静深笑着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道:“刀帅就不好奇是谁发现是你杀了少宫主洛枫的” :\\

    天情依旧是那副表情道:“不想知道。”

    静深笑道:“发现你杀了少宫主的人就是我,献计将令夫人引上山来的也是我。”

    天情冷冷地看了静深一眼,但是这一眼犹如芒刺在背一样,看得静深很不舒服。

    天情道:“如果湮出了事,我第一个杀了你。”

    天情的这句话说得静深心中一震,有点害怕起来,但是转而便不害怕了,宫主一定不会放过天情的,自己安全得很。

    静深笑笑道:“你还是先顾全自己再说吧,我的安危不需要你担心。”

    天情的心里现在只担心湮怎样了,他们会不会对湮出手,月舞在湮的身边会不会保护湮虽然天情身在虎口,但是心中想的念的,担心的都是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