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死一切凭天意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死一切凭天意

 热门推荐:
    湮醒来后,第一个反应便是孩子没有了,抱着小腹就痛哭起来。然后才想起天情还被关在神水宫的地牢,也不知道天情怎样了,湮只想起身,但是下身的痛楚让她根本无法起身,但是湮还是坚持着起身。

    湮的痛呼声将礼奢给喊了过来,礼奢忙将湮按着道:“你别起来,你现在要好好休息。”

    湮抱着礼奢道:“啊爸,孩子没了,孩子没了,天情被他们抓了。”

    老人痛苦地闭上眼道:“这些圣女都告诉我了,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好好休息,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可真的就完了。”

    湮断断续续地哭道:“啊爸,天情还被他们关着,要想办法救他。”

    老人道:“你哥哥已经去打听天情的情况了,很快就有消息了。”

    神水宫的地牢,天情还在努力地冲穴,绾萝进来的时候正好发现,便笑道:“你竟然还能冲穴真的是不简单,不过我封的穴道天底下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解开,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就安心地接受我的折磨吧,你的任督二脉都被我封死了,我看你还能厉害到哪里去。”

    说完,绾萝又拿起鞭子,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鞭子上带着锋利的刀刃,每一鞭子下去,天情身上都会带下来一片肉,伤痕不计其数。天情还是痛得一声不吭,绾萝越打越气,一边打一边骂,看守天情的弟子都已经看不下去了,差点就呕吐出来了。

    月舞再次来到地牢的时候,当场捂着嘴巴泣不成声。如果说天情昨天不成人样,那么今天天情彻彻底底不是个人了,只是一团血肉模糊的物体,根本不能分辨出来那竟然还是个人。月舞拨开天情的头发,便看见了天情那张苍白虚弱,布满血污的脸,由于天情被吊着,因此脸庞并没有被打到。

    月舞的心中像是又千万把刀在割一样,痛苦得让她几乎窒息。天情虚弱地对月舞道:“你封掉我神庭,鹰窗、巨阙三个穴道,力道越重越好。”

    月舞不解道:“这三个穴道都是死穴,用力过重你会死的。”

    天情道:“这你不用管,你只要封掉这三个穴道就行了,听我的,没有错。”

    月舞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那三个穴都是死穴,但是天情说的话却有一股力量驱使着自己去相信。月舞封住了天情的三个穴道,天情立刻昏死了过去。月舞慌了,自己失手杀了天情月舞摇着天情的身体,为天情注入真气,但是却毫无反应,月舞看着一动不动,连气息都没有了的天情,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自己是爱着天情的,但是却亲手杀了他,这一下子让月舞如何能够接受月舞对着天情的身体道:“你死了,我也不活了。”说完便准备自我了断,但是突然天情却活了过来,天情吐了一大口血,然后悠悠地醒了。

    天情醒后,运力,然后天情的整个身子都向前弓了起来,明显是承受着巨大的痛楚。天情放佛又昏死了过去,过了好久才醒过来,天情醒来后一直在恢复体力和内力,过了一阵子,天情挣断了铁链。整个人便从墙壁上掉了下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伤口又开始撕裂,流了一地的血。

    月舞还没有来得及问天情是怎么冲破穴道的,天情便挣扎着起身,月舞赶紧扶起天情。天情道:“我要回去看湮怎样了。”

    月舞道:“好,我送你去。”

    月舞将看守的人击晕,然后给天情换上衣服,换衣服的时候,月舞都不敢用力,因为天情身上全部都是伤痕,稍稍触及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便又重新裂开。但是天情好似没有感觉似的,并不在意身上的痛楚,天情只关心湮怎样了。

    在月舞的带领下,天情一路上通行无阻。天情走得很快,在快到天情的家的时候碰见了右护法弥海。月舞问道:“弥海,你这带人是准备去哪”

    弥海道:“回圣女,我奉宫主之命,去将天情的妻子带回神水宫。”

    月舞对天情悄悄道:“你快走,我拖住他们一会,你赶紧带湮走。”

    月舞成功地将弥海拖延了一小会,但是一小会对天情来说已经够了。等到弥海带人来的时候,天情已经背着湮离开了家。天情背着湮一路向澜沧江跑去,虽然天情全身都在痛,但是天情却不能停下来,因为他不知道神水宫的人什么时候会追上自己,天情只有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苗疆,只有离开苗疆才是安全的。

    天情一路上几次倒地,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是天情咬紧牙关还是站了起来,不知道天情哪里来的力量,竟然能够支持着天情一次次地站起来。换做平常人早就死了,而天情竟然在全身都是伤痕的情况下,还能够背着湮渡过澜沧江。

    渡过了澜沧江,天情才停下来稍稍喘息,但是神水宫的人要是追上来,还是很快的,毕竟天情背着一个人,身上还有伤痕,一路上速度并不是很快。

    天情背着湮来到了南疆的一个小村子,借住了下来,天情也借机休息一下,恢复体力。只休息了两个时辰天情便又背着湮上路了,湮要求天情放下来让自己走,天情道:“你刚小产,走路很痛,根本走不了,我背你,我们才能够逃出去。”

    湮听了天情的话,只想哭。伏在天情的背上,湮觉得这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但是旋即想到自己和天情的孩子没有,湮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了下来,但是湮却尽量不让天情发现,因为她知道天情已经够累的了,不想天情再为自己担心。

    一开始天情一路上走走停停,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湮突然就气若游丝一样,天情担心不已,日夜不歇地狂奔,他只想找到段天涯,天情终于找到了段天涯。

    段天涯一看见天情苍白,两眼红肿的样子便知道天情受了极重的内伤,而且还很疲劳,段天涯赶紧将天情接进房间。

    段天涯问道:“天情,你这是怎么了”

    天情焦急道:“你快给我妻子找个郎中,帮她看看。”

    段天涯道:“你先将她放下再说。”

    天情焦急道:“你快去喊郎中。”

    段天涯印象中从来没有见过天情这么着急,于是赶紧派人去请大夫。

    天情将湮放下,让湮躺下后,段天涯便将天情拉到房间外面问道:“天情,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女孩是”

    天情靠在墙壁上道:“她是我的妻子,叫礼湮。”

    段天涯吃了一惊道:“你何时有了妻子”

    天情道:“这个我以后和你说,先帮湮看病要紧。”

    不一会大夫便来了,天情拉着大夫的手道:“大夫,你帮我看看我妻子,她怎么了。”

    大夫便开始给湮诊起脉来,过了一会大夫道:“你妻子她没什么大碍,反倒是那你的伤更重。”

    天情道:“我没事,我妻子她到底怎样了”

    大夫道:“只是小产,然后身体未经调养,所以身体很虚弱,只要好生调养,一段时日便可无事,切记不可让她伤心过度,这样会导致忧郁成疾。”

    天情一听到湮没事就放心了,然后天情就倒了下去。

    段天涯没来得及防备,天情便一头栽倒在地,段天涯问道:“大夫,他怎么了”

    大夫看了看天情,仔细地把脉,然后道:“他受了极重的内伤,带、冲二脉尽断,血气虚弱,换做普通人早就一命呜呼了。”

    段天涯迟疑问道:“他带冲二脉尽断”

    大夫表情凝重道:“对,他的带冲二脉尽断,看起来像是自断经脉的,不像是别人而为的。”

    大夫停顿道:“这个是他主要的伤,他身上应该不只是这么一点伤。”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当大夫揭开天情的衣服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了,当场说不出话来。全身密密麻麻的都是伤口,几乎找不到一块好肉。大夫问道:“你这个朋友是经过什么事情,怎么会搞得一身的伤”

    段天涯道:“我也不知道,只能等他醒过来问他才清楚。”

    大夫道:“我先给他开药,你把他泡在药缸里,他伤势这么重,又一路奔波来的,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醒过来,这个要看天意。他带冲二脉已断,至于能不能继续用武功还不知道,这个要看他的造化,很有可能武功从此就废了。”

    段天涯道:“大夫,其他的不管,先把人救活再说。”

    大夫道:“老夫自然会尽力而为之,不过一切还是要看他的造化和天意。”

    段天涯看着昏睡不醒的天情,眼神复杂,不知道天情经历了怎样的事情,以天情的功夫怎么会弄得一身是伤天底下能够将天情伤得如此之重的人恐怕不多。天情为何要自断带冲二脉还有天情带来的女子,天情说是他的妻子,这又是怎么回事,天情什么时候有了个妻子

    段天涯脑海里满是疑问,但是这一切都要等天情醒了才能够为他解答。段天涯满面忧愁地看着昏睡的天情,心想道:“天情,你一定要醒过来,千万不能够一睡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