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机缘巧合竟苏醒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机缘巧合竟苏醒

 热门推荐:
    天情同时被两种内力煎熬着,苍白的脸上开始变得通红,不知道是因为药水的温度过高还是因为两种内力冲击天情的身体所致。

    段天涯和青木两人还在比拼着内力,两人已经拼了将近半个时辰,段天涯已经接近极限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最多只能再支撑一盏茶的时间了。药缸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不断有药水渗出。

    段天涯很是担心,如果药缸一破,后果不堪设想。青木脸上甚是得意之色,就凭这黄毛小子还想和自己凭内力,迟早将他耗倒,然后两个一起带回宫里去。

    但是正在拼着,青木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地向药缸涌去,但是却是不受自己控制,药缸仿佛在抽取自己的内力。青木心中大骇,怎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事情青木想脱身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像是被吸住一样,紧紧地贴在缸壁上。

    青木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现象,自己的内力不受控制,双手被紧紧地吸住,青木心中很是愤怒。大喝一声,强行挣脱缸壁的束缚。在青木的强行挣脱之下,青木终于成功地将手收回来,但是也因此倒退了好几步。

    青木的手一离开药缸,药缸便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段天涯抢救不急,一脸的担心,他害怕天情从此就断气了。但是令段天涯欣喜的是天情不仅没有大夫所说的,离开了药缸便断气,反而站立在当中。段天涯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天情,难道天情已经好了

    青木一脸吃惊地望着天情,刚才明明只能躺在药缸里的人,现在竟然却站在自己的面前。青木对于之前的事情,愤怒不已,刚好天情站在前面,一掌就向天情身上拍去。

    段天涯站在天情的身后,并看不到天情的情况,只看见青木一掌拍向天情,慌乱中准备上前救援。但是之前拼内力的后遗症出现了,段天涯身子一软,人便向地上倒去,段天涯艰难地撑住身子,担心地看着天情。

    天情并没有醒过来,只是闭着眼睛站立着。青木一掌击在天情的胸前,但是令段天涯吃惊的事情发生了,本以为天情被会这一掌击飞,没想到被击飞的反而是青木。段天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吃惊地望着天情。

    青木知道是发生了怎么一回事,他一掌击向天情,却受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内力袭击自己,但是这一股内力,明显含有自己的内力。青木可谓是自己被自己的内力给击了一掌,青木倒地后瞬间便想明白了这一切奇怪的事情。

    原来,在青木和段天涯两人比拼内力的时候,两人的内力全部涌入了天情的体内,不然药缸断然不可能承受得了两人庞大的内力。正是因为如此,天情的才能够恢复过来,身体体经过两种内力的冲击,加上药效,天情身上破损的经脉也在慢慢被修复,伤口也慢慢地开始愈合。

    与此同时,两种内力开始留在天情体内,融合成一股庞大的内力。这股内力如果在天情体内,能够得到很好的引导,那么便能够为天情所吸收。但是天情显然还没有回复神智,这股内力留在天情体内反而是极大的坏事。这庞大的内力在天情的奇经八脉里面胡乱地冲着,如果这股内力不能够及时被宣泄出去,天情身上的经脉必定会被这股内力冲得七零八落,严重的话,会直接导致天情经脉爆裂而亡。

    青木击向天情这一掌,却正好让这些内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全部向青木涌去,所以青木才会被天情在闭眼没有反击的情况下震飞。天情也因为这股内力被宣泄出去,而得以缓缓醒过来,天情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青木瞪大了眼睛看着天情,差点一口老血没有吐出来,自己无意间竟然救了这个小子,青木真的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天情醒来后,第一眼便看见了青木,让后转身便看见了段天涯,天情环顾四周,一片狼藉,天情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个老头是谁”

    段天涯看见天情竟然醒过来了,大喜道:“天情,你终于醒了,那个老头是神水宫的青木长老,他是来抓你的。”

    青木道:“老夫就是神水宫大长老青木长老,识相的乖乖投降,和老夫一起去神水宫,也许还能留你个全尸。”

    天情并没有理会青木的自我陶醉,向段天涯问道:“湮她怎样了”

    段天涯道:“她很好,我已经安排了人手带她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天情皱眉道:“带她去的人手可靠吗”

    段天涯道:“你放心,绝对可靠。”

    天情眉头才舒展开来。

    青木见到一个小小的刀帅竟然敢如此地轻视自己这个神水宫大长老,根本不把自己当一回事,青木气极,一出手就打算要天情的命,虽然宫主说要抓活的,但是此刻青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将天情杀之而后快。

    青木落叶爪一爪向天情抓去,天情背向青木,段天涯是知道落叶爪的厉害的,立即大呼:“天情,小心。”显然天情的反应比段天涯意料中要快得多,青木落叶爪还没有碰到天情的时候,已经被天情一脚给踢飞。

    青木这下子彻底被激怒了,自己竟然两次败在这个天情手上,第一次说得过去,但是第二次就说不过去了,青木知道自己败的原因是小看了天情,不然天情那一脚绝对踢不中自己。青木从怀中抽出缅刀,青木道:“自从我做了大长老,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这把刀了,你很走运,能够成为这把刀的刀下亡魂,死也不冤了。”

    天情并没有理会青木的话,对段天涯道:“你刀借我一用。”段天涯心知天情要用刀法对付青木,便将自己的刀给了天情。

    天情接过刀,脸上有着一种很孤傲的神情,但是这一种孤傲的神情却让人看起来却不是孤傲,反而是一种忧郁,感觉有一种悲伤笼罩着天情。

    青木才不管这些孤傲难过什么的,青木只要将天情杀掉就好,青木又绝对的把握能够杀掉天情,毕竟天情只是个黄毛小子,毕竟自己已经在枯木刀法上面浸了至少四十年,死在枯木刀法上面的好手已经多得自己都数不清楚。

    青木的刀法,一刀下去,你就要成为枯木,枯木就是死木,也就意味着你要死,或者已经死了。

    这样的刀法天情能不能够应付得过来答案是不知道,这种事情谁都不知道,比武的事情是不能够随便下结论的,当比试的双方力量并不是十分悬殊的时候,当局面有多重不稳定的因素的时候,结果自然是时刻变化的,也许这一秒你是可以赢的,但是就是因为你不重视这个比试,你开始轻敌,小看对手,结果你输了。

    很多本来可以稳定的局面,就是因为大意而输了,这样的情况多得数不胜数。但是如今的场面,青木已经吃过自己轻敌的后果了,这一次再也不会轻敌了。天情能不能够打赢青木大概只有天情心里最清楚。 :\\

    天情知道对手武功很高,刀法也很出众,但是这一切与自己都没有关系。因为自己不能败,自己不是一个人,自己还有湮,自己就算是死,也要将青木杀掉,不然湮落在他们手中,可谓是生不如死。

    天情在握上刀的这一刻,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一定要杀死青木。

    青木已经开始出刀了,但是天情出刀更快,青木还没有看清楚天情是怎么出刀的,天情的刀已经到了青木的眼前,就在天情的刀即将刺进青木身体的那一刹那,青木避开了天情这要命的一刀。

    这样的一刀,青木竟然能够避过,天情眉头皱了皱,但是表情并没有变,浑身散发着煞气。如果说感觉,那便是冷,冰冷彻骨,虽然苗疆的天气此时很热,但是青木却还是感觉到寒冷,这寒冷是从天情的身上,刀上传来的。青木相信,如果被天情的刀砍中或者哪怕只是削过都会必死无疑。

    这是一场未知的较量,谁也不知道谁会死在谁的刀下,但是谁都不想成为别人的刀下鬼,人总是想活着的,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天情却不是这么想的,天情抱着必死的决心,不能败。死也不能败,自己就算是一死,也要和对手同归于尽。

    如果说一开始天情只是有着必死的决心,那么从青木避开自己的那孤注一掷的一刀开始,天情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因为天情知道青木确实功夫在自己之上,面对一个战斗经验比自己丰富,功夫比自己高强,内力还比自己高的人来说,天情实在是没有任何的优势,如果说年轻是优势的话,天情也没有优势,因为天情重伤还没有痊愈。

    唯有拼命一搏,也许还有一线希望,不然根本毫无希望,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对等的较量。虽然天情身边还有段天涯,但是段天涯根本此刻帮不了天情任何的忙,反而可能会成为天情的拖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