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同归于尽而后生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同归于尽而后生

 热门推荐:
    天情此刻心中所想的只是如何才能够和青木同归于尽,因为天情知道自己身体状况,自己虽然已经醒过来,但是伤势却并没有完全恢复,自己撑不了多久,只能速战速决。

    天情手中握着刀,握得紧紧的,眼睛盯着青木。青木能够感觉到天情眼中的杀意,青木毫无畏惧。天情说出手就出手,毫无征兆,但是青木却好像能够预知得到天情的招式和套路,早早地就在半路上等着天情的刀,然后拦下天情的刀,进行反击。紧紧是交手几个回合,天情已经处于下风,但是天情的刀法却依旧是速度不减,凌厉的招式向青木砍去。

    一开始青木还能够找出来天情的刀法套路,但是到了后面,青木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一时间手忙脚乱。但是毕竟青木有着那么多的战斗经验,青木定下心来,专心致志地对付天情的刀法,也不再想着如何去寻找天情的刀法套路,用自己的枯木刀法去对付天情的刀法。

    两个人开始陷入了胶着的状态,偶尔天情占得上风,时而青木打压得天情没有还手之力,但是总的说来,还是青木占着上风。段天涯在一旁看得心急如焚,担心不已。

    天情和青木已经打了将近两刻的时间了,此时天情已经慢慢的落于下风,再也没能够占据上风。段天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天情刀法的速度慢了下来,心急不已,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一旁观看着,心中为天情加油。

    天情确实刀法慢了下来,因为天情的手臂已经越来越沉重,都已经快提不起来了,但是天情却还是咬着牙出手。

    段天涯看着天情的背后,伤痕累累,但是却在琵琶骨处有两个大洞。段天涯心中突然有个害怕的发现,段天涯知道神水宫是有一种刑罚的工具,叫琵琶蚀骨钉,琵琶蚀骨钉主要是为了对付武林人士而制造的,这种钉一旦钉入人的琵琶骨,一双手便等于废了一半,手臂一旦运动,便会无比疼痛。因此虽然双手完好无损,但是却无疑废了一半。虽然天情身上的琵琶蚀骨钉被人取下来了,但是后遗症却是明显存在着。

    段天涯在心中想着,天情竟然被琵琶蚀骨钉钉过,难怪天情的刀法越来越慢,手臂越来越不灵活。但是这一切段天涯看在眼里,却是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干着急。段天涯十分想让自己站起来,但是之前拼内功导致自己内力枯竭,一时间根本就不能够站起来,但是自己却无法坐在这里坐以待毙,段天涯一边观看着场中的形势,一边运功调息,希望能够尽快的让内力恢复一点。

    青木自然能够感觉得出来天情刀法的滞缓,一开始青木还以为天情这是引诱自己,但是慢慢的青木发现,天情确实是速度慢了下来,不再像第一刀那样惊人的速度了。青木开始大笑,对手已经不行了,怎能不让他感到高兴。

    天情一脸的寒冰,能够让对手心悸的寒,但是对青木却没有丝毫的作用。天情在等待青木出手,青木越是不出手,天情越是着急,虽然天情不表露出来。因为时间拖得越久,自己的体力消耗得越多,自己完全不能和青木比,这样子下去,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希望。

    青木遂了天情的心愿,并没有迟疑,立即对天情出手,天情仗着绝顶的轻功,还是能够保住重要部位不被青木击中,但是天情身上已经有了十多道新的伤口,无一例外都是青木造成的。

    青木是很郁闷的,自己想要将天情给杀死在自己的刀下,明明一刀刺向的是胸膛,结果却只是在手臂上划上了一刀而已,青木对这样的结果是不满意的,很不满意,他要的是置天情与死地,并不是让天情受伤而已。

    天情心中是绝望的,自己这么努力地躲开青木的刀,结果还是被砍了这么多刀,天情心如死灰,甚至已经开始绝望了。但是就算是绝望天情还是要坚持着不能倒,不能败,要和青木同归于尽。

    天情在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流血的时候,想到了湮。自己娇小柔美的妻子,她现在怎样了如果自己死了,她又会怎样会不会感到害怕和孤独,会不会无所依靠遇见坏人的时候,她要怎么办想到这一切,天情开始难过,心中有着一股悲伤在流淌,仿佛是临死前的悲歌。

    天情想着湮的时候,又想到了莫北,这个他第一个爱的女孩。她如今在紫陌阁过得应该还好吧,有着紫陌阁的照顾和夏雨雪,她应该不缺什么了,她那样善良的一个女孩,也不会有人对她怎么样,更何况自己教了她“纵情遗恨生死绝”,想害她的人恐怕也轻易不能得逞,还有自己给了她那块玉佩,关键的时候,总算是能够帮助她的。她是不需要自己担心的,她会好好的。

    天情想完了莫北后,又回想到了湮,这个是自己唯一但心的一个。湮那么胆小,那么柔弱,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如果自己死在了青木的刀下,湮该怎么办天情想来想起都不知道湮能够怎么办,至少莫北还有自己教的轻功和给的玉佩,而湮呢连孩子都没有了,如果自己一旦真的死了,恐怕湮再也活不下去了,想到这里天情就觉得自己一定不能够败,就算是死也要见到湮以后再死。

    青木看着血流满身的天情,已经开始渐渐无力的天情,哈哈大笑道:“你已经不行了吧,流了这么多血,你还能够坚持多久”

    天情面无表情道:“能坚持一会是一会。”

    青木笑道:“那我就让你体会一下血流干的滋味是怎样的。”说完便又向天情攻去,眨眼间,天情身上又多了三道伤口。

    青木笑道:“这下子感觉很棒吧,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杀死一个人了。”

    天情却依旧冰冷如山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青木笑道:“好说,想死还不容易,老夫完成你的心愿便是。”

    青木一刀直接向天情的胸膛刺去,但是让青木愤怒的是天情并不是甘心束手就死的,天情竟然还想趁自己放松戒备的时候,放手一搏,还好自己有防备,不然还真的让那小子给得逞了。

    天情故意装作求死,想让青木能够直接来杀自己,放松警惕,结果还是被青木发现了,自己的计谋劳而无功。这下子无疑更加令青木愤怒,青木的刀法招招杀着,砍向天情,天情还是只能努力地闪躲着之前最后的一搏都没有成功。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天情努力地闪躲着,却刚好碰上了青木的刀。段天涯想不通,明明天情是避开那一刀的,结果却撞上了那一刀,将自己向刀口上送。

    青木笑道:“你还是被我的“枯木逢春”给制住了吧,看你还能够躲到哪里去。”

    天情被青木一刀刺中左胸膛,天情的胸前更加红了,一个人竟然可以流这么多血。

    青木刚想拔刀,天情却伸出左手将青木的刀握得死死的,天情这一个举动让青木疑惑了,这小子这是想干什么难倒还喜欢让刀留在身体里 :\\

    段天涯也不明白天情想干嘛让青木的刀长时间停在胸膛里,难道是为了不让血流出来但是这样子却还是没有多大的用处。

    青木脸上出现了吃惊的表情,因为他想抽刀再对天情补一刀,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刀根本就抽不出来,被天情死死地握住了,原本只是以为天情是随手握住的,现在看来自己又中了天情的计谋。青木瞪大了眼睛看着天情,开始愤怒,但是愤怒也没有用,刀还是拔不出来。青木一掌向天情击去,这一掌之下,刀是拔出来了,但是青木的左手却被天情死死地抓住了,这下子青木彻底的心寒了,感到害怕了。

    天情抓住青木的手臂之后,右手挥刀便向青木的胸膛刺去,这一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一刀令青木猝不及防,一手被制,一手握刀,根本来不及阻止天情的出乎意料的一刀。青木立刻弃刀,但是徒手又怎么能够挡下天情的刀

    天情的刀穿过青木的手心,然后直接刺进了青木的胸膛,青木脸上一脸吃惊和后悔的表情,他实在是低估了天情,低估了天情必死的决心。天情一刀在青木胸膛内,豪不做停留,立刻抽出,然后又是一刀挥过青木的喉咙,青木的眼前惊现一抹刀光,然后青木就这样倒了下去,永远地倒了下去,虽然青木很不甘,但是这些不甘他只能带到地府去了。

    青木倒下去后,天情开始站立不住,大口地吐血,整个左胸膛都是血。但是天情不能倒,他还要去见湮,他还想看看湮。段天涯此时也差不多调息好了,能够勉强起身了,段天涯过来扶住摇摇欲坠的天情,立刻封住了天情的穴道,在伤口上敷上金疮药给天情止血。

    天情问道:“湮呢带我去见他。”

    段天涯神情复杂地看着天情,明明天情已经受伤这么重了,但是还是想着自己的妻子,段天涯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叹了一口气道:“好,你别急,我带你去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