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重新接带冲二脉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重新接带冲二脉

 热门推荐:
    三人一阵静默,良久,天情道:“武功尽失也没什么,请大夫为我接经脉。”

    段大夫道:“好,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老夫也一定会尽全力为你接上带冲二脉。”

    天情道:“什么时候开始”

    段大夫道:“明天,这种事情不能再拖,越拖对你的身体越不好,我今天去将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明天我就给你接脉。”

    天情道:“有劳大夫。”

    段大夫摆手道:“你是天涯的朋友,自然是老夫的朋友,这是义不容辞的事情。”

    段大夫走后,段天涯问道:“武功尽失真的不重要么”

    天情问了一句:“武功重要还是心爱的人重要”

    段天涯不明所以地问道:“当然是心爱的人重要,但是这两着有关系么”

    天情悠悠地望着远方的云彩道:“武功没了就没了,没什么可惜的,心爱的人要是没就再也不会有了。”

    段天涯懂了,你知道了天情的话中意思,他不再说什么。

    晚上,天情搂着湮,躺在床上。湮仰着脖子问天情道:“你明天就要接受大夫的治疗了,听说一旦失败,你会武功尽失”

    天情点头用鼻音道:“嗯。”

    湮突然就哭泣鼻子来,天情笑着安慰道:“傻瓜,武功尽失而已,又不会死,哭什么。”

    湮道:“我知道武功对你们练武的人来说,武功就是你们的生命...”

    湮还想继续说下去,天情已经阻止道:“傻瓜。你就是我的生命,武功算得了什么,不过身外之物,你才是最重要的,一切都比不上你重要。”

    湮听了天情这话以后,鼻子酸酸的,只想哭,心中充满了感动。

    第二天,段大夫开始为天情治疗。

    治疗开始前,段大夫道:“这个过程可能会很痛,你要忍住,不能乱动。”

    天情笑道:“没事的,大夫开始吧。”

    段大夫道:“我先用金阵将你的任督二脉封住,将那股庞大的内力留在任督二脉内,防止它们流窜,然后再开始为你金针。”说完便用金针封了天情的任督二脉,将天情体内的那股庞大的内力暂时封在任督二脉内。

    段大夫开始施针,在天情冲脉的气冲、横骨、大赫、气穴、四满、中注、盲俞、商曲、石关、阴都、通谷、幽门、等十二个穴道下针,针入皮肤半寸。然后在带脉的带脉、五枢、维道等六个穴位下针,左右各一个,进入皮肤一寸。

    将这些金针下完后,段大夫开始为天情接脉,将天情置于药水中,用内力为天情接脉。段大夫将自己的内力注入天情的带冲二脉,在天情的带冲二脉内游走,用自身的内力作为指引,将天情的带冲二脉给接起来。

    段大夫一边让内力在天情体内,然后一便慢慢捻动金针,慢慢深入天情的穴道里面,刺激天情的穴位神经,这个过程非常缓慢,段大夫小心翼翼地不敢有丝毫的差错。当段大夫为天情刺激完所有穴位后,已经是两个时辰后的事情,段大夫一脸的疲惫,显然施针消耗了大量的精力。

    段大夫擦汗道:“天涯,接下来你来为天情疏通穴道,让你的内力在天情的带冲二脉内游走,来回十次,要缓而慢,千万不能冲断了那脆弱的经脉。记得不要让你的内力残留在天情的体内,将天情的经脉疏通后,天情的带冲二脉便接上了。”

    段天涯按照段大夫所说,双掌置于天情左右五枢的穴道上,将自己的内力缓缓注入天情的体内,让自己的内力在天情体内缓慢地游走,小心翼翼的。因为稍不注意可能就会冲断天情刚接好的经脉,如此十个来回后,天情的经脉已经如同新生的一般。

    段大夫撤掉了金针,但是却没有解开天情的任督二脉。段大夫道:“你的任督二脉,十天内暂时不要解开,等十天后再解开,冲任督三脉是一体的,防止那股强大的内力跑到冲脉去,将脆弱的冲脉给冲断了。”

    天情的带冲二脉虽然说是给接好了,但是十天内不得动用内力,况且天情体内的任督二脉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这也是一个不得不解决的隐患,因为不知道这股内力什么时候会突然在天情体内发作,就像个小孩一样,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哭。

    段天涯问段大夫道:“大夫,天情的带冲二脉的问题解决了,但是他任督二脉内的内力怎么办”

    段大夫皱着眉头道:“这件事,我们就真的帮不了忙,要等天情带冲二脉好后,让他自行引导,如果这股庞大的内力能够为了自己所用,那么这便是天大的好事,如果不能为天情所用,那便要想个办法将这些内力引导出体外,防止内力在天情体内胡作非为。”

    段天涯心中了然,看来这一切都要靠天情自己的造化,别人是帮不了他了。

    接好了经脉后,天情便昏睡了过去。黄昏的时候天情才醒过来,醒过来便发现了湮的笑脸,天情对湮笑笑。

    湮道:“情哥哥,你终于醒了,你的经脉已经被段大夫给接好了。”

    这时段天涯也过来道:“天情,你的经脉已经接好,但是刚接好的经脉过于脆弱,你十天内不能够用内力,不然经脉承受不住压力,便又会断掉。”

    天情点点头,然后段天涯便出去了,把空间留给这对小夫妻。

    两人就这样在房间内,静默无言,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对方。湮还没有说话,便开始流泪,如今天情好了,自己这么幸福,但是为什么却流泪呢

    天情知道湮为什么流泪,坐起身,将湮抱在怀里道:“好了,不哭了,孩子没了,我们再生就好,不要哭了。”

    湮反而哭得更加厉害了,天情知道她心中所想的,如今天情和自己的伤都已经好了,但是孩子却没了,那是两个人的结晶,就在那轻轻的一掌中烟消云散了,变为了一滩血。

    天情轻轻地用亲吻来安危妻子,失去了孩子对湮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但是毕竟天情没有事,总算是个安慰。

    湮躺在天情的怀里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和天情的点滴,湮道:“本来我都已经替孩子想好了名字,如果是个女孩就叫他清儿,他含有你我名字的各一半。男孩的名字我还没有想好,打算留给你取。”

    天情想了一会道:“叫悟儿吧。”

    湮疑惑道:“为什么叫悟儿”

    天情道:“悟字是心中有我的意思。”

    湮喃喃道:“悟儿,清儿...”

    天情像是提前预知了湮的情绪,抱着湮道:“如果我们再生孩子就叫他们悟儿,清儿。”

    湮在天情的怀里点头道:“嗯,就叫他们悟儿,清儿。”

    一时间,房间内又恢复的寂静。

    青木的死传到神水宫,绾萝自然是勃然大怒,没想到青木竟然也败在了天情的手上。

    绾萝对白杨道:“这件事情,白长老怎么看,我们该怎么对付这个天情”

    白杨本来一直都是闭着眼睛,这时才睁开眼睛道:“按宫主所说,这个天情武功废了一半,从南疆回来报告的人说,是一个叫段天涯的人在维护天情,这个段天涯在南疆稍有名气,江湖人称天涯望断肠,是有两下子的人,但是相比青木还是打不赢的,青木肯定是阴沟里翻船,大意轻敌了,这才落得如此下场。”

    绾萝眼神一亮道:“白长老的意思是打算去南疆将这个天情和段天涯一起抓来”

    白杨眼皮一振道:“抓个天情而已,不需要我们兴师动众的,我们何必要大老远地跑到南疆去,让他们自己来苗疆不是更好么”

    绾萝皱眉道:“让他们自己来苗疆,他们会么,他们才逃出苗疆。”

    白杨道:“你忘了我们手中还有人。”

    绾萝眼前一亮道:“我明白了白长老的意思了,我们只要将要杀掉礼奢和礼华的消息传到天情的耳朵里,不愁天情不会自投罗网,像这种正道人士,肯定会来的,一个是他的岳丈,一个是小舅子,他不可能不来。”

    白杨赞赏道:“宫主不愧是宫主。”

    绾萝对弥海道:“把礼华和礼奢抓起来,将消息传到南疆去,务必让天情听见,然后我们在神水宫安排还天罗地网,保证让天情有来无回。”

    弥海听从绾萝的吩咐,先是将礼华抓起来,然后将礼奢抓来起来。

    礼华不服道:“你们为什么抓我,我是神水宫弟子。”

    弥海道:“这个要怪就怪你有个好妹夫吧,他竟然杀了青木长老。”

    礼华不练不可置信道:“天情杀了青木长老,怎么可能天情有那么高的武功么” 嫂索十三少剑

    不由分说,礼华已经被关进了大牢。

    月舞被关在大牢里面已经有了半个月了,这半个越来,她除了送饭的便没有见过任何人。当礼奢和礼华被关进来的时候,月舞吃了一惊问道:“你们怎么会被抓进来了”

    礼华这才发现圣女竟然也被关在这里,礼华气呼呼道:“他们说天情杀了青木长老,所以便将我们关了进来。”

    月舞一脸震惊道:“天情杀了青木长老,这怎么可能,天情身受重伤,怎么可能是青木长老的对手”

    月舞叫来看守的人问道:“青木长老真的被天情杀了”

    看守的人恭恭敬敬道:“回报圣女,青木长老确实是死了,连遗体都运回来了,从南疆回来的人说亲眼看见青木死在天情的手上。”

    月舞心中犯着嘀咕,天情在那样的重伤之下,能够自保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更何况还带着湮这样一个刚流产的人,怎么可能是青木长老的对手月舞想来想去,想得心乱如麻,在大牢里面来回走动,一刻也停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