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罗地网独身闯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罗地网独身闯

 热门推荐:
    天情逃出神水宫大牢,然后一路飞奔下山,半路上,天情身体不支,倒在地上。绾萝那一掌可谓是毒辣无比,差点就要了天情的命。天情一路上摇摇晃晃地回到了自己的家,倒在床上,天情开始苦笑,自己怎么那么愚蠢,月舞怎么会那么容易被放出来,自己怎么就没有察觉那不是湮

    天情开始想,湮到底会被关在什么地方怎么自己就找不到天情突然间惊醒了,湮一定是被关在了上次关押自己的地牢,在大牢的下面。天情开始痛恨自己,明明感觉离湮那么近,但是就没有发现湮就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地牢里面。但是显然在去一次神水宫地牢已经是不现实的事情了,这一次他们的戒备肯定很森严,自己根本是有去无回,最致命的是自己挨了绾萝那一掌,一时间大伤元气,根本不是二人的对手。

    天情开始运功疗伤,一时间也顾不得带冲二脉是刚接好没有多久。经过一整夜的疗伤,天情总算是将伤势给镇压下去了,时间仓促,已经没有时间给天情疗伤了,湮中午就要被活祭。

    天情中午时分,单人单刀就上了月神山,一路上没有人阻拦天情,天情很顺利地就来到了神水宫的大殿前。绾萝早已经在大殿前等着天情,绾萝笑道:“看来你恢复得挺快的嘛,中了我一掌,现在就生龙活虎了。”

    天情寒着脸道:“别废话,湮在哪”

    绾萝笑道:“我们准被在月湖活祭你那美丽的妻子,将她献给月神。”

    天情脸色铁青道:“月湖在哪”

    绾萝笑道:“你想死,我带你去便是。”

    在绾萝的带领下,天情来到了月湖,果然看见了湮被人用木筏绑着放在湖中心。

    绾萝笑道:“她就被绑在木筏上,绑木筏的是水藤,在水中浸泡的时间一长,会自动散开,她已经被放在木筏上面一个时辰了,很快木筏便会散开,到时候你的妻子就会沉入湖中献给月神。”

    天情立刻飞身向湖心掠去,但是却被绾萝阻止了。绾萝笑道:“我在这里,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让你在我眼皮底下救人”说完便又是一掌击向天情,但是天情根本无心和绾萝缠斗,越是耽搁,湮的生命危险就越大,这样子下去,湮就会被活活淹死。

    天情摆脱了绾萝,来到湖边,还没有来得及向湖心飞去,湖中飞起一个人,一掌击向天情,幸好天情及时后仰,这一掌擦着天情的下巴而过。天情站立后,寒着连看着眼前的人,又是白杨,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天情根本无心打斗,只想将湮先救上来再说,但是白杨却拦在了天情的身前。身后又有着绾萝在虎视眈眈,天情处于前后夹击的凶险局面。

    天情几次想突破白杨,向湖心掠去,但是白杨就像是一座山一样,挡在天情的身前。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天情心急如焚,时间越是拖下去,对湮来说就越危险。但是天情却又无法突破白杨的防线,天情这一个感到深深的无力。

    几次突破不仅没有成效,反而是浪费时间。天情认清了,非要将白杨和绾萝击败,不然根本救不了湮。天情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的任督二脉,天情要做最后的殊死一搏,成败在此一举。

    天情手握紧刀,白杨也亮出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一根木杖,虽然是根木杖,但是天情却丝毫不敢小看。天情一刀以劈天之势劈向白杨,白杨手中的木杖举在头顶,运用内力于木杖。天情那劈天之势一刀砍在木杖上,白杨纹丝不动,好好的站在原地,反而是天情被震退了好几步,天情一脸的凝重看着木杖。

    白杨笑道:“怎么样,老夫的鬼木杖的滋味还好受吧。”

    天情并不答话,阴沉着脸,心想,硬拼的话自己根本就不是白杨的对手,他的内力就远胜自己,只能以巧取胜。还没有想完,绾萝的刀已经从身后偷偷的袭来,天情扭身一刀格开绾萝的刀,然后整个身子旋转着击向白杨,白杨脸色变了,变得正经,不再是笑嘻嘻的,青木那老家伙就是死在了轻敌,正经可不能犯青木同样的错误。

    白杨迅速换了个方位,来到天情的身侧,举杖就向天情的腰间砸去,这一杖要是砸中,天情的腰肯定是要断的。天情见白杨突然就换到了正经的左侧,心中一惊,好快的反应速度。天情及时用力一扭,整个人便停止了向前的趋势,整个人翻身,一刀砍向白杨的木杖,然后趁机离开了白杨的攻击范围。天情这一刀力道有限,并没有将白杨的木杖给击退,只是让木杖缓了一缓,木杖砸在地上,地面的砖块为之碎裂开来,可见这一杖的威力。

    白杨赞赏道:“不错,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好的反应能力,不过你还是逃不了死在老夫杖下的命。”白杨还没有赞赏完便已经是一杖又击向天情,根本不留给天情喘息的机会,天情慢慢地被逼着离湖边越来越远。不多时天情身上已经负伤,是绾萝从后面偷袭得手的,趁着天情和白杨在打得难舍难分的时候,绾萝就上前砍一刀,但是天情又根本分身乏术,以一敌二,更何况是白杨和绾萝这样高强的对手,对天情来说压力不小。

    天情的小腿又中了一刀,差点都站立不稳。但是天情还是咬牙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如果自己倒下,湮就没有人来救了。

    半个时辰,天情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流了一身的血。这不仅没有将天情的斗志给磨灭,反而更加激起天情的怒意。天情怒吼一声,手中的刀握得更加紧了,天情决定改变策略,先杀绾萝,再对付白杨。

    天情一刀逼退白杨,然后运用“纵情遗恨生死决”瞬间来到了绾萝身边,一刀砍向绾萝,绾萝的刀法也是不俗,及时格住天情的刀,两人眨眼间缠斗数十招,白杨的木杖又围了上来,一时间天情陷入了险境。绾萝的刀只是在天情身上造成一些伤口而已,而白杨的木杖,一杖便能够要了天情的命。

    天情被逼得不得不对付白杨的木杖,一下子局势又回到了之前。天情心中很烦躁,这样子打下去,没玩没了,而绑着湮的木筏眼看就要散开了。天情一急躁,刀法便出现了紊乱,然后便被白杨抓住了机会,一杖击在天情的胸膛上,但是却是击在了肋骨上,幸好击在天情的肋骨上,不然断的不仅仅是肋骨,连胸膛都会被刺破。

    天情吐了一口血,连退几步,又被绾萝趁机割了一刀。天情用刀支地,一脸的苍白,显然白杨这一杖打得天情伤很重。白杨道:“吃了老夫一杖,竟然只吐了一口血,实在是让老夫吃惊,像你这样的人才,又何必为了一个女人丢了自己的性命”

    天情脸色苍白道:“她是我妻子。”说完一刀便向后砍去,绾萝此刻正好打算趁着白杨和天情说话的时间袭击天情,没想到天情竟然反身先击向了自己,于是措不及防,被天情一刀砍中了右手。绾萝只感觉到一阵痛入骨髓,然后右手流出了殷红的血液,绾萝左手握着右臂,向后急退,退出战局。

    绾萝被天情给砍中的消息瞬间便传遍了整个神水宫,连大牢的看守都在议论纷纷,宫主竟然被那个天情给砍了一刀...月舞又被关回了原来的地方,月舞听到了守卫的议论便将守卫唤来问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看守的人恭恭敬敬道:“回圣女,外面那个天情和宫主长老二人激斗,天情砍了宫主一刀,宫主现在正在神殿包扎。”

    月舞心中震惊,天情竟然以一敌二,必定处于下风,竟然还砍中宫主一刀,想必天情一定会受了很严重的伤,白长老的厉害自己是知道的。月舞眼珠一转道:“你快讲我放出去,我要去帮长老对付那个天情。”

    守卫道:“圣女,这个没有宫主的命令,谁也不敢放您出去啊。”

    月舞道:“这个天情这么难对付,连宫主都伤在他的手下,你还不放我出去,让我去帮长老,不然长老也伤在他的刀下,这个责任你但得起么”

    守卫迟疑道:“这...”

    月舞嚷嚷道:“这什么这,赶紧打开,让我出去对付那个天情,不然白长老手上的责任你来背么” :\\

    在月舞的威胁连带哄骗之下,守卫将牢房的门打开了。

    月舞一路飞奔到了月湖,发现天情正在和白杨激战,局面看起来完全是一面倒的形式,天情伤痕累累,一袭白衣都快成了血衣,触目惊心,看得月舞一阵心痛不已。

    此刻木筏已经在慢慢散开,天情心急不已,但是白杨却缠着天情,天情一时间根本就无法脱身。

    天情看到了月舞便道:“月舞,快救救湮,求你了。”

    白杨立刻寒声道:“月舞,别忘了你是圣女,不能救。”

    月舞一瞬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在迟疑中木筏已经完全散开了,湮开始慢慢地沉入湖中。月舞咬牙,不管了,不管长老和宫主怎么责罚自己,自己都要去将湮救起来,毕竟这是天情第一次开口求自己,看着天情希冀痛苦的表情,自己死也要帮他这一次。

    月舞飞身来到湖中心,抓起湮,几个蜻蜓点水便安然地来到了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