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切只是因为爱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切只是因为爱

 热门推荐:
    白杨一杖得手,脸上没有半点得意之色,以他白杨的能力,竟然还要靠暗算才能取胜,真是丢人。白杨本以为,天情在这一剑之下,天情必然不可能会活着,这一剑直刺天情的心窝。但是天情却好好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只是脸色惨白而已,白杨疑惑了。

    白杨细细地观看天情,仔细地看着天情的伤口,终于发现了原因所在。这一剑并不是自己刺偏了,而是天情站偏了。本来天情如果站立着不动,自己这一剑必然穿透天情的心脏,天情断无活命的道理。但是在自己这一剑刺出的时候,天情本能的反应要闪躲,但是想到身后的妻子,天情又停了下来,所以这一片才没有刺中心脏。

    白杨脸色黑了,天情竟然能够在自己的暗算之下躲开,天情的轻功到底有多快如果不是天情身后站着他的妻子,自己根本不可能刺中天情,白杨觉得自己根本无地自容。白杨只想找个石缝钻进去,才能掩饰自己的无能。

    白杨心中充满了对自己的不满,只想击败天情,一洗之前的耻辱。白杨道:“十五年前,老夫便不用剑了,如今,你竟然能够让老夫再次用剑,就算是死,也不冤了。”

    天情并没有答话,但是看天情的脸色明显是对白杨的话不屑一顾。白杨的剑法走的是刁钻毒辣的路线,专门攻向天情不好防守的位置,如下阴和喉头等地方,而且往往出剑的方向很诡异,像蛇一般。除了一开始天情有点无所适从以外,到了后面,天情对白杨的剑法根本是得心应手。

    白杨的剑法还没有攻到天情的面前,天情的刀已经在半路上等着白杨,半路截下白杨的剑,然后反攻白杨一刀。白杨是对天情不了解,要是对天情了解的话,白杨绝对不会用剑法对付天情,绝对还会用杖法。

    天情从小便是学剑的,别忘了天情可是天剑山庄的三公子,天剑山庄自然是用剑的好手,而不是用刀。天情自然也是用剑的好手,风雪老人带天情进风雪谷的时候,第一次教给天情的便是他赖以成名的晴空剑法。天情在风雪谷待的前三年,有两年半的时间都在学剑,之后后半年才学刀法和枪。

    对于剑,天情用剑浸了很久,用剑已经是到了很高的水平,绝对是一流高手的水准。天情对剑的理解和悟性高到风雪老人都自叹不如,虽然那时天情还是只有十一岁而已。但是为什么天情用剑那么厉害,天情不用剑,反而用刀呢这个恐怕只有天情自己清楚了,天情清楚地记得,在自己下山的时候,风雪老人曾问过自己下山是选择刀还是剑

    天情毫不犹豫道:“我选择刀。”

    风雪老人疑惑道:“为什么不选择剑如果你选择剑,我便会将碧霄给你,让你带着他闯江湖。”

    天情当时笑道:“闯江湖的人带的自然是刀,人人都说刀头舔血,从来没有人说剑头舔血。剑是杀人用的,还有我可不想让别人叫我剑客剑客的,多难听啊。”

    风雪老人笑问:“剑客怎么难听了”

    小天情道:“你看啊,晴空剑客,晴空贱客,别人一直都在骂你,你还高兴得像个宝似的。”

    风雪老人没想到小天情会这么回答,一时间笑了起来。

    白杨用剑对付天情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白杨还没有出剑,天情心中便已经有了白杨出剑的所有路线,一出剑,天情便能够准确的判断出白杨是想攻向哪里。所以天情才能够每次封住白杨的剑招,让白杨无剑可施。

    天情已经好久没有用过剑了,正是因为白杨这一剑,让天情重新用起剑法来。天情以刀做剑,刺向白杨,白杨闪躲,但是就在白杨躲开的时候,天情的剑又化作刀法,一刀向白杨削去,闪躲不及,大腿便被天情割了一刀。一连十次,白杨被天情割了十四刀,白杨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根本想不到什么方法去抵挡天情的刀。

    白杨虽然一直处于下风,一直被天情的刀连连割中,但是白杨却还是没有放弃,一直在找机会,伺机而动。慢慢的,白杨发现了天情剑法的一点门道,白杨发现天情用的剑法很是熟悉,总觉得哪里见过一般。当天情高高跃起,身如飞鹤一般,白杨瞬间便想到了天情所用的剑法是什么,那便是晴空剑法。

    白杨问道:“你是晴空剑客什么人,怎么会他的晴空剑法”

    天情道:“晴空剑客是家师。”

    天情此话一出,白杨绝望了,彻彻底底绝望了。自己十五年前之所以弃剑练杖是因为自己十五年在中原,碰上了当时声名赫赫的晴空剑客,自己找他比试了一番,然后败得一塌糊涂,根本就没有半点取胜的希望。那一战,彻底摧毁了白杨用剑的信心,自此,白杨便弃剑从杖,再次闻名于江湖。

    如今,天情竟然是晴空剑客那老不死的徒弟,而且一手晴空剑法用起来好像比当年的晴空剑客还要厉害两分,自己怎么可能会有取胜的机会白杨的心彻底凉下去,自己怎么那么倒霉,碰见谁不好,偏偏碰上了晴空剑客那老不死的徒弟。

    被天情一路打压,白杨的心中已经烦躁不已,以前被晴空剑客打败,如今被他的徒弟打败,这人生还怎么继续白杨决定挽回面子,不管怎样,都要在天情的手中挽回面子,不然便只有死路一条。

    白杨孤注一掷,剑法直刺天情的心窝,不管不顾,一心想杀死天情。但是此刻的白杨又怎么杀得死天情,白杨的心已经乱了,剑法自然威力大打折扣,如果白杨不知道天情用的晴空剑法,或许白杨还能够取胜,但是一旦知道天情是晴空剑客的徒弟后,白杨彻彻底底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了。因为在白杨的心里,自己已经输了,自己不可能打得过晴空剑客的晴空剑法,这无疑是白杨致命的错误。

    白杨一剑果然刺了个空,天情翻身而起,白杨的剑从天情的小腹下面穿过,天情一刀作剑刺中了白杨的咽喉,白杨就这样倒了下去。白杨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自己莫名其妙的败了,又怎么会瞑目

    白杨一死,绾萝就慌了,连最后的白长老都死了,她该怎么办她一个人根本就不是天情的对手,天情肯定不会放过她的。绾萝开始害怕起来,她并不想死,她还年轻,她才三十多岁而已,连四十都不到。绾萝这一慌,便被月舞一掌扫中,摔出丈于远,刚好摔到了湮的旁边不远的地方,处于湮和天情的中间。

    白杨一死,天情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毕竟天情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流了那么多的血。天情之前明明已经不能再使用纵情遗恨生死绝,但是为了就湮,天情还是强行使用了,因此天情的冲脉又断了,承受不住压力而断裂。天情之所以一直没有倒,完全是因为天情一直在咬牙坚持着,不然换做普通人,有三条命都已经倒了。天情气一松,便一头栽倒下去。

    绾萝正在想着自己该怎么办,却突然看见天情倒了下去,绾萝开始笑,天情竟然也倒了下去。看来月神还是眷顾着自己的,绾萝心中大喜不已。绾萝站起身来,恢复了之前的姿态,当年是绾萝却不敢靠近天情查探天情的伤势,她担心天情突然从地上起来,然后要了自己的命,自己远远地看着便好。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场内的局势瞬间又变得有利于绾萝。天情的倒下,对湮和月舞来说,无异于是个晴天霹雳,两个人同时向天情奔去,急切地向看看天情的情况怎样了。月舞第一个来到天情的身侧,不仅仅是因为月舞会轻功,更因为月舞和天情之间没有阻拦。

    湮的情况就不同了,湮离天情并不远,但是两人中间站着绾萝。湮一时间也没有注意绾萝,便直接向天情跑去,从绾萝的身边经过。绾萝眼疾手快,湮又不谙武功,一下子又重新落入绾萝的手上。绾萝狂笑不已,最后的赢家还是自己,只要这个礼湮在自己手上,她就不怕天情。更何况如今天情倒在地上,生死未卜,还有什么好怕的月舞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自己手中有人,月舞根本不敢随意乱动。

    绾萝恶狠狠道:“他死没有”

    湮则心乱如麻,哭喊道:“天情,你怎么了”

    月舞探了叹天情的鼻息,又探了探天情的脉象。脉象虚弱,气若游丝,但是还是没死,天情只不过是受伤太严重了,非常需要休息而已。  .{.

    看着湮在绾萝手中,月舞迟疑了,自己要不要出手救湮,要不要将天情唤醒如果让湮死在绾萝手中,那么自己便能够陪在天情的身边,这是自己一直向往的梦。但是这样是否太残忍了,用比别人的生命的成全自己的幸福,更何况自己的幸福还是从别人的手中夺来的,一时间,月舞陷入了矛盾中,不知道该怎么抉择。

    就在月舞矛盾的时候,天情双手撑地,站了起来。天情竟然还能够站起来,这无疑出乎了月舞的意料之外,天情明明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天情是怎么站起来的

    看着重新站起来的天情,湮的脸上闪动着幸福的泪光,只要天情活着,那便比一切都重要,那怕是要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她都不介意。

    绾萝看着重新站立的天情,眉头就皱了起来,将受伤的湮扣得更加紧了。一旦湮从自己的手中逃了出去,那么自己便失去的最后和天情讨价还价的筹码,所以绝对不能让湮从自己的受上逃掉。

    天情虽然站了起来,但是由于失血过多,眼前开始慢慢模糊,但是天情却明确的知道湮被绾萝给扣住了。虽然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但是自己一定要救下湮才能够倒下去,哪怕是死也要在救了湮之后才能死。

    到底是什么支撑着天情再次站起来天情由于失血过多,看都快看不清楚眼前的人了,脚步不稳,随时都可能再次栽倒下去,但是天情就是站了起来。这根本不能用常规来解释这一切不合理的现象,如果非要说为什么天情能够再次站起来,这一切便都是因为“爱”。

    只有爱,才能够支撑着本来已经倒地的天情咬牙再次站起;只有爱,才能够支撑着天情受伤这么久,却依然不肯倒下;只有爱,才能够让天情死也要救出湮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