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切到头终成空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切到头终成空

 热门推荐:
    天情摇摇晃晃地站立着,但是绾萝却丝毫不敢轻视,一脸凝重地看着天情,注意天情的每一个动作。左手将湮扣得紧紧的,这是她的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湮不在自己的手中,那么,天情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连白杨长老都死在了天情的手上,自己根本就无力和天情抗衡。

    绾萝扣着湮,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近天情,想看看天情到底还有没有还手的能力,如果没有的话,当场将天情杀掉,如果天情还有还手的余力,就拿他的妻子做挡箭牌,然后袭击天情。

    天情此刻已经是接近极限了,冲脉又断了,之前解开的任督二脉的那股内力也在四处乱窜,流血过多,知觉在一点一点地流逝。天情此刻的感觉便是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天情很想提起力气,因为湮还在绾萝的手中。天情就这样凭这一股毅力站立着,其实根本不堪一击,脆弱无比。

    天情口气虚弱道:“你放开湮,我不杀你。”

    绾萝盯着天情道:“你的话,我怎么能相信”

    天情双眼一闭,脸上开始有了怒意,但是心中却在思索着怎样才能将湮从绾萝手中救下来。天情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出绝对安全的想法,所有的方法都是以湮的生命为风险的,天情不敢冒这个风险。

    天情道:“要怎样,你才能放过湮”

    绾萝嘴角开始有笑意道:“这个简单,你自废武功就行。”

    天情豁然猛睁双眼,眼中露出凶光,这一刻,天情已经打算杀掉绾萝,之前还打算放绾萝一马,现在看来自己的想法完全是多余。但是湮还在绾萝手中,天情根本不能够轻举妄动。

    天情一步一步地缓慢走向绾萝,步子轻,绾萝怒喝道:“站住,你想干什么”

    天情口气衰弱道:“你不是要我自废武功么,我自废给你看。”说罢,天情开始动手,手上的动作无比迅疾,看得绾萝眼花缭乱,根本就看不清楚天情在做什么。

    绾萝怒喝道:“停,别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招,你要是敢轻举妄动,我就捏死她。”说罢,扣住湮咽喉的力道又重了一分。

    天情一切准备好,刚想出手,但是绾萝更快一步,手死死地扣住湮的咽喉,天情畏惧了。自己现在的速度完全不能和以前比,自己来不及在绾萝动手之前就救下湮,他不敢冒这个险。但是湮在绾萝手上,多待一刻便多一刻的危险,天情已经不能再容忍湮还在绾萝的威胁中了。

    天情又走进了一步,绾萝立刻挟持着湮退了三步。天情道:“怎样你才能够放了湮”

    绾萝恨恨道:“只要你死了就行了。”

    天情看着湮,毫不犹豫道:“好,我自尽。”说完便拿起地上的刀向胸膛刺去,没有丝毫的犹豫,刀一下子刺进了天情的胸膛,鲜血溢了出来。

    湮对天情哭喊着:“不要,不要。”到最后湮哭得已经没有声音了,只剩痛苦,因为天情已经刺了自己。

    绾萝看着天情拿刀刺自己,但是还是不放心,还是一脸的戒备。

    天情拔出刀,顿时胸膛红了,天情虚弱道:“你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绾萝看着天情那血染的胸膛,相信了天情是真的自尽,但是为了保险起见,绾萝还是要亲自上前补上一掌。绾萝放开湮,然后一掌扑向天情,绾萝一掌印在天情的胸膛,但是天情却像个没事人一般,原地站立不动,除了吐了一大口血外并没有什么事情。绾萝就不一样了,天情硬抗绾萝这一掌并不是白挨的,天情在绾萝一掌印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一把掐住了绾萝的脖子。

    天情一脸的冷然,让人感到害怕,特别是绾萝。绾萝感受到的是明显的杀气,绾萝心如死灰,果然中了天情的圈套,世间果然没有站着等自己杀这么便宜的事情。绾萝心想,这下子只怕是活不了了,但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绾萝从身上掏出暗器,天情一看,当即松手,一脚踢向绾萝。绾萝直接被踢飞三丈远,重重摔倒在地上,天情这一脚对绾萝来说无疑很致命。绾萝只觉得直接的五脏六腑都像瞬间被踢碎了一般,整个内脏都支离破碎了,绾萝知道自己肯定活不了了,绾萝恨恨地盯着天情,眼里充满怨恨毒辣的光。

    天情这一脚踢坏了,本来湮一脚成功地逃离了危险,但是天情这一脚又将湮置于极为危险的境地。这一脚将绾萝踢到了湮的后面,而湮就在天情和绾萝的中间。天情和绾萝同时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天情脸色变了,绾萝笑了。

    天情急忙向湮掠去,用尽全身的力气,只想最快地来到湮的身旁,但是天情还是晚了,天情身受重伤,速度已经比不上银针了。绾萝一出手,三枚银针飞向湮,在天情来到湮的身边的时候,银针已经深深地刺入了湮的后背。

    天情急忙替湮拔掉银针,发疯似的着急问道:“湮,你感觉有没有什么事情”

    湮摸了摸后背道:“感觉麻麻的,酥酥的,有点痒。”

    绾萝:

    天情看着湮,一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眼中是无尽的悲伤。天情无比艰难道:“好,我带你回家,回我们的家。”

    天情虽然一身的伤,但是已经顾不得去处理伤口了,湮只有短短的一天的时间了,甚至连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天情要抓紧这短暂的时间,这是抓紧和湮剩下的时间了。

    天情搀扶着湮回到了抓紧的家,这个爱的小屋。湮对天情道:“我们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天情看着湮,痛苦得说不出话来。

    湮对天情道:“老公,我帮你包扎伤口,你穿上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白衣给我看看好不好,我想看你白衣的样子。”

    天情痛苦地点头,脱下了衣服,露出的上身。伤口已经凝固,湮端来水,轻轻地为天情擦拭着身体。湮轻轻地抚过天情身上的每一个伤口,这每一个伤口都是为自己留的,湮还记得新婚的时候,天情身上没有一个伤口,但是如今摸起来,这是伤痕遍布,几乎找不到一块地方没有伤痕的。

    湮觉得这些伤痕就像是割在自己的身体一样,一样的痛,湮在天情的身前,不敢掉泪,但是转到了天情的身后,便再也忍不住泪雨滂沱。湮想,如果没有自己,天情绝对不会受这么多的伤,天情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挡了这么多伤害,自己真的很幸福,能够和天情在一起七个月,自己已经心满意足了。

    湮不在奢求什么,只想和天情一起好好渡过自己生命中的最后时刻,这样,自己就算永远离开天情,自己也不会后悔了,至少自己和天情在一起了,天情那么爱自己,自己已经足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