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四十章 一切恍若如初见

第一百四十章 一切恍若如初见

 热门推荐:
    湮为天情擦拭完身体,然后包扎好了伤口。从箱底拿起天情刚来苗疆的时候穿的那件白衣,为天情穿上,动作和缓温柔,眼中充满了情意。

    湮看着白衣的天情,一瞬间仿佛回到了自己在家门口初见天情白衣的时候,那时天情刚来到苗疆,自己第一次看见天情。自己第一次动心、第一次对天情笑、天情第一次对自己笑、第一次和自己说话、在篝火晚会上第一次牵着自己的手、第一次抱着自己入睡、自己第一次成为天情的新娘。

    这些甜蜜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一样,湮在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天情,伏在天情的肩膀上哭了起来。天情也紧紧地抱着湮,仿佛一松手,湮就会消失不见。天情的表情那么痛苦,简直比杀了他还痛苦,眉宇间的伤心,三生三世都化不开。

    两人抱了良久才分开,湮笑道:“你穿着白衣真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样子。”

    天情想给湮一个笑脸,但是怎么也笑不出来,勉强的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天情道:“我以后一直穿着白衣给你看。”

    湮笑道:“好。”

    天情忍不住便伸出手,在湮的脸庞来回摩挲,仿佛再也触摸不到这美丽的容颜。

    湮道:“我饿了,我炒菜给你吃,我想喝你做的鱼汤。”

    天情道:“好,我现在就去抓鱼,你等着。”

    天情一刻也不停地跑了出去,一路上飞吹着天情的眼泪,眼泪斜飞。在天情离开房子的时候,湮便忍不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真的舍不得天情,舍不得离开天情,但是这一切都是命,自己只有短暂的时间陪着天情了,自己想再感受一下天情的温暖。

    天情很快便将鱼抓了回来,湮已经做了许多菜。天情熟练地杀鱼,然后洗干净,不一会鲜美的鱼汤便做好了。两人将菜端上后,满满的一桌子。

    两人相对着做了下来,湮为天情夹菜道:“这是你平常喜欢吃的,我特意多做了一些。”

    天情道:“我一定全部吃完。”

    湮喝了一口鱼汤道:“你做的鱼汤还是那么好喝。”

    天情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难过得已经说不出话来,道:“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只做给你一个人吃。”

    两人一边吃着菜,一边慢慢说着两个人甜蜜的过往。湮笑道:“虽然我们只在一起七个月,但是去感觉我们在一起了好久,比七年还长,但是我还是嫌时间太短,怎么这么早我们就要被分开”

    说着说着,湮便再也说不下去了,眼泪掉落在汤碗里。湮痛苦,天情比湮还要痛苦,湮的痛苦是有声的,天情的痛苦是没有声音的,在心中无声地哭泣着。

    两人慢慢地说着过往的点滴,有快乐的,说着说着湮便笑了起来,但是天情不管怎么笑,看起来都是哭。有悲伤的,但是湮却不在天情面前哭,湮想把自己笑容留给天情,不想天情还记得自己哭的模样。

    湮对天情道:“你要记得我笑的模样,不是哭的模样。”

    天情看着湮,不再说话。

    湮还是一个人自顾自说着,湮细细地说着,把自己能够想到的都和天情说,因为这些话不说就再也说不了了。妻子给丈夫叮嘱,仿佛自己要出远门一般。

    这一顿饭吃了一个时辰多才吃完。

    吃完后,天情和湮两人躺在床上,但是谁都没有睡着,两人手拉着手。湮还是在絮絮地说着,这一辈子的话,湮要在这一晚上说完,因为湮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湮明显的感觉到了毒已经蔓延到了身上大部分的地方,看着自己慢慢变黑的皮肤,湮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只有珍惜这最后的时刻,这是两人剩下的唯一的时间。

    湮突然对天情道:“我想去看日出,你陪我去看好不好。”

    天情抱着湮道:“好。”

    但是湮身体的毒性已经在慢慢扩散,湮已经动不了了。天情抱着湮来到了山顶,找了块巨石坐了下来。

    湮看着黑夜的夜空道:“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说说话吧。”

    天情道:“好,我听着。”

    湮问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么”

    天情道:“当然记得,那是我站在围栏外面,你站外里面,你还冲我笑了笑。”

    黑夜中,彼此都看不见彼此的容颜,只听得见声音。

    天情一边流泪一边道:“因为你这一笑,所以我便问了你能不能够让我住下来。”

    湮笑道:“我当时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当你主动问我能不能在我家住下来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心中有多么的高兴。我当时想,要是你在我家住下来,我不就是每天能够看见你了么,于是我一口就答应了。”

    湮一说起来便滔滔不绝,湮道:“当初我带你去参加篝火晚会,没想到你会摘下金香囊送给我,当时我都开心得快要死掉了。当众人祝福我们的时候,我只敢挽着你的手,因为我并没有告诉你香囊的含义,没想到你却主动牵起了我的手,那时我甚至都在怀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如此快捷。如果是梦,为什么幸福感如此真实。”

    天情一把将湮揽在怀中,下巴抵着湮的头发道:“我爱你,那一切当然是真的。和你一起待了将近三个月,慢慢的我就喜欢上了你,喜欢你的容颜,喜欢你的眼睛,喜欢你的一切一切。我也没有想到我们会那么快就结婚,幸福是真的来得太快了。”

    天情后面还有一句话,却没有说。这句话便是:“幸福来得太快,所以才这么短暂。”

    湮道:“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那么快就做你的新娘,幸福来得太快,我都来不及反应,我就由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女人,这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真想一辈子不醒来。”

    湮这句话刚说完,便感觉有液体滴在自己的头发上。湮摸到天情的眼睛,为天情擦去泪水道:“不要哭,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个女人一样,我才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天情道:“好,我答应你,不哭,以后也不哭。”

    湮笑道:“这才是我那个什么都不怕的丈夫。”

    湮笑道:“还记得你第一次煮面没有放盐,第二次炖汤放太多盐的事情么”

    天情道:“记得。”

    湮笑道:“第一次煮面的时候,你不知道要放盐,我也没有教过你,结果你把水煮开了,然后就把面条放了下去,结果什么都没有加。炖汤的时候,我已经炖好了,就差盐没有放,于是让你放,你认为汤的水多,于是多放了盐,最后你放了四勺湮,咸死了。”

    湮笑道:“还有你第一次下地干农活,什么是菜什么是草都分不清楚,一锄头下去,什么东西都给你挖死了,啊爸直摇头,不过你学东西真好快,不管是什么东西,下厨还是农活都是一学就会。”

    湮断断续续说了两人生活中愉快开心的事情,湮一直在笑着,但是天情不管再努力,想给湮一个笑脸,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有时候努力了:

    时间对湮来说走得很慢,她很珍惜和天情的每一分每一刻,这是和天情在一起的最后时光了。湮希望当太阳光照在天情脸上的时候,自己再看一次天情的脸,那张让自己心动的容颜。可是湮觉得自己等了好久,太阳都没有来,湮感觉自己慢慢的支持不住了,挡不住的睡意袭来,湮知道这一睡,就再也醒不了了。

    湮努力地克制着睡意,不让自己在日出之前睡着。等待了漫长的时间,太阳终于出来了,湮看见光照在天情脸上的那一瞬间天情的样子,被阳光照耀着的天情就如同自己在门外初见天情的时候一模一样,天情是那样的夺目,那样的令人难以忘怀,令人倾心不已。同样的白衣,同样的阳光明媚,天情也是这样对着自己笑。

    湮很满足,对天情笑了笑,然后在天情的怀里,选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了过去。

    天情一直不敢看着湮,怕看着看着就会哭出来,天情一直在等着日出。日出的时候,天情惊喜地对着湮道:“湮,快看,太阳出来了。”感觉怀里的人动了一下,然后过了许久,怀里的人再也没有动静了。

    天情轻轻唤道:“湮湮”

    但是怀里的人再也没有回应天情,静静地在天情的怀里睡着了。天情下了好大的勇气才敢低下头,看着在怀中熟睡的可人儿,天情一下子就模糊了双眼。紧紧地抱着湮,用自己的脸贴着湮的脸,无声地流泪。

    天情答应过湮不哭,但无声的流泪不算哭,所以天情尽情地流泪,泪过万重,都是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