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诀别苗疆回中原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诀别苗疆回中原

 热门推荐:
    天情一个人坐在山顶的巨石上,静静地流着泪看完日出,然后对着怀里已经没有呼吸的可人儿道:“湮,看完了日出,我带你回家,我们回家好不好。”

    天情抱着湮下了山,然后将湮抱回家,轻轻地将湮放在床上,仿佛湮只是睡着了一样。天情仔细地端详着湮娇美的容颜,眼中充满了柔情,说不出的伤感。月舞来到天情的家的时候,天情还是握着湮的手,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湮睡着的样子。

    月舞已经处理完了神水宫的事情,将白杨和绾萝葬了后,月舞理所当然地成了神水宫的新宫主。月舞放心不下天情,所以一大早便下山,来到天情的家。发现湮已经没有了气息,而天情就坐在床边握着湮的手,看那样的神情,仿佛湮还没有死,还在的样子。

    月舞看着天情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月舞知道现在任何劝说的语言都是苍白的,天情难过就让他一个人多待一会,自己不去打扰他就好,慢慢的天情会好的。

    天情牵着湮的手,在自己的脸庞来回摩挲,对着睡着了的湮道:“我好不容易碰见了你,放下了过去,你怎么又这么快离我而去我原本打算和你就这样在苗疆终老,过着一个平凡人的生活,做一个凡夫俗子,不去理会江湖的是是非非,过着快乐幸福的日子,本以为你会是我的幸福,可是你却离我而去,你叫我怎么幸福”

    天情一个人静静地和湮说着心里话,这些话,天情以前都没有说过,如今想说了,但是湮却永远也听不见了,这成了天情心中永远的痛。

    月舞第二天来到天情的家的时候,发现湮的尸体还在床上,天情还在床边,双眼通红,显然一直没有闭眼。月舞看着失去光泽的湮,失神的天情,月舞轻轻地抽泣。月舞带着哭腔对天情道:“湮她既然已经去了月神那里,就让她入土为安吧。”

    天情没有转身,也没有作声。

    月舞看着天情的背影,只好放弃,于是转身便走了,转身的那一刹那,月舞的眼泪绝堤。这样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湮那样善良美丽的女孩,就这样突然间香消玉殒,换谁也接受不了,更何况是天情。

    月舞这几天早上都会来天情的房子,陪天情待上一段时间,虽然之前天情一直没有让湮入土,月舞也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第四天早上,月舞一进门,便发现了不一样,湮的尸身开始变味。月舞责骂天情道:“湮已经死了,你就不应该还让她的身体留在阳世间受苦,让她入土为安吧,算我求你了,湮在下面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也会不好受的。”

    月舞本来以为自己要劝上很久,没想到,自己只说了两句话,天情便同意了。当天情转身的那一刻,月舞被吓到了,只见天情的两眼深陷了下去,整个人面色黯淡,一点生机也没有,面色发黑,嘴唇干裂,双眼已经是赤红色的了。

    月舞难以想象,天情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难道都是坐在湮的床头,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天情这几天确实是一直在湮的床边,看着湮,没有吃一口东西,没有喝一口水,连眼睛都没有闭过,很难想象这几天天情是怎么过来的,但是天情就是这样子过来了。

    在月舞的帮助下,天情将湮葬在了自己和湮第一次见面时湮所站的位置处。葬好了湮后,天情向月舞提了个要求,将房子这一片划为禁地,禁止其他人的出入,天情不想有人来打扰湮,也不想有人来打扰属于自己和湮的家。

    月舞想了想道:“好,你的这个要求,我答应你,我会将附近的居民迁走,禁止别人来打扰湮和你们的房子。”

    天情道:“谢谢你。”

    月舞心中蓦然一酸,天情和她说谢谢,心中五味陈杂,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天情一个人在湮的墓前待了五天,终于倒下了。月舞下山去看天情的时候发现天情倒在墓前,脉象虚弱,于是将天情带回了神水宫,精心照料了两天。天情醒了过来,又来到了湮的墓前,这一次天情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站立在湮的墓前,紧抿着唇,两条眉毛一直是连在一起的,一直没有分开过,谁都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出天情的悲伤难过。

    月舞办完事务,来到天情静养的房间,才知道天情已经醒过来离开了神水宫。月舞知道天情肯定是去看湮了,于是放下手中的事务便离开了月神山。

    月舞来到湮的墓前,给湮上了一炷香,月舞发现今天的天情和往日不一样,不再是像死了一样,今天开始有点活气了。天情对着湮的墓碑道:“湮,今天我要走了,有空我会回来陪你。”

    天情说完这句话,便转身走了,月舞一开始还以为天情是向神水宫走去,但是月舞发现了天情是向苗疆外面走去,天情这是要去中原。月舞心中还在踟蹰着,自己真的舍得天情离开自己能不能够放下苗疆的一切跟着天情去中原

    月舞跟着天情来到了澜沧江边,月舞还是很希望天情能够留下来的。天情刚准被渡江,便被月舞一把抱住了。月舞从后面抱住天情道:“天情,能不能留下来,留在苗疆,和我一起生活”

    天情目光遥远而深邃道:“湮都已经不在了,我留在苗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留下来做什么。”

    月舞哭喊道:“以前你有湮,所以我什么都没有说,不想打扰你们,但是如今湮都已经离开了,你为什么不给我个机会,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说完,双臂抱得更加紧了。

    天情直接而坚定,没有一丝的犹豫道:“不行,毕竟你不是湮。”

    月舞绝望道:“难道只有湮才能让你动心,我就不能让你动心么”

    天情掰开月舞的双臂道:“你是你,湮是湮,两个人毕竟是不一样的,我要走了,再见。”

    月舞拉着天情的衣袖祈求道:“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中原”

    天情看着月舞,眼神中充满了忧郁,天情深吸一口气道:“我们是两个天空下的人,是无法在一起的,你有许多子民等着你去保护他们,我要回到我的江湖去。”

    天情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渡过了澜沧江,月舞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江边看着对岸天情的身影出神。

    月舞对着天情的背影大喊,喊得声嘶力竭:“天情,我爱你。”天情的身影并没有因此而停顿,还是毫不停歇地向中原而去。

    当天情身影终于消失在视线中的时候,月舞蹲在地上,抱着双腿,嚎啕大哭。月舞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爱了,天情转身一瞬,自己孤寂一生。天情就像是一阵风打开了自己少女的心门,然后自己醉倒了,动心了,风却又吹走了,只留给自己一个绝望的背影。 、生

    月舞蹲在地上,双脚发麻,站起身,依依不舍地望着天情消失的方向,惨笑着,眼中的泪又流了下来。多么想天情能够给自己一个拥抱,月舞一直都很羡慕湮,能够有天情这样对她无微不至的好,自己呢,自己又该拿什么去渡过漫漫的余生。月舞有时候甚至想,如果用自己的生命能够换得天情对自己一夜的温存,月舞也愿意。

    还没有经历剩下的时光,月舞已经觉得自己老了,心中满是沧桑。以前至少还能够看见天情,虽然不能拥有,但是现在连看看天情都成了奢望,恐怕这一转身便是一辈子不能相见了吧。

    月舞擦拭完眼角的泪光,轻轻地对着空气道:“天情,再见。”月舞要回去好好做她的神水宫宫主,造福这一方的百姓。至于自己呢,月舞觉得已经无所谓了,无所谓好与不好,天情已经走了,自己还能够好到哪里去。月舞想,自己的这一生就这样算了吧,如果有来生,希望自己不要再做圣女,能够和湮一样,早早地遇见一个人,然后幸福地生活着,这样的生活才是令自己羡慕的。

    天情渡过了澜沧江,在极尽头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自己家的方向,那个属于自己和湮的家。然后转过头,眼中闪动着泪光。无语凝咽,湮已经和苗疆的家一起永远只能存在自己的脑海里了,再也看不见了,再也不能够抚摸湮如花般的笑容了,再也听见不见湮悦耳的声音,如银铃般的笑声,有关于湮的一切一切都再也不能看,不能听,一切都没有了。

    天情心中一阵疼痛,揪心的疼,蚀心的痛,湮就这样消失在了自己的生命中。天情感到呼吸都很困难,心中止不住的难过,这种痛楚就相当于将你的身体的一部分生生地撕裂,撕离你的身体。

    天情望着苍茫大地,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和自己来苗疆的时候一模一样的情况,不知道何处会是他的归宿。

    在苗疆的时候,和湮结婚了,本以为苗疆会是自己的归宿,但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让人来不及反应,更加不能够接受。天情觉得自己走了一圈,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困局,茫茫天下之大,自己究竟要去哪里,何处才能是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