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那一笑轻风细雪

第一百四十八章 那一笑轻风细雪

 热门推荐:
    莫凡离开后,天情睁开了眼,眼泪肆意流淌。虽然天情醉了,头痛欲裂,但是天情的神智还是非常清楚的,清楚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

    往事一幕幕出现在眼前,天情仿佛又看见了湮的笑容,笑得那样美,美得让人心动,却让天情心痛。画面变换,湮突然变成了莫北,清冷的容颜,那是自己最初心动的女孩,不过她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更何况自己刚刚失去了湮。

    天情心中充满了萧索愁苦,脑海中不断闪现着湮和莫北两个人的身影。天情原本只是打算和湮一起在苗疆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那时,湮虽然美丽,让人心动,但是天情心中还有莫北。天情希望通过湮,借着时光岁月来忘掉莫北,没想到自己真的对湮动了真情,爱上了湮这个女孩子。

    当自己真的愿意和湮在一起,在苗疆永远地生活下去的时候,神水宫的原因导致湮离开了自己。这一切仿佛是天意弄人,天情又回到了紫陌阁,再次见到莫北,不过一切已经不像离开时的样子。

    天情想,如果当初自己不离开紫陌阁,那么便不会遇到湮,湮也不会死。自己和莫北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只是离开了一年,一切都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人世间真的是变化无常。天情静静地想,如果自己没有离开紫陌阁,没有离开莫北,没有去外面走走,静静心,莫北现在会不会和自己在一起

    想着想着天情就难过起来,莫北喜欢的是夏语雪,就算自己一直赖在莫北身边,恐怕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天情就在这些胡思乱想中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天情想起昨晚自己的那些想法,嘴角只有苦笑。

    一大早,莫凡就过来邀天情去观看夏语雪教莫家子弟练武的情况。莫家子弟如今已经练到了剑法的第十三招,还差两招夏语雪便可以不用来紫陌阁教习。同时莫凡将自己对于夏家的一些想法说给天情听。

    天情和莫凡静静地站在一旁观看,同行的还有莫奕风。莫奕风为天情讲解着莫夏两家的形势,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依靠着夏宇的手段,夏家如今名声已经恢复了。但是碧落镇的话语权依然还在莫家手中,莫家子弟练功很刻苦,大家的武功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天情突然问了一句:“你们见过夏家子弟的武功么”

    莫凡道:“这个只有奕风见过。”

    莫奕风道:“我曾去夏家教过一个月的功夫,他们练功之刻苦,连我都感到汗颜。他们的武功底子很好,比莫家子弟高,水平在莫家子弟之上。”

    天情看着夏语雪,悠悠道:“奋发必定所为图强,图强必有所图。”

    莫凡疑惑道:“天情,你的意思是夏家想要对付我们紫陌阁”

    天情目光深远道:“莫家子弟一年多来练的不过是别人已经练过的招式,更何况练的还不如别人多,真真假假都不知。一年的时间要进步,只要用心,同样可以有很大的进步,武功不一定非要剑谱才能够练的。你们这样子下去,只会一直在夏家子弟的后面奔跑,永远追不上他们的脚步。”

    莫凡感到一股寒意,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自己只满足于莫家子弟的进步,根本没有想到莫家子弟只是在走夏家子弟走过的路。这样子虽然是进步,但是如若夏家对莫家发难,莫家子弟根本不是夏家子弟的对手,根本是毫无抵抗之力。

    莫凡问道:“那如何才能够让莫家子弟不走夏家子弟走过的路,赶超夏家”

    天情道:“首先便是让他们停止练习剑法,让功夫最高的奕风去教他们功夫,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够走出一条新路。”

    莫奕风道:“可是我虽然武功略有小成,但是我的武功并不算好。”

    天情静静道:“你将你的武功教给他们,比夏语雪教要好就行了。武功不在于别的,在于个人的用心,剑法都是人创的,你也可以创。甚至连剑法都不用,只要你够快,快到对手还来不及拔剑,那样就行了。功夫没有明确的好坏之分,只有胜败之分。”

    莫奕风似有所悟地点点头。

    莫凡道:“当初我们和夏家订立了协议,贸然终止协议恐怕会有非议。”

    天情道:“这个好办,你让夏语雪和莫北打一场,如果夏语雪没有赢,就让夏语雪离开紫陌阁,不要误人子弟就好,他们肯定没有异议。”

    莫奕风一脸担心道:“莫北打得过夏语雪”

    天情道:“以夏语雪现在的功夫胜不了莫北。”

    莫凡沉思了一会,道:“这是个好主意。”

    胜不了和打败是有区别的,胜不了,平手也是胜不了,打败就不一样了,非要一方输掉才行。

    三人合计商量了一下,便来到了药房,莫北正在教夏姗医术,突然看见莫凡等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三个突然来药房。

    莫凡支开了夏姗,对莫北道:“小北,哥哥有件事想让你去做。”

    莫北笑道:“哥哥,有什么事想让我做”

    莫凡道:“我想让你和夏语雪比试一场。”

    莫北道:“为什么要我和夏公子比试,我肯定不是他对手,我根本不会武功。”

    莫凡道:“你会轻功就行了,不会武功这个没关系,让天情随便教你一套刀法就行了。”

    莫北想到要和夏语雪比试,就不悦,还是很不高兴道:“我不想和他比武。”

    莫凡黑着脸道:“你要是不比,我就直接让夏语雪离开紫陌阁,不允许他再踏足紫陌阁一步。”

    莫北不满地嚷嚷道:“凭什么”

    莫凡道:“我认为夏语雪并不是真心在教莫家子弟武功,他只要能够击败你,我就让他继续留在紫陌阁。”

    莫北道:“他武功那么好,肯定能够打败我,哥哥干嘛要多此一举”

    莫凡道:“比过了才知道,也许他根本就是个绣花枕头也不一定。”

    莫北气愤了,对着莫凡道:“你们明明是对夏语雪有偏见,他已经练成了五式,怎么可能是个绣花枕头”

    莫凡淡淡道:“比试过了就知道了,现在就让天情随便教你一套刀法,你等会就和夏语雪比试。”

    莫北朗声道:“好,夏语雪要是赢了,我一定要你向他们道歉。”

    一直没有说话的天情道:“只要你不故意输,用尽全力和他打,他要是赢了,我们肯定向他道歉赔礼。”

    莫北重重道:“好,我绝对不放水,我要让你们看看夏语雪是怎么赢的。”

    天情将莫北带到一块空地,莫北带着青城刀。天情道:“我现在教你一套刀法,你好好看着,等会你只需要用这一套刀法就好。”

    天情接过青城刀,开始施展起来,速度并不快,刀光如水,温柔缠绵,如同情人的私语一般。莫北看着看着痴了,竟然会有这样动人心弦的刀法。天情舞的好像不似刀法,更像是情意绵绵的情话,像一首情歌。莫北被这种美妙的感觉吸引了,多么美好的感觉,让你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天情温柔刀法舞完,问莫北道:“这套刀法的精髓在于温柔二字,你领会了么”

    莫北点头道:“我领会了。”莫北是个女子,女子对于温柔二字是天生就懂的,更何况这套刀法原本就是天情为莫北而创的。 :\\

    莫北接过青城刀,学着天情之前的招式,在刀光的映照之下,莫北无暇的侧脸,让天情心中的墙,轰然倒塌。这如水的温柔,让他原本已经紧闭的心再一次打开,他无法舍弃莫北,根本做不到。天情仿佛回到了碧落湖边,仿佛和莫北初次相遇,莫北在湖边梳洗着,自己看着莫北的侧脸,便怦然心动。

    莫北的招式大部分和天情一样,不过有些还是自己随意挥舞的,但是每一刀有每一刀的温柔。天情眼中充满了震惊,莫北用温柔刀法竟然比自己用得还好,只见刀色淡淡,如远山黛绿,夕阳依稀。刀光过处,整个天下仿佛都只有莫北一人,其他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这样的美景,这么美的刀法。

    十月的太阳是温暖的,炎热尽消。莫北还在施展着温柔刀法,刀光掩映着阳光,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刀光在天情眼中闪动着,如同心动一般。

    天情此时看莫北的目光完全是醉的,充满爱意的,莫北黛眉如画,目若凝波,说不出的温柔。一时间整个天下仿佛都只剩下一个莫北,其他人都不在天情的视线里,他的视线中只容得下莫北一个人。

    天情觉得温柔刀法根本就是为莫北而创的,用起来是那样的顺手,没有任何的阻碍,招式如同行云流水般顺畅,令人窒息的温柔。天情想了许久只有一句话来形容,江山如画,不如她一笑芳华。

    莫北舞完后,一笑收刀,莫北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同时也喜欢上了这套刀法。

    天情完全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眼中,脑中有的全部都是莫北最后收刀的那一笑,那一笑只有一个词来形容,轻风细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