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何能辜负美人心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何能辜负美人心

 热门推荐:
    夏语雪的眼睛里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那是一个人的决心,不惜一切的决心。

    夏语雪要击败令他感到耻辱的天情的刀法,他要战胜天情,虽然天情很强大,但是夏语雪还是想要战胜他。

    现在,无疑夏语雪已经将莫北当做天情来看了。

    剑柄被夏语雪攥得紧紧的,夏语雪开始谨慎小心,自己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不能够随意浪费。也许就是因为那一招,自己就有可能败,但是自己不能败。

    莫北并没有因为夏语雪没有出手而停下来,因为这一套刀法是连贯的,天情并没有告诉莫北怎么停下来,所以莫北根本停不下来,一旦施展开来,就被刀法的招式带动着,甚至有点身不由己的感觉。莫北不清楚为什么有这样奇怪的感觉,但是天情是知道的,因为这套刀法是他创的,爱情本来就是身不由己的。

    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的心情,欢乐悲喜都是不由自己控制的,都是身不由己的。甚至你的想法和做法都是身不由己的,都是为了心爱的人而转动着,天情当时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创造出来的温柔刀法。

    现在莫北所做的便是极尽温柔,让刀意更加温柔,这温柔可以醉人,更可以杀人。温柔乡,英雄冢,温柔不仅仅可以杀人,而且还杀人不见血,古往今来死在温柔下的人可谓数不胜数。

    夏语雪看着莫北差一点也放弃了攻击,但是心中强烈的自尊心让他再次握紧了剑,不管莫北怎样,自己都不能受她的影响,自己要打败天情的刀法。

    莫北自顾自地用着刀法,这刀法一招接一招,浑然天成,一丝漏洞都没有。天情看了都要自叹不如,莫北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刀法的奇妙里面,感受着刀法带给自己的奇妙的感觉。仿佛在刀光里面看见了夏语雪对着自己盈盈而笑的样子,莫北欢愉地笑了起来,接着莫北好似看着天情一脸悲戚地站在自己的面前,目光沉沉,如同深秋的湖水一样,看得让人心疼,莫北的心没由来地一紧,呼吸都开始有点不顺畅起来。

    这些画面紧紧是出现了一瞬,便又消失了,这一切都是空想。莫北呆呆地看着突然消失的画面,刀法突然就失去了连贯性。破绽一出,夏语雪便抓住了这个机会,一剑刺了过来,莫北身体惯性反应,向后倒飞出去,直接飞向湖面。

    夏语雪看到莫北倒飞的方向是碧落湖,于是一剑便立刻收回,想拉住莫北,但是还是晚了一步,莫北已经倒飞到了湖面上。但是令夏语雪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莫北并没有掉入湖中,只见莫北一个鹞子翻身,然后接着蜻蜓三点水,便从湖面上又重新地回到了岸边。

    夏语雪彻彻底底为莫北的轻功折服了,没有想到莫北的轻功竟然如此之好,简直是令人羡慕不已。夏语雪也是第一次知道莫北的轻功这么好,夏语雪还沉浸在莫北翻身优美的动作中。

    莫北娇叱一声,一刀劈向夏语雪,仿佛是生夏语雪偷袭自己的气一般。夏语雪灵活地避过这一刀,莫北一刀成空,接着又挥刀砍向夏语雪,不过莫北的刀法完全是三流的刀法,完全是随性而发的,没有用温柔刀法,莫北自己的刀法根本就不入流。

    夏语雪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莫北前后刀法的差距相差之大,根本就难以令人接受。

    夏语雪道:“莫北,你继续用天情教你的刀法。”

    莫北哼了一声道:“他教的刀法我已经用完了。”

    夏语雪如同遭雷击一般,一瞬间脑中恍然大悟。他明白了,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输了。原来温柔刀法是一套防守天衣无缝的刀法,莫北两次用温柔刀法,都从来没有主动攻过自己一招半式,一直是自己在想方设法想破掉温柔刀法结果屡次碰壁,根本就破不了。但是自己刚才根本就没有进攻,莫北刀法用完,然后就不堪一击了。

    由此,夏语雪断定,天情的这套刀法根本就是一套完美的防守刀法。夏语雪终于理解天情等人为什么让莫北和自己比试了,因为自己对莫北肯定会心软,心软便无法下杀手,那么面对这样的刀法便不能够取胜,更何况他们还以一炷香为限。一炷香的时间,莫北一套刀法都还没有施展完,自己又怎么可能战胜莫北由此看来,自己完全是掉入了他们的陷阱中。

    夏语雪一明白过来,心中便有了对策。夏语雪对莫北道:“莫北。你停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莫北明显还从之前的不高兴中还没有好过来,嘟着嘴道:“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夏语雪道:“我想到办法对付天情的刀法了。”

    莫北眼前一亮道:“你知道该怎么对付他的刀法了”

    夏语雪点头道:“对,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我就能够打败他的温柔刀法。”

    莫北疑惑道:“我该怎么做,这个和我有关系么”

    夏语雪道:“你再演练一遍温柔刀法给我看,我已经知道这套刀法的精髓了,我只要从里面找出温柔刀法的破绽,便能够击败天情。”

    莫北对于夏语雪能够击败天情,很高兴,笑道:“那我再演练一遍给你看,你可要看仔细了。”说罢,莫北一招一式地继续演练起来,刀法还是温柔刀法,这一次刀法更加缠绵,刀意更加温柔,因为莫北心里甜甜的,看着夏语雪,想到自己能够帮助夏语雪便感到很开心。

    夏语雪专心致志地看着莫北的刀法,每一招每一式都看得一清二楚。在看的同时,夏语雪心中也在思量着怎样才能够破解这样的招式。经过夏语雪苦心地思考,终于让夏语雪发现了这套刀法的缺陷。

    这套温柔刀法,如果你不仔细看会发现有许多可以随便破解的招式,如果你随随便便就去破解,那么等待你的只有被打败。这套温柔刀法确实是无懈可击,天衣无缝的。但是夏语雪却发现这套刀法却存在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使用者,刀法的威力取决于使用者的厉害程度。

    夏语雪有把握让这样天衣无缝的刀法变得天衣有缝,那便是以点破面。温柔刀法太完美,所以完美便是它的弱点。温柔刀法方方面面的危险都照顾到了,将持刀者保护得好好的,不让持刀者受到一丝丝的伤害。全方位的保护必然让力量分散,虽然刀法快能够将所有的力量收回到一个点来救援,但是只要自己够快,在力量回援之前将这一个点打破一个缺口,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是轻而易举了。

    只要有了缺口,那么刀法便不再是天衣无缝,自己便能够取胜。夏语雪心中高兴不已,迫不及待地检验一下自己的结论。于是夏雨雪用了一式雪满,全方位从十八个角度对莫北发起攻击,但是无一例外都被莫北给接下了,和夏语雪料想的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分差。

    夏语雪接下来便要从这天衣无缝的的刀法中刺出一个缺口,然后让这个缺口变大,直至刀法崩溃。夏语雪不断地调整剑的角度,他要从一个最好的角度出发,然后一击必杀,一举破掉天情的刀法。

    就在莫北转身回首的时候,夏语雪出手了。莫北带着笑,身体轻盈地回旋转身,刀在胸前,带起一道优美的弧线。就在弧线还没有画到一半的时候,莫北脸上的笑意还在,眼中带着欣喜。夏语雪猝不及防的出手,让莫北心中惊了一下,怎么这么突兀就出手了。 本书醉快更新##

    果然,夏语雪这倾尽全力的一剑,莫北的温柔刀法没有防下来。莫北的刀格过这一剑,身形后退,然后又继续收拢保护圈。但是夏语雪却不再给莫北机会,猛攻,根本不给莫北喘息的机会。莫北身形连连后退,已经溃不成军了,再也抵挡不住夏语雪的剑法。

    夏语雪心中大喜,果然如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只要打出了第一个缺口,那么这套刀法便不再厉害。夏语雪大喜地喊道:“莫北,我破解了天情的刀法,我成功地破解了天情的刀法。”

    莫北笑道:“那好啊,恭喜你。”

    夏语雪信誓旦旦道:“天情,我要打败你,找回我失去的尊严。”

    莫北心中是失落的,她万万没有料到,在夏语雪的眼里,打败天情的一套刀法竟然比自己还要重要。之前,夏语雪一个劲的猛攻,莫北心中真的是害怕极了,她生怕自己接不住,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躲避夏语雪的剑法。莫北在心中想着,如果自己接不住,夏语雪能不能够及时止住剑法

    莫北不知道夏语雪能不能够及时止住攻势,但是莫北相信如果是天情,天情一定能够及时地停住,因为天情就是有这种能力,天情也不会看着自己以身犯险。不知道为什么莫北心中就是有这样的想法,虽然莫北并不喜欢这个想法。

    莫北此时突然很想和天情说说话,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和天情单独说说话了。莫北想看看天情眼中对自己担心的目光,想看到在乎自己的目光,莫北知道天情要是知道自己为了让夏语雪开心而委屈自己,肯定会心疼自己的。虽然莫北不是天情肚子里的蛔虫,但是有些事情莫北相信天情会那么做,因为天情是她所了解的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