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衣有缝温柔刀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衣有缝温柔刀

 热门推荐:
    莫北突然想起天情已经有妻子了,心中一窒,再也没有继续想下去。

    莫北道:“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不然他们要找我了。”

    夏语雪道:“好,我送你回去。”

    莫北道:“不用了,让他们看到不好,我自己回去便好。”

    莫北一个人走了,夏语雪看着莫北的背影,怅然若失,似乎自己只顾着高兴自己破解了天情的刀法,完全忽视了莫北。夏语雪觉得自己真的该死,怎么能够冷落莫北。

    夏语雪拔腿追上莫北,在莫北还没有进紫陌阁的时候终于追到了莫北。夏语雪喊住了莫北,抱着歉意道:“莫北,之前是我的错,一心光顾着剑法去了,忽视了你,你别生气,我给你赔礼道歉。”

    莫北摇头道:“我不是在乎这个,没事,你没做错什么,不需要和我道歉。”

    夏语雪道:“可是,我觉得还是我的错,让你不开心了。”

    莫北道:“我并没有什么不开心,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没事的话我要进去了。”

    夏语雪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来,只能看着莫北进入紫陌阁,自己只能望着,最后莫北还是消失在夏语雪的视线中。

    夏语雪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回到了馆,总是觉得莫北有点不对劲,但是自己又不知道是哪里。

    夏宇找到夏语雪道:“姗姗带来消息,确定了天情是前天回紫陌阁的,但是天情一回紫陌阁,然后你就被赶了出来,很明显这一切都是天情在搞鬼。”

    夏语雪皱眉,问道:“天情为什么要捣鬼”

    夏宇道:“想必天情对莫北还不死心,只要你离开了紫陌阁,那么天情便有机可趁,夺得莫北芳心。”

    夏语雪心中一惊,天情要回来和自己抢莫北么但是,他已经离开了那么久,莫北对他都已经淡忘了,他还有机会么

    夏语雪过了一会才道:“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对付天情的刀法了。”

    夏宇脸上并没有惊喜,淡淡问道道:“你怎么知道该如何对付”

    夏语雪道:“我之前将莫北约了出来,专门让莫北使用温柔刀法给我看,终于让我找到了破绽,我已经打败了温柔刀法。”

    夏宇表情淡淡道:“这是个好机会,我们可以趁此机会打击一下天情,你以个人名义去找天情挑战。”

    夏语雪眼神充满仇恨道:“我会去找天情挑战一番的,我要让莫北知道,我比天情厉害。”

    夏宇看着夏语雪,并没有说什么,夏宇觉得让夏语雪去碰碰壁,也许对夏语雪来说是件好事。天情的武功水平,夏宇大致是清楚的,以夏语雪的功夫要想打败天情,至少还要三年或者将剑法练完才有可能。

    第二天,夏语雪来到紫陌阁,点名要找天情切磋一下子。原本莫凡根本没有搭理夏语雪,但是夏语雪说自己已经找到了破解天情刀法的方法,天情这是避而不战,生怕自己输了。

    夏语雪这么一说,莫凡倒是有点好奇,这个夏语雪大言不惭说自己已经知道了如何破解天情的刀法,莫凡倒是想见识一下夏语雪是如何破掉天情的刀法的。

    于是在莫奕风的带领下,天情来到了练武场。

    夏语雪一脸自信道:“天情,我已经知道了如何破解你的温柔刀法了,你尽管放马过来。”

    天情听到夏语雪的话,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皱了一下眉,就皱了一下,然后就出刀了。一刀直取夏语雪,夏语雪措手不及,急忙拔剑格挡。一阵手忙脚乱后,夏语雪终于算是稳住了身形。

    接着,天情使出了温柔刀法,一看之下,果然不如莫北的温柔刀法好,不管是刀意还是什么都比不上莫北使用的温柔刀法。夏语雪对自己信心满满,自己连莫北使用温柔刀法都能够打败,更何况是天情。

    夏语雪想的虽然没有错,但是他忽略了一点,温柔刀法是天情创的,天情自然知道温柔刀法的缺点是什么。更何况温柔刀法的缺点是天情故意制造出来的,这一套温柔刀法其实是保护人的刀法。

    温柔刀法之所以天衣无缝,是因为温柔刀法是为了保护心爱的人才创的,但是却并不为了保护持刀人,这套刀法想要保护的人就是莫北。莫北之所以能够用温柔刀法用得那么好,不仅仅是因为莫北温柔,更加因为这套刀法是为她创的,莫北使用起来自然是威力倍增,温柔更甚。

    天情使用温柔刀法,看起来并不温柔,根本看着一点威力都没有。天情表情冷寂,根本没有温柔,但是刀法却还是那样的,招式和莫北用的几乎是一模一样。莫凡觉得天情的动作根本就是在刻意模仿莫北的动作,不然为什么天情脸上一点都不温柔,刀光也不缠绵,刀意更没有什么温柔可谈,反而夹杂着一种忧伤,但是招式却是一丝不差,简直是一模一样。

    天情果然是自顾自地使用着温柔刀法,根本就没有顾及夏语雪,夏语雪并没有出击,场面如同夏语雪预料的一模一样,温柔刀法果然是一套防守的刀法。夏语雪开始准备用之前打败莫北用过的招式,全身紧绷,像一头随时等待出击的豹子,而天情就是他的猎物。

    天情的眉头不是温柔,而是紧蹙着,化不开的忧郁。刀法不缠绵,刀意凄冷,凄冷中泛着一股忧伤。但是夏语雪就这样冲向了天情,一剑如同万人莫敌的气势刺向天情。天情的面容波澜不惊,淡定从容,只是眉宇间的哀怨,让人觉得天情根本不是在与人比武,好似在写一首哀悼的诗。

    夏语雪剑刺向天情的刀,夏语雪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夏语雪如同坠入冰窖一般,感到刺骨的寒冷。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天情的刀已经突然在夏语雪的眼前惊现,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夏语雪慌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刀法,赶紧用剑格挡,但是却找不到自己的剑了,虽然自己的剑就在手上。

    夏语雪及时向地上一滚,嗤啦一声,夏语雪的衣襟被刀锋划开一个大口子。夏语雪脸涨得通红,一交手自己便处于下风,而且还是这般狼狈。夏语雪眼中熊熊烈火在燃烧,他衣襟出离的愤怒,他一定要击败天情。所以,他奋不顾身地出招了,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对手。

    天情面色如同千万年的玄冰,冷寂肃杀,眼中没有一丝感情,任何东西在那样的一双眼中仿佛都是死的,而夏语雪在天情的眼中仿佛早就是个死人了。

    夏语雪虽然心中充满了愤怒,但是他却没有被愤怒蒙蔽头脑,头脑还是异常清醒。他清楚自己现在只要输了一招就会输掉全部,他在等一个良好的时机,要一击必胜。但是机会不是每次都有的,天情的刀已经直接向夏语雪的心脏刺来,夏语雪心中一惊,这不就是刚才自己用的那一招么,天情竟然用在自己的身上。

    夏语雪感觉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夏语雪身形急退,慌而不乱地使出第三式“空山灵雨”,但是这一招却在天情的刀法下如同废物一样,不堪一击。夏语雪真的感到害怕了,因为他从天情的刀法中读出了杀意,那是凛冽无比的杀气,能够让对手心惊胆寒的杀气。

    夏语雪握剑的手开始微微颤抖,口干舌燥,但是却还是要放手一搏,成败就在此一举。

    反观天情,眉宇皱得更加深了,仿佛是在生气一样,生自己的气,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将夏语雪打败,实在是拖得太长了。天情眉头一皱,身形骤然加快了不止一倍,天情竟然用上了“纵情遗恨生死绝”。

    夏语雪双眼变得恐惧,天情竟然如此之快,夏语雪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抵挡,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该怎么办夏语雪身体惯性反应,及时向地上滚去,躲过了这惊险的一刀。但是刀还在追着夏语雪,刀和夏语雪只有一尺之隔。夏语雪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抵抗了,一心只想躲过这样令人害怕的刀。

    夏语雪躲得快,但是天情的轻功更快,就在天情的刀要刺进夏语雪的胸膛的时候,有东西隔开了天情的刀法。夏语雪惊魂未定,本以为自己会被天情刺中,但是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来帮自己。  . 首发

    天情脸上的怒容消失了,面无表情地盯着莫北。莫北竟然在关键时刻隔开了自己的刀,用的还是自己送给她的青城刀。天情双唇紧抿,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莫北,似乎是要莫北给他一个解释。莫北咬着嘴唇,低着头,不敢直视天情的双眼,仿佛是在给天情回答。天情看见莫北这个样子,不再说话,转身便离开了练武场。

    天情走后,莫北扶起了夏语雪,问道:“你没事吧”

    夏语雪无比羞愧道:“我没事,谢谢你,莫北。”

    莫北道:“没事就好,我送你出去。”

    夏语雪垂头丧气地提着剑离开了练武场,莫北跟在后面,走出练武场的时候,还可以看见天情离去的背影。

    莫北看着天情的背影,眼神复杂,一时间竟然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莫北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好不好,但是莫北心中是自责的,莫北心想,天情对自己的出手,很不高兴吧,天情一定在生自己的气。

    想着想着,莫北的心就无比地乱,乱成一团麻,比五代十国还乱,乱得莫北根本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干嘛,就像是瓢泼大雨打在湖面上,根本无法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