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看不见风声凛冽

第一百五十三章 看不见风声凛冽

 热门推荐:
    莫北将夏语雪送出紫陌阁,夏语雪看着莫北就觉得自己无地自容。

    莫北道:“我就送你到这里了。”

    夏语雪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最后还是说:“莫北,今天谢谢你。”

    莫北静静道:“不用谢,我出手是应该的。”

    夏语雪喉头上下动了动,想说却没有说出口。

    莫北反身进入紫陌阁,夏语雪看着莫北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苦笑起来。本以为自己能够打败天情,结果还被天情羞辱一番,如果不是莫北出手,自己说不定就出不了紫陌阁。夏语雪暗暗握紧拳头,自己一定要勤奋练功,有一天一定要打败天情。

    夏语雪带着失落和强烈的复仇之心回到了馆,一回到房间,夏宇便找到了夏语雪。

    夏宇问道:“你今天去找天情,比试结果怎样”

    夏语雪低着头道:“我败了,还是莫北救的我。”

    旋即,夏语雪握紧拳头道:“我一定要打败天情。”

    夏宇看了一眼夏语雪的神情道:“语雪,不是我打击你,天情在武学上的成就,以你的天赋,恐怕还追不上他,你应该从其他方面入手,打败天情。”

    夏语雪不明白地问道:“宇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宇道:“从你听说你去找天情比试,我就知道你必败无疑,论武功,你根本不是天情的对手,就算你苦练十年也是一样的。我之所以不阻止你去找天情,就是想让你通过这件事变得成熟,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夏宇说完,便出去了,留下夏语雪一个人在房间里。夏宇的话一直回荡在夏语雪的脑中,夏语雪如同遭道雷劈一样,连夏宇都这么说自己,那么自己真的是再苦练十年也追不上天情么。夏语雪一个人在房间中陷入黑暗,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他完全迷茫了。怎样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怎样做才是对的

    夏语雪开始回想自己和天情打斗的情景,每一个细节。夏语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天情的那双眼睛,波澜不惊,如同万年的玄冰一样,深沉得令人感到害怕。其次就是天情的表情,天情已经没有了表情,如要要说的话,那就是只有一个冷,夏语雪唯一的感受就是冷,刺骨的冷。夏语雪开始静静地思索着一切,有关天情的一切,他想从天情身上一定可以找出自己的不足,对比两个人的差距,这样子就能够知道自己却少什么。

    天情并没有打败夏语雪的喜悦,反而心中有淡淡的凉意。但是这些东西都影响不了天情的心境,天情现在的心境,就如同冰封的寒潭一样,除了莫北,再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让这寒潭再起半点波澜。

    天情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树下看着残阳,目光沉沉,仿佛看的不是夕阳,看的是生死。莫北朝着天情走过来,然后就站在天情的身旁,就这样站立着,什么话都没有说。天情知道莫北过来,但是天情心中竟然没有什么话想和莫北说,并不是天情找不到话,只是天情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天情了。

    过了良久,莫北才开口道:“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子说过话了,上一次都已经是一年前的时候了。”

    天情一下子就明白莫北想说什么,点头道:“嗯。”

    莫北淡淡道:“你离开了一年,然后在苗疆成了亲,你妻子一定很温婉贤淑吧。”

    天情点头道:“她是很温婉,是个美丽的女子,像小鹿一样。”

    听得天情这么一说,莫比的心中竟然没由来的突然一痛。但是还是问道:“你一定很爱他吧。”

    天情目光还是看着残阳,吸了一口气道:“她是我的妻子,我自然是爱她的。”

    莫北道:“她真是幸福。”

    天情本想说自己的妻子已经死了,但是突然间就是说不出口,嘴唇闭合,始终没有说出口。

    莫北见天情没有答话,自己的话也说完了,于是便道:“我先走了。”

    天情没有说任何的话,看着莫北离开的背影,突然眼帘就模糊起来,一片氤氲水气。天情手足冰冷,很想上前将莫北狠狠地抱在怀里,告诉莫北自己有多么的思念她。虽然天情和湮成亲了,但是莫北却始终在天情的心田最深处。因为湮,天情一直将自己的心关得紧紧的,不让自己去想莫北。如今湮离开了,而自己又回到了紫陌阁,有关莫北的一切再次涌入心房,那些汹涌澎湃的深情,再也拦不住。

    但是天情却做不到,离开了那么久,自己和莫北之间的距离也在慢慢变远。看不见的缝隙在两个人之间扩大着,夏语雪就是一条缝隙。最重要的是,天情对于湮的死还是耿耿于怀,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再去对莫北说爱。

    对于湮的死,天情是自责的,如果不是自己要躲避那暗器,也不会将湮至于危险的境地。如果湮不死,自己还是会在苗疆,和湮过着幸福的生活。

    如今湮尸骨未寒,自己却又找新欢,天情根本就做不到。天情不是个薄情的人,天情深情,不管是最初的莫北,还是后来遇见的湮。天情对两个人的爱都是一样深,天情都是用尽了全部去爱她们两个人,并不是说天情对谁的爱会少一分,对两人天情都是一往情深。但却正好是天情的一往情深,所以才让天情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天情对着半空喃喃问道:“湮,我该怎么办”可是虚空没有给天情回应。

    莫北一个人回到了紫陌阁,天情回来了这么久,自己都从来没有细细地想过天情的事情。现在正好是一个好的时间,莫北静静地想着自己和天情。莫北想,自己和天情这又算是什么自己不是不太花心了,自己明明喜欢的是夏语雪,为什么心中却始终对天情念念不忘,虽然天情离开了一年,但是在那一年里,自己很多次无意见想起天情,虽然记忆是淡淡的,但是天情却一直存在莫北的脑海里。

    即使是和夏语雪在一起的时候,莫北也会忍不住将天情拿来和夏语雪进行比较。原本以为夏语雪成熟,如今看来事情并不是这样子,天情反而看起来更加成熟。莫北也迷茫了,自己到底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和自己共度一生

    是要找一个温柔体贴的人,处处对自己关怀备至,还是找个和自己两情相悦的人如今夏语雪和天情就想是两个选择摆在莫北的面前,两个其中选一个,怎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选了后自己不会后悔的。 、生

    莫北在心中举棋不定,莫北是偏向夏语雪的,虽然最近夏语雪的表现不如人意,但是毕竟自己还是喜欢着夏语雪。对于天情,莫北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对天情的感觉了。天情几乎是完美的,无缺的,但是莫北心中却有着一个疙瘩解不开,那个疙瘩一直堵在莫北的心头。想来想去,莫北想也许是因为天情已经成亲了吧,他已经有了妻子,自己只是多余的。

    莫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一个人静静地在房间内待着,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这些事情。莫北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首先遇见了天情,天情对自己那么好,几次救自己,为自己奋不顾身,没有让自己受到任何一丝丝的伤害。后来,自己又遇见了夏语雪,同样开心的是,夏语雪也喜欢着自己,世间再也没有这样令人开心的事情了。但是如今莫北的心却高兴不起来,像一朵乌云笼罩在上空。

    夏语雪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当房间内再次打开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黄昏。夏语雪推开门,看着残阳如血,笑了笑,如今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缺少什么,自己要改变,以前的那个夏语雪一去不复返了,他要做一个全新的夏语雪。

    他不再和天情比较,毕竟天情是天情,比赢了天情又怎样,天下间还有千千万万的人,难道要一个个的都要比赢他们么夏语雪同时找到了自己武功上的缺点,自己的武功就是太没有特色了,完全是依靠祖辈传下来的简谱,所有的招式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这套剑谱传到现在已经有了上百年的历史,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套简谱慢慢地就会被武林淘汰,已经不能够适应当今武林的发展。

    自己要推陈出新,天情的武功特点是冷,那么自己也要创一套属于自己的,有自己的特点新的剑法,这样子才能够在江湖上立足。

    夏语雪对着夕阳笑了起来,他相信自己很快便能够将剑法练成功。他将以前那个自信儒雅的夏语雪找回来,而不是那个不敢面对失败,失败了便方寸大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没有用的夏语雪。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内心要坚定,不再因为外物而影响自己的内心,这样才是夏语雪这样才是一个成功的人应该具备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