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念成佛一念魔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念成佛一念魔

 热门推荐:
    莫奕风迫不及待地想将这个消息告诉给莫凡知道。

    当莫凡听见莫奕风说天情的剑法比天情刀法还要厉害的时候,莫凡张大了嘴,根本就无法相信。天情的刀法已经很厉害了,但是他的剑法竟然还比刀法更厉害,那么天情的武功到底到了怎样的地步

    莫凡很想见识一下天情的剑法是怎样的,于是他和莫奕风两个人找到了天情。莫凡开口道:“天情,没想到你的剑法竟然也那么厉害,不知道我能不能向你讨教两招”

    天情看了莫奕风一眼,并没有说话,但是莫奕风却比狠狠责骂了他一顿好要厉害,低着头知道自己错了。

    天情表情淡淡道:“既然你想的话,那我们就比划两招。”

    莫凡笑道:“好,那我就领教了。”

    说罢便摆开了阵势,天情豪不为所动,站在原地根本不动。但是在莫凡眼中,天情显然已经准备好了,就等自己出手了。天情慢慢地拔剑,每拔出一分,场上的气氛便凝重一分,天情的剑还没有完全拔出来,莫凡的额头已经出了微汗。

    当天情完全将剑拔出来的时候,一股肃杀之气迎面而来。莫凡出剑直取天情的气海穴,天情身体左右摇晃着,莫凡的剑也跟着左右摇摆不停。莫凡的神经现在已经完全呈紧绷的状态,丝毫不敢大意,和天情这样的高手比试,一招就足以让自己败了。

    莫凡的剑一直贴着天情的身侧,根本不离开天情身边三尺。但是即使是这样紧贴着天情,天情的脸上也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剑法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一直是见招拆招。莫奕风开始奇怪了,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天情的剑法和昨天晚上看到的完全是天壤之别

    莫凡却感到无比巨大的压力,自己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被天情克制得死死的,根本透不过气来。莫凡觉得有一座大山挡在自己面前,不管自己用什么方法,却始终绕过这座大山,而天情就像是这样的一座大山一样。缠斗了一炷香的时间,莫凡放弃了攻击,垂着剑道:“我输了。”

    莫奕风不解地问道:“凡哥,你们都还没有分出胜负,你怎么就输了呢”

    莫凡叹了一口气道:“不需要分出胜负,我已经输了,我果然不是天情的对手。”

    天情什么话都没有说,眼神没有半点波动,但是莫奕风明显还是觉得这样子不够,天情根本就没有将他昨天晚上看到的剑法施展出来,根本就不能够满足莫奕风的见识心。

    莫奕风道:“天情,我也想领教一下,我想见识你昨天晚上的的剑法。”说罢。不等天情答话,提剑便冲向了天情。莫奕风的剑法很快,也很刚猛,那一剑看起来无坚不摧似的,连河水都仿佛为之断流。

    天情身形轻轻地向后飘,莫奕风一剑刺空,天情的身形刚避过莫奕风的剑便立刻像一头豹子一样冲向莫奕风。幸好莫奕风反应及时,天情的剑只在莫奕风的衣襟花开一道口子。莫奕风心跳起伏不定,心惊好险,只差那么一点,天情的剑便划开了自己的胸膛。

    莫奕风再看天情的时候,发现天情的脸色变了,不再是和莫凡比试的时候那样的缓和。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冰冷,天情眼中的冰冷仿佛像利刃一般,能够穿透莫奕风的身体。莫奕风被天情看得浑身不自在,不仅仅是不自在,莫奕风甚至还感到一股害怕,从自己内心深处出现的害怕。

    天情的脸色是一本正经的,表情是冰冷的,至于剑法莫奕风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那已经不能用快来形容了,相反却可以用慢来形容。不过慢的却不是天情的剑法,慢的是莫奕风的剑法,莫奕风心中大骇,怎么会这个样子。

    莫奕风从震惊中还没有醒悟过来,天情的剑锋已经冰冷地停在莫奕风的咽喉了。莫奕风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败的,不过一旁的莫凡却是看得一清二楚。天情的剑法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一丝多余的招式都没有,其实要说快,天情的剑法并不是最快的,但是天情的剑法却是最决绝的。

    那样的剑法,仿佛不将对手置之死地决不罢休一样。剑招之间隐约带着杀伐之意,看得莫凡心中震动不已。最令莫凡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样决绝的剑法,速度也那样快,天情是如何准确地停下来的,这一点莫凡相信没有苦练是不可能做到的,天情的剑要是再刺进一分,那么奕风的喉咙一定会被划开一道口子,但是天情的剑锋却刚好停在上面,没有伤及肌肤。

    莫奕风手足冰冷,甚至感到口干舌燥,冰冷的剑锋还贴着肌肤。天情收剑,莫奕风这才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大口地喘气,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莫奕风开始完全为天情的剑锋折服,不,根本是倾倒了。莫奕风当场就向天情拜了三拜道:“谢谢你教我功夫,我一定好好学,绝对不辜负你的期望。”

    天情表情淡淡道:“我对你没有期望。”

    莫奕风为之一窒,说不出话来。

    天情眉宇间忧愁又聚集起来,仿佛有说不尽的烦恼一样。

    天情道:“你想学怎样的剑法”

    莫奕风道:“我想学你那样的剑法。”

    天情一口回绝道:“那样的剑法你学不了。”

    莫奕风继续问道:“那我能学怎样的剑法”

    天情道:“我以前说过你应该学风一样的剑法,你还记得么”

    莫奕风道:“我记得,但是风一样的剑法是怎样的剑法,我到现在都没有参悟明白。”

    天情目光望着远方道:“人死如风,烟消云散,这样便是风一样的剑法。”

    莫奕风喃喃道:“人死如风,烟消云散”

    念了几遍后,莫奕风愁眉苦脸道:“我资质低,还是不能够理解这到底是什么剑法。”

    天情声音清冷道:“紫陌阁立阁是为了救人,那么你的剑法也应该是救人的,当然救人也是要杀人的。但是至于杀人救人还是不杀人救人,这些都在你的一念之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莫奕风搓着手尴尬道:“天情,你能不能说得再清楚一点”

    天情眼神复杂地看着莫奕风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学剑剑法不是一般人能够学的,剑法是让天才学的,一朝练剑三十年。”

    莫奕风诚挚道:“我知道我的天姿不算高,但是我就是喜欢学剑。”

    天情瞳孔微缩,盯着莫奕风道:“你可以练风剑,剑法如风,让你的剑就像风一样,这仅仅是第一步。第二步你要做的就是给你的剑法定性,人有性,剑亦有性。你的剑是用来杀人还是救人,这个就看你自己了,杀人那便是魔剑,一念成魔,反之,你以你剑卫世人,那么你的剑便是用来救人的佛剑,一念成佛。当你有一天成为佛剑的时候,你自然能够体会到其中的感觉。”

    莫奕风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言论,心中充满了震撼,没想到剑也是有性的。

    天情道:“我教你的就这些了,你自己去领悟,如果不能领悟,那就去天地之中吧,你会有所得。”

    莫奕风呆呆地点头道:“我知道了。”

    莫凡突然插问了一句道:“天情,有一点,我一直没有想明白,你的剑法这么高,你之前为什么一直用刀。”

    天情道:“因为我还没有找到我的性,我的心性未立,所以我不用剑。”

    莫凡似有所悟地点点头。

    天情转身便打算走,莫凡突然问了一句道:“天情,按你说,我应该练怎样的剑法”

    天情头也不回道:“这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天情和莫凡都走了,莫奕风一个人还是在原地想着天情的那番话。心中在反复地念着我要练风一样的剑法,让后给剑法定性,让我的剑法拥有自己的性。虽然莫奕风暂时还不清楚什么是剑法的性,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莫奕风相信天情既然说了就有天情的道理,自己只要按照天情告诉自己的方法去学就行了。

    莫奕风第二天就告别的了莫凡,一个人背着包袱离开了紫陌阁。 ~ .. 更新快

    莫凡问道:“你打算去哪里”

    莫奕风表情坚定道:“我要去一个地方,能够学成风剑的地方。”

    莫凡心下了然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莫奕风道:“等我剑法学成的时候,我自然会回来,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莫凡道:“那你去吧,记得早点回来,紫陌阁还需要你来帮我忙。”

    莫奕风点头,然后便毅然离开了紫陌阁,去茫茫的大千世界寻找一个地方,去学他的风剑。

    莫奕风一路向北走,一直去到了漠北,在漠北凛冽的寒风中待了一个月的时间,莫奕风便领悟的什么是风剑,不仅仅如此,他还在漠北找到了他的性。通过这一路上的经历,莫奕风为他的剑找到了性,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