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临行将别备惜时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临行将别备惜时

 热门推荐:
    天剑山庄派人来了,是天剑山庄的一个小管事。

    莫凡接见了这位小管事,管事道:“拜见莫阁主,我奉庄主之命,来此打听三少爷的消息,不知道三少爷有没有来紫陌阁。”

    莫凡道:“天情正在阁内,我已经让人去通传了。”

    管事道:“多谢莫阁主。”

    不一会,天情便出来了。小管事恭恭敬敬道:“少爷好,小的奉老爷之命,来请少爷回山庄。”

    天情眉头皱了一下,然后道:“你先回去,我今年年底就会回去。”

    小管事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天情已经转身进入了后堂。

    小管事目瞪口呆地看着天情,又看了看莫凡。

    莫凡也觉得天情有点不应该,毕竟是父母让他回去。莫凡对小管事道:“我会劝说天情回去的,你先回去复命吧。”

    小管事走了,莫凡找到了天情。莫凡道:“天情,我觉得你也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你从去年年初六出来,到现在已经有了将近两年没有回家了,眼看即将年关了,你也应该回去看看了,今年天剑山庄已经第二次派人来了,你要是不回,他们恐怕会大发脾气。”

    天情淡淡道:“今年,我会回去的,这些事情我心中有数。”

    莫凡道:“你心中有数就好,我就不多说了。”

    天情想着天剑山庄的事情,天情对自己的父母和几个兄弟都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唯一有印象的还是天雪那个小丫头。天情还记得天雪形容自己的时候用的是风华绝代,还记得天雪拉着自己去逛街。但是关于天剑山庄的记忆仅限于此,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天情突然间想起来,如果湮还在,自己现在早已经带着湮回风雪谷,回天剑山庄了。天情觉得自己也是应该回一趟天剑山庄,将湮写进族谱,以自己妻子的身份。天情要回天剑山庄,但是不是现在,现在还太早。从紫陌阁到天剑山庄,以天情的速度,快的话,一天的时间足矣,根本不需要那么早就动身,更何况天情还想在紫陌阁多待一阵子。

    天情心中已经决定了,这一次,如果回去,那么可能便真的要进入江湖了。自己要拿起剑,在江湖上干出一番事业出来,毕竟自己还算是天剑山庄的少庄主。自从天情和湮成亲后,天情就感受到了责任的重要,以前天情对于责任并没有什么概念,只要自己过得快意就行了,完全没有想别的。

    成亲了后,就不一样了,天情觉得天剑山庄是自己注定需要背负的东西,自己需要将天剑山庄的担子挑起来,要恢复天剑山庄的名声,扭转天剑山庄积弱的局面。但是一旦背负起这些事情,自己便会被这些俗务缠身,恐怕再也没有什么时间来紫陌阁了,见莫北的机会也变得渺茫了,所以天情特别的珍惜最后留在紫陌阁的这段时间。

    天情还是主动地去找莫北,毕竟也许自己这一回,什么都说不定,万一自己接手天剑山庄,为了局势的要求,娶别的女子也不一定。总之,能够在莫北身边一刻,便多珍惜一刻。下一次见面,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莫北很惊讶于天情的突然改变,虽然天情不再像以前那样缠着自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但是这样子莫北已经觉得够好了。天情经常找到莫北,但是却很安静地坐在莫北旁边,偶尔和莫北说上两句话,虽然莫北也会主动和天情说上两句,但是大多数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就这样静静的待在一起,一待就是一个下午或者一个下午。

    莫北看药书的时候,天情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莫北。莫北也曾问过天情为什么这样盯着自己看,天情的回答是:“因为我想这样。”

    莫北不再问,也不阻止天情这一行为。天情非常安静,安静得你都觉察不到他的存在。有时候莫北甚至会觉得自己旁边没有人,只有空气。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之间的话语也慢慢的增多,莫北实在是不习惯天情在自己的旁边,却什么话都不说的样子。

    莫北突然想起天情给自己的玉佩,便问道:“你还记得你给过我一个玉佩么”

    天情道:“记得。”

    莫北道:“那个玉佩是用来做什么的”

    天情道:“危急时刻,可以救你一命。”

    莫北表情略带吃惊地问道:“那个玉佩不是你家传的么”

    天情直接道:“不是。”

    莫北哦了一声,但是心中却是失落的,这块玉佩竟然不是他家传的。但是马上,莫北醒过来了,脸颊通红,心惊,自己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天情一眼看出来莫北的异样,便问道:“你怎么了”

    莫北慌乱道:“没什么。”

    天情也没有继续问下去,既然莫北不说那就是莫北不想告诉他,无需多问。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

    夏姗将天情的转变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夏宇,夏宇眯起眼睛,看得夏姗一阵心惊。

    夏宇问道:“姗儿,天情和莫北两个人的关系正在慢慢地转好”

    夏姗道:“对,他们现在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说的话也越来越多,看样子两个人即将要和以前一样。”

    夏宇问道:“那你有没有看见莫北头上戴着一根玉钗”

    夏姗思索道:“玉钗没有看见,莫北头上没有带什么玉钗,倒是她的脖子戴了一个玉佩。”

    夏宇手指敲打着桌面,闭上眼睛细细地思考着。突然夏宇睁开眼道:“姗儿,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妨碍他们两个。”

    夏姗不解地问道:“怎么妨碍他们两个,他们在一起经常不说话,我在他们中间根本呆不下去。”

    夏宇道:“天情不管怎么说,还是个男人,而莫北是个女人,你只要缠住天情便好,我让语雪去找莫北,尽量不让他们在一起。你要制造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误会,听说莫北是个眼中揉不得沙子的人,只要你让莫北误会了天情,那么一切都好办。”

    夏姗一下子就明白了,笑道:“宇哥,你是说那样做”

    夏宇笑着点头道:“你那么聪明,你懂得该怎么做,我就不多说了。”

    夏姗笑着离开了馆,夏宇嘴边的笑意立刻消失了。夏宇的眼睛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眯着。夏宇在仔细地想着,怎样才能够让语雪得手,只有语雪得手,天情才会死心。

    夏宇找来夏沐风,问道:“我让你散发出去的消息,你散发得怎样了”

    夏沐风道:“宇哥,你放心,我已经按你说的,在碧落镇散发消息,说莫三小姐即将要嫁给语雪哥,保证过了不久碧落镇的人便都会听到。”

    夏宇道:“好,做得好。”

    夏宇眼中露出发狠的光,绝对不能让天情继续留在碧落镇,天情一天不走,夏家便一天拿不回碧落镇的话语权。只有天情离开了紫陌阁,夏家便能够从莫家手中夺回领导权,夏家复兴指日可待。

    天情和莫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像融冰一样在慢慢融化着,距离在慢慢地拉近着。但是夏宇却容不得二人关系变好,两人关系变好,意味着天情还将在莫家继续待下去,只要天情在紫陌阁待一天,那么夏家便是一天都不敢对莫家宣战,虽然夏宇已经迫不及待要和莫家宣战了,但是天情的存在,无疑让夏宇底气不足。

    夏语雪突然来约莫北,莫北心中虽然不是很愿意答应夏语雪。但是想到夏语雪的玉钗还在自己的手中,莫北便只好出去见夏语雪。

    莫北拿着玉钗还给夏语雪,夏语雪不解地看着莫北,笑道:“莫北怎么了,怎么突然又把钗子还给我是玉钗不够好么”

    莫北道:“不是,玉钗很好,但我想了想,我还是不适合接这样的东西。”

    夏语雪眼中瞬间便充满了忧伤道:“你不愿意接受我的玉钗,是因为天情的原因么” 嫂索十三少剑

    莫北道:“不是,不是因为他,是我自己觉得现在接受这样的物品不合适。”

    夏语雪惨笑道:“真的是这样么”

    莫北咬唇点头。

    夏语雪笑道:“我知道了,不接受玉钗也没关系,反正我现在还没有去提亲,是我太心急了一点。其实我害怕,天情回来了,我怕你会不喜欢我了,所以我想早一点将玉钗送给你,我真的对自己没有信心。”说罢,夏语雪竟然哭了起来。

    莫北一下子便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夏语雪。手足无措地看着夏语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莫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便想逃避,便道:“我回去了。”说完便立刻转身,刚抬脚走了两步,便听见夏语雪在身后嘶喊着:“莫北。我认定你了,非你不娶。”

    夏语雪的话如同钟声一样,敲打在莫北的心中。非你不娶,这是多么美妙的词啊但是莫北始终觉得自己和夏语雪之间缺少了点什么,反正自己还不到和夏语雪谈及成亲的时候,一切始终还是太早了。莫北始终觉得自己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一样,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是就是冥冥中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东西,虽然莫北也不知道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