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你们是天生一对

第一百五十八章 你们是天生一对

 热门推荐:
    莫北将夏语雪对自己说的非你不娶说给天情听,本以为天情会有很大的反应。结果没想到,天情的反应非常之冷淡,从头到尾只有一句话,寥寥八个字:“你又不是非他不嫁。”

    莫北一下子便醒悟过来了,对啊,自己又不是非他不嫁。莫北没有想到天情竟然能够一针见血地看出来问题所在,那一瞬间莫北在心中惊呼起来。

    莫北突然间很想问天情这样一句,你会不会对我说同样的话但是莫北还是没有问出口,因为莫北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莫北已经有了妻子,还需要问什么非自己不娶这样愚蠢的问题么

    莫北很奇怪,为什么天情从来不提到他的妻子,这倒引起了莫北的好奇。莫北问道:“天情,你的妻子是个怎样的人”

    天情皱眉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莫北道:“我想知道你娶的是个怎样的女子。”

    天情看了莫北一眼,然后静静地说了起来:“她叫湮,是苗疆的人。她是一个如烟火一样的女子,像火红桫椤一样美,她的眼睛和你的眼睛一样清澈纯净,一样美。她笑起来很好看,声音也很好听。”

    天情顿了顿,然后继续道:“湮和我认识是因为我初到苗疆,刚好看见了她,她对我笑了笑,我也对她笑了笑,然后我便在她家里住了下来。过了三个月,他们苗疆有个篝火大会,她带着我去参加,然后我抢到了金香囊送给她,于是我们便成亲了。”

    莫北听得目瞪口呆,简直是匪夷所思,问道:“你们就这样成亲了”

    天情点头道:“对,我和她相处了三个月,时间也不算短了,两个人每天都生活在一起,由于我不懂苗语,加上地理的原因,所以我一直是跟着她在一起的。然后慢慢的,就这样两个人走到了一起,我便娶了她为妻。”

    莫北在心中想着,去年年初,天情来紫陌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几乎也是和自己在一起的。天情继续说着:“我和湮的生活很幸福,她教会了我下厨。再后来,湮怀孕了...。”

    听到了这里莫北心中激荡起来,突然叫了起来。

    天情莫名其妙问道:“怎么了”

    莫北道:“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我现在不想听了,以后我想听的时候,你再说给我听好了。”

    天情道:“好。”

    待天情离开后,莫北一个人坐着愣愣地想了起来。天情的妻子竟然还怀孕了,怀了天情的孩子。莫北只感觉到不可思议,天情才离开一年的时间,便眼睛娶妻生子了。当初那个陪着自己一起笑的少年,突然就长大了,自己却还是个少女。原本以为天情年少,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年少了。莫北在想,怎么一切都是这么突然,自己都还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这些。夏语雪说练成了七式就来向自己提亲,到底自己要不要接受呢

    莫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长大而困扰过,莫北觉得长大真的不好,有太多的烦恼去思考,还是年少的时候好,没有烦恼,没有忧愁。但是每个人还是会不可避免地长大,莫北突然想找个人问问长大到底是怎样的感觉,成亲是怎样的感觉。

    天情离开后,本来自己已经慢慢地淡忘了苗疆的记忆,经过莫北这一提。苗疆的一切又重新回到了脑海中,湮的音容笑貌都开始现在天情的眼前,往事历历在目。天情痛苦地闭上双眼,重重地喘气。天情眼神充满了绝望,胸膛的伤口仿佛裂开了,天情紧紧地抓着胸口,这样子呼吸仿佛才能够平顺。

    天情开始自责,仅仅才三个月的时间而已,自己已经开始慢慢地淡忘了湮,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薄情天情不能接受湮这么快就成了自己的记忆角落,那个是自己的妻子。湮的笑颜如花仿佛还在眼前,仿佛还在对天情笑着,唱着苗疆的歌谣。天情伸出手,触摸到的却是一片空白。

    天情痛苦地闭上眼,眼泪却流了下来。天情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想干嘛,自己现在之于莫北是什么天情心中明白,自己还是爱着莫北的,但是自己和莫北却像最熟悉的朋友一样,关系不能再进一步。至少目前对天情来说,莫北像是一个遥远的梦,遥远到天情绝望。

    湮是天情心中挥之不去的痛,虽然天情将湮放在心中的最深处。但是每个午夜梦回的时候,天情都会梦到湮,有时候湮满身是血地站在天情的面前,有时候湮笑着躺在天情的怀里。天情自从回到了紫陌阁,就开始频繁的做梦,基本上每天都会做梦。

    有时候,梦中出现的会是莫北,但是大多数还是湮。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和莫北关系变好的原因,湮开始慢慢的很少出现在天情的梦里,相反,莫北出现在天情梦中的次数开始增多。但是天情还是始终放不下湮,天情坚定,不管将来怎么样,湮始终在自己的心中占据着一席之地,自己的心中永远为湮留下了一片天空,谁也无法替代。

    离除夕只有十天了,但是就是这十天内发生的事情,让天情的生命又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有时候,你不得不说命运弄人。和命运比起来,有时候个人实在是太渺小了,渺小到根本无法和命运抗争。虽然有人说人定胜天,但是那也是在你强大的时候。当你还很渺小的时候,你是被命运压着走的,当你没有能力反抗命运的时候,你只有服从命运的安排。

    莫北知道了天情的妻子还怀孕了,心中的芥蒂又多了一个。莫北很难想象,天情只和那个所谓的湮相处了三个月,便决定成亲了。这个湮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让天情那么痴迷,看天情诉说时候的表情,那样深情的模样,莫北看着都开始嫉妒起来。马上,莫北又混乱了,自己为什么要嫉妒,这一切又和自己没有关系。

    眼看年关将至,而天情也即将要离开紫陌阁了。夏姗开始着急起来,她跟着莫北和天情两人已经很久了,但是却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机会,让两人产生误会。夏语雪那方面,莫北现在根本就不见他,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一个人。

    夏姗不能再等了,再等便是又过了一年了。明天便是小年夜,天情在紫陌阁过完小年夜便会动身返回天剑山庄。夏姗要在这短短的两天内,制造出来一点事端,让天情彻底不能够在紫陌阁继续待下去,同时也让莫北对天情的印象变坏,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几乎让夏姗寝食难安。

    夏姗正在药房中请教莫北医术,莫北问道:“姗姗,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馆”

    夏姗道:“我在这里过完小年夜,宇哥正好会来紫陌阁,他会接我一起回去。”其实是天情过完小年夜便离开紫陌阁,夏姗便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

    莫北笑道:“看来你的宇哥对你们蛮好的嘛。”

    夏姗笑道:“宇哥为人和善可亲,不然也不会是馆的馆主。”

    转而,夏姗指着医书上的一味药草问道:“姐姐,这个药草是什么”

    莫北道:“这个是无忧草,专门用来治疗失眠的。”

    夏姗奇怪道:“可是书上的记载这无忧草是用来制造迷香用的。”

    莫北解释道:“无忧草是可以用来添加到迷香中,不过这一般是坏人才用的。”

    夏姗道:“为什么坏人要用无忧草”

    莫北道:“将无忧草添加到迷香中,制造出来的迷香将变得没有气味,就算是高手也闻不出来,这原本是莫家的一个药师无意间发现的,主要是去除味道,加上令人安眠的作用。”

    夏姗计从心来,心中慢慢的开始有了对策。

    小年夜,莫凡在紫陌阁内为天情办了一个践行宴,对于天情的离开,莫凡还是很舍不得的。莫凡知道天情这一走,回来的可能性非常之小,天情之前和莫凡说过,要回天剑山庄做少庄主,接管天剑山庄的事务。天情一旦接管天剑山庄的事务,那么肯定会和自己一样忙碌,到时候恐怕便是身不由己了。

    对于天情和莫北之间的事情,莫凡也略知一二,但是莫凡并不想插手,这些事情,让他们两个人自己去处理,这样子更好。莫凡一直很看重和欣赏天情,莫凡对天情道:“只要你回去,天剑山庄一定会在江湖上重新绽放光芒的。”

    天情并没有答话,天剑山庄怎样并不是天情关注的重点。莫凡拉着天情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事情,从天情第一次帮助紫陌阁开始,一直到后来天情离开紫陌阁,莫凡都一一说起。天情陪着莫凡,两人聊到深夜,喝了许多酒。

    莫凡虽然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是对天情说着:“其实我最想看见的便是你和小北在一起的样子,你不知道你们两个人在一起是有多般配。”

    天情淡淡道:“你醉了。”

    莫凡道:“我没醉,我看见那次对付四凶徒,你和小北一夜未归,我早上出去找你们,看见你们两个人就在河边睡着了,小北躺在你胸口的位置,当时你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小夫妻一样,看得我都羡慕了,你们是天生一对。”  .  十三少剑 更新快

    天情本以为那件事情谁都不知道,连莫北都不知道,没想到莫凡竟然知道。

    天情楞了半响道:“那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莫凡道:“其实现在还不晚,小北还没有出阁,你现在也是一个人,只要你们真的两情相悦,你们便能够在一起。”

    天情苦笑道:“现在说这个还太早,毕竟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莫凡道:“也许事情很简单,是你们将事情弄得复杂了。”

    天情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莫凡的话,只好一口接一口的喝酒。

    天情在想,难道真的是自己将事情弄得太复杂了难道自己真的错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