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时不察中圈套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时不察中圈套

 热门推荐:
    莫凡和天情两个人一直喝到半夜才散去,临散开的时候,莫凡对天情道:“别忘了我对你说的话。”

    说罢,便摇摇晃晃地走了,天情望着莫凡的背影,一阵失神,心中带着怅然回到了房间。过了一会,夏姗便来到自己的房间。天情奇怪地问道:“这么晚了,夏姑娘找我有什么事”

    夏姗道:“莫北姐姐有样东西让我给你,在我的房间里,不知道公子你放不方便和我一起过去拿”

    天情心中虽然疑惑,莫北有什么东西要给自己,但是却要通过夏姗才给自己虽然天情很疑惑,但是却还是跟着夏姗来到了夏姗的房间。

    夏姗道:“公子先坐一下,喝口茶,我去为公子拿东西。”说罢便去箱子里面细细地找了起来。

    过了一会,夏姗感觉差不多药效开始发作了,于是便来到了天情的面前。

    天情问道:“东西呢”

    夏姗道:“我记得明明是放在箱子里的,但是突然就找不到了。”

    天情起身便要走,夏姗及时制止道:“天情公子,等一下,我还有一些话要和你说。”

    天情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夏姗急道:“是关于莫北姐姐的,你要不要听。”

    这一招果然奏效,天情立刻不走了,停了下来,转身问道:“你想说关于莫北什么事情。”

    夏姗道:“我听说莫北姐姐很快就要嫁给夏语雪了。”

    天情淡淡地哦了一声,便没有了反应。

    夏姗奇怪道:“你为什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天情道:“我为什么要有反应”

    夏姗问道:“你不是喜欢莫北姐姐么,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完全无动于衷”

    天情有点不耐烦道:“谁告诉你我喜欢莫北”

    夏姗道:“大家都这么说。”

    天情没有答话,转身向门口走去。

    夏姗急了,为什么迷香的药效还没有发作眼看天情就要离开房间,夏姗一把冲过去抱着天情的腰道:“我喜欢你,你知道么”

    令夏姗傻眼的是,天情根本不理会她的告白,根本无视她。夏姗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双手抱得更紧了,带着哭腔道:“你知道么,从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

    天情冷冷道:“手放开,我要回去了。”

    夏姗大声哭喊道:“不,我不放手,我哪一点比不上莫北”

    天情道:“你不管哪一点都比不上莫北。”

    这句话无疑让夏姗眼红不已,夏姗一个不注意,已经被天情掰开双手。但是天情却是一个站立不稳,身体软绵绵的毫无力气。夏姗开始笑了起来,药效终于发作了。天情运功却发现一点力气也抬不起来,眼皮越来越沉重。房间内充满了夏姗的媚笑声,夏姗开始一件件地脱自己的衣服,天情心中一惊,暗道不好,但是眼皮已经越来越沉重。

    一切如同夏姗预料的一样发展,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要明天自己被天情酒后的事情被莫北看见,那么莫北对于天情的印象便立刻毁于一旦,那么天情也将不容于紫陌阁内,然后自己的任务便完成了。

    夏姗将迷香倒入水中,然后将天情搬上床,解开天情的衣服。当夏姗看见天情一身伤痕的时候,夏姗吓呆了,就差没有大声地喊出来了。夏姗很难想象一个人身上竟然可以有这么多的伤痕,更吃惊的是这么多的伤痕竟然还没有死,这真的是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夏姗踟蹰了,到底要不要陷害天情

    一番考虑之后,夏姗将心一横,管他天情身上的伤有多少,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自己做都已经做了,根本不能回头了,只好一条路走下去。夏姗开始撕碎自己的肚兜,亵裤等贴身衣服,布置出自己被强暴的模样,然后将提前准备好的血滴在床上。然后着身体躺在天情的身边,按照药效,没有人打扰天情至少要睡到第二天早上日上三竿的时候才醒过来,那时候一切都早已经被人发现了。

    为了防止没有人发现,夏姗和夏宇早就合计好了,夏宇一大早便来紫陌阁,然后向莫北询问夏姗的人,然后带着莫北来看一场好戏。

    第二天早上,太阳还是照常升起来了。夏宇也是一早来到了紫陌阁,夏宇来的时候,莫凡还在睡觉,昨天晚上喝了太多的酒,头痛欲裂。夏宇说明了来意,看着莫凡道:“莫阁主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莫凡道:“昨天晚上多喝了两杯,所以头有点痛。”

    夏宇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莫阁主了,接姗姗的事情,让莫三小姐带我去一下就好。”

    莫凡道:“那好吧,让小北带去你找夏姗。”

    一切都按照夏宇预想的情节发展,夏宇心中窃喜不已。夏宇一路上问着莫北有关夏姗的情况。莫北道:“夏姗她很听话,悟性又高,我就把她当妹妹一样看。”

    两人来到药房,发现夏姗并不在药房,莫北道:“奇怪,往常这个时候,夏姗都已经在药房里面了。”

    夏宇笑道:“会不会她还在谁懒觉,我这个妹妹,经常赖着不肯起来。”

    莫北道:“她在紫陌阁内,还没有这么晚还没有起来过。”

    说着说着两个人便来到了夏姗的房间,莫北敲了敲门,发现房门竟然是虚掩的,没有关。夏宇道:“你看她,竟然这么粗心大意,连门都没有关好。”

    莫北推开门,看着散乱一地的衣物,心中震惊,然后便看见了夏姗抱着双腿坐在床上的角落,低声哭泣,浑身颤抖。

    莫北完全是惊呆了,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天情的衣服在地上堆了一地,天情还在熟睡中。床中央的一抹鲜红特别显眼,同样也特别刺眼。

    夏宇也跟着进来了,看着眼睛的景象,故作吃惊地问道:“姗姗,这是怎么了”

    夏姗抽泣道:“昨天半夜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然后我去开门,发现喝得醉醺醺的天情。我看他喝醉了,于是便让他进来了,我还为了泡了杯醒酒茶。但是谁想到,他进来以后就开始撕我的衣服,我一个弱女子,哪是他的对手,于是,于是...”夏姗说不下去了,莫北再也听不下去了,黑着脸冲出了房间,眼中充满了对天情的失望。

    莫北离开房间后,夏姗对着夏宇笑道:“宇哥,我的演技还不错吧”

    夏宇笑道:“何止是不错,练我都差点信以为真了。”

    当莫凡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莫凡完全不相信。但是夏姗的描述由不得他不信,莫凡端起桌面上的茶杯,闻了闻,果然是醒酒茶,而且还是完全没有动过。天情恰好昨天晚上和这件喝了很多酒,要是真的喝醉了,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莫凡一个头两个大,自己昨天晚上就不应该让天情喝那么多酒的。都说酒后乱性,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发现在天情的身上。

    莫凡只能先安抚夏姗的情绪,让夏宇将夏姗带回馆,保证会给夏姗一个交代。

    当天情醒过来的时候,莫凡就坐在天情的旁边。莫凡问道:“天情,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天情看了一下地面,然后看着自己身无寸缕的身子,再看了看床上的血迹以及被撕碎的女性肚兜。加上昨天晚上的一切,天情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天情问道:“这件事有哪些人知道”

    莫凡道:“我,夏宇和小北三个人知道。”

    天情脸色变了,这件事莫北竟然知道。天情寒着脸问道:“莫北她有说什么”

    莫凡摇头道:“小北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很失望。”

    天情道:“如果我说我这是中了圈套,你相信么”

    莫凡一口道:“我相信。” 本书醉快更新##

    天情没有想到莫凡会那么无条件地相信自己。

    莫凡接着道:“现在关键问题不在我,小北是第一个发现的,要让她相信你是清白的才行。”

    天情一想到莫北便心如死灰,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莫北还是第一个发现了,怎么才能够让莫北相信这一切与自己无关,自己是清白的。

    天情没有说话,莫凡静静地分析道:“房间,我看了,没有迷香之类的东西,却有醒酒茶,刚好和夏姗说的一模一样。还有床上的血迹,以及撕碎的贴身衣物,这下子问题真的不好办了。”

    天情问道:“夏姗呢”

    莫凡道:“她受了很大的刺激,夏宇已经将她接回馆了。”

    两人一阵沉默,现在所有的现象表明这件事的的确确是天情酒后乱性,做出来的错事。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天情是无辜的,就算莫凡相信这件事情不是天情干的,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要莫北相信。但是莫北有时候脑子又有点认死理,更何况这件事是莫北第一个看见的,要想让莫北相信,这一切和天情无关,只怕是比登天还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