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六十章 与君一别半生缘

第一百六十章 与君一别半生缘

 热门推荐:
    天情、莫凡、莫北三个人坐在一起。天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莫北那责备的眼神,虽然自己是清白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三个人都是沉默着,莫北第一个开口道:“你们打算怎么给我徒弟一个交待”

    天情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莫凡道:“小北,这件事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和天情喝了点酒,也许稍微喝多了点。”

    莫凡还没有说完,莫北已经愤怒地打断道:“喝多了,就可以酒后乱性,胡作非为了是吗”

    莫凡道:“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当时喝多了,所以天情对于自己在做什么并不是那么清楚,也许他是把夏姗当成你了。”

    莫北当场脸黑了,莫凡也发现了自己说错了。莫北黑着脸道:“哥哥,我知道你维护天情,但是维护也不能够这样偏袒他,这件事明明就是天情酒后犯错,他应该承担责任,给夏姗一个交代。”

    莫凡道:“可是,这件事真的不是天情的错。”

    莫北大声道:“这件事不是天情的错,难道是我的错”

    莫凡被说得哑口无言。莫北脸色涨得通红,呼吸都变得高低不平。显然,莫北对这件事情很在意,原本对天情好的印象一下子,荡然无存。

    莫北自顾自骂道:“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莫凡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天情已经是完全不作声了。天情并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天情知道现在莫北正在气头上,不管天情说什么,莫北都不会听得进去的,一切都只能等到莫北心情平复后,再向莫北解释。

    莫北离开后,莫凡问道:“你打算怎么办,小北现在在气头上,不管说什么恐怕都听不进去。”

    天情道:“我知道,所以我打算等她心情平复后再和她说。”

    莫北道:“可是大后天就除夕了,你已经带信回去说要回天剑山庄,要不你先回去,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明天你再来向小北说明一切,那时候,她心情应该会好很多,那时候说的话更加有效果。”

    天情道:“我知道该怎么做。”

    莫凡道:“既然你心中清楚,那么我就不干涉了,这一切让你自己来处理。”

    莫凡原本打算去馆代天情道个歉,没想到夏姗拒绝见任何人,并且特别指明不想再看见天情。莫凡无奈,只好灰头土脸地回到了紫陌阁。

    夜晚的时候,莫北一个人坐在阳台旁,显然莫北对天情白天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秀眉都拢在一起。莫北想不通,天情怎么就做出这样不堪入目,可耻的事情来。

    莫北忽然转身,不知道天情何时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

    莫北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天情道:“我来已经有一会了。”

    莫北蹙眉道:“你有什么事么”

    天情声音略带伤感道:“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我要回天剑山庄了。”

    莫北淡淡地哦了一声,天情一阵心凉如死。

    天情喉咙动了动,很想解释白天的事情,但是却发现不管自己怎样解释都是徒劳,莫北现在根本不会相信自己的一面之词,自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莫北怎么会相信自己天情想,如果是湮,湮会相信自己的话吧。

    想到这里,天情的心又沉了一分。天情反复张口几次,但是却什么话都没有说,最后还是说了一句话:“莫北,从我第一次在碧落湖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也许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但是我相信,这个世间不会有人比我还爱你。”

    莫北冷冷地回应了一句:“是么男人的嘴,哪个不是说得天花乱坠的”

    天情语气为之一窒吸了一口冷气道:“莫北,你是我最初的心动,你是我梦的开始,同样也只有你会是我梦的终结。所有的希望都是你给的,所有的绝望也都是你给的。”

    莫北冷冷道:“抱歉,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受之有愧。”

    天情并没有理会莫北的话语,自顾自道:“曾经,我以为只要离开你,离你远远的,我便能够忘记你,便能够重新开始生活。但是我发现不管我离开你多远,你始终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你已经活在了我的脑海里,心里,随着我的心跳一起跳动。我就算是忘了我自己,我也不可能忘了你,你是我的天下。”

    莫北干笑了一声道:“那你的妻子呢,她又算什么”

    天情面容痛苦道:“她是我的妻子,是我爱的人。”

    莫北笑道:“男人,不都是见一个,爱一个么,有什么好说的,你这样的话,我已经听得多了。”

    莫北的笑,对天情来说只有讽刺,像一把刀一样,一刀一刀地割在天情的心中。

    天情道:“不管我怎样说,你都不相信我对不对”

    莫北失声笑道:“你都已经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天情哑然,接着便是良久的沉默。一阵风吹来,吹熄了蜡烛,黑暗中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静静地对视着。天情突然伸手将莫北紧紧地抱住,莫北努力挣脱但是却根本无法挣脱天情的怀抱。

    莫北反而冷静问道:“你想干什么”

    天情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抱着莫北,将莫北抱得紧紧的。过了好久,天情才将莫北放开。黑夜中,莫北看不见天情脸上的表情,只听见天情道:“我爱你,真的。”

    说完了这句话,天情便离开了青藤阁。莫北望着天情的背影静静地流泪,莫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流泪,但是眼泪就是不听话地流下来。

    莫北看着天情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突然心中感觉失落落地,好像空了一块似的。莫北突然后悔了,后悔不该用那样的语气对待天情,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天情的本意,加上天情当时是喝醉了,也许发生了什么天情自己都不知道,并不能将一切的责任都归结在天情的身上。

    莫北心中懊恼着,怎么自己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莫北现在冷静下来了,仔细地想起天情说的话:“第一次在碧落湖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莫北心中感觉被堵住了一样,不知道是什么感受。莫北的眼睛再一次被水气弥漫,她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天情。

    莫北细细地想着天情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和天情在一起的的情景,莫北记得自己是很开心的。和天情在一起的开心与和夏语雪在一起的开心是不一样的,和天情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可以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但是和夏语雪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便会收敛起自己的姿态,让自己尽可能地看起来是一个淑女。 :\\

    莫北想起自己和天情很有默契地开怀大笑,天情吃自己放多了盐的面依然吃得津津有味,背着自己飞下黄泉岭等等一系列难忘的记忆。这些记忆是和夏语雪在一起的时候不曾有的,这是只有和天情在一起的时候才有的。

    原来,天情一直爱着自己,只是自己不知道。莫北原本以为自己一直是用着自己稚嫩的眼光打量着这个世界,结果自己却连自己的内心都没有看清楚。虽然自己看起来懂的事情很多,但是莫北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于天情的情感,的确是后知后觉。如果天情不说,自己是不是就会一直发现不了

    天情此刻已经离开了天剑山庄,一个人来到了碧落湖,站在碧落湖边,良久,才离开。天情在告别,在和碧落湖告别,这个他第一次遇见莫北的地方,爱开始的地方。碧落湖湖水很凉,天情的心也很凉,冰凉的,甚至比湮死的时候还要落寞一些。天情的心仿佛就是死了一般,没有了生机。天情的脸庞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一直是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容。

    天情一直站在碧落湖边,天色微亮的时候,天情动身一路向北行。天情离开碧落湖的时候,头发上竟然凝结了一层淡白色的霜,氤氲水气早已经迷了天情的双眼。

    天情就这样走着,心凉如死。面若冰雕一般,眼睛一动也不动,身体机械地摇摆行走着,看起来就像是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天情心中一直在回想着莫北最后和自己说的话,天情想,这一次,自己和莫北再也回不到最初的时候了吧。既然回不到过去,那么就这样算了吧,自己还是回天剑山庄去,回到自己来的江湖。

    天情一路上,没有和任何人交谈,脸上的表情冰冷得让人害怕。就算是住店,天情也没有说一句话,掌柜看见天情一脸的冰冷,像是死了全家一样,根本不敢问一句,噤若寒蝉。有人在天情身后指指点点,但是看见天情那样冷酷的表情,加上天情手上的刀,立刻都不作声,仿佛之前没有说过话一般。

    天情根本不愿意和任何人交谈,只想找个空间将自己封闭起来,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仿佛只有在没有人的世界里,仿佛只有在梦里,天情的表情才不会那么冰冷,天情的脸上才会变得和缓,甚至还可以看见微微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