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假若君不曾来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假若君不曾来过

 热门推荐:
    天情被人从碧落湖边救起,天情觉得为什么自己老是这般好运气为什么不让他在碧落湖边自生自灭

    天情在陈菲家中待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碧落镇,离开紫陌阁,远离莫北。

    关于离开这件事,天情想了很久,最后万般努力才做出的决定。

    天剑山庄灭了,自己作为天剑山庄幸存的人,对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一定会追杀自己,一旦武林中有了自己的消息,那么等待自己的便是成群的杀手。所以天情不能在江湖中现身,一旦现身,自身难保。毕竟人君和人皇两个人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要说起来,恐怕厉害程度绝对不亚于夜神月,甚至比夜神月要厉害得多。

    有可能这两人已经到了唐宋绝的地步了。

    天情前前后后想得无比的透彻,甚至连结局都看得一清二楚。如果自己留在紫陌阁,就算是和莫北在一起,那么不可避免的,自己的行踪会被泄露,君傲堂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甚至有可能,连带莫北和紫陌阁都会和自己一起陪葬。有了湮之前的先例,天情不敢再将莫北置于危险的境地,所以他虽然到了碧落镇,但是却没有去紫陌阁。

    天情就算是元宵节在街上看见了莫北,也没有出声喊莫北,他不希望莫北知道他来过。只要莫北不知道自己来过,并且曾看见她,那么自己便是不曾来过,那么自己便和莫北无关,也不会给莫北带来危险。

    只要莫北安全,天情便放心了。和莫北的安全比起来,其他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哪怕是不能和莫北在一起,此后的岁月都不能相见,自己都要忍受着思念的痛苦,天情都心甘情愿。

    天情的眼光想得很远,不仅仅是当前,甚至是多年后的情况他都曾想过。所以他愿意现在离开莫北,不计较自己的难过,纵使多年后午夜梦回,自己会泣不成声,但是天情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天情就这样离开碧落镇,就像他不曾来过一样。

    天情回到了风雪谷,然后开始勤修剑法。虽然师父又收了徒弟,但是这些都是不天情关心的事情。天情一心想做的就是练剑,只有让自己的剑法大成,可以纵横于江湖,立于不败之地,自己才能够出风雪谷。

    不管这段时间有多么难熬,天情都会坚持下去,他还有灭家之仇要报,他还要去重建天剑山庄。天情在风雪谷的岁月就是将自己一直关在雪峰山上练剑,剑法未成,绝不出谷。

    碧落镇、紫陌阁内。

    当莫凡听到天剑山庄一夜之间被杀得片甲不留的时候,当场差点瘫倒在地。莫凡难以接受这个消息,天情才刚回天剑山庄,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莫凡对莫声谷道:“你去查探一下,看天情是否还活着,我肯定天情一定不会死,他功夫那么好。”

    莫凡一直坐立难安,从听到天剑山庄覆灭的那一刻开始,他一直担心天情的安危,害怕突然听见天情死在人君和人皇的手中。

    最后没有查探到结果,既不知道天情是已经不在人世了,也不知道天情是不是在某一个地方躲起来了。天情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谁也不知道天情的下落。

    莫凡觉得自己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小北知道,也不知道夏姗的那件事情,小北对天情的气消没有。莫凡找到了莫北,对莫北道:“小北,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莫北疑惑,为什么哥哥的表情这么凝重,难道出了什么问题么

    莫北问道:“哥哥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莫凡欲言又止,很难开口似的,但是还是说了:“小北,天情的家被君傲堂一夜之内灭门了。”

    莫北如遭雷劈一样,当场什么表情都没有了,过了半响才呆呆地问道:“那天情呢”

    莫凡道:“天情的下落不明,也许已经不在人世了,也许是躲起来了。”

    莫北不解的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莫凡道:“去派人去了天剑山庄的废墟查探,结果没有发现天情的尸体,也许天情还活着,但是也有可能天情不是死在天剑山庄里面。如果天情活着,一定是躲起来了。”

    莫北问道:“那天情到底是死了还是躲起来了。”莫北这句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她不想用死这个字,万一天情真的被自己说中了,那可怎么办

    莫凡一脸自信道:“我相信天情一定还活着,一定在某个地方躲起来了,天情不可能那么容易死,他活着,一定会来紫陌阁。”

    莫北并没有答话,她不知道天情到底怎样了,她也不敢去想,她害怕自己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但是莫北越是克制自己不去想,就越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莫北一想到天情惨死在乱刀乱剑之下,就觉得有一股寒意。莫北突然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孤单,好似一直陪伴着自己的那个人突然就走了,消失不见了一样。

    莫北甚至还梦到天情浑身是血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半夜从梦中惊醒,便再也没有睡着。莫北开始敢于坦然面对,莫北开始去想天情的事情,如果天情真的死了,自己会有什么感觉伤心难过不是,通通都不是,莫北竟然发现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

    莫北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冷血怎么天情死了,自己一点伤心难过都没有莫北觉得不管天情怎样,按情按理来说,自己都应该感到难过才对。为什么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甚至连悲伤都没有。这件事情没有发现什么,但是关于夏姗的那件事情,莫北竟然发现自己已经原谅了天情,已经不生天情的气了。

    听莫凡说的,如果天情还活着,天情一定会来紫陌阁。莫北甚至已经在想,如果天情来了紫陌阁,自己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面对他

    馆内,夏宇听到天剑山庄覆灭的消息,当场便高兴得合不拢嘴,大笑:“真是天助我也,老天帮了我一个大忙。”天剑山庄都灭了,天情想必也死了,就算是活着,也已经成不了什么气候了,君傲堂的杀手会一直找他。

    夏宇将夏家的一批新人召集起来开会道:“你们也已经知道了,天剑山庄覆灭了。”

    众人道:“这个消息早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

    夏宇道:“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大好时机,如今天情就算没死也肯定不敢露面,紫陌阁没有天情这个强助,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不管是正面交锋还是侧面,我们有绝对的把握夺回碧落镇的领导权,我们为了这一天已经做了很久的准备。”

    夏沐风问道:“宇哥打算何时对紫陌阁宣战”

    夏宇道:“这个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我们先礼后兵,如果紫陌阁知趣的话,能够自行让出紫陌阁的领导权,那么便是最好的,我们没有伤亡。如果他们不肯交出领导权,那么我们便一举击溃紫陌阁,领导权自然回到我们的手上。”

    散会后,夏语雪单独找到了夏宇,问道:“宇哥,如果紫陌阁不愿意和平交出领导权,你真的要对付紫陌阁么”

    夏宇笑道:“这个自然,文的不行便来武的。”

    夏语雪急道:“那莫北怎么办”

    夏宇笑道:“你的莫北我们自然是不动的,如果你能当上紫陌阁的女婿,那么更是好事一件,我们对付紫陌阁就更有方法了。”

    夏语雪问道:“宇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嫂索十三少剑

    夏宇道:“如果你能够将莫三小姐娶回来,那么有了莫三小姐在手上,谅那莫凡也不敢随意乱动,更何况夏莫两家一旦结成亲家,那么紫陌阁对我们的防范之心势必会下降,那么我们夺回领导权就更加有把握。”

    夏语雪没想到夏宇竟然会这么想,把莫北当做一个棋子来使用。但是夏语雪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宇哥肯定会去给自己提亲,如果莫北答应,那么便正好合了宇哥的意。夏语雪反倒希望莫北不要那么快答应才好,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同时也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去将最后一式完成。

    只要自己将最后一式练成,自己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娶莫北,那时候,碧落镇的领导权早已经有了归属,莫北也不会被牵扯进来成为一颗身不由己的棋子。

    一切都如了夏宇的愿,天情没有回紫陌阁,这一场较量夏家胜券在握。

    夏宇为了这一天已经筹谋了两年的时间,他等这一刻等得已经太久。夏宇不禁热泪盈眶,当初自己父子一行人一战之后,竟然只活了自己和雨雪两个人,连夏家的领导权也被迫交了出去,如今自己即将要将领导权拿回来,夏宇心中抑制不住的激动。

    夏宇狂喜不已,自己终于要实现了当初在亡父陵前所立的誓言,要将馆夏家的低位保住,绝对不让夏家沦为别人的附庸。

    卧薪尝胆,终于苦尽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