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夏莫两家决胜负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夏莫两家决胜负

 热门推荐:
    两天后,碧落镇的碧落广场挤满了人。

    夏莫两家今天要在此对决,胜的一方将代表着碧落镇最强实力,无疑也宣告着碧落镇霸权的归属问题。这些小势力和家族自然是关注着两家的胜负情况,毕竟这也算是碧落镇的一件大事。

    夏家的人早早就来了广场,莫家的人也没有晚到,两家到的时间差不多。

    夏宇对于莫凡的准时到场很是满意,夏宇笑道:“既然人到齐了,那么我就说一下规则。双方在擂台上较量,三局两胜,掉落擂台或者被击败都算输,大家只是较量而已,不用拼上性命。”

    莫凡道:“我赞成,对于规则没有意见。”

    夏宇道:“好,既然你们不反对,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第一场,夏家派出的是夏沐风,夏宇想探探莫家的实力,虽然莫家的实力差不多都在夏宇的意料中。夏宇打算将夏语雪安排在最后一场,如果前两场完胜,那么夏语雪便不用出站,没有人知道夏语雪的实力这是最好的。

    夏沐风首先站上了擂台,青衣黑发,大好青年一个。莫声谷随后也上了擂台,两人对立而站,都是剑手,两人互相行了一个剑礼,便开始拉开了距离。两人心中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不能输,自己是代表家族出战,更何况这一战的重要性两人都是心知肚明。如果胜了,那么自己再家族中的低位便能够高人一等。

    夏沐风一出手便是莫家剑法,莫声谷并不惊讶,但是随后莫声谷便惊讶起来,夏沐风这一手莫家剑法根本不像是只练了一个月的水平。莫声谷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却好不为所动,出来之前莫奕风便告诉他,不管发生什么,看见什么,都不要去管,只要一心打自己的就行了,所以莫声谷一心一意地用自己的剑法,丝毫不为夏沐风的剑法所分神。

    两人的打斗丝毫没有什么观赏性,都是中规中矩的打法,你来我往,也没有看见什么比较奇特的招式。一时间看得众人昏昏欲睡,夏宇明显是不满意的,对于夏沐风要击败一个莫声谷竟然这么久了还没有让对方露出败象。

    夏语冷哼一声,夏沐风心下了然,知道了夏宇的不高兴。于是用起了剑法,一上来便是第十六招,莫声谷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连连后退。虽然莫声谷学过剑法,但是毕竟所学有限,所以在夏沐风的强攻之下,已经快坚持不住了,马上就要败了。

    莫声谷咬牙挺立着,能够多站一分是一分,败得越快自己便越没面子。夏沐风一剑比一剑快,并且剑剑都对着莫声谷的要害。莫声谷心中暗暗叫苦,硬着头皮接下夏沐风的招式,但是莫声谷感觉自己已经快扛不住了,对方实在不是自己能够打败的,虽然自己也学了十几招剑法,但是一用起来,两者相形见绌,差距非常明显。

    台下,莫奕风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莫声谷一定是败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果不其然,莫声谷连连败退,于是莫声谷开口道:“我认输。”但是夏沐风的剑显然用得太过快了,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剑势了,停不下来,朝着莫声谷的胸口直撞而去。夏沐风的冷汗都出来了,如果闹出了人命,那么这两家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自己便是始作俑者。

    眼看莫声谷就要死在夏沐风的剑下,莫奕风飞身而起,一剑撞开了夏沐风的剑,及时救下了莫声谷。夏沐风心惊,好险,差点就失手将莫声谷杀了。

    莫奕风站在擂台上道:“第一场,莫家输了,第二场我代表莫家出场,你们是谁上来应战”

    夏宇一拍座椅,便上了擂台,笑道:“夏家第二场,我来应战。”

    夏宇对莫奕风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莫奕风是紫陌阁武功最高之人,夏宇一向都很清楚,但是夏宇也是除了夏语雪之外馆武功最高之人。两人可谓是旗鼓相当,众人心想这一战一定会非常好看。于是众人便又打起精神来看着两人的比试,毕竟这两人也算得上是碧落镇的高手。

    夏宇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之前莫奕风在夏家教习莫家剑法,夏宇便亲眼观看了,当时觉得莫奕风的水平并不是很高,比起自己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但是时隔一年,不知道莫奕风进步得怎样了。

    夏宇出手便是剑法第十八招,前面的一些基础的招式,夏宇直接弃而不用,对于莫奕风这样的高手来说,用那样的剑法,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用上真功夫,好好地打一场,分出个胜负出来。

    莫奕风一出剑,莫凡便能够感受到莫奕风的进步,莫奕风的剑法已经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如今莫奕风的剑法沉稳,后劲十足,可见莫奕风剑法的基础之牢固。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之后莫奕风所展示的剑法,就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吃惊了。

    莫奕风的剑一开始使得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让人感觉赏心悦目,但是之后就不一样了。莫奕风的剑法开始变得忽快忽慢,夏宇一时间完全捉摸不透莫奕风的剑法,疲于应付。如果说莫奕风剑法的特点,那么他的剑法像风,完全就是风一样的剑法。

    莫凡看得心中惊喜不已,看来奕风他真的是领悟了天情所说的“剑之性”。

    莫奕风的剑法在夏宇眼里觉得有说不出的诡异,一时间忽快忽慢,剑招有时非常凌厉,凌厉得自己快招架不住,有时候又特别温柔,温柔得根本就不像是在比武。但是夏宇过了好久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局。莫奕风设下的局,自己一开始是主动攻击的人,如今反而变得主动防守,畏首畏尾的。

    夏宇何其聪明,这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现状,夏宇开始寻求改变,自己需要变招,唯有变招才能让自己走出莫奕风布的局。一旦掉入局中便只能随着莫奕风的剑法走,自己也就相当于被莫奕风纵了一样。虽然主动权还是在自己的手中,但是如果不想死的话,便只能跟着他的剑法走。

    夏宇变招,用起了七式,虽然自己只会三式,但是无疑三式已经够了。夏语认为就算莫奕风再厉害,自己也能够用三式打败他。

    夏宇用起了第一式“满天下”,莫奕风的脸色微微起了变化,自己这是第一次接招七式,以前只看过莫北和天情轻易地就将这一招接下来了,如能不能接下这一招,还是未知之数。

    莫奕风第一个感觉便是压力,四面八方都是剑,压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而偏偏自己又觉得每一把剑都是真实的,不管哪一把,仿佛都能够取自己的性命一般。莫奕风这一刻终于理解了,什么叫感同身受,只有自己亲自经历的事情,自己才能够知道他的危险性。也只有自己亲自去接招,才知道接下这一招有多么的不容易。

    莫奕风开始想念天情,如果天情在的话,天情能够轻易地接下这一剑吧。莫奕风无疑对天情是无比的羡慕和仰慕的,从天情第一次击败自己开始,天情就一直是莫奕风奋斗的目标。

    满天下虽然能够让莫奕风感受到压力,但是毕竟还是困不住莫奕风的。莫奕风不仅仅是练成了风一样的剑法,更重要的是他找到了属于他的剑之性。莫奕风的剑之性是佛性,所以他练的剑法是佛剑。

    莫奕风突然想到一句佛偈:“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莫奕风顿时大脑无比清明,心中已然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一招满天下了。剑影不过是幻影而已,真正的剑只有一把,自己只需要在众多的幻影中找出那一把剑,然后击溃它就行了。

    莫奕风闭上了眼睛,这个举动让所有的人都感到费解,莫奕风已经处于下风了,为什么还要将眼睛闭上,这不是想输么但是让所有人傻眼的是,莫奕风竟然击破了夏宇这一招满天下。

    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夏宇心中更是震惊不已。莫奕风竟然闭着眼睛将自己的这一招破去了,夏宇觉得匪夷所思。其实破去这一招并不难,不管剑影有多少,剑始终只有一把,虽然看见的剑有许多,但是可以听到的却只有一个。莫奕风便是顿悟了这一点,所以能够闭上眼睛,将夏宇这一剑给击破。

    如此一来,夏宇先机已失,再无优势。莫奕风也不会给夏宇反攻的机会,莫奕风剑法如风一样迅疾,看得夏宇眼花缭乱,一时间完全招架不住。节节败退,兵败如山倒,夏宇心中开始惊慌起来,这个莫奕风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厉害得多。

    毕竟夏宇也不是寻常之辈,虽然一阵节节败退后,夏宇还是立稳了脚跟,开始慢慢地寻求反败为胜的机会。夏宇对于莫奕风的每一招都记得一清二楚,慢慢地开始了解到了莫奕风剑法的套路招式。

    就在夏宇快要摸透莫奕风剑法的时候,莫奕风的剑法又变了,这一次不再是迅疾如风。这一次莫奕风的剑法,让夏宇感觉说不出的诡异,自己已经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这是什么样的剑法了,亦或者这根本就不是剑法。

    莫奕风的剑法变了,变得不再围绕夏宇来攻击了,反而有时候会攻击自己。夏宇想趁机攻击莫奕风,可夏宇的剑就是攻不到莫奕风。莫奕风的剑总能够及时而又准确地格住,并且反攻。 ~ .. 更新快

    莫奕风的剑法,像是自成一局,仿佛那是一个莫奕风自己做主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来支配,他就是那个世界的神佛。

    在夏宇几度出击都无功而返后,夏宇心中开始有了感觉,这一战自己输了。一旦自己无法打败对方,那么自己输便是迟早的事情。

    就在夏宇分神之际,莫奕风一剑从上至下而劈来,仿佛开天辟地的一剑一样,但是这一剑却少了一分霸气,多了一分柔和。剑光是柔和的,柔和得让人觉得这根本不是杀人的剑法。的确,莫奕风的剑法根本就不是杀人的剑法,不是所有的剑法都需要杀人的。

    剑锋停在夏宇印堂上方一寸,竟然能够停得这么精准,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这是需要多么准确的控制力。夏宇看着停在自己印堂上的剑,如果莫奕风的控制力差那么一点,自己便会被劈成两半。

    莫奕风已经赢得了这一场比试,收剑准备下擂台。夏宇问道:“你这套剑法叫什么”

    莫奕风道:“佛说、莫、莫、莫。”

    自此,佛说剑莫奕风之名开始在江湖上为人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