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当年遗恨紫陌阁

第一百六十五章 当年遗恨紫陌阁

 热门推荐:
    如今对阵的局势是一胜一负,双方平手,接下来要进行的便是第三场。

    莫奕风和夏宇两人的比试还为人所津津乐道,夏语雪和莫凡已经站上了擂台。

    夏语雪先是对莫凡行了一礼,然后道:“我现在不知道叫你莫阁主还是莫凡兄好,其实我不想和你比试这一场的,但是没有办法,毕竟我是馆的一份子。”

    莫凡微笑道:“我知道,你就叫我莫凡便好,也不需要有什么称号,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好好和我打就行。”

    夏语雪感激地看了莫凡一眼,其实夏语雪并没有理解莫凡话中的意思。莫凡并不是很喜欢夏语雪,有天情珠玉在前,在莫凡眼里其他人根本无法和天情想比,在莫凡心中,早已经将天情当做自己的妹夫来看了。至于夏语雪,莫凡虽然不讨厌,但是却是做不到像对待天情那样。莫凡的话语中有拒绝夏语雪的意思,但是莫凡不说,谁也看不出来。

    两人拉开距离,莫凡手握长剑,就那样站立着,俨然有高手风范。莫凡身上具有其他人没有的一种气质,即使是莫奕风和夏宇都没有,那是大家的风范,一家之主的风范。夏宇虽然是馆夏家的家主,但是夏宇就没有这种气质。

    夏语雪对于莫凡的功夫不是很清楚,但是紫陌阁功夫最高的便是莫奕风,这个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莫奕风之前的剑法,夏语雪也观看了,因此夏语雪对付莫凡有绝对的把握,夏语雪所想的事情便是如何让莫凡败得光彩,不那么狼狈,毕竟莫凡再怎么说也是莫北的哥哥,自己总要给莫凡留足面子,不能让莫凡在众人面前出丑。

    夏语雪心中这么想,所以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用真功夫,只是陪着莫凡过过招。但是莫凡毕竟是紫陌公子,实力还是有一定的,也是不容小觑。夏语雪由于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用真功夫,所以竟然差点败在莫凡的手上。

    夏语雪身上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看着夏宇黑着的脸孔,夏语雪开始认真起来,不能再随便玩了,不然真的一不小心便败了也说不准。夏语雪一旦认真起来,莫凡便感受到了压力,和莫奕风一样的压力。但是莫凡却在夏语雪身上感受不到天情给自己的那种气势上的压迫感。

    莫凡私下和天情比试的时候,虽然自己和天情很要好,但是莫凡还是能够从天情的刀法中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这比夏语雪的压力要高明得多,毕竟夏语雪让自己感受到的压力是有形的,而天情所给自己的压力是无形的,让你忍不住就投降认输。

    莫凡虽然有压力,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很平静,也没有冷汗,淡然得像一座巍然不动的大山一样。人群中不住地有人对莫凡点头,看来莫凡很受大家看好,众人看好莫凡,夏语雪的面子就挂不住了。

    莫凡剑招中规中矩,不走奇路,不走诡道,但是莫凡的剑却是无比的沉稳,比一般的人要稳上十倍。如果说莫奕风对剑招的控制精准,那么莫凡对剑招的控制已经不能用精准来形容了,只有随心所欲一词能够来形容莫凡的剑招。只要莫凡想停下来,剑随时都能够停下,绝对不会偏移半分。

    以前,莫凡的剑法还是飘逸的,但是现在莫凡的剑法已经由飘逸变为沉稳,这意味着莫凡性格的转变。一个人只有性情大变,剑法才会大变,就像天情一样,以前天情的剑法是充满阳光的,让人感觉朝气蓬勃,热血澎湃。如今天情的剑法让人的感觉只有寒冷二字,除了冷还是冷,就像一个无情的杀手一样。

    莫凡虽然不像天情那样性情大变,但是莫凡的心境变了。以前的莫凡是紫陌公子,如今他是紫陌阁主,身份不一样,所代表的东西也不再一样。莫凡也不是以前的莫凡,没有向往江湖的热血,只有好好留在紫陌阁内,做好自己的阁主的心。作为一家之主,沉稳是必不可缺少的东西,所以莫凡现在很沉稳。

    夏语雪一招“空山灵雨”将莫凡逼退至擂台边缘,莫凡脸色不变,脚下却在不停地闪挪,想避开剑法的同时回到擂台中心。越是靠近擂台便缘便越是容易输,只有中间才是最安全,也是最不容易掉下擂台的。

    莫凡脚下正想向擂台中心挪去,但是莫凡突然想到,如果是天情,天情会不会想法和中间一样莫凡仅仅是思考了一瞬,便立刻想明白了,天情是不可能有这么一个想法的。以天情的骄傲,天情就算是在边缘,也会将夏语雪击败,天情不是个喜欢躲避的人,反而他更喜欢主动出击,况且以天情的身手,出击绝对没有问题。

    自己毕竟不是天情,也不可能像天情那样,随意就能够将夏语雪打败,毕竟七式,夏语雪已经学会了六式。莫凡的脚已经开始迈出了第一步,眼看莫凡就能够成功地闪离空山灵雨的范围,但是莫凡却又将伸出去的脚给拉了回来。

    莫凡突然间心血来潮,想学天情的模样试试看,反正自己又不是想赢。莫凡将伸出的脚又收回了,夏语雪看得一阵惊奇,疑是有诈,反倒一时间畏首畏尾,不敢随意地上前。夏语雪这一迟疑,便给了莫北机会,莫凡有了足够的时间喘息和调整。

    莫凡手中的长剑翻飞,几道剑影向夏语雪攻去,夏语雪身形急退。但是莫凡的剑法,显然比夏语雪想象中还要不好应付。夏语雪一直在后退,无意间发现自己再退便退下了擂台,夏语雪心中开始震惊,一切都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不管是莫北还是莫凡的事情,夏语雪觉得自己都是想得太过于简单了,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才会遭到莫北的拒绝,莫凡的反攻,差点自己便输在了莫凡的剑下。

    眼看莫凡的剑就要刺中夏语雪,夏语雪一个“铁板桥”,身子便倒在地上,但是夏语雪实在是离擂台边缘太近,就这样,原本的“铁板桥”变成了倒挂金钩,夏语雪变成倒挂在擂台的边缘,看得众人一阵叫好,但是夏宇心中却是一阵暴跳如雷,如果不是众目睽睽,夏宇早就冲上去教训夏语雪了。

    明明实力超过对方,却不将这当一回事,只差那么一点点,夏语雪便败下阵来,夏宇心中七上八下的,心中惊起冷汗。夏语雪心中一阵着急,自己绝对会是没想到莫凡和夏语雪想象中的样子大相径庭,根本不是自己之前看到的样子。

    夏语雪的额头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莫凡的功夫,看来不像表面那样简单。夏语雪想莫凡的剑法好似不是他自己的,有点像别人的剑法,至少夏语雪从来没有见过。夏语雪试探性地问道:“莫凡兄,我想知道你用的这套剑法叫什么” ~ .. 更新快

    莫凡感到莫名其妙,夏语雪为什么突然间要问自己的剑法虽然感到很奇怪,但是莫凡还是将自己用的剑法的名称告诉了夏语雪。莫凡用的剑法竟然是“当年遗恨”,不仅仅是夏语雪吃了一惊,连莫奕风也吃了一惊,从来没有见过莫凡用这套剑法。莫凡什么时候竟然练成了这样一套剑法,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但是这个剑法天情还是知道的,连剑名都是天情取的。

    两人之间的比试一时间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胜负就在一瞬之间,一招之内。夏语雪心中充满了压力,如果之间一旦输了,夏语雪难以想象夏宇的脸色会变得有多么难看。所以之间绝对不能败,之间一定要赢,不管对手是莫凡还是莫北都是一样的。

    慢慢地,众人开始看出了两人武功的端倪。夏语雪招式虽然华丽,但是武功根基却是不够,经验也比较缺乏,不然莫凡早已经输了。而莫凡的武功则根基雄厚,招式沉稳,但是缺点就是在优点上。莫凡的剑法如果走沉稳的路线,相比起真正沉稳的剑法,则根本不够沉稳,相对沉稳二字,实在是相差甚远。不同的方向,自然要求不同,这一点无可厚非,莫凡心中也很明白。

    两个人比试已经打了约半个时辰,虽然还没有分出胜负,但是离分出胜负已经不远了。明眼人一眼可以看出来,莫凡渐渐地处于劣势,而夏语雪只要一直保持着状态,不出什么差错,最终获胜的肯定会是夏语雪。

    看到这个样子,夏宇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点。他没有想到一个莫凡竟然会让夏语雪拖这么久,如果是天情在的话,恐怕一盏茶的时间都不需要,夏语雪就要败下阵来。夏宇心中感慨,夏语雪还是太年轻,剑法什么的都还急需提高,不然想要恢复剑侠便等于痴人说梦。

    夏宇开始觉得自己的梦想好遥远,遥远到触不可及,像是一个梦一样。夏宇觉得自己的梦想并不奢侈,自己只不过是想让馆恢复剑侠的名声,就这点小小的要求,并不过分。

    夏语雪是夏家天赋最高的人,夏宇将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夏语雪身上,希望夏语雪能够早日练成七式,然后恢复剑侠的名声。只是这样,夏宇便再也无所求,这是多少夏家子孙心中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