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生命中最美风景

第一百六十六章 生命中最美风景

 热门推荐:
    两人缠斗了很久,夏语雪也觉得是时候结束战斗了,拖得太久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结局。自己想让莫凡败得光彩,可是夏语雪才发现要莫凡败得光彩实在是太难,至少以自己现在的功夫办不到。也许这和功夫没有多大的关系,主要看是看聪明才智,但是夏语雪还是自知才智和武功都不够。

    夏语雪突然想到自己的那个对手,天情,如果天情在的话,天情是不是能够做到让夏语雪败得光彩想到这里,夏语雪脸上有了忿忿之色,为什么处处都是天情。夏语雪手中的剑法更加快了一分,剑法已经出现了紊乱。

    莫凡趁着夏语雪剑法紊乱之际,一剑攻入,直刺夏语雪命门。夏语雪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虽然夏语雪竭力避过,但是还是被莫凡划破了衣襟。夏宇当场站了一来,一脸怒目地注视着夏语雪,虽然夏宇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无疑比说了什么话都要严厉。

    夏语雪注视着自己被划破的衣襟,心中冷汗直流,这一次自己并没有故意让莫凡,自己只是分身了。然而就在自己分神这一瞬间,莫凡的剑,竟然攻进了自己的命门。莫凡的武功并不算很高,但是竟然也能将自己逼到这个程度,那么其他功夫高的高手,要打败自己岂不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夏语雪不敢继续想下去,越是向后面想,夏语雪就越害怕。夏语雪长剑翻飞,开始重新整理自己那紊乱的剑法。夏语雪心想,目前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击败莫凡,其他的事情一概都等到事后再想。

    夏语雪一专心起来,剑法马上变得不一样,剑法变得凌厉而凶猛。一时剑光大胜,莫凡又陷入了困境之中。剑法毕竟还是有他的奇妙之处,莫凡心中暗惊夏语雪剑法的一变三折,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是夏语雪的剑法,莫凡还是挺赞赏的,年纪轻轻,便能够练成馆几十年来没有人曾练到的境界。

    夏语雪一心一意地使用着七式,招式连接得天衣无缝,莫凡的剑根本就攻不进,更何况大多数的时候,莫凡还是在防守,因为进攻已经变得很勉强。

    一旦全力以赴的夏语雪,莫凡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虽然莫凡有当年遗恨,但是却还是不够。所以莫凡还是败了,虽然败了,但是莫凡心中却没有什么缺憾,反而很开心的样子。

    对于莫凡来说,碧落镇的领导权其实是个负担,因为紫陌阁并无要争当碧落镇的霸主,毕竟紫陌阁是行医救人的,不是武林中争夺地盘的帮派。

    夏莫两家之争最终还是以夏家三局两胜的结局告终。

    夏宇心中的问题终于解决了,自己终于让馆恢复了从前的模样,自己已经无愧于亡父和先辈。相反,夏语雪虽然战胜了莫凡,但是夏语雪心中却始终高兴不起来,夏语雪自己也说不出来什么原因,但就是不像其他子弟一样高兴。

    莫凡回到了紫陌阁,心中还是对天情念念不忘。按理说,如果天情还活着,这么久了,也应该要来紫陌阁,毕竟天下之大,天情可以去的地方不是很多,紫陌阁却是能够算上一个。

    莫凡没有等到天情的消息,却是等到了刀妖董放一家满门被灭的消息。此时,紫陌阁一家没有了碧落镇的领导权,这件事根本就不在莫凡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莫凡并没有过多地关注此事,但是也是因此而错过了和天情相见的机会。

    当莫凡听莫奕风说,杀董放一家的人很可能是天情的时候,莫凡这才关心这件事情。最后莫凡去衙门取证,看见了天情的飞刀。天情的飞刀,不管是莫奕风还是莫凡,都是极为熟悉的,一眼就认出来了。

    天情为什么会和刀妖董放结下梁子,莫凡只感觉莫名其妙,于是细细追索之下,才发现陈老汉这条线索。于是,莫凡便知道了一切事情的始末原因,但是这些都不是莫凡所关注的东西。莫凡只想知道天情的去向,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想管。

    莫凡在黄泉岭的山脚下,找到了陈老汉的家,从陈菲口中得知,天情是在过完元宵节的第二天离开的,具体去了哪里,陈菲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去了江湖。莫凡苦笑,自己好不容易发现天情的消息,但是到这里,消息还是断了。

    天情原来已经来过碧落镇,而且还在碧落镇住了十二天,但是现在天情已经离开了碧落镇。天情去了江湖,但是茫茫江湖,如此之大,应该怎么寻找根本无从找起,莫凡叹了口气,天情本来就是江湖来的,回到江湖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以天情现在的处境,根本不可能在江湖上抛头露面,天情应该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寻求报仇的机会吧。

    莫凡回到了紫陌阁,一个人坐在湖心亭中,不久前,自己还和天情在这里喝了一个晚上的酒,但是如今却看不见天情的影子了。莫凡想,天情既然已经来了碧落镇,而且还在碧落镇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必然是来过紫陌阁的,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莫凡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自顾自地喝起酒来,他想天情应该会找个地方好好躲起来,等到功夫练成之后,便会出来找仇家报仇,到了那时,自己便可以再重新见到天情了。只不过到底需要多久,莫凡也不清楚,也许是三五年,也许是八年,也有可能是十八年。

    莫凡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情告诉莫北。

    莫凡找到莫北,欲言又止地对莫北道:“小北,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莫北笑道:“哥哥,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不用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莫凡道:“我是想告诉你,天情没死,他还活着。”

    莫北静静地回道:“那就好。”并没有见多大的反应,莫凡也摸不透莫北的心思,不知道莫北心里是怎么想的。

    莫凡踟蹰着要不要将天情来过碧落镇的事情告诉莫北,莫北已然问道:“哥哥,还有什么话想说”

    莫凡犹豫最终还是说道:“天情在元宵之前来过碧落镇,元宵过后才离开。”

    莫北眼中带着一丝不相信道:“他来过碧落镇”

    莫凡点头道:“嗯,他来过,住了十二天才离开,很可能要过好多年才能够再看见他。”

    莫北心中只有一个声音:“他在碧落镇待了十二天就离开了。”

    莫凡看着莫北出神的样子,没有再继续打扰,默默地走了,留莫北一个人在原地出神着。莫北在心中想着,为什么天情既然来了碧落镇,为什么不来紫陌阁向自己解释夏姗的事情就算是没有什么可解释的,也至少要来看看自己,去年年初六天情就来看自己了,可是今年人来了,却不来紫陌阁看自己。

    突然,莫北又惊觉了,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患得患失的。莫北心中很是纳闷,为什么自己心中会有希望天情来看自己这个想法莫北觉得好矛盾,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想到天情,就会产生一些莫名奇妙的想法。莫北竭力想赶走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但是这些想法却始终在莫北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生

    半夜,莫北一个人坐在青藤阁的栏杆旁,此刻夜凉如冰,寒风轻轻地吹着。莫北手托香腮,眼神失神地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得这般入神。莫北的双眉一直有着淡淡的忧愁笼罩着,丝毫未见舒展。

    莫北心中在想,自己要过好多年才能够再次见到天情,等到多年后,见到的天情会是什么样子天情是会和以前一样么还是会变得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模样

    多年后的天情,莫北不知道天情会变得怎样,但是多年后的自己呢莫北想来想去,也还是不知道自己会变得怎样,莫北觉得真是讽刺,自己连自己多年后的模样都不知道,还想去了解天情多年后的样子。

    莫北想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天情就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给自己带来了些许欢笑,同时也让自己感受到些许哀愁,但是他却不能够在自己的生命中久留,毕竟他只是个过客。无论天情有多么好,那只是生命中的最美风景,看看就好。

    莫北坚信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因为莫北一向很有主见。但是谁又能够肯定自己一定是对的谁都不能够去说自己绝对是正确的,只有经过验证,才能够说明你是对的。如果一旦你所认定的事情,某一天你发现竟然是错的,你又该怎么办

    莫北没有去想过这样的问题,因为她认为她的想法不会错。换做天情,天情一定会去想如果自己的想法是错的,自己该怎么办天情想事情不管对错都会仔细考虑清楚,甚至连未知的未来都会去细细思索。不管是哪一种选择,天情都会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然后才做出决定。

    离开莫北也是一样,天情是经过仔细的考虑才下定决心的,不然,天情比任何人都想留在莫北的身旁,看着莫北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