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又是一年除夕夜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又是一年除夕夜

 热门推荐:
    楚天情回想终于结束,记忆清醒,墙壁上已然多了一个人的名字,湮。这一段三年的记忆,彻底改变了楚天情的一生,如若没有这两个女子,楚天情现在恐怕已经是江湖中惊才艳艳的英雄少年。

    楚天情口中反复地呢喃着这两个人的名字,然后沉沉睡去。楚天情虽然睡着,但是身姿却是充满了防备,身子并不是直挺着,也不是蜷缩成一团,而是弓着,面向墙壁,你不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醒着,也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是哭抑是悲。

    又是一年寒冬除夕日,今年的风雪谷格外的热闹。

    首先,风雪谷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其次,气氛也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风雪老人看着风雪谷喜气洋洋的画面,心中甚是开心,老感欣慰,捋着白花花的胡子,呵呵地笑个不停。

    十二个人一起忙活着布置风雪谷,尽量让风雪谷充满年味,杨樱爱也在其中,并没有离开,也是留下来一起过除夕,同在的还有神无心。神无心这家伙身边没有杨樱爱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不辞辛苦地从外面赶来,专门是为了找些人一起过年,毕竟一个人过年总是回觉得孤孤单单的。

    加上杨樱爱,就算是温夕寒已经离开了风雪谷,也应该有十三个人,可是的的确确只有十二个人。楚天情并不在其中,这还是神无心第一个发现的,于是他问道:“咦,怎么你的弟子少了两个”

    风雪老人道:“夕寒他因为家里有事,去年便已经出谷了。”但是只走了一个,怎么会少了两个风雪老人一眼扫过,便发现天情并不在其中。如今人人都在布置忙活着,天情怎么会不在

    风雪老人问道:“你们谁知道天情去了哪里”

    众人皆说不知,江子越道:“我去找找看。”其他人继续忙活,大红灯笼什么的都高高地挂了起来,这些还都是特意出谷去买的。

    人多分工明细,谁谁谁做饭,谁谁谁炒菜,这些事情都让轩辕剑天给安排好了,温夕寒一走,他便成了众兄弟的领头羊。在轩辕剑天的调度下,一切都在有秩序地进行着,这一群兄弟,开开心心地忙活着,一边布置也不忘调笑打闹,玩得不亦乐乎。

    其中玩得最活跃的要数苏萧逸和唐素欢二人,唐素欢年龄小,而苏萧逸则天生活跃,鬼点子特别多,要说到玩,恐怕天下间比苏萧逸还会玩的人恐怕不多见。

    炒菜这等事情自然是杨樱爱和狄玉楼这对鸳鸯一起去了,虽然杨樱爱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炒起菜来可不含糊。狄玉楼看着杨樱爱,眼中有说不出的惊喜,樱爱竟然会炒菜,这是狄玉楼万万没有料到的。自己因为父母早亡,所以自己很早便独立了,自己照顾自己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会。

    狄玉楼笑着问道:“樱爱,你怎么会炒菜”

    杨樱爱挥舞着铲子道:“别看本姑娘落落大方,但我毕竟是个女人,再说了我还是杨樱爱杨大女侠,炒菜这种小事情能够难得到我吗”

    狄玉楼眼中充满了温柔的笑意,就想眼睛吃了蜜一样,都能够溢出来,笑道:“对对对,我家的樱爱什么事都会做,天下间的事情没有难得到我家的樱爱。”

    杨樱爱头一歪问道:“我什么时候成为你家的了”

    狄玉楼宠溺地笑道:“你迟早会成为我家的,你说对不对。”

    杨樱爱一下子便明白过来了,笑道:“谁说要嫁给你了,往自己脸上贴金,真是不知羞。”说完,还吐了下舌头,看得狄玉楼一阵失神,心花直接被击中了,差点狄玉楼就要上前将杨樱爱抱在怀里狠狠地爱抚一番,要不是因为杨樱爱在炒菜,自己在洗菜,恐怕狄玉楼早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了。

    两人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一时间厨房间的暧昧情调迅速升温,简直比炉火的温度还要高一些,看了后好生令人羡慕。

    苏萧逸在众兄弟中排名也算是靠前的,于是便利用自己的身份,开始指挥着像萧龙健、朱羽霄、唐素欢这几个弟弟做事。

    苏萧逸在下面喊道:“龙健,灯笼歪了,再往右一点,对对对,就这样,好了。羽霄,把横幅再拉高一点,这样就对了。素欢,去给我倒杯茶来,渴死了。”

    虽然苏萧逸的指挥有点瞎指挥的味道,但是很奇怪的这三人很听话地做了,唐素欢已经将茶给端来了,顺带还将茶壶都带来了,看样子是准备给每人都来上一杯。

    顾倾城和方戚无两人则在一旁看着苏萧逸瞎指挥,两人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其实这么多人,要做的事情也不多,大家一齐动手,不消片刻便能够将一些都做好。但是众人却故意将速度放慢,仿佛还沉浸在其中,享受着乐趣,方戚无笑道:“你们说温大哥在干嘛”

    轩辕剑天道:“温大哥他肯定在温家堡过年。”

    温夕寒的确在温家堡过年,不过,温家堡虽然充满了年味,但是毕竟是大家族,架子还是有的,反倒不如寻常人家过年来得愉快和开心。

    温夕寒在温家堡,辈属大字号的人,加上又是温世情温二的儿子,而且武功高强,获得了夕影刀,所以在温家的低位之高,在年轻一辈中算是佼佼者,甚至可以算是没有人能够超越温夕寒,如果不出意外,温夕寒恐怕会是下一任温家统御的接班人,毕竟温暖雨没有儿子。

    温家的院子,摆了十张桌子,每张桌子都坐了十个人。这些人要是全部放到江湖上,连江湖都要为之震上三震。因为这些人不简单,何止是不简单,根本就是非常不简单,这些人代表着温家的实力所在。虽然加起来只有百人,但是这百人却是千人,乃至万人都难以匹敌的。

    细看,你会发现其中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有九十个至少已经是三十岁已经上的。但是却有十个年轻人,温夕寒赫然在其中,温琴也在,这一桌坐的全是温家年轻的一辈。

    这百号人,除去温暖雨、温冷夜等主事人外,其他的人赫然是大小死活四个字号的主要人物,这便是温家堡最大的实力所在。不仅仅如此,去了洛阳的那批人还没有算,可想而知,岭南温家的实力有多么可怕,底蕴都多么深厚。

    至于为什么这一批温家的骨干力量在一起吃年夜饭,还会带着十个年轻的一辈

    这个原因,所有在坐的人都心知肚明,未来温家的统御将会在这十个人中诞生,就算不是在这十个人中,这十个人将来在温家的低位也绝对是主事人的地位,只要不死的话。这十个年轻人除去温夕寒和温琴,剩下的八个人依次是温玉赋、温玉卷、温子吟、温子皓、温六道、温七轩、温八苦、温九问。

    温夕寒此刻心中想的却是风雪谷,不知道风雪谷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师父他老人家身体还好么真想回去看看啊但是温夕寒身在温家堡便不能由着自己的喜好,毕竟这是老字号温家,一切都要听上面的安排。

    温暖雨清了清嗓子,原本说话的声音,一瞬间全部消失了。温暖雨道:“今天又是除夕了,时间过得真快,当年我们仿佛还是坐在他们几个的桌子上。”手遥指温夕寒这一桌,然后继续道:“如今,我们都已经是老头子一个了,岁月不饶人啊。”

    温暖雨说话的时候,没有人敢接嘴,连温冷夜都很少打断温暖雨的话,更何况其他人。温暖雨道:“我准备将你们十个人派去洛阳,如今你们也算是不弱了,也是时候去江湖历练一番,此去洛阳正好可以锻炼一下。”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十个年轻人听了后各自的反应都不同,有的热血激荡,有的平静如水,有的静静聆听,有的脸带微笑,但是没有人敢有不屑的表情,如果有,那么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温暖雨声音威而不怒道:“你们此去洛阳,每人都会发给你们一枚温字玉佩,你们此行,听从温夕寒的调度,温琴为辅。你们去了洛阳后,再决定你们将去哪里闯荡,不管你们去哪里,我都不反对,不过你们自己惹的事情自己去解决,不要让家族来给你们解决麻烦。如果你们不幸像温随风那样,那么你们的玉佩,我们会派人收回。或着你们的成绩不够让人满意,那么你们的玉佩也会被收回。”

    温暖雨话说完便坐了下去,然后温冷夜站了起来面无表情道:“我叫一个人,那个人便上来领玉佩。”说罢,一个个地念过去,十个年轻人依次上前,领取属于自己的玉佩,一个个表情庄重而严肃。

    他们所领的不仅仅是一枚玉佩那么简单,他们所领的是未来温家的掌管权,但是能不能够真正拥有这块玉配,就要看自己的能力。如果像最优秀的温随风那样,出师未捷身先死,那便长使老父泪满襟了。

    温夕寒抚摸着玉佩,质地乃是上等好玉,玉佩正面是一个古朴的温字,背面是温家的标志,同时玉佩的玉环下吊着一枚小玉片,刻着各人的名字,温夕寒的玉佩刻的是夕寒二字。

    温琴知道虽然小玉片可以换,但是这玉佩却是难得的,整个温家堡充其量也就四十块而已,再也没有多的了,因此,温琴对这枚玉佩甚为看重,小心翼翼地握着,生怕握碎了。其他人多多少少也知道这玉佩代表着什么含义,这玉佩是代代相传下来的。每一枚都是从上一个主事人手中接过来的,从来不会重新刻造。

    温家正在向上发展,新的血液正在茁壮成长,很快老字号温家便有了一批优秀的接班人。温家虽然争霸的野心不大,但是温家的自保意识却是最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