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第一百六十八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热门推荐:
    江子越在雪峰山得众人哈哈大笑。

    江子越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笑,就连一向比较冷的侍良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意,但是楚天情就是没有笑,不管从哪方面看,楚天情都是冰冰冷冷的,面无表情,自顾自地吃菜,而且楚天情只吃面前的几个菜,远的连筷子都不去动。

    一番笑谈之后,众人便开始祝酒,众人纷纷站起来向风雪老人和神无心祝酒,说着一些吉利的祝词,更有甚者,还亲自下位端着酒杯来到两人面前祝酒,苏萧逸就是。但是,天情还是一样的,仿佛这些事情和他无关一样,一心一意地吃着饭。

    唐素欢是离楚天情最近的人,唐素欢见众人忙着向风雪老人和神无心祝酒,自己没有地方可祝,于是端起酒杯向楚天情祝酒。唐素欢笑道:“十哥,来,我敬你一杯...”

    唐素欢的话还没有说完,楚天情已然冷冷道:“我不喝酒。”楚天情的回答让唐素欢一时间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显得尤为尴尬,最后唐素欢还是失落地放下了被子,虽然知道这个十哥性格冷,但是好歹也是除夕夜,至少也要给自己一个面子。

    楚天情一声不响地吃完了两碗饭,这是他的定量,一餐饭,不多不少恰好两碗。吃完后,楚天情说了声:“我吃完了,先走了。”声音不大,但是太突兀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那冰冷的声音和这喜气融融,热热闹闹的画面完全不符合。

    热闹的气氛为之一冷,楚天情并不等人回应,直接抽离身子,离开了饭桌,只给众人留下一个背影。众人看着楚天情,一阵安静。杨樱爱首先忍不住了,不满道:“这人怎么这样啊,大家吃得高高兴兴的,说走就走,也太破坏气氛了,根本就不给我们面子。”

    狄玉楼则握了握杨樱爱的手,暗示杨樱爱不要说话。但是杨樱爱的大小姐脾气又犯了,用更高的声音道:“我说得并没有错啊,这么热闹的气氛,他就这样走了,不是破坏气氛么,凭什么”

    这时风雪老人说了一句话:“去年的今天,天剑山庄满门被灭。”

    杨樱爱听了后,不再说话了,因为她已经不生天情的气了,根本无法生天情的气。但是场面已经冷了下来,众人都没有喝酒,也没有说祝词,显得比楚天情走的时候还要冷寂。

    苏萧逸看见楚天情离开,心中也是不快的,但是想到天剑山庄就是在除夕夜被灭的,也就没有说什么,毕竟换谁谁都不会好过。但是场面气氛冷了,苏萧逸还是道:“来来来,我们来行酒令。”经过苏萧逸的一番努力,冷下去的气氛又被重新调动起来,但是却始终少了点什么,不若之前那样的完美。

    虽然气氛没有之前那么热烈了,但是大家还是吃的高高兴兴,喝得开开心心地散开,这顿年夜饭总算是吃的圆满结束。吃完了年夜饭,各自散去,各忙各的去了。

    风雪老人一个人来到楚天情的房间门口,站在门外,但是并不敲门,也不打算进去。听着楚天情平稳而又规律的呼吸声,风雪老人认为天情已经睡了。风雪老人心想,天情睡了,自己便不打扰了。虽然知道天情心中不好过,但是自己却无法安慰到天情,再说了,天情也不是需要安慰的人,风雪老人便转身离开了。

    天色已经黑了,但是却是风雪谷正是热闹的时候,除去兴致缺缺已经去睡觉的人,剩下的都还全无睡意,都在放着买来的烟花和炮仗。特别是杨樱爱和苏萧逸,唐素欢几人玩得不亦乐乎。

    杨樱爱手拿烟花,对着狄玉楼摇晃,狄玉楼宠溺地看着杨樱爱,脸上尽是温柔的笑。突然杨樱爱脸上有了怪笑,她想到一个捉弄狄玉楼的好办法。杨樱爱将烟花点燃,然后对准狄玉楼,狄玉楼脸色变了,烟花可不是这么玩的。但是烟花已经被点燃,狄玉楼无奈地使用轻功闪躲,但是却让杨樱爱高兴不已。杨樱爱心中没有一点自责的意思,谁让狄玉楼不来陪自己一起玩,还说这是小孩子的游戏。

    苏萧逸大概是玩得最疯的一个,同样也是最没有烦恼的一个,整天都快快乐乐的,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不开心似的。江子越在一旁看着这热闹的场景,心中不禁想起了远方的鄂东浔阳江家。自己来风雪谷已经两年了,还从来没有回过家一趟,江子越此际非常想回家看看,江家如今怎样了,自己的父母亲人如今还好么

    江子越这一想,便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浔阳的月色很美,至少要比风雪谷美,浔阳鲈鱼的味道,江子越还记得。家乡的那些好吃的小吃,美味的佳肴都一一闪现在江子越的脑海中。江子越思乡的情绪越来越重,忍不住便吟起诗:“浔阳江头鲈鱼美,满天烟花笑声闻。身在远方思家亲,除夕团圆我不圆。”

    就在江子越大发感叹之时,雷清玄则一屁股就坐在江子越旁边道:“六哥想家了”

    江子越道:“是啊,离开江家已经两年了,再加上今天除夕,不管怎样也是有点想的。”

    雷清玄直爽道:“我也想念霹雳堂了,我们进谷的时间差不多,我现在特别想念吃我母亲做的混沌和汤圆。” :\\

    江子越笑道:“我也特别想念我母亲做的包沱。”

    雷清玄笑道:“家乡的味道真好。”

    江子越道:“是啊,那是家乡的味道,好极了。”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家乡的小吃和家乡的人。顿时,一股浓浓的思乡情绪在两个人中泛滥开来。

    轩辕剑天,还在看着武功心法,轩辕剑天也是没有家的,他家就剩他一个人了,和天情一样,轩辕山庄也早被人灭了,不过不是除夕。

    轩辕剑天认为感情都是多余的,只有霸业才是真正的东西,所以他一心要将自己的武功提高,最好是练到天下无敌的地步。他要振兴轩辕山庄,要光复这个没落的家族,他身上背负着重重的担子。虽然没有人要求他这么做,但是这却是他自己硬要将这些责任包揽在身上。

    轩辕剑天的父亲临死前曾对他说不要光复轩辕山庄,没有什么意义,好好地活着比什么都强。但是轩辕剑天显然不同意亡父的说法,一辈子庸庸碌碌地活着,那还不如死了算了,所以他要出人头地,要重振轩辕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