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可一世藏锋芒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可一世藏锋芒

 热门推荐:
    楚天情并没有睡着,虽然呼吸有规律,但是双眼却是一直睁着的。楚天情双眼望着黑暗的虚空,没有情绪,没有光彩,房间黑暗得连一丝光都没有。但是楚天情就是在这黑暗中静静地呼吸着,静静地想着。

    去年今天的一幕并没有在楚天情的脑海中留下太多的印象,只留下了淡淡的印象,天剑山庄血流成河,尸横遍地的景象。这些淡淡的印象便已经足够了,楚天情会去复仇,但是不是现在,楚天情不是个冲动的人,相反,楚天情聪明冷静得令人害怕。

    一个人如果不聪明是不可能学剑法的,更何况楚天情学剑法比一般的人都要快,那么说明,楚天情比其他人更加聪明。楚天情的脑中想法比谁都清楚,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夏宇曾经评论过天情大智若愚,楚天情什么事情都是知晓的,但是却不说,将所有的心思都藏于肚中。

    要灭君傲堂,但凭一个人的力量是完全不够的,一个人单枪匹马去闯君傲堂,必败无疑。首先不说君傲二人的武功,就凭二人手下的人也能够将你活活耗死。一个聪明的人是不去做没有用的事情的。楚天情也是,楚天情虽然不言不语,但是,自从楚天情离开紫陌阁的那一刻起,楚天情已经打算接受天剑山庄少庄主之位。

    如今天剑山庄已经灭了一年,但是楚天情却丝毫未提复仇二字,其他人还以为楚天情淡忘了复仇。楚天情又怎么会忘记,楚天情的记性一向很好,而且楚天情不单单是记性还,楚天情他还记仇。这并不是其他人说的,这是楚天情自己说的,当年楚天情曾和唐宋绝两人谈论起来性格的时候,楚天情落落大方道:“我对武功很执着,还有我这个人很记仇的,一般没有事情不要惹我。”

    这句话在唐宋绝的脑海中印象极深,唐宋绝相信,楚天情绝对是能够翻脸不认人。

    楚天情每天在雪峰山上所做的事情不单单是只有看风景,他还在练剑,练天击剑法。天剑山庄的天击剑法早已经被楚天情练完,但是楚天情并不满足于只练完天击剑法,因为楚天情深感光光祖传的天击剑法根本不能够让他成功地复仇,至少他还是不满意。

    楚天情并不是个谦逊的少年,相反,楚天情很孤傲,甚至可以说是不可一世。因为他有自傲的资本,有着不可一世的锋芒。但是他又有着江湖侠少的热血豪情,在楚天情的锋芒刚刚才现出来一点的时候,不可一世还没有在江湖中表现出来的时候,他遇见了莫北。于是楚天情锋芒尽藏,不可一世尽消,成了一个有点谦逊的少年,但是这一切只是在莫比的面前才会变得谦逊而彬彬有礼,给人一副儒雅的模样。莫北不在身边,楚天情不可避免的总会流露出一些不可一世。

    这一切并不是楚天情虚伪做作,而是在莫北面前的自然反应。一个人总是具有多面性的,在亲人面前是乖巧的样子,在朋友面前是友好和善的样子,在陌生人面前是冷漠的样子。这一切都不能说是虚伪,这只是不同的场合,见不同的人不同的表现而已。

    楚天情的性格大起大伏,从一开始的不可一世,到后来的锋芒尽藏,最后到如今的所有的锋芒和不可一世都没有了,连孤傲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寒、只有冷。楚天情如今给人的感觉便是寒冷如冰,冷如寒霜,不管是他的结拜兄弟,还是授业恩师都是这个感觉。但是所有人都无能为力,就连风雪老人都没有办法。

    楚天情的性格,风雪老人再清楚不过了,楚天情不仅仅是执着,而且还很倔强,有时候楚天情决定的事情,五头牛都拉不回来。有一次,楚天情练一套剑法,自己给自己立了个规定,没有练成不能够吃饭,果然楚天情三天不吃不喝,不管风雪老人怎么规劝都没有,最终楚天情凭着惊人的毅力,将那套剑法练成了,人却倒了。风雪老人虽然赞赏楚天情的精神,但是却对这种行为是不以为然的,可是这个徒弟,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不会听的。

    大年初一,众人还在熟睡中的时候,楚天情早已经上雪峰山练剑。不管楚天情早睡晚睡,一大早他肯定会起来练剑,这是一年来雷打不动的规矩。即使很疲倦,但是一旦握上剑,便会变得精神抖擞。有时候,风雪老人都在担忧,这样子下去,天情的身体迟早会垮掉。

    风雪老人也上了雪峰山,不过这却是风雪老人第一次上山。以前,他绝不上山看天情练剑,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天情的了,但是这次竟然破例上山看天情练剑,也许是因为今天是大年初一的原因。

    风雪老人站在一旁看了半个时辰,越看风雪老人的眉头就皱得越紧。因为在风雪老人的眼里,天情根本不是在练剑,那完全是在暗无天日的自杀。那样凛冽的剑法,伤人也伤己,虽然剑法凌厉无可方物,但是却是以自身的性命做代价。风雪老人看得出来,这种剑法,如果一旦练至大成,一定是人剑和敌手一起毁灭,根本就是同归于尽的剑法。

    风雪老人决定阻止天情继续练这种剑法,风雪老人手指凝成剑,一股柔和的剑气从中指打出,打断了楚天情继续练剑。楚天情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然后静静地看着风雪老人,什么话都不说,但是那眼神明显就在质问为什么打断他练剑

    风雪老人痛心道:“天情,不要练这样的剑法了,这样的剑法对本身有害。”

    楚天情并没有回答风雪老人,眼神冷冷的,但是却不似那么冰冷。

    风雪老人趁机劝道:“天情,放弃那样的剑法,练别的剑法吧。”

    楚天情语气冰冷道:“不必。”

    风雪老人语气为之一窒道:“要怎样你才能放弃那样的剑法,你说,只要我办得到,我一定竭力去做。”

    楚天情冷冷道:“没有。”

    风雪老人气极道:“好,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那就让我来会会你,如果你能赢得了我,那我就随便你怎样都行,如果你赢不了我那么你就要听我的,放弃这种剑法,练其他的剑法。”

    楚天情依然是什么表情都没有,丝毫不见动容,语气依然冰冷道:“好。” ~ .. 更新快

    风雪老人手中虽然无剑,但是却竖指为剑。风雪老人神情庄重,严阵以待,楚天情毕竟是他的徒弟,所以楚天情的实力,风雪老人是有一定的了解。如果自己不用十分的实力,那么自己很可能落败,所以一上手,风雪老人便决定来真功夫,没打算留情。

    楚天情右手握剑,剑斜向后立,看神情仿佛目中无人,只有自己手中的剑,甚至连风雪老人的剑都不曾看在眼里。风雪老人还没有动,楚天情身形已经动了,拖着剑向风雪老人奔来,剑在地面上拖出一条痕迹,像是一瞬间划出来的一样。风雪老人只是慢了一拍,就这一拍,楚天情已经来到了风雪老人的眼前,但是风雪老人反应何等之快,向楚天情拍了两掌,掌力是虚的,但是掌风却是实的。

    风雪老人只想靠这掌风将天情拖上半拍便好,自己便有时间脱身。但是风雪老人明显低估了楚天情,如果那掌力是实的,也许楚天情还能够被拖住半秒,但是偏偏风雪老人怕伤及楚天情,所以没有用实力。因此楚天情已经来到了风雪老人的面前,但是楚天情的姿势一直是保持不变了,剑还是斜向后拖着,并没有向前刺或着劈出。

    由于楚天情的剑并没有刺出,因此风雪老人还是有时间脱离楚天情的身侧。风雪一离开楚天情的身侧,便感觉老脸一红,天情尽然没有出手,看来天情是看出来自己掌力是虚的,因此不想占自己的便宜。风雪老人脸上有点挂不住,如果天情不留情,那么自己岂不是已经输了,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天情的轻功“纵情遗恨生死绝”。

    有了之前的教训,风雪老人也不再打算手下留情,因为他已经不能手下留情,天情根本不需要他留情。风雪老人右手双指并拢,竖于胸前,神情戒备。对于楚天情的轻功,风雪老人还是比较畏惧的,毕竟那样快的速度,以天情的功夫,完全可以在自己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自己击倒。因此,这一站自己没有什么优势,唯一的优势便是内功深厚,对战经验丰富而已。

    楚天情动了,身形一闪而逝,完全看不清楚。由于楚天情一身白衣,而这雪地上也是一片白,因此肉眼要捕捉楚天情的身形,那是非常困难。风雪老人感觉自己完全不知道天情在自己的哪一个方向,肉眼又看不清楚,根本跟不上天情的速度,风雪老人心中打了一个激灵,赶紧闭上了眼睛。

    幸好,风雪老人眼睛闭得及时,不然风雪老人此际已经败了。楚天情已经准备出剑,那是风雪老人连楚天情在哪里都不知道,只要楚天情出手,必定能够得手,但是风雪老人竟然闭上了眼睛,那么楚天情便只有疾退,放弃这一次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