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七十章 青出于蓝胜于蓝

第一百七十章 青出于蓝胜于蓝

 热门推荐:
    楚天情的眼睛里闪动着暗芒,瞳孔微缩,盯着闭着眼睛的风雪老人。

    风雪老人闭上眼睛,想依靠听声辨位来确定楚天情的方位,但是他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连呼吸声都听不见,楚天情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但是风雪老人明确的知道天情一定在自己的周围,肯定是没有动,甚至连呼吸都闭起来了,风雪老人心中不禁多了一分赞赏,他这个徒弟总是那么优秀,不会让他失望。

    果真如同风雪老人所料,楚天情并没有消失,只是站在原地不动,然后屏住了呼吸。风雪老人如果一睁开眼睛,楚天情的剑肯定会瞬间就攻向风雪老人,趁着听觉和视觉同时作用在重叠的那一刻,虽然两个感官同时起了作用,但是无疑会分散精神力,毕竟一个人的精神力是有限的。

    风雪老人不睁开眼睛,楚天情就不随便出击,于是局面开始变得僵持。僵持的局面对楚天情并不利,因为闭气对于楚天情来说还是不太擅长。不久,楚天情开始呼吸,于是风雪老人便知道了楚天情的方位。风雪老人遥向楚天情呼吸之处发出一指,一道迅疾无比的剑气向楚天情奔来,但是这一招完全没有用。

    楚天情早在呼吸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原地,这一点也是在风雪老人的意料之中。但是楚天情在飞掠的时候,衣袂带起的风声,却是被风雪老人一一听在耳中。风雪老人迅速发出数十道剑气,但是却无一奏效,始终是慢了一拍,总是和楚天情擦身而过。

    数十道剑气都没有打中天情,风雪老人眉头微皱,于是,将一直没有用的左手也拿了出来,动作也是和右手一样,竖指成剑,但是这次却是双手斜成一个八字,指尖朝地,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看到风雪老人双手并用,楚天情的眉头又深了一分。虽然风雪老人双手并用,但是他还是不睁开眼睛,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眼睛跟不上天情轻功的速度,睁开眼睛反而对自己是一种拖累。突然,这一片天地静得可怕,风雪老人有不祥的预感,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

    果不其然,突然风雪声大作,风雪老人疑惑了,怎么会有风雪不可能突然下雪,但是风雪老人却实实在在地感受道了风雪打在脸上。风雪老人猛地睁开眼,只见一柄剑来到了眼前,自己已经避无可避。原来,并没有下雪,风雪只是楚天情用脚将地上的积雪扫起,制造声响,所以才会让风雪老人以为是下雪。

    风雪老人睁开眼,精神不够集中,楚天情刚好趁虚而入。眼看这一剑,风雪老人避无可避,不管风雪老人向哪个方向跑,剑都会跟着。更何况风雪老人连跑的时间都不够,所以风雪老人只好硬挺挺地倒下去了。风雪老人一个“铁板桥”倒在地上,楚天情的剑随之刺向地上,剑势加快,风雪老人更快,使出“壁虎游身”的轻功,在地上一滑,加上有积雪,所以速度特别快。

    楚天情一剑刺空,刺入了雪地中,而就在楚天情剑未拔出的那一刻。风雪老人还在向后滑退,但是却已经发出了两道剑气朝楚天情而来。楚天情一个翻身,避过剑气,此际,风雪老人已经站起身。楚天情脚一跺,剑便从雪地中自动激射而出,准确无误地落在楚天情的手中。

    楚天情眼神依旧冷傲,没有半分感情,连风雪都为之冷了半分。风雪老人看着楚天情,微微地叹息了一声,双指抖动,又是两道剑气向楚天情激射而来,这一次楚天情没有闪躲。楚天情提剑,一剑石破天惊,从下至上而划开,这两道剑气竟然就这样被楚天情给划开了。

    风雪老人脸色微变,他没想到天情那平凡无奇的一剑,竟然能够劈开自己的剑气。就在这时,天空开始下雪,这次是真的下雪了,细小的雪瓣满天扬。这一对师徒就在风雪中对峙着,谁都没有先动手。楚天情眼神凛冽,寒意更甚,比风雪还寒。

    雪慢慢开始下大,鹅毛般的雪花纷纷飘落,不一会两人身上便堆满了积雪。但是纵然是如此大的雪,也不能够阻止两个人要分出个胜负的决心。就在大雪将两个人淹没的时候,楚天情动了,无比迅疾地向风雪老人奔去。而风雪老人也不慢,双手一抖,数十道剑气激射着向楚天情而来。

    这数十道剑气根本不能够阻止楚天情的身形,楚天情并不是走直线向风雪老人奔来。楚天情左右闪动着像风雪老人而来,一时间风雪老人竟然看见有两个天情,心中大为震惊,天情的速度竟然已经快到这个地步了,竟然已经有了残影。

    风雪老人心头虽然震惊,但是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来。双手分两个方向,一连打出八道剑气,但是无奈这些剑气又落空了。不是剑气不厉害,实在是楚天情的身子太快,太灵活,连灵狐都比不上楚天情的灵活。

    楚天情本来是在左右闪动中,但是面对八道剑气,身子一波三折,最后在当中停了下来。当风雪老人发觉的时候,楚天情已经来到了面前。风雪老人拔地而起,身子如同大鸟一般扑起,但是风雪老人发现他错了,他不应该飞起来的,因为这样子彻底成了靶子,自己的轻功不如天情,在半空中无疑对自己非常不利。

    楚天情见风雪老人,突然飞起,怔了一下,这是挑衅自己么于是飞快地一剑,这一剑带着凛冽的寒气从下至上划过,这一剑是万万无法躲开的。不是风雪老人不想躲,而是实在是躲不开,人在半空中就是他的致命的关键。虽然没有着力点,但是风雪老人的身子还是一波三折地向后荡去,堪堪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剑,但是衣衫尽为之裂。

    风雪老人脸上出现了尴尬之色,他竟然被徒弟逼到了这个地步,始料未及。虽然这件事让风雪老人始料未及,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当风雪老人如遭雷击。

    风雪老人落地时,外衫已经成了一些布条,内衫还是好的。楚天情的脸上没有一丝得意之色,还是一脸的冰冷,风雪老人落地未稳,楚天情已经又攻了过来。这一次楚天情的剑法和之前大不一样,这一次楚天情的剑法是连绵不断的,一剑过后有两剑,两剑过后是四剑,四剑之后是八剑。

    楚天情的剑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凌厉,只要中了第一剑,那么之后的剑都避不了。这样的剑法不仅仅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甚至连自己都不放过,自己也不能够喘息,要一口气将对手击败,不然剑法一旦中断,那么威力便再也没有之前那样势不可挡。

    如果风雪老人手中有碧霄剑,那他还敢去接一下楚天情的剑,但是手中无剑,光凭两根手指,风雪老人纵然是给他一个胆子他也是不敢徒手接楚天情的剑法。因为他知道徒手接楚天情的剑法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手为之断。风雪老人无意和楚天情拼命,所以他选择后退,避其锋芒。

    风雪老人虽然后退了,但是这剑的锋芒却避不了。这一次风雪老人的决定又错了,刚后退他就想到自己错了,但是已经来不及悔改了。风雪老人只好继续后退,退得比楚天情进攻的剑法还要快,这样才能逃出危险。但是楚天情的剑法何等之快,岂是风雪老人后退就能够避开的

    果不其然,风雪老人后退没有多久,楚天情的剑已经追上来。风雪老人深吸一口气,倚仗深厚的内功,一口气,身形暴退五丈,但是退势依然未停。楚天情的剑法比风雪老人的退势还要快,只见双足点地,一个纵越便越进七丈。风雪老人瞳孔急剧收缩,这样子自己肯定会败。 十三少剑:

    风雪老人再次提气,用上自己四十年的内功,一口气暴退了数十丈。这一次,楚天情没有追,而是停了下来,风雪老人正在疑惑为什么天情突然不追了。马上风雪老人明白了原因,但是他已经双脚落空,掉下悬崖。但是风雪老人反应何等之快,单手成爪,一爪抓向崖壁,只见崖壁深陷进去,只看见风雪老人的手腕像是生长在石壁上一样,保持着身子不坠。

    风雪老人依靠着这一手大力金刚爪,幸而抓住了崖壁,才没有掉入谷底。风雪老人换了口气,然后大喝一声,身子一扬,又轻飘飘地重新回到崖壁上。楚天情还是在山上,眼神冰冷地看着风雪老人。这一刻,风雪老人有一种感觉,自己真的老了,已经大不如前了,自己的徒弟已经超过了自己。

    此刻风雪老人觉得已经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风雪老人知道,如果之前在自己掉入悬崖的时候,天情在崖上面守着,自己是绝对上不来的,所以自己已经可以算是输了。就算继续打下去,自己也赢不了。不是风雪老人没有自信,实在是楚天情太过于让人吃惊,甚至连风雪老人都小看了他。

    风雪老人坦荡荡道:“我认输,我不阻止你练这种剑法,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练这种伤人又伤己的剑法。”

    楚天情并没有理会风雪老人的话,独自转身,然后下了雪峰山。

    风雪老人看着一言不发的楚天情,深深地叹息。自己那个灵动乖巧,明朗活泼的徒弟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这么冷漠,自己从来都不认识。

    雪还在下,风雪老人不禁感到一丝寒冷,抖了抖身子,震落一身的雪花。看着消失在风雪中天情的背影,风雪老人觉得自己已经不了解天情了,一点都不知道这个徒弟在想什么。风雪老人所剩下的只有叹息,无能为力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