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剑法如人人不存

第一百七十一章 剑法如人人不存

 热门推荐:
    楚天情虽然战胜了风雪老人,但是心中却没有一丝的高兴,依旧是那副万年不换的表情。冷冷的,充满了寂然之色,所有的人都靠近不了。

    楚天情下山后便回房间躺下,但是在这途中遇见了江子越。江子越愉快的和楚天情打招呼:“十少,新年快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山了。”

    楚天情并没有回应江子越,江子越也习惯了楚天情这个模样,如果楚天情突然找自己说话,那才是不正常的事情。江子越笑了笑,并没有将这当一回事,也没有放在心上。接着,江子越看见了风雪老人,兴高采烈地向风雪老人问好道:“师父,新年好。”

    风雪老人呵呵笑道:“原来是子越啊,新年好。”

    江子越看着风雪老人的衣衫吃惊道:“师父,您这是被谁划破的”

    风雪老人叹了一口气道:“是天情。”

    江子越不解道:“十少为什么要划破您的衣服”

    风雪老人道:“我和他比试了一场,于是我的衣服就破了。”

    江子越明白了,难怪十少今天这么早下山了,敢情是师父打扰了他。江子越笑道:“十少他能够划破师父的衣服,真是了不起。”

    风雪老人面有尴尬,咳嗽了一声道:“他不仅仅划破了我的衣服,而且还将我打败了。”

    江子越听了后,马上脸色就变了,连语气都变得结结巴巴了,一万个不相信道:“师父,您..您..您说什么天情竟然把您打败了,这怎么可能”

    风雪老人抚摸着胡须道:“他的确是将我打败了,我原本是去劝他不要去练那套伤人伤己的剑法,结果竟然被他打得没有话说,真是越老越不中用,面目无光啊。”

    风雪老人一边低吟着一些江子越听不懂的话,一边摇头走了。留下江子越一个人在原地发呆,江子越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十少打败了师父风雪老人,十少打败了师父风雪老人。”

    对于江子越来说,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自己崇拜的师父竟然被他的徒弟楚天情打败了的事实。江子越苦思冥想,不管怎么样都想不明白,十少楚天情是怎么将师父打败的,于是江子越找到了风雪老人。

    江子越说明了来意,风雪老人笑呵呵地招呼江子越坐下,泡了壶茶,师父两就开始说了起来。风雪老人喝了一口茶道:“子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了,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江子越还是不解道:“这个我知道,但是十少现在就打败了您,这怎么可能,我怎么想都想不通。”

    风雪老人脸色平静道:“子越,你进谷多久了”

    江子越道:“两年零三个月。”

    风雪老人继续问道:“那天情进谷多久了”

    江子越道:“师父说过,天情八岁进谷,十三岁出谷,加上去年,已经有了六年。”

    风雪老人道:“很好。”于是,又喝了一口茶才继续道:“天情是我见过的天资最高的人,他仿佛就是为武而生的。你们师兄弟虽多,天赋高者也有,比如夕寒和剑天,但是他们的资质都还是比不上天情。不仅仅如此,天情的努力,你也看见了,虽然练功有如清玄那样刻苦的,但是最刻苦的还是天情。”

    风雪老人捋了捋胡子,望着远方道:“我还记得,天情小时候在谷中,做的事情只有练武,那时候的天情才是最刻苦的。”

    江子越不解道:“可是这些和天情打败您有什么关系呢”

    风雪老人道:“听起来是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那么他超越任何人都是有可能的,更何况是我,你懂了么”

    江子越道:“我明白了。”

    风雪老人叹息道:“天情是我所有徒弟中的骄傲,同时也是最让我难过的一个,天情这孩子一生注定孤苦。”

    江子越有点不明白,虽然天剑山庄灭了,也不见得天情会一生孤苦。江子越正待要发问,风雪老人已经说道:“天情所练的剑法,也许你们看不出来,但是我却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他所练的剑法,最后的结局是人剑共亡。”

    江子越又不理解了,问道:“师父,何出此言”

    风雪老人道:“他所练的剑法,虽然我还不知道叫什么,但是那样凛冽的寒意,透骨的冰冷,是不可能有好下场的。天情的性格决定了他一生孤苦,他那样的剑法是不能折的,一折便是剑断人亡。江湖高手何其多,江湖人的剑,怎么可能不会被折”

    江子越依旧听得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还是不太明白,问道:“师父,为什么,天情那样的剑法不会有好下场还有,只要天情够强,无人能敌,那么不就没有人能够折其剑么”

    风雪老人道:“剑法如人,剑性如同人性,一个人的剑法温暖,那么此人必定是个阳光的人,能够给人温暖。一个人如果剑法歹毒,那么这个人基本上可以断定不会是什么好人。而天情的剑法,只有冰冷,试问一个人如果心太冷,会怎样”

    江子越道:“会死。”

    风雪老人道:“便是这样子了。江湖中,高手不计其数,像天情这么冰冷的人,是不容于江湖的,必定会有人找上天情,而天情必然是六亲不认。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天情一旦碰上比他高的高手,那么天情便只有折了,更何况江湖险恶,并不需要功夫比天情高便可以让天情折剑。”

    江子越懂了,彻底懂了。

    风雪老人还在继续道:“总有一天,你们会进入江湖,那时就要看你们个人的造化和运气了。对于天情我是不放心的,天情以前性格好,所以我才敢放心地让他去江湖,但是如今天情的性格变得这个样子,若是让他进入江湖,必定是仇家满天下。”

    这一点,江子越也是了解的,江湖中,不是人人你都能惹的。比如姓唐的、姓温的、姓慕容的等等大的世家,他们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一群人。一个人和一群人斗,总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更何况这群人中不乏高手。一对一,也许你天下无敌,但是一对十,一对一百呢你还能够继续打赢么

    江湖不是个讲道理的地方,谁的武功高,谁就是道理。虽然正义是掌握在大多数人的手中,但是道理却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比如皇帝说鹿是马,那么鹿便是马,如有不服,诛灭九族。 :\\

    江子越在想一件事,如果真的众兄弟都进入了江湖,天情真的会像师父所说的那样,剑断人亡么江子越不知道,也不确定,但是江子越相信,能够击败天情的人,整个江湖恐怕不多。更何况,如今天情剑法未成,已经将师父击败了,如果某一天,天情的剑法练至大成的时候,江湖中又有谁能够击败天情

    江子越在想,或许,天情真的能够天下无敌也说不定,毕竟自己看过天情那样张狂凛冽的剑法,自己是深为折服的。如今,天情每一天都在提高自己,剑法一天比一天高,当天情的剑法高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自己便只能仰望了吧。

    江子越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压力,这种压力不仅仅来自于天情,更来自于自己。自己是鄂东浔阳江家的下一任家主人选,同时也是江家最优秀的年轻人。在残酷的江湖中,江家的生存并不那么容易,江家的底蕴不如岭南温家和蜀中唐门那样根基牢固。江家就和慕容世家一样,虽然是六大世家之一,但是却如同萍一样,而自己就站在萍之上。

    天剑山庄虽然有百年历史,可是一夜之间说灭就灭。江家也不过百年历史而已,能够支撑江家在江湖风云中屹立不倒的,便只有依靠自己手中的力量。每一代江家都有无数的人为了这个家族的屹立不倒而付出性命,自己也要和那些先辈那样,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江家。但是如何才能够将江家维护好,这才是个关键,江子越所想的便是这个事情。

    通过天情的这件事,江子越明白了两点,只有自己的武功足够高强,自己才能够将江家保护得好好的,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安全。第二,自己以后肯定是要成为江家下一任家主的,自己的性格也决定了江家的命运。自己一旦成了家主,自己便不再是一个人,自己代表着一群人,一整个家族。

    江子越突然觉得自己肩上的包袱好重,但是这些包袱却是自己不能够丢弃的。自己再怎么样也不能够丢弃自己的家族和亲人,自己办不到。江子越突然就很理解天情,想必天情同样也背负着整个家族吧,虽然是整个家族的仇恨。

    江子越蓦然间看见了自己的未来,自己站在在江家的大厅前,看着那些江家子弟脸上幸福的笑,江子越就感到满足。能够凭一己之力,给一方人带来平安和富足,就算这个担子再重,也是值得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