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各奋发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各奋发

 热门推荐:
    过完了年,神无心便离开了风雪谷,杨樱爱因为狄玉楼的原因还是留了下来。

    江子越自从上次知道楚天情打败了风雪老人后,往雪峰山上跑的次数就更多了。江子越认为自己练武虽然能够进步,但是还是不若看天情练剑来的收获更大。

    江子越专心致志地看着楚天情练剑,一边看一边心想着剑法的精髓,但是江子越越看就越觉得风雪老人的说法是对的,这样的剑法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于是江子越疑惑了,但是还是忍住了,并没有打断楚天情练剑,因为他知道中途打断的话,楚天情是不会搭理他的,所以他只有等,等楚天情练剑结束。

    楚天情练完剑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楚天情收剑准备下山,江子越及时叫住了楚天情道:“十少,等等。”楚天情的身形停了下来,背对江子越,却没有问为什么。

    江子越道:“你能告诉我,你练的这套剑法叫什么么”

    江子越没有想到楚天情竟然一下子就回答了,楚天情冰冷的声音道:“天罚,罚人先罚己。”

    楚天情说完这句话便下了山,江子越一个人留在原地,想着楚天情的那句话“罚人先罚己”,江子越想着想着,似乎明白了楚天情的剑法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自杀了,那是在惩罚自己。江子越不禁感到一丝寒冷,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剑法,竟然还要惩罚自己,然后才能惩罚别人

    江子越想,就算楚天情报了仇,恐怕他这一辈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自己是不愿意学这样的剑法的,这样的剑法太不值得。江子越在想,用一生去报仇,真的是对的么十少这么做,值得么江子越想不出来答案,因为他没有经历过,无从想象。

    从此以后,每天来观看楚天情练剑成了江子越每天必做的事情。楚天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会上山练剑,不管是下雨还是下雪,从不间隔。而江子越则跟着,当江子越躲在崖壁下,看着在大雨中练剑的楚天情专注的表情,江子越明白,楚天情能够打败风雪老人不是偶然,同时江子越坚信,不可能有人练武会比十少还用功,十少的功夫比其他人都厉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他最刻苦,仿佛练武就是他的全部。

    江子越虽然每天看楚天情练剑,但是自己也会练剑。一个人如果光看不练,那么他永远都成不了一流高手。有时候,江子越会看上一整天,有时候就看一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江子越都在练剑。江子越并不是单纯地看楚天情的剑法,首先是观摩学习,然后取其精华,用之于己。

    江子越这个做法,别人不知道效果怎样,江子越是知道的。自己的进步自己非常清楚,与强者居,自己的进步才是最快的,而十少楚天情毫无疑问是风雪谷中最强的人。江子越不仅仅用心看楚天情练剑,而且还用功练剑。有时候,江子越下山和楚天情是一起的,楚天情下山便去休息,但是江子越却不休息,不管下山多晚,江子越每天都至少练剑两个时辰。

    有时候,夜深了,练武堂的烛火还是通明的,那是江子越在练剑。江子越的情形大家都看在眼里,一下子,风雪谷的人仿佛都开始努力练剑,氛围一下子就被带动了起来。

    好玩有如苏萧逸也不玩了,也开始认真练剑。风雪谷中所有人好像都在练武,除了风雪老人和杨樱爱。风雪老人是不用练武,而杨樱爱则是不想,因为她觉得,只要狄玉楼武功高强就行了,自己不需要那么高的武功,更何况练武是在是太累了,自己受不了。看着这群兄弟一个个练武像着了魔一般,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都快成了疯子,自己想想就觉得可怕,自己还是看看就好。

    二少轩辕剑天已经练成了剑气,但他并没有满足,自己的剑气很若,只能够用出一道,相比起风雪老人的同一时间发出数十道剑气,自己简直是不值一提。所以他在刻苦修炼内力,剑气是以内力为基础的,没有内力,剑气便没有威力,同时也不能够做到像风雪老人那样随心所欲的地步。

    三少方戚无虽然练成了“杀破狼”剑法,但是他还是在完善着这一套剑法,然后向更高的地方攀爬着。他知道一个练武之人一旦止步不前,那么就等同于被宣告了死亡,更何况众兄弟练武一个比一个勤奋,自己还是老三,怎么能够落于人后。

    四少狄玉楼虽然每天也在刻苦练武,但是他还是会抽出时间陪杨樱爱,毕竟不能太过于冷落杨樱爱。虽然狄玉楼有时候有过这样的想法,杨樱爱无形中拖慢了自己进步的速度,但是自己想想却不计较,一切都是值得的。自己练武也有一半是为了杨樱爱,如果没有了杨樱爱,那么自己练武便失去了一半的意义,甚至一点意义都没有,连生命都会变得毫无光芒起来。

    七少雷清玄一向练武都很勤奋,但是看到众人练武都勤奋后,就愈加勤奋了。不过相比其他的兄弟,雷清玄喜欢找人较量比划,他认为只有经过实战的检验,才能知道自己的剑法是不是真的有效,自己是否真的进步了。不仅仅如此,自己还能够获得宝贵的实战经验,因此雷清玄在众兄弟中的实战经验是众人中最丰富的,他三天两头就找众师兄弟和风雪老人比试一番,虽然有输有赢,但是每一次都是有收获。

    八少顾倾城虽然练剑很勤奋,但是很多的时候,他都会一个人静静地沉思,思念一个人。她叫凌升烟,正是因为她,顾倾城才会逃出唐家堡,将唐渊之命易名为顾倾城。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而唐渊,也就是顾倾城练的剑法正是倾城剑法。

    顾倾城不愿意让众人知道他唐渊的身份,所以不在人前练习暗器。虽然楚天情知道顾倾城是唐门中人,但是顾倾城对楚天情十分放心,因为像楚天情那么冷漠的人,是绝对不会将这件事和别人说的。因为楚天情根本不愿意说话,甚至一般人,楚天情根本不屑和他们说话,更何况是将自己的秘密透露出去。

    九少朱羽霄的天赋不算很高,只能说一般,但是他的一个优点便是不耻好问,虽然是用最笨的方法,埋头苦恋,进步最慢。但是在他的勤奋和众兄弟的提点和帮助下,朱羽霄还是在缓慢地进步着,时间一长,在江湖中必定也能够算上一个高手。

    十一少萧龙健,虽然名字很有气势,但是人却没有那么有气势。风雪老人曾批评过他:“你现在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镖师,你是风雪谷的弟子,行为说话要有气势。你看剑天,举手投足之间就有高手的风范,而你呢你要知道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如今的你是一个全新的你,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要让所有人对你刮目相看。”

    萧龙健点头道:“师父,徒儿谨记,谢谢师父提点。”从此萧龙健便一直努力让自己的性格改变,将木讷,呆板的性格丢掉,让自己变得善言辞,多机变,精计谋。而自己最好的老师便是向五哥苏萧逸学习,在苏萧逸的努力帮助下,萧龙健后来出谷的时候,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镖师,真正地成为了一个江湖少侠。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十二少侍良性格比较冷,除去楚天情,算是众兄弟中最冷的,不怎么爱说话。其实侍良的性格也不能笼统地说是冷,有点冷但是却又带点邪意的味道,很是孤僻。侍良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邪邪的,不太像是个好人,甚至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此,众兄弟中侍良相处得好的并不多,反而和楚天情的关系比较好,因为众人并不是很喜欢他的性格。

    侍良曾私下找楚天情比试了一场,比试的结果自然是输了,但是楚天情却说了一句让侍良甚为吃惊的话。

    楚天情道:“你生性薄凉,剑法亦如是。”

    侍良听了后当场震惊,错愕不已,他没有想到会是十少楚天情第一个说这样的话,更没有想到楚天情竟然一下子将自己看穿了。侍良也说了自己对楚天情的看法:“你其实很会说话,一切的事情你都知道,你也并不是天生冷漠...”

    楚天情远比侍良想象中还要冷漠,侍良的话还没有说完,楚天情便没有再看,也没有说一句话便走了,只给侍良一个背影。侍良看着楚天情的背影,笑了笑,这个十少和自己是一类人。

    十三少唐素欢虽然不是唐门的人,但是对暗器却是情有独钟,同样也只有暗器才是他的天赋,其他的刀剑他根本就不行。如果唐素欢不说,谁都会以为他是唐门的新人出来历练江湖的,但是他偏偏不是唐门的,只是碰巧姓唐。唐素欢除了练得一手好暗器之外,还一门心思地学习轻功,因为他想,既然打不过,跑不就行了么,只要自己轻功天下第一,那么自己也是很厉害的人。

    唐素欢这么想的,同时也是这么做的。他放弃了刀剑,一心一意地练习暗器和轻功,也算是让他在武学方面闯出了一点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