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第一百七十四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热门推荐:
    温夕寒走后不久,石雨沫便等到了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人。

    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人边走边说,来到了开阳门。石雨沫在桥头实在是太显眼,张翊君和李傲放一眼便发现了石雨沫。

    两人迎了上去,张翊君对石雨沫道:“可是雨沫师妹”

    石雨沫抬头笑道:“你是翊君师兄吧”

    张翊君脸色柔和地点头道:“我是,师妹远道而来,我来得晚了。”

    石雨沫道:“没事,师兄事情多,比较忙,我知道。”

    张翊君指着李傲放道:“这位是我的好兄弟,人皇李傲放。”

    石雨沫笑道:“人皇的名声一路上听不少人说起,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石雨沫这一笑更为脸上添了三分光彩,真是让人动心。

    李傲放并没有注意这些,他一直注视着石雨沫手中的剑。李傲放笑道:“石姑娘过奖了,不知道你手中握的剑可是血薇”

    石雨沫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握的就是血薇,我还没有告诉你呢”

    李傲放微微一笑道:“我是用剑的,自然也是懂剑的,我能够感受到这件的气势非凡,加上剑有绯红色的光,所以我料定这柄剑便是血薇。”

    石雨沫张大了嘴巴,惊叹道:“真是厉害,一路上虽然碰见的武林人物虽多,但却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认出这柄剑。”

    李傲放摇头道:“能认出这柄剑并不算什么,能够驾驭这柄剑才是真的厉害。”

    石雨沫还想再说什么,张翊君打断道:“两位有兴致回君傲堂细说吧,还是别站在这里喝西北风了。”于是,一行三人便回了君傲堂。

    温夕寒一行人进入洛阳城后,温琴问了这样一句:“那个女人手中握的真的是血薇剑”

    温夕寒点头道:“是血薇剑,千真万确。”

    温琴不再问什么。温夕寒心中在想着,为什么血薇剑会在这个女孩手中,这个女孩又叫什么,她来洛阳是为了什么种种问题出现在温夕寒的脑海中。

    温夕寒一行人到达洛阳温府的时候,温落花和温暖冬早已经在门口等待温夕寒一行人。

    温府大厅内,温伤春正坐在上位和新来的这一批温家子弟谈话。这一批温家子弟可不是一般的温家子弟,这是温家未来的精英。温夕寒将温暖雨写给温伤春的信交给温伤春。温伤春接过信,拆开来,心中除了信纸还有一个小玉片,温伤春细细地看了起来。

    看完信后,温伤春对着温暖冬的耳边说了两句话,然后温暖冬便出去了。温伤春开始和温夕寒等人闲聊起来,问问温家堡的情况,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不一会,温家在洛阳一些重要的人物都来了,整个大厅都快站满了人。和众人不同的是,温夕寒等十个人是有座位的,温悲秋和温暖冬也是有座位的,但是座位却不多,其他的人大部分是站着的。就连温落花都是站着的,这显示了温夕寒这十个人的身份的不同。

    温伤春清了清嗓子道:“老家来信,让温夕寒成为洛阳温府的总管,温琴为副总管,你们一切听温夕寒号令。”说完然后对温夕寒道:“夕寒,你的温字玉佩可曾带在身上”

    温夕寒掏出玉佩道:“三叔,玉佩在此。”

    温伤春看了一眼玉佩,然后将玉佩还给了温夕寒,然后将自己的玉佩拿了出来。对温落花道:“落花,你过来。”

    温落花上前,温伤春将玉佩和小玉片交给温落花道:“这块玉片是老家带来的,刻的是你的名字,如今我将玉佩和玉片一起交给你,你自己好生保存。”

    温落花心中无比激动道:“是,三伯,我一定好生保存。”温落花接过玉佩,心中说不出的激动,自己也能够拥有温字玉佩,这是多么荣幸的事情。

    温伤春道:“你下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说。”

    温落花便带着欣喜退下了,惹来无数羡慕的目光。

    温伤春道:“我和温暖冬明日将启程回老家,你们继续留在洛阳,温夕寒有温字玉佩在手,你们不可不听从他的话。”众人都没有出声,俨然表示知道了这一命令。

    温伤春道:“散会,老七老八、温夕寒、温琴跟我进来一下。”

    众人散去,温伤春一行五人则进了内阁。温伤春等四人坐定后道:“这次老家来信,让我和老八回去,让温夕寒和温琴接管洛阳温府,老七在幕后指点他们,这一次来的十个人都有温字玉佩,老七你要好好培养他们。”

    温悲秋道:“他们十个都有温字玉佩么”

    温伤春道:“对,大哥特别提到要让他们十个好好锻炼一番,这件事情就叫给你和十弟、十二弟、十三弟、十八弟等五个人了。我和老八明天就动身回去了。”

    温暖冬问道:“为什么老家突然让我们回去”

    温伤春道:“这个大哥信中没有提,回去了我们便知道了。”

    温伤春开始向温夕寒和温琴交代一些关于洛阳温府的事情,温夕寒和温琴听得特别认真,特别是温琴。

    第二天,温伤春和温暖冬便离开了洛阳,温夕寒和温琴正式接管了洛阳温府。温悲秋则在幕后做调度,其他的八个人分别是温闲情、温诗情、温逸致、温落拓四个人在培养和教导,毕竟这一批新人刚出温家不久,对江湖还不了解,不经过培养和锻炼根本不能够成为老字号温家所需要的人才。

    温夕寒一接任温府总管,首先便派人对石雨沫做了一番调查,才发现她原来竟然是人君张翊君的师妹,这次来洛阳就是为了给张翊君帮忙。

    温夕寒静静地想着,想着那把血薇剑和石雨沫。温夕寒去找温悲秋,问道:“七叔,你知道血薇剑么”

    温悲秋道:“血薇剑我知道一点,不是很多。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温夕寒道:“我昨天来洛阳的时候,在开阳门那里看见了血薇剑。”

    温悲秋道:“血薇剑在江湖中自从二十年的那一次争夺就消失了,再也没有人见过,你确定你见到的是血薇剑”

    温夕寒道:“我确定那就是血薇剑。”

    温悲秋道:“既然这样,我去将老十叫来,他对刀剑这方面知道的多一些。”

    不一会,温诗情便来了,温诗情听得温夕寒的言论道:“血薇剑和夕影刀的故事在江湖上可是非常出名的,这是当年听雪楼人中龙凤的故事,这一对刀剑是有情的刀剑。”

    温夕寒打断道:“十叔,你说夕影刀和血薇剑是一对有情的刀剑”

    温诗情点头道:“对啊,人中龙凤的故事虽然已经很久了,但是百年来,已经没有人拿到这一对刀剑了,二十年前这一对刀剑曾经出现过,但是又消失了,没想到如今又再次出现了。”

    温夕寒道:“可是,这和有情有什么关系”

    温诗情道:“你将夕影刀拿出来。”

    温夕寒将夕影刀从袖中拿出来交给温诗情,温诗情端详着夕影刀,碧绿色的光芒流淌着,宛若云梦。温诗情情不自禁道:“好刀,不愧是夕影刀。”然后温诗情指着夕影刀道:“你看这里,虽然经过修补,但是还是有着痕迹,以前这里是缺口了的。”

    温夕寒道:“什么兵器竟然能够让夕影刀缺口” 十三少剑:

    温诗情道:“能让夕影刀这等神兵缺口的便是血薇剑,当年刀剑和击,各留下一个缺口,就如同英雄红颜两把剑一样,虽然是有情的刀剑,但是却不能够互击,一旦互击,必定两败俱伤。就如同一对恋人一样,受伤不是单方面的。既然你和那个姑娘能够握着血薇剑和夕影刀,那么说明,今生,你们要么会成为至死不休的死敌,要么便会成为恋人,让刀剑重归于好。”

    温夕寒有点不相信道:“十叔,天下间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

    温诗情道:“天下间自然有此等事情,如今你是洛阳温府的总管,而你说的那个握着血薇剑的姑娘,她是张翊君的师妹,结局显而易见。”

    温夕寒心想,难道我要和那个女子为敌么突然温夕寒心中有了一丝莫名的不舍,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温夕寒还不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叫什么,但是这一丝的不舍就这样突兀地闯进了温夕寒的心中。

    温诗情的话是对的,虽然温夕寒不太相信,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却由不得温夕寒不相信。夕影刀和血薇剑果然是一对有情的刀剑,要么两败俱伤,要么便重归于好。

    洛阳温府势力格局的巧妙变化,自然逃不过其他两家的耳目,唐门和君傲堂对这些情况都一清二楚。这些细微的变化,却让洛阳的势力格局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唐门和君傲堂也因此做了一些微妙的调整。至于百花阁,则根本就无关紧要,首先这是一个全部由女性组成的实力,只有纳兰划落一个男性。

    百花阁的实力相对于其他三大势力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因此也没有谁去关注百花阁的势力。更不会去提放百花阁,因此百花阁一时间反而是最安全的。虽然百花阁很安全,但是如果三大势力如果想要扩张,那么百花阁便是首当其冲,因此百花阁也并不是那么平安,但是这也恰好注定了百花阁悲惨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