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百裂天变唐家栋

第一百七十五章 百裂天变唐家栋

 热门推荐:
    洛阳唐门中原总舵,唐歌、唐天殇和唐家栋等人正在商议。

    唐歌道:“最近温伤春和温暖冬离开了洛阳,取而代之的是温家新一代中的温夕寒和温琴,还有其他八个年轻人。其中温夕寒是温世情的儿子,还是风雪谷晴空剑客的徒弟,手上更有夕影刀,看来温暖雨是打算将洛阳全面交给温夕寒,不知道三伯有什么看法”

    唐天殇挥挥手道:“我没有什么看法,我只是出来透透气的,常年待在唐家堡,有点厌倦了,出来走走,散散心而已,顺便看一下我调教出来的这几个小孩子怎样。”

    唐家栋笑道:“依我看,这根本没有什么,温家只不过派了几个年轻人来而已,成不了什么大的气候。”

    唐烁并没有说话,唐惊失也没有说话。倒是站在唐天殇旁边的四个人中有人说话,唐门十三少唐萧、唐门十五少唐笛、唐门二十二少唐佩、唐门四十六少唐鸣。

    说话的人是唐萧,说起唐萧,他还是唐玉缺和唐家栋的堂哥,虽然唐萧是唐家栋的堂哥,但是在唐门中低位绝对不比上唐家栋。唐门是按权力和能力来说话的,唐家栋是唐门三少,更是唐门中原总舵的准接班人,出唐门的时间也比唐萧早。

    唐萧道:“温家素来对江湖称霸没有什么野心,此举可以说目的有二、其一是为了锻炼一下这批新人,如果我的消息没有错,这十个人都有温字玉佩。拥有温字玉佩的温家年轻人,不可小视。其二、温家对于洛阳这块地盘并不是打算放弃,虽然走了两个人,但是却来了十个人,再说了,上一次君傲堂突袭洛阳温府的仇还没有报,老字号温家向来是有仇必报的,更何况是深仇,温家绝对不会只有这一点点动作。”

    唐家栋轻蔑地笑了起来,眼睛里面闪动着促狭的笑意:“十三哥未免太过于杞人忧天了,不就是温家来的几个年轻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唐佩道:“十七哥,你这话就错了。温家和唐门一样,也是个底蕴深厚的家族,他们的实力并不比唐门弱,温家的毒绝对不可小视。”

    唐家栋笑笑道:“难道我们唐门的毒和暗器就能够被小看么,我的暗器就能够被小看么。”

    唐家栋笑的那么随意,但是唐萧和唐配却在心中冷汗直流,哑口无言,唐家栋的暗器他们没有领教过,但是唐家栋的暗器是毋庸置疑的。唐家三少之中,虽然他是最小的,但是却是最厉害的,唐门三少的排名是这样的,首先是唐家栋,然后是唐七公子,再是唐玉缺。唐门三少中、智谋最高的数唐玉缺,杀伐决断能力最强的是唐七,暗器最高的便是唐家栋。

    唐歌静静地观察着这一切,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唐歌心中却是一切都有数的,心如明镜。

    唐天殇看着唐家栋道:“不错,很有你老爹当年的风范,不愧是唐世杨的儿子。”

    唐家栋道:“谢过三伯。”

    唐萧的面子有点挂不住,虽然自己排名是十二,带是自己的武功却远远不如自己的身份这么高。唐天殇教导的四个弟子,佩笛鸣萧,便数自己的功夫最低,想想唐萧心中便是很气愤。有时候唐萧都会怀疑,他的这些堂弟都是什么变的,一个比一个变态。

    自己明明都已经这么努力了,竟然还是比不过,不说唐家栋这个变态的存在,还有更变态的,那便是唐门如今声势如虹的两个年轻人,唐朝和唐笑。这两个人分别是唐大唐尧的儿子和唐二唐影的儿子。这两人经过无数唐门高手的调教,被称为是唐门中比唐门三少还要恐怖的存在。恐怕唐门年轻一辈中能和他们两个想比的便只有二哥唐宋绝和九哥唐歌了,当然如果大哥唐门没有死的话也是可以相比较的。

    唐萧开始感觉命运的不公,人的这一生,还真的要看命。就拿唐朝来说,含着金钥匙出生,生下来便是唐家老大的儿子,虽然排名八十三,但是在唐门中无人敢对其不敬,特别是当唐朝的哥哥唐门死后,唐朝更是唐尧的心头肉,手中宝,唐尧将所有能够教的都教给了唐朝,他就这一个宝贝儿子了,还好唐朝也很出色,根本不辜负唐尧的期望。

    待众人都没有说话的时候,唐歌这才说话,毕竟他在这里,他才是领导者,所有人都要听他的话,就连唐天殇也是一样。就连嚣张如同唐家栋也是乖乖地听唐歌说话,唐家栋可不敢打断唐歌的话,加上唐家栋本身就对唐歌很敬佩。

    唐歌修长的中指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道:“洛阳温府的势力虽然不弱,但是毕竟温伤春和温暖冬走了,新来的一批年轻人中,虽然有温夕寒,但是无形之中算是削弱了。即便是温夕寒手握夕影刀,是风雪谷晴空剑客的弟子,但是君傲堂不会让他们安生,肯定会趁他们这几个年轻人立足洛阳未稳,而对他们进行一番打击,如果能够杀掉几个年轻人,那么对温家来说便是一个打击。”

    唐歌一边说,一边敲打着桌面,声音清晰而有力地印入每个人的脑中:“上一次,温家四秀中最优秀的温随风便是死在了君傲堂手中,温随风是温五温冷夜的儿子,而这一次,温夕寒是温世情的儿子,想必来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他们后面的人在温家的低位一定不低,能够拥有温字玉佩都是不简单的人,想不到他们竟然一次派出来十个这么多。”

    唐歌顿了一下道:“如果君傲堂一旦和温家起了冲突,那么能够死几个带有温字玉佩的人,我们是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局面的,有必要的时候,我们还要帮他们一把,让他们多死几个。这样一来,君傲堂和温府的矛盾便势如水火,只要他们一旦交起手来,时间成熟,我们便可以一网打尽,然后一举灭掉百花阁,那时整个洛阳便是我们唐门的,随之中原地区便会全部在我们的控制之内,唐门一统江湖便实现了三分之一。”

    唐歌的一番话,每个人都听在耳中,有的深有感触,学习颇多;有的恍然大悟自己的不足。唐家栋就对唐歌非常服膺,自己只想到要将温家的几个年轻人杀掉,并没有想到要利用他们两家争斗,然后从中得利,更没有想到一统中原,自己的想法实在还是太过于肤浅了,要好好向九哥学习。

    唐歌的这番话,自然是不能够被泄露出去的,当然在大厅中的人都是唐门嫡系的子弟,绝对不会有人泄露消息。如果一旦泄露了,恐怕那个人只求速死,因为一旦落入唐门的手中,恐怕要死上三年才能死。这不是恐吓,而是事实,有一名唐家子弟因为赌气,泄露了唐门的秘密,结果被抓回来后,交给了唐晚。 十三少剑:

    唐晚江湖人称“后悔已晚”,落在唐晚的手中比死还不如,那名弟子交给了唐晚,一见到唐晚,当场吓尿了裤子。唐晚看起来一点都不凶狠,反而有点温和,笑起来还让人感觉有点亲切感,肥嘟嘟的脸,完全想不到这竟然会是个刽子手,而且还是个凶狠的刽子手。

    唐晚对付那个唐门子弟,不,应该说是处理那个唐门子弟,唐晚只不过用了三十三种刑具,二十三中不同的手段而已。但是那个唐门子弟被杀了三年一个月零七天才断气,从此以后唐门子弟再也不敢泄露唐门的秘密,一旦泄露,立刻自杀。所以唐门子弟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是从来不喝酒的,他们害怕自己酒后说了不该说的话,醒来的时候就在唐晚的手上了,那就真的比死还要痛苦万分,还不如早点死。

    唐歌的话说完,众人便散开了。唐家栋一个人来到院子里,练习枪法。对,你没有看错,唐家栋是在练习枪法,不过唐家栋不是用暗器的么,对唐家栋是用暗器,但是他的枪便是他的暗器。唐家栋的枪有个名堂叫“百裂天变”,这杆枪不仅仅是一杆枪,更是把可怕的暗器。

    唐家栋的百裂天变之中藏着大大小小至少一百种以上的暗器,总数不在三千枚以下。不要怀疑一杆枪为什么能够装下这么多暗器,因为唐家栋就将这么多的暗器装进去了。

    唐门子弟大多数都会有一个镖囊,用来装暗器,但是唐家栋没有,他只有一杆枪。但是这杆枪里面的暗器,却是比十个镖囊的暗器还要多,所以唐家栋的枪法有个名堂叫一枪百变。

    唐家栋现在所用的枪法平平无奇,随便换个人也能够用,甚至枪法还有点水,但是没有人敢质疑唐家栋。因为你一质疑,也许朝你飞来的不是一杆枪,而是上百成千的暗器。

    唐歌也看见了唐家栋在练枪,不过唐歌却看清楚了唐家栋并不是在练枪,他是在练枪的施放手法。枪也有施放手法么有,一般的枪只有枪法,没有施放手法,但是唐家栋的枪不仅仅有枪法,更有独特的施放手法。但是唐家栋显然只是练习而已,并不是要真正的要施展枪法,毕竟要将枪重新组装一次要花上不少的精力,没有半天是绝对完成不了的,唐家栋才不想让自己那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