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温和如玉皇甫琛

第一百七十六章 温和如玉皇甫琛

 热门推荐:
    唐家栋发现了唐歌便停了下来手中的动作,对唐歌问好道:“九哥好。”

    唐歌看着唐家栋道:“你是不是想去找那些温家新来的那群子弟较量一下”

    唐家栋没想到唐歌竟然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吃惊地问道:“九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唐歌笑笑道:“知道这个并不难,从你练枪便能够看出来。”

    唐家栋道:来洛阳这么久也没有找人较量,都已经生疏了,实在是手有点痒。”

    唐歌拍了拍唐家栋的肩膀道:“是高手就要耐得住寂寞,别急,等一段时间,君傲堂自然会和温家发生冲突,就算没有冲突,我们也要给他们制造矛盾,让他们打起来,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记住,不要留下把柄,别让人知道是我们做的,让唐烁和你一起去。”

    唐家栋道:“九哥,你放心,这种事情我出不了差错。”

    唐歌道:“我过两天要回唐家堡一趟,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比和三伯父了,你自己要小心行事。”

    唐家栋问道:“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突然间要回去”

    唐歌道:“二哥并没有提,只是飞鸽传书让我回去一趟。”

    唐家栋道:“九哥,你放心地去吧,洛阳有我和三伯在这里,一定不会出问题。”

    唐歌点头不再说话,唐家栋又练起了枪法,不,应该是枪的施放手法。

    君傲堂内,一座房间内,只有两个人,张翊君和李傲放。

    李傲放道:“温伤春和温暖冬这两个人今天离开了洛阳,回了岭南老字号,留下了温夕寒和温琴两个人主持洛阳的事务。”

    张翊君冷哼一声道:“他们还倒是对这两个小子放心。”

    李傲放思忖一下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对他们动手,派谁和石姑娘一起去”

    张翊君道:“这种事情,不便用我们自己的人,我师妹,暂时谁都不知道她是我师妹,再者她手中有血薇剑,让她去再好不过,一个人自然是不够,再派一两个新面孔去便好。”

    李傲放道:“那便让夜神月和石姑娘走一遭,让人在后面策应便行,我去安排这些事情,让他们明天就动手。”

    张翊君点头道:“我师妹那边,我去说。”

    李傲放道:“我们周边还存在一些小势力,我已经让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人带人去清理了,洛阳这一块地方太过于狭小,而且势力集中。对于攻打长安,我们什么时候进行”

    张翊君沉思道:“长安这一块除了一些土生势力之外,并没有其他强大的世家涉足,我已经准备将张家的势力安排在长安,而李家的势力在河北,长安、洛阳、河北三足鼎立,遥相呼应,建立牢固的根基,三者相互驰援。至于长安一战,等到十六银翼完全训练好后,我带着他们,再加上君傲堂的一部分精英,结合张家的实力一举占领长安。只要我们出击的速度够快,就算是天子脚下,我们也能够一举拿下。”

    李傲放道:“十六银翼很快便训练好了,最近罗战前辈一直在训练他们,相信他们出来后便是一支强兵,长安一战,我们势在必得。洛阳这一块地盘实在是过于拥挤了一些,而且也太过于危险,温家和唐门都对我们虎视眈眈,这对我们很不利。虽然天子脚下,行事颇为不便,但是相比起来,比洛阳还是要有更大的空间让我们发挥。”

    张翊君道:“所以我们要在长安开辟出一块新的天地,作为我们的后本营,如果洛阳这块天下一旦容不下我们,那么我们还可以退守长安。”

    李傲放笑笑道:“怎么了,退守这也不是你的性格,你竟然主动说退出洛阳。”

    张翊君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想留在洛阳,而是这块地方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我们现在基业未稳,人手不够,底蕴相比起温家和唐门都有所不及,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最多只能够战胜其中一家,但是如今两家都对我们虎视眈眈,难免他们不会联合起来对付我们。而长安则安全得多,如果一旦他们两家联手,那么我们还有退路,在天子脚下,他们也不敢乱来。”

    李傲放道:“你变了,以前你总是一往无前,无所畏惧,从来不会想明天会怎样这样的问题。”

    张翊君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道:“容不得我不改变,毕竟我们对手太多,太强。”

    李傲放没有再说话,两人之间便是一阵沉默,但是两人却是心意相通的,彼此都知道对方的想法,毕竟两人在一起已经十一年了,对对方都太熟悉,想不知道都难。

    听从李傲放的吩咐,皇甫琛带着一群君傲堂的弟子,来清扫洛阳附近的一些小势力,同行的还有神狂绝,如非必要,神狂绝是不出手的,所以一切便还是由皇甫琛来动手。

    皇甫琛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并不介意做个坏人。一路清扫过来,这已经是第八个小势力了,由于带出来的弟子很出色,因此清扫起来毫不费力,每次只要皇甫琛将对方的主要人物搞定便可,其他人有的就立马臣服了,虽然有一些硬石头,但是却还是敌不过皇甫琛的手段。

    曾有一个帮派的的帮主表示宁死不降,于是他就死了,死的很彻底,而且还不怎么痛苦。因为他破口就是大骂皇甫琛,皇甫琛脸色一黑,便再也没有声音了。不过出手后,皇甫琛便后悔了,自己不应该让他死得那么痛快的,应该让他死上个几天,才对得起自己。

    皇甫琛这么想的,于是他也是这么做的。据报告,金河镖局便是最后一个和君傲堂作对的势力,不管是不是和君傲堂作对都不打紧,只要不臣服那便是个不可饶恕的错。

    金河镖局的局主金百通,手拿一把大马金刀道:“你们君傲堂还讲不讲理我们不过是一些小势力而已,你们已经灭了鼎剑阁,还不放我们一条生路”

    皇甫琛笑笑道:“这个我不管,我再问你一句,臣服在君傲堂门下不”

    金百通轻蔑地笑道:“臣服在君傲堂的门下,想必我这金河镖局也不复存在了吧。”

    皇甫琛轻摇折扇,虽然此际天气还很冷,但是皇甫琛还是轻轻地摇着扇子道:“这个我不管,我也不知道。”

    金百通惨笑道:“来吧,狗腿子,爷爷不怕你。”说罢大马金刀挥向皇甫琛,皇甫琛身形一侧,玉扇点在刀身上,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皇甫琛这一点,金百通立刻有点握刀不稳,只感觉一股阴劲侵袭全身,手腕有点发麻。还没有待金百通反应过来,已经被皇甫琛的玉扇点住了穴道。

    看来,皇甫琛待在君傲堂的这一段时间也不是白待的,功力有了很大的进步,扇子的功夫更高了。金百通穴道被制,只好破口大骂起来,连皇甫琛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个遍。但是这无疑是个错误,因为皇甫琛脸上没有一丝的怒意。在神狂绝看来,皇甫琛不生气的时候,绝对要比生气的时候可怕。

    如今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皇甫琛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高兴的意味。如果你认为喜欢挨骂是皇甫琛的特殊癖好,那你就错了,大错特错。

    皇甫琛笑了,面带笑容道:“很好,骂得好。”神狂绝马上感觉到了一股寒冷,神狂绝一下子便知道了皇甫琛接下来要干什么。皇甫琛让人将金百通绑了起来,然后一挥手,手下的那群人便向金河镖局的镖师和家丁杀去。不一会,金河镖局的镖师和家丁便一个个地倒下去了,金百河双眼充血,怒目圆睁,看着自己的弟子和家丁一个个倒下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倒下,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皇甫琛不但不杀他,而且还温和地问着他:“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要继续骂么”

    金百通继续骂道:“你这个畜生、我恨不得吃你肉,喝你的血,寝你的皮。”金百通言语的难听,那根本就不像是人能够骂出来的话。金白通还在滔滔不绝地骂着,但是皇甫琛听了后,反而不生气,慢条斯理道:“很好,骂得好,我就让你看看畜生是怎样的。” :\\

    皇甫琛手一挥,金百通的小儿子和女眷都被带了出来。金百通马上厉问道:“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畜生,你想干什么”

    皇甫琛有点不耐烦道:“不干什么,就是想让你骂个痛快而已。”

    皇甫琛捏着金百通女儿的下巴,表情冷漠道:“看样子还是个雏。”

    金百通又破口大骂道:“王八蛋,放开你的脏手。”

    没想到,皇甫琛一下子便放开了手。因为他已经一下子撕下了金秀荷的所有的衣服,皇甫琛的动作是那么的流利,像行云流水一样,仿佛这样的动作他已经做过不下千百次。皇甫琛只撕了一下,金秀荷的身上便已经身无寸缕。

    金百通正要开骂,皇甫琛已经开口道:“你一共骂了我二十八句,我便让二十八个人你的女儿。”金百通的话卡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像是被割了舌头一样,不是他不想骂,而是已经不敢骂。如果金百通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打死他都不骂了。但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已经有二十八个人向金秀荷走去,场中只剩下金秀荷凄厉的哭声,到后来连哭声都没有了,只有惨淡的呜呜声。

    神狂绝注视着这一切,并没有打算阻止,神狂绝觉得这个年轻人,将来一定能够做出点什么,只要不死得太早的话,毕竟这么狠心的人,在江湖上已经算得上一个人物,更何况皇甫琛已经算是个人物,温和得让人胆寒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