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家一起看热闹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家一起看热闹

 热门推荐:
    夜神月和石雨沫回到君傲堂后,夜神月将事情的经过说给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个人听后,张一翊君勃然大怒。

    张翊君面带责备道:“师妹,你怎可将血薇剑这等重要的东西放在温夕寒的手中”

    石雨沫反而像个没事人一样,笑道:“师兄,夕影刀和血薇剑,那么久没有相见了,让他们多待一会,有什么不好的。”

    石雨沫天真无邪的话让张翊君语气为之一窒,气得说不出话来,拳头握得紧紧的,如果不是石雨沫在,桌子早就给张翊君一拳砸碎了。

    李傲放则是淡淡地笑道:“没想到石姑娘竟然有如此美好的想法,实在是让在下心服口服,姑娘对剑爱之深,由此可见一斑。”

    石雨沫没想到李傲放会这样赞扬她,张翊君也没有那么生气,顿时心中的顾虑全没有了。石雨沫为自己的决定很是高兴,笑嘻嘻道:“这个也是我临时想到的,李哥哥太过奖了。”

    几个人散开后,张翊君还在为石雨沫将血薇剑留在温府的事情而愤怒,张翊君道:“她做了那么蠢的事情,你怎么还赞扬她”

    李傲放微微笑道:“我倒觉得这是件好事”

    张翊君听得李傲放此话,振眉道:“哦,此话怎么说”

    李傲放道:“如今血薇剑留在温府,我们便可以有机会进入温府。我们将夕影刀和血薇剑都在温府的消息散布出去,到时候去温府的人一定多如过江之鲫,我们则刚好可以趁水摸鱼,让人进去查探温家的情况。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制造混乱,最好是将刀剑一齐盗走,那么温夕寒因为丢失了血薇剑便无法交代。”

    张翊君眉头一扬道:“这倒还真的是个好主意。”

    两人相视一笑,浓浓的笑意在嘴边回荡。

    温府,温夕寒望着手中的刀剑,然后问道:“七叔,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温悲秋道:“血薇剑是真的,我也想不通那个叫石雨沫的小姑娘为什么要将贵重的血薇剑留在这里,总不可能是生性纯良的原因吧。”

    温夕寒道:“如果她真的是生性单纯怎么办”

    温琴道:“刀剑都在我们手中,我们将那个女人杀了,那么刀剑便都为我们所有了。”

    温悲秋捋了捋山羊胡子道:“只怕这个小丫头不好杀,连四大凶徒的夜神月都只是陪着她一起来的,想必她身后的势力不简单,要想杀掉她可不简单。我们昨天派去跟踪他们的人却被甩开了,根本不知道她是那一家势力的,竟然能够让夜神月屈膝。”

    温夕寒苦着脸道:“我有点相信石姑娘的话,他是真的想让这刀剑多待在一起。”

    温落花翻了翻白眼道:“这种鬼话你也相信,你当她是三岁小孩么”

    温抱月笑道:“我看是夕寒哥哥对那个石姑娘有意思,或者是石姑娘对夕寒哥哥有意思,不然怎么会这么放心地将血薇剑留下来,不如夕寒将她娶了算了,这下子夕影刀和血薇剑这两个神兵都是我们温家的了,嘿嘿。”

    温玉赋等人嘿嘿一笑,纷纷附和温抱月的话。

    温夕寒一脸正色道:“抱月,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第二天注定是个不寻常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洛阳传开一个消息。

    洛阳温府的温夕寒手中同时有夕影刀和血薇剑,谁抢到就是谁的。这个消息对武林人士来说,无疑是充满诱惑的,特别是黑道中人。一时间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于是众人纷纷拉群结伙地去温府,嚷嚷着要见识一下这对传说中的刀剑,但是温府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进的,但是一群人,谅温府的气势再大,也不敢全部轰出来。

    于是洛阳城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画面,只要会点武功的,能称得上武林人士的都拉群结伙地去温府,表示要一睹夕影刀和血薇剑的风采。就算是不会武功,爱凑热闹的地痞,也跑去了温府,当然这群地痞中不乏君傲堂的弟子,一时间盛况空前,温府前前后后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唐家栋本来在处理日常的事务,突然听唐烁告诉他:“十七哥,听说温府的温夕寒手中同时有夕影刀和血薇剑。”

    唐家栋抬头道:“你这个谣言从哪听来的”

    唐烁道:“这不是谣言,这是别人亲眼看见了,现在很多人正往温府赶去呢,听说温府前前后后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唐家栋吸了一口气笑道:“有这等事情,那我们也去凑个热闹,也去瞧瞧那传说中的刀剑,记得将能够带去的人全部带去。”

    唐烁疑惑道:“为什么要带那么多人去”

    唐家栋笑道:“看热闹嘛,自然人越多越热闹,人多这热闹才好看,更何况别忘了九哥临走时交代我们的事情。”

    唐烁一下子便明白了,于是将唐门中原总舵能够叫去的人一起叫走了。于是在唐家栋的带领下,唐门一百多号人浩浩荡荡地向温府出发了。

    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个人正在下着棋,李源一会便来向两人报告一下温府的消息。李源面露喜色匆匆赶来道:“堂主,不出您所料,温府如今已经被包围得水泻不通了,那群人就差没有拆掉温府的墙进去了。还有,不仅仅如此,唐门的唐家栋,带了一百多号人,浩浩荡荡地向温府去了,说是去看热闹。”

    张翊君吃惊道:“唐门带这么多人去干吗”

    李傲放微笑道:“自然是去看热闹,走,我们这棋先不下了,李源,叫上百来号人,我们学唐门也一起去看看热闹,顺便给他来个鸡飞狗跳。”

    于是三个人一齐笑了起来,这场热闹一定非常好看,非常热闹。

    看着温府人满为患,温夕寒等人一个头就两个大。

    今天早上一醒来,便有人要求观看夕影刀和血薇剑。一开始温琴明确的说不允许,温府岂是随便能够进的,有人闹事,但是都被温琴给赶出去了。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只有少数人,但是等吃完早饭后便不得了了,人越来越多,门口都堵满了。这些人都是武林中人,不乏绿林黑道之人,他们表示只想一睹夕影刀和血薇剑的风采。

    这下子人太多了,赶都赶不了,因为赶来赶去,不仅仅没有起到一点作用,反而将温府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且人还在继续往这里来。个别大胆的已经开始翻越围墙了,温府的围墙毕竟还是有点高,一般没有两下子的人还真的过不了。但是有人叫嚣道:“再不放我们进去,我们就将这墙给拆了。”此话一出,然后便有无数的人附和道:“对,不让进就将围墙拆了。”

    这一下,温府的人真的给吓到了。这群江湖人可不是讲理之辈,更何况其中有不少的无赖地痞。最后无奈之下,温夕寒和温悲秋等人只好做了个决定,想说夕影刀和血薇剑不在自己的手上明显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是得罪这么多人,那也够呛,只好让一部分人进去看,看完马上出来,然后让另一部分进去看。如果一下子全部放进去,温府一下子绝对会被挤塌。

    唐家栋来到温府的时候也被温府门口那么多的人给吓到了,这人群,这气势。唐家栋笑了起来,只怕温府今天的日子不好过,但是温府的人的日子越是不好过,自己就越高兴。

    所有人都在有秩序地进入温府,唐家栋便带着百来号人直接向温府的大门走去,温六道、温七轩、温八苦、温九问几人正负责维护秩序。见到唐家栋打算直接进去,伸手便拦道:“这位兄台,请遵守秩序。”

    唐家栋对身后的唐佩等人问道:“我们进去还需要排队么”

    唐烁道:“我们进去也需要排队笑话。”

    温六道看得出来唐家栋是这群人的头,但是毕竟来洛阳没有几天,但是这个紧要关头还是不要得罪人的好。温六道问道:“不知道这位少侠能否告知姓名。”

    唐家栋笑笑道:“你看看他们的腰,便能够知道我是谁。”

    温六道依唐家栋所言,看了过去,发现唐家栋身后的一群人个个腰间都有一个镖囊。温六道冷汗流了下来,对温七轩说了一句,温七轩快速地向内堂去了。

    唐家栋有点倦意道:“你还不打算让我们进去么”

    温六道流着冷汗道:“不知道您是红侠唐歌还是唐门三少中的唐家栋。”

    唐家栋随意道:“我九哥不在洛阳,如果他在,就算是温夕寒也不敢拦他。”

    温六道擦了擦汗道:“那是自然,天下间有谁敢拦红侠唐歌。”正在说话的时候温琴出来了,温六道道:“这位便是唐门三少中的唐家栋。” :\\

    温琴冷冷道:“我见过的。”

    唐家栋笑道:“我也见过你,温家的琴棋书画。”

    温琴道:“这时候,唐门三少不在唐门的总舵内呆着,竟然有兴致来温府。”

    唐家栋笑道:“听说温府这里有热闹可看,于是我便将总舵所有的人一起带来看看热闹。”

    温琴当场头皮一阵发麻,这摆明了是过来砸场子的。但是又发作不得,毕竟唐门名义上是来看热闹的,就算是真的砸场子也要等他们砸了再说。

    温琴心中又火却没有地方发,只能忍着,千万不能得罪唐家栋,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温琴竟然能忍,他竟然忍下来了。大丈夫忍人所不能忍,不管事情再怎样,温琴都要忍。

    唐家栋看着温琴一脸铁青的表情,眼中促狭的笑意更加浓了,这场热闹看来是越来越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