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八十章 一场双簧两人弹

第一百八十章 一场双簧两人弹

 热门推荐:
    唐家栋笑道:“不知道温琴公子打不打算让我们直接进去”

    温琴道:“唐门大驾光临,温府自然是欢迎的,进当然是能让你们进去,只不过。”

    唐家栋心中无比清楚知道温琴想要说什么,但是故作不知笑道:“只不过什么”

    温琴硬着头皮道:“你们人未免太多了,只能让一部分人进去。”

    唐家栋声音提高了三分道:“这可不行,我们来就是为了看热闹的,怎么能够让一部分留在外面,你当他们不是唐门的人么”

    唐家栋这么一说,唐门子弟纷纷附和道:“对,难道我们就不是唐门弟子,你当我们镖囊中是空的么。”

    温琴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快变成了猪肝色,唐家栋眼中的笑意更加浓了,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优哉游哉地站在那里,唐家栋说明了来不是为了看刀剑,而是看热闹。摆明了是要看好戏,找温家的麻烦。

    温琴正要说些什么,突然发现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温琴的脑袋一下子便轰的一声,一个头两个大,不,比八个还要大。因为又来了一群不好惹的人,如果说唐家栋那群人不好惹,毕竟唐歌不在,但是这群人就真的是个大麻烦。

    唐家栋也发现了这群人,这群人便是以张翊君和李傲放为首的君傲堂。

    唐家栋发现君傲二人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张翊君和李傲放对视了一眼,温府果然很热闹,看来来得正是时候。

    李傲放很高兴地和唐家栋打招呼道:“唐门三少唐家栋,你好。”

    唐家栋仿佛和李傲放二人很熟络似的,愉快地和二人打招呼道:“人君,人皇,你们好。”

    李傲放笑道:“唐十七少,你带这么多人来这里做什么,是看夕影刀和血薇剑么”

    唐家栋笑笑道:“刀剑有什么好看的,热闹才好看。我带的人也不多,我只不过是带了总舵所有人一起来而已。”唐家栋的笑看起来那么猥琐,也那么欠扁,但是却无疑是讨人喜欢的。这种带着坏坏的笑,李傲放和张翊君无疑是喜欢的。

    唐家栋笑着问道:“你们带这么多人来是干嘛呢”

    李傲放笑道:“我们嘛,自然也是带手下人来看看热闹嘛,你也知道热闹这个东西多好看。”

    三人相视一齐哈哈笑了起来,然后唐家栋问温琴道:“想必你也不会拦君傲唐两位堂主吧”

    温琴脸色比石灰还白,比锅底还黑。用着生硬的语气道:“既然这么多人想来看热闹,温府的门自然是敞开着的,但是能不能进去就看你们的了。”温琴说完便拿出了他的琴,然后温琴开始弹琴。

    唐家栋对君傲两人笑了笑道:“那我们坐下来聊聊天如何”

    李傲放看了一眼温琴,然后笑道:“好,那我们来聊聊天。”

    于是几个人开始坐下来聊天,真的开始聊天,因为唐门连椅子都自带了。唐门子弟和君傲堂的手下也各自坐下来聊天,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今天的月亮好晒人,太阳有点冷之类的废话。虽然说的是废话,但是只要不犯法,那便随便说,更何况这里不像天子脚下。

    唐家栋道:“听说温暖雨没有儿子。”

    李傲放故作吃惊道:“那岂不是绝后了”

    唐家栋叹息道:“温暖雨竟然绝后了,真可怜。”

    李傲放摇头道:“温暖雨不可怜,温冷夜才可怜,好不容易生个儿子,结果却死了,这下子真的绝后了。”

    唐家栋恍然大悟道:“温家的人大概都绝后了。”

    唐家栋和李傲放这两个人在胡乱地瞎说一气,唯恐温琴听不见,故意将嗓子提高,所有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于是,众人纷纷讨论起来温家的人是不是都绝后了。

    温琴脸色铁青,手拳头握得噼里啪啦作响,差点就将暗器发了出去。温琴对旁边同样脸色难看的温九问说了两句话,然后温九问进入了内堂,想必是去请人去了。

    唐家栋和李傲放还在继续胡说八道,但是这些不是重点,只要将温家的人激怒就行了,然后大家打了起来,那么局面便很好看了。

    不一会,温夕寒、温悲秋等人便出来了。

    温夕寒看着唐家栋和君傲两人道:“在下不知道有贵客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有请内堂一叙。”

    唐家栋笑道:“谁是你的贵客,我和张堂主、李堂主只是相约着一起聊聊天而已,顺便看看热闹,我们连椅子都自备了。”

    温琴怒目道:“你。”

    唐家栋笑道:“我什么,我又不是你们请来的,更何况我所坐的地方也不是温府。”

    李傲放附和道:“唐公子说得对,我们所坐的地方也不是温府的地盘,至于我们在这里干什么也轮不到温府来说什么。”

    温夕寒一下子便理解了,这两个势力是来制造麻烦的,没事找事。但是这两个势力可得罪不起,一个是唐门,一个是君傲堂,都是在洛阳举足轻重的势力。

    温夕寒感到头痛,怎么这么麻烦的人都出现了。

    温夕寒还是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模样道:“几位既然在这里聊天,那么要不要喝点水什么的”

    李傲放笑道:“谢过温总管的好意,茶水我们自带了。”说罢,立刻有人出来给众人倒茶。

    温夕寒的脸色也很难看,温悲秋的脸上更是一片愁云惨雾的样子。温夕寒知道自己虽然很不想搭理二人,但是却不能在这个时候招惹二人,二人摆明了是过来没事找事的。如果自己和君傲堂或者唐门任何一方起了冲突,便中了他们的圈套,那么便有了好戏可看了。

    温夕寒还在保持这冷静,一定不能让自己的头脑被蒙蔽。一个清醒的大脑在此时显得尤为重要,温夕寒还是挺了过来,一面让温琴进内堂去看住那对刀剑,防止被调虎离山,然后将刀剑给盗走了。

    温夕寒虽然想得周全,但是却没有想到,君傲堂和唐门对刀剑根本没有兴趣,他们对温家有兴趣的是温家的实力,和不为人知的势力。在温夕寒和唐家栋等人在温府门口聊天的时候,君傲堂和唐门至少有十个轻功高强的人在温府的资料库中翻阅着资料。

    温悲秋发现这一个情况的时候都还是三天后,当时温悲秋冷汗都出来了。一时间,整个温府的人都着了唐家栋和李傲放的道,它们只是来让温府的人分心的,还有其他的人在暗中行动,一切都没有表面想得那么简单。

    唐家栋还在和李傲放聊着天,丝毫没有要进温府的意思。既然唐门和君傲堂这将近三百来号人没有走,那么温夕寒根本不敢离开,只能在门口陪着。温夕寒渐渐地感觉这是一个阴谋,唐门的人和君傲堂的无缘无故的,为什么突然跑道这里来

    温夕寒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人群中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突然发生了口角,然后便打斗起来,然后便乱成了一团。唐家栋和李傲放、张翊君等人相视一眼,并没有打算要阻止的意思,反而有看好戏的兴致。

    作为温府的总管,温夕寒只好管一管,毕竟这是发生在温府前面的。温夕寒出手管了,但是温夕寒走进了人群后,他便发现他被重重包围了,这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他发现原本打闹的人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然后所有的人都看着温夕寒。

    温夕寒感到了害怕,不知道谁吼了一句,打他,揍死丫的,让他不让我们进去看刀剑。于是人群一下子便轰然炸开,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温夕寒。众人开始围殴温夕寒,虽然温夕寒武功高强,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脚,更何况温夕寒面对的恐怕是四百脚。当温夕寒再次回到温府的大门处的时候,温夕寒的衣服完全是黑的,各种脏乱的脚印印在温夕寒的身上,温稀罕的身上也没有少吃拳头,甚至还有人趁机掐了温夕寒两把,弄得温夕寒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

    唐家栋和君傲二人看见温夕寒这副模样,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是那笑意里面很是明显,两人都心知肚明对方干了什么。

    唐家栋干咳道:“哎呀,温总管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温夕寒脸色铁青,虽然他想表现出来一种缓和,但是却怎么也表现不出来,他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温夕寒心中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要出去管那档子的事的是自己如果自己不出去管,那么自己便好生生地不会被人暗算。

    温夕寒还在懊悔中的时候,唐家栋突然道:“我倒是有点想看那传说中的夕影刀和血薇剑了,不知道二位堂主想不想看一看”

    李傲放笑道:“我刚好也想看了,但是好像有人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进去。”

    唐家栋哈哈一笑道:“谁敢拦我们我们要进去,谁又拦得住,不过进别人的家,总要问过主人,毕竟我们有是有礼貌,有涵养的人。”于是转而问温夕寒道:“不知道温总管能不能让我们进去一赌刀剑的风采”

    温夕寒此刻头脑十分清醒,虽然不愿意搭理这些人,但是毕竟还是要将这个局面先处理好,但是该怎么处理,温夕寒还是没有个头绪。一时间,温夕寒的心很乱,乱成一团麻,比麻还乱,像打了个千千结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