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人皆有爱剑心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人皆有爱剑心

 热门推荐:
    如今的情况是君傲堂和唐门两大势力的人要进去,而温夕寒也知道这两大势力的人并不是真的想要去看刀剑,毕竟只是一对刀剑而已,这些人再怎么无聊也不会带这么多的人来看刀剑,所以此来必定有所图。

    温夕寒只是想不到,温府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让他们有所图的。但是形势有迫在眉睫,不得不让温夕寒立刻作出决定。

    唐家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声音略高道:“温大总管,你到底考虑得怎样了,到底是让我们进还是不让我们进”唐家栋的话一句比一句咄咄逼人,不让二字说得特别清晰有力,气势更加威严,仿佛要闭着温夕寒做决定。

    温夕寒心中迅速做出了个决定,让这群人进去,大庭广众之下,他们就算是再怎么样,也不能够乱来,毕竟这里是温府,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唐门的子弟和君傲堂的弟子在带领下鱼贯而入,其他的人看得只能眼羡,也有人想混在其中,但是温琴那冰冷如炬的眼神,让他们不寒而栗,还是乖乖排队算了。毕竟君傲堂弟子和唐门子弟背后有靠山,而自己什么都没有。

    三百多人浩浩荡荡地进入了温府,加上原本进入温府的人,这一下子,温府内人满为患,特别是呈放着夕影刀和血薇剑的大厅,那人更多,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但是唐家栋和君傲等人进去的时候,人群竟然还可以让出来一条路,实在是让人惊叹。

    三百多人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全部进入大厅,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为了来进入大厅的,他们只要进入温府就行了,他们一早便被安排了任务。如果你细心,会发现跟着唐家栋和君傲二人一起走的人,走着走着,过不了一会,总会少个别人。等来到呈放刀剑的地方时,人数至少少了五十人以上。

    这些人无疑已经在温府内瞎逛起来,一旦有人问起,得到的回答便是迷路了。他们瞎逛自然有瞎逛的用处,五十个人只要有五个人找到了重要的地方就行了,其他人只是用来投石问路的,甚至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牺牲。

    夕影刀和血薇剑被呈放在大厅内,供人观看,夕影刀流动着青碧色的光芒,血薇剑绯红色的光芒在青碧色下婉转包围,两种光芒相互融合,相得益彰,各有锋芒,互不侵扰。让众人一时间慰为叹奇。

    众人心生艳羡,但是绝对没有人敢动手去触摸,因为这里是温府。就算刀剑旁边没有放毒,也不敢去碰,毕竟这里是温府,温府的毒还是不容小觑。

    唐家栋看着刀剑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夕影刀和血薇剑”

    温夕寒不苟言笑道:“对。”

    唐家栋笑道:“我可以摸摸么”

    温夕寒道:“当然可以,只要唐公子不怕温家的毒。”温夕寒说当然可以的时候,唐家栋就伸出了手,但是当温夕寒说到不怕温家的毒的时候,唐家栋立刻缩回了手,摸了摸鼻子。唐家栋这一尴尬的动作并没有引来哄堂大笑,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笑的,如果伸手的是个普通人,笑笑并无妨,唐门三少可不是你能够笑的,如果你还不想死的话。

    李傲放知道血薇剑是石雨沫留在这的,但是夕影刀早已经失踪多时了,怎么突然就出现在温夕寒的手上李傲放笑着问道:“这一对神兵果然是宝物,可是为何这两样东西都在温公子这里,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都很好奇,不知道温公子能否说说,也一解我们心中的困惑。”

    立刻,便有人附和道:“对,温公子和我们说说,这对刀剑是怎么到你手上的”

    温夕寒看着这么多人要求,明着拒绝肯定会得罪不少人,清了清嗓子。众人马上安静了,大家都想听听关于温夕寒是如何得到这对刀剑的,就连唐家栋也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此刻说话,无异于和众人作对。和一个人作对并没有什么,唐家栋也不畏惧,和一群人作对,这完全是自找麻烦,他才不去干那愚蠢的事情。

    温夕寒道:“先说夕影刀吧,这把刀是我师父珍藏的,他送给了我。”

    李傲放立刻问道:“不知道温公子的师承是何方高人”

    温夕寒摆摆手道:“高人谈不上,家师风雪老人。”

    李傲放瞳孔微缩,和张翊君对视了一眼,彼此心知肚明。

    众人中很多江湖阅历浅的人并不知道风雪老人是谁,只听李傲放道:“想不到温公子的师父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晴空剑客。”众人才恍然大悟温夕寒的师傅竟然是晴空剑客心怀若谷。

    唐家栋心想,温夕寒是晴空剑客的徒弟这个事情,有必要告诉给九哥知道。

    温夕寒继续道:“这血薇剑是日前一个姑娘放在我这里的,她说将剑存放在这里几日。”

    温夕寒此话一出,众人表示大为不信,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安心的将血薇剑放在这里当场有人质问道:“温公子,你说这血薇剑是一个姑娘放在你这的,但是既然是她的剑,她为何要放在你这,难道不怕你私吞么”

    温夕寒看过去,是河北白道中的河北三雄中的于显雄,温夕寒道:“那位姑娘既然能够手持血薇剑自然武艺高强,一般人恐不是其对手,至于我,在下武功低微,更何况是温家在江湖中有信有义,我又怎么会做出那种为人所不屑的事情那位姑娘既然敢将剑放在在下这里,自然是不担心在下会私吞。”

    李傲放道:“洛阳也没有听说最近有什么女剑客,手拿血薇剑的,有可能温公子所说的姑娘只是捏造的,不知道温公子能否将那位姑娘的名字透露一下”

    温夕寒面露难色道:“很抱歉,那位姑娘的名字,在下不能泄露。”

    李傲放笑着眯起了眼,不再说什么,他要做的已经做到了。立刻有人大声道:“温公子不能透露那位姑娘的名字,莫非那位姑娘本来就是不存在的,而这对刀剑为公子所夺。”

    温夕寒面有怒意道:“我说的自然是真的,那位姑娘的名字,没有经过她的允许,我自然是不能透露,恐有奸诈小人因垂涎血薇剑而对那位姑娘不利。”

    马上,有人不服道:“温公子,不管你怎么说,都是你的一面之词,随你怎么说都行。”

    温夕寒为之气结,也不想多做解释。但是温夕寒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说:“既然这个血薇剑来历不明,不如大伙将他给抢了,说不定这血薇剑就是温夕寒从别人手中抢来的。”

    温夕寒还没有看清楚说话的人是谁,人群已经嘈杂起来。众人纷纷在议论这血薇剑到底真的不是不是温夕寒抢来的,还有自己到底要不要出手抢剑等等一系列问题。

    温夕寒听得心中一紧,如果这些人真的要抢剑,那么自己还能够护住这对刀剑么,刀剑其实根本没有涂毒,自己只是说出来吓吓他们而已。

    温夕寒大声道:“各位,对于你们想抢血薇剑,在下很佩服,但是血薇剑主如今就在洛阳,你们一旦抢到了血薇剑,那么你们还有没有命都不一定。”

    温夕寒此话虽然震慑了一部分的人,但是血薇剑的诱惑足以让人不要命,更何况起哄的人中很多是唐门子弟和君傲堂弟子,他们才不怕这些,他们只怕抢不到,只要是抢到了,便是大功一件。

    场面越来越控制不了,温悲秋看次情形,心中有数,温夕寒已经过来找温悲秋。

    温夕寒道:“七叔,看如今这情况,我们需要派更多的人过来守。”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温悲秋点头,温夕寒继续道:“我这便去布置一下,有老七叔代为观看一下。”说罢,温夕寒已经出去,并不作停留,一会温琴、温玉赋、温玉卷、温子吟、温子皓几人便来了,这可是温家年轻一辈的高手。温夕寒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在大厅内护住血薇剑,所以道:“如今大厅内局势不受控制,有人要出手抢刀剑,如果你们看见有人拿着刀剑出来,一定要将刀剑抢回来。”

    众人点头,而此时屋内已经是另一番景象。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斗争,加上唐门子弟和君傲堂弟子的鼓动,已经有人按捺不住心中的**,动手了。**上脑,反而让他们不怕刀剑上面有毒。

    有人哄抢,但是温悲秋站在刀剑旁,不通过他,绝对抢不到刀剑,已经是有二十个人被温悲秋给击败了,但是还是有人不死心。就在这时,张翊君出手了,因为这些人武功实在是有点低,竟然被一个温悲秋给拦住了。自己再不出手,说不定这抢刀剑要抢到温夕寒回来,那时候,将更不好办。

    对于张翊君的突然出手,温悲秋心中愤怒不已,怒目盯着张翊君道:“张堂主,你好厉害的掌法,竟然学那些无耻之徒。”

    张翊君满脸不在乎道:“只要能抢到夕影刀,管他呢。”

    温悲秋心中一惊,这张翊君是要对夕影刀打主意,看来情况不妙,自己一个人肯定对付不了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个人,而看唐家栋的样子,肯定不会安什么好心。

    如今温府的大厅内,可谓是剑拔弩张,十分凶险,一个不慎,这对刀剑,便要落入他人之手,而此刻温夕寒还在布置外面的人手。